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要她臣服
    火一般的吻,分明带着赌气和惩罚的意味,烧得洛琪珊浑身沸腾,有一瞬间的迷茫与空白,慌乱……而这些,都被晏锥感受到了,她的青涩,竟让他身体里某种原始的因子被激发。

    男人都有个共同点,喜欢干净的女人,尤其是在那方面没经验的女人,更是让男人有种想要征服和调.教的欲.望,哪怕这个女人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可是,对让在接吻上的笨拙,也能让他有一丝自豪感……说起来,他还是她第一个男人呢。

    洛琪珊没想到晏锥居然化身成为流.氓,强行掠夺她的呼吸,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只觉得浑身发麻,好像这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唔唔……你……”洛琪珊想要开口说话,但却这给了晏锥有机可趁,趁虚而入,完全占据了她芳香的秘境,贪婪的汲取着她醉人的甜美,邪恶的大手已经攀上了起伏的峰峦……

    陌生的刺激,让洛琪珊像炸毛的猫儿一样做出了本能的反应,两手用力推他,牙齿重重咬了下去!

    嘶……晏锥一声呼痛,口腔中一股血腥味在蔓延,他竟然被洛琪珊给咬了。

    晏锥放开了她的唇,但双手却还死死拽着她的肩膀,赤红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你,咬,我?”

    洛琪珊本就是辣椒一枚,不是那么好啃得动的,想要她臣服,更是不易。

    洛琪珊尽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愤懑地说:“咬你又怎么了?谁让你占我便宜的?我允许你吻我了吗?哼!”

    话虽如此,但洛琪珊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狂跳不止,刚才的悸动还没有过去,她想要屏蔽掉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的感觉,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在晏锥的偷袭中*。

    晏锥这深不见底的墨眸中酝酿着暗流,只见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唇边的血迹,冷笑道:“占便宜?这种话,你不觉得害臊?需要我提醒你吗,那天晚上,你是怎么把我给……”

    “别说了!”洛琪珊羞愤地捂住晏锥的嘴,脑子里乱哄哄的,只得强忍着暴走的冲动,愤愤地说:“那晚是意外!”

    “意外?”晏锥讽刺的意味更浓了:“洛琪珊,你是不是属狼的?上次趁我不小心偷袭我绑了我,现在又咬我,你这脾气,呵呵……难怪到现在还没男人肯要你,我就当是做做好事,把你收了,省得你再祸害别人。今天这件事,我记下了,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算账,包括上次……”

    洛琪珊被晏锥这话给气得动了肝火:“什么我没人要?姑奶奶不是个随便的人,所以才会单身,哼,追我的人多了去了,我为什么要嫁给你?自恋狂!”

    晏锥因为被咬的事还很窝火呢,耐心也耗光了,冷冷地说:“你们洛家做那么多事,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别嘴硬了,下星期一上午十点,民政局见。至于婚宴,我们都不用再请,上次不是已经办过了么?呵呵……”

    “你……混蛋!”洛琪珊真想一拳头挥在这张脸上,他越是一副笃定的样子,她越是来气。

    晏锥不理洛琪珊气得跳脚,他的目光沉了沉,伸手扣住了她的颈脖,顺势凑在她耳边,双唇有意无意地贴着她莹白的耳廓,低声说:“你记住,我不是因为喜欢你才会答应跟你结婚,我只是念在我爷爷年纪大了,想了他一个心愿。至于你喜不喜欢我,我到是可以奉劝你,不要浪费感情在我身上,我们之间,多了一张结婚证,不过也就是让我们能合法地睡在一起,我爷爷想抱孙子,你就生一个,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这就是你嫁到晏家的作用,其他的,你就不要妄想了,你这种凶巴巴的女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番话,彻底惊呆了洛琪珊……她总算是明白了,晏锥的意思是将她当成生育的工具?为他晏家添个人丁,她的作用仅此而已?

    愤怒,从心底直窜向脑门儿!洛琪珊感到好像心脏被毒蜂蛰了一口,痛得她失去了冷静和理智,猛地举起右手,冲着晏锥挥去!

    可是,晏锥的反应也不慢,轻松抓住了这只想要抽他耳光的手掌,俊脸上的邪魅之气越发浓郁了:“看吧,比母夜叉还凶,你应该感谢我收了你。”

    晏锥狠狠地甩开了洛琪珊的手,这时,正好一辆出租车经过,是空车,被晏锥招手拦住了。

    “上车!”晏锥打开车门,将洛琪珊硬塞了进去,随后,他也坐了进来。

    “我不要你送,你滚下车,我不想见到你!”洛琪珊愠怒地低吼,可晏锥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向司机说了地址,催促司机快些。

    司机也不便多问,只得闷声开车。

    晏锥冷冷地撇着洛琪珊,见她生气的表情,他就感觉心里一阵舒畅。

    “别自作多情以为我真喜欢送你,只是因为现在时间晚了,况且我答应了我哥,会把你安全送到家,我不想食言而已。”晏锥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解释,但他死活是不会承认自己有些担心洛琪珊这么晚回家不安全。

    一路无话,洛琪珊直到回家还是一肚子的气,满脑子都是晏锥说的那些话,搅得她心烦意乱。

    可是,她能拒绝跟他结婚吗?公司怎么办?父亲如今将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眼下,也是到了她为家族做贡献的时候,父母养育她多年,从小就让她过着公主般的生活,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公司垮?那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

    但是,就这样嫁过去吗?她不甘心,因为晏锥摆明是利用她,不是真心喜欢她。

    矛盾的心情在折磨着洛琪珊,这*,又将是一个补眠的夜晚。

    有人欢喜有人愁,睡不着的也不止洛琪珊一个。

    与此同时,在这座城市的另一端,纸醉金迷的夜总会里,某豪华包厢中,一个中年胖子正搂着两个衣着暴露的女人,一边唱歌一边喝酒,尽情享受着放纵的夜晚。

    两个女人知道这胖子很有钱,每次来都是一把一把的钞票撒,她们会尽心伺候,这里玩一会儿就换地方,酒店早就订好的。

    “哎呀,老板,你亲得人家满脸都是口水……”一个穿黑色低胸裙的女人娇嗲的声音足以让男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嘴上这么说,可她还笑得挺欢的,欲拒还迎。

    胖子色.迷迷的目光越发灼热了,手在女人的裙摆下肆意油走,亲得更是猛烈。

    另一个女人见状,也不甘落后,大胆地伸出手在胖子那肥腻的胸膛上抚摸着,娇滴滴地说:“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

    该去哪里,大家心里有数。

    胖子笑得眼睛都快眯了:“你们两个,比我好急,这么想我疼你们啊?”

    “老板……别钓我们胃口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就是嘛,我们换地方继续嗨皮!”

    “哈哈哈……够辣够味儿,我喜欢!”

    “……”

    三人正准备起身离去,可这包厢的门却被推开了,进来一个不速之客。

    “什么人敢乱闯?出去!”胖子大刺刺地吼了一声,嗓门儿到不小。

    这位乱入的人,并没有退走,从他身后跟进来两个彪形大汉,看样子是保镖。

    胖子怒了,恶狠狠地怒嚎:“滚出去!”

    不速之客是个戴着墨镜的男子,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更走近了一步,他身边的保镖随之站上前来,一左一右将胖子夹在了中间,其中一个保镖还在腰上摸了一把,用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抵着胖子的腰。

    胖子脸色大变,差点惊叫出声……是枪吧?抵在腰上的硬邦邦的东西是枪?

    胖子两腿发软,再也不敢喊人家滚了,吓得冷汗直冒,冲着旁边两个早已经吓到缩成一团的女人喊:“你们下去!”

    那俩女人如获大赦般跑了,这包厢里就只剩下清一色的男人。

    那戴着墨镜的不速之客,这才缓缓坐下来,取下脸上的墨镜,讥讽地瞅着胖子:“不用惊慌,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你是凯旋集团的股东,身份尊贵,我怕用普通的方式无法接近你,只能出此下策了。”

    原来这胖子是凯旋集团的某一位股东,名叫陈鸿。听眼前的男人这么说,陈鸿心里可是狠狠咒骂着,但表面上却是点头哈腰的地讪笑着说:“您真是太客气了,呵呵……有什么需要我陈鸿效力的地方尽管说。”

    男人闻言,眼神更是不屑,淡淡地说道:“没错,有件事,是需要你点头才行。”

    说着,这男人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摊开在桌上……

    “陈鸿,你在凯旋集团也有十几年了,是时候退休好好享享清福。我按市价购买你手中凯旋集团的股票,这份文件签了,你就可以拿着钱去周游世界。”男子说得很笃定,似是一点都不担心陈鸿不肯点头。

    而陈鸿是彻底被惊呆了,怎么都想不到,突然冒出来的瘟神,居然想要买他手中的股份?

    陈鸿白白胖胖的脸上,笑容瞬间凝固,肌肉僵硬,笑不出来了……

    眼前的男子也是个中年人,大约五十上下,五官端正,皮肤是古铜色,嘴上一圈蓄着浅浅的胡子,正是当下最流行的“大叔范儿”,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虽然有些岁月的痕迹,可也有另一种年轻人没有的成熟风味。

    可就是这样的男人,带着保镖也带着足以令人致命的武器,以极端的方式逼迫陈鸿,想要得到股份。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陈鸿一时说不出话来,心里恐惧却又相当矛盾,还有不甘就这样受制于人。

    那男子像是能洞悉陈鸿的想法,不急不慢地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蓝覃。至于我为什么要收购凯旋的股份,你不用知道原因,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凯旋最近不太景气,或许你认为那只是暂时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凯旋集团这次不会再那么好运气了,不会转危为安,只会雪上加霜。所以,你及时卖掉股份,还能拿着钱安享晚年,可如果你不识时务,那后果……”

    这叫蓝覃的男人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够明显了。

    陈鸿下意识地望了望蓝覃的保镖,对方那冷森森的眼神实在令人发怵,有种嗜血的冷。

    但陈鸿毕竟也是快六十的人了,见过不少风浪,不会就这么轻易就范的。

    “洛凯旋对我不错,我不会卖掉股份的!”陈鸿硬着头皮说。

    蓝覃早就料到陈鸿的态度了,他也不急,只是从包包里又拿出一样东西……是个平板电脑。慢悠悠地,蓝覃打开了一段视频。

    陈鸿刚开始还在纳闷,对方什么用意?可当他看到视频上那白花花颤动着的身体时,整个人都傻了,随即便疯狂地冲上去企图抢夺,但保镖比他更快,他被拽住,一步都动不了。

    蓝覃就在距离陈鸿一米的地方,将屏幕画面对准他,慢条斯理地说:“你跟*的短片,拍得挺不错,如果放到网上,一定会大红特红的。”

    “你……无耻!”陈鸿怒吼,但同时也充满了恐惧。他这才明白,对方为何如此有恃无恐,原来竟是偷.拍到了他和*在亲热时的过程。这是威胁,是让他不得不低头的威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