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叫蓝覃的男人,听到陈鸿骂他无耻,他也没有显得jidong,只是眼色变得很冷,保镖心领神会,狠狠地按住陈鸿的肩头,下一秒,陈鸿的nǎodài已经被迫贴在了桌子上,那份文件就在他眼前几厘米的地方。<-》

    蓝覃其实最大的仪仗并非是两位保镖,而是他手中的视频。由此可见,他策划这件事,绝不是一天两天的,而是蓄谋已久。

    陈鸿纵然有满腔愤怒也无济于事,有把柄在人家手上,无疑是投鼠忌器,还有什么可挣扎的?

    陈鸿只差没哭出来了,低声下气地哀求:“你只是想要股份,我可以卖给你,但你不能毁了我呀……这视频,还请交给我,千万不能流传出去。”

    蓝覃抚摸着自己下巴的胡子,似是对陈鸿这样顺从的态度很满意。

    “你放心,我的目标是凯旋的股份,对你的事,我真没兴趣,你的视频已经帮我达到了目的,我也不是那么不讲信用的人,不会将视频传出去的。”

    陈鸿听对方这么说,稍微放宽了心,可还是觉得有些困惑难解,不由得问:“你为什么要duifu洛家?难道你是洛凯旋的仇人?”

    听到洛凯旋的名字,蓝覃那双阴骛的鹰眸倏地闪过一道冷光,一只手紧紧攥着,但表面上却是很平静:“我跟洛家的恩怨,你现在无须问那么多,将来自然就明白了。你现在要做的jiushi在文件签字,另外,今天的事,你必须保密,不能对任何人泄露半句,包括你老婆都不能说,否则,会是什么后果,还要我说明吗?”

    陈鸿忙不迭地点头:“明白,明白,我绝不会说的!”

    大势已去,陈鸿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只是这手忍不住颤抖,心里只能默默念着:“洛凯旋……对不住了。”

    这种情况,当然是自保要紧,陈鸿是万万不能让自己的视频流出去的,只能选择对不起洛凯旋了。

    陈鸿手中有5%的股份,是凯旋集团的大股东之一,这叫蓝覃的人,摆明是有计划的行动,他手中有多少凯旋的股份?现在加上陈鸿的,又是多少?

    商场上的阴招,有时是防不甚防的。尤其是当遇到有实力的人暗地里拼命想要整死你,不惜一切代价。当你发现的时候,或许已经太迟……

    现在是周末,等到下星期一股市开盘,凯旋集团将会遇到怎样的危机?没人可以预料。这看似平静的夜晚,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罢了。

    蓝覃坐在自己的车里,静静看着手中的文件,沉静的眼眸中折射.出一股嗜血的冷……“洛凯旋,我真想看看,当你变得一无所有的时候,你的妻子,还会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hēhē呵,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就让我看看你们两口子到底能撑多久!”

    这充满诅咒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幽魂,此时此刻洛凯旋酣睡入梦,他不会知道危机在靠近,黑暗即将笼罩洛家。

    商场如战场,成功人士,谁没几个暗里明里的死对头呢,当对方一心要置你于死地,或许,反击都来不及了……

    第二天,洛琪珊一大早就起来了,两只眼睛都是肿的,明显没睡好,幸好今天不用上班,不然这精神状态还真是堪忧。

    今天是星期天,晏锥说过,明天星期一上午十点在民政局见。洛琪珊就因为zhègè,难以入眠,一晚上都没睡安稳。

    情绪不佳,思维混乱,洛琪珊十分不喜自己现在的状态。怎样让自己冷静下来?

    看书。

    洛琪珊排解负面情绪的另一种bànfǎjiushi看书。

    她喜欢的书跟普通人不一样,她最喜欢看的jiushi关于医学方面的书籍。即使已经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医生了,可她还是一直保持着看书的习惯,并且跟自己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导师和医生,一直保持着联系,经常在网上聊天,看他们发表的论文和各种关于医学的著作。

    洛琪珊还年轻,可她的生活却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充满了奢靡与浮夸。她比人们想象中更有学识和内涵,她靠的不是各种奢侈品来妆点自己,她最大的财富jiushi她的知识。

    所以,在zhègè秋高气爽的周末,她都没有参加贵圈里流行的派对和聚会,关在书房里半天了,捧着书,安静地看着。

    开始也没看进去,脑子里总有一个男人的影子转来转去,时而稳重潇洒,时而邪魅轻.佻……这当然jiushi晏锥了。

    可洛琪珊还是坚持看书,好不容易让自己静下心来,这样就暂时不会有困扰了。

    洛琪珊还没将晏锥说的事情告诉父母,但这不代表她的父母就不会知道了。

    去民政局办手续,这么大的事,晏老爷子当然会告诉洛凯旋的。

    洛凯旋在接到电话时还有些发懵,听到晏鸿章说昨晚晏锥与洛琪珊已经见过面,说了这件事,洛凯旋坐不住了,急忙就来找洛琪珊问个究竟。

    “女儿……女儿……你答应晏锥了吗?”洛凯旋焦急地望着洛琪珊,目光复杂。

    洛琪珊心里一声叹息……看来是非要面对不可了。

    “爸爸,我昨晚是见过晏锥,他说明天去民政局见,可是我……”洛琪珊眼中流露出挣扎之色,一双秀美皱得紧紧的。

    “哎呀女儿,你难道还没想明白吗?爸爸那天跟你说的话,你全都忘了?公司现在处境艰难,晏家是最好的帮手,况且,晏锥人也不错,你们都已经……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难道你还不嫁?”

    洛凯旋的心思,洛琪珊当然明白了,父亲如此焦急紧张,她如果说不嫁,只怕父亲会极度失望吧。

    洛琪珊chénmo不语,脑子乱哄哄的,心里有些凄凉……难道就这么嫁了?这跟她想象中的婚姻,太过背道而驰了,她真的可以放下心中的执念吗?

    “爸,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你……”洛凯旋焦虑不已,可女儿的脾气,他很清楚,如果硬来,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哎!洛凯旋重重地长叹,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书房。

    洛琪珊静静靠在墙角,心乱如麻……

    又是一天过去,星期一终于是到了。

    昨晚的一场雨,使得秋意更加深凝,天气有些冷,雾蒙蒙的,秋风瑟瑟,人们纷纷加穿了衣服,走在大街上,寒气越发重了。

    民政局门口,冷冷清清的,前来办证的人很少。

    一辆银灰色豪车停在马路边,里面坐着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美男,盯着民政局的大门良久,不进去也不走,像是在等人。

    看看时间,已经十点了,难道她真的不来?

    晏锥本来很笃定的,胸有成竹的把握,可现在也不禁有几分悬乎了。

    怪事,洛家的目的不jiushi为了要将女儿嫁进晏家吗?既然他都答应了,为什么洛琪珊还不出现?

    晏锥答应娶洛琪珊,当然不是心甘情愿的,只因为晏鸿章那天突然发病,让晏锥心里有了诸多想法。jingguo一番思想斗争,晏锥的孝心终于还是战胜了,他答应娶洛琪珊,晏鸿章和沈蓉自然是gāoxing的。

    可晏锥也说了,酒席不办,就只领证。能看出他对这门婚事的反感,但晏鸿章和沈蓉也知道这是晏锥的底线了,只能依着他。

    不办酒席也无妨,只要晏锥肯娶就行。或许以后他跟洛琪珊培养出感情了,他自己都会zhudong提出办酒席的。

    此刻晏锥的心情很不美丽,他已经来了十分钟,可洛琪珊还不出现,他能不窝火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晏锥的脸色越来越沉,转眼已是十点半了……

    晏锥狠狠地咬牙,心里腹诽:好个洛琪珊,guyi伤我面子,是吧?很好,你很有个性!既然你不来,我回家也能跟爷爷jiāodài了!

    晏锥脸色一冷,发动引擎,zhunbèi走人。但就在这紧要关头,他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白色套装的女人,是洛琪珊!

    洛琪珊缓缓走来,到了晏锥的车外,抬手敲敲他的车窗……

    晏锥冷眼睥睨着洛琪珊,她今天气色不好,苍白的脸颊,素面朝天,没有化妆,这像是来领结婚证的样子么?

    没来由的,晏锥心里泛起一丝怒气……

    “你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做给谁看呢?”晏锥黑着脸说。

    洛琪珊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发火,只是面无表情地说:“进去吧,领了证我还要回医院做手术,不要耽误我的工作。”

    晏锥一听,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居然比他还更不耐烦么?岂有此理,这女人再一次成功挑起了他的怒火。【今天一万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