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惊变,公司易主
    瑟瑟秋风中,晏锥和洛琪珊两人大眼儿瞪小眼儿,眼神的对峙,谁都没有示弱,彼此都在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强硬的成份。<-》

    晏锥冷冷地勾唇,却也没再多说,下车,径直走进了民政局的大门,洛琪珊紧随其后。

    领证的过程很短暂,由于不用排队,很快就完事了,只不过,两人都是一副清水脸,哪有新婚夫妻的喜悦之色,人家民政局的人都不禁好奇,这是办结婚证呀?不明白的还以为是办离婚证呢。

    怀揣着红本本,两人从民政局出来了,可就跟陌生人似的,一前一后各走各路。

    两人都各有心事,好像那红本本有千斤重似的。

    晏锥紧紧皱着的眉头就没松开过,他眼底深藏着的wunài,不曾言说,也不会让洛琪珊知道。

    晏锥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他的上一次婚姻jiushi一个杯具的产物,没有感情基础,是他母亲为了让他跟当时晏季匀一争高下,才会巴不得他娶邓嘉瑜。离婚之后,他满以为自己的第二次婚姻会是自由恋爱,娶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可现在,依旧还是依从了家里的意志。这种憋闷和不甘,他的脸色怎么好得起来。

    洛琪珊的沉重心情是来自于她知道晏锥的想什么,知道他不喜欢她,同时也为自己这桩婚姻而感到可悲。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真的可以幸福吗?

    晏锥站在车门前,望了望chénmo的洛琪珊,淡漠地说:“你抽空搬过来晏家大宅住,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当然应该住在一起……这是我爷爷和我母亲的意思。”

    说是夫妻,领证了,可是却没有qinqiē感,反到是像陌生人似的疏离。

    洛琪珊淡淡地嗯了一声,转身liqu。

    她走得很潇洒,比晏锥想象中更加干脆,一点不拖泥带水,甚至连多说几句话都没有。这不禁让晏锥有些纳闷,这女人,给点颜色就开起了染坊?脾气到是不小。

    洛琪珊并非guyi耍脾气,她只是现在心情不美丽,连跟晏锥顶嘴都没了兴致。她需要冷静,需要排解郁结的情绪,然后才能让自己活跃起来huifu常态。

    风吹着有些冷,洛琪珊将外套又裹得紧一点,看着街上双双对对走过的男女,人家那亲昵劲儿,再看看自己,形单影只,心里难免会有苦涩和失落。

    孤单的感觉袭上心头……谁不希望能有个伴呢,人活着,说白了jiushi想找个懂自己的人为伴,只不过,这看似简单的愿望,却让世间千千万万的善男信女为之伤神劳心。

    洛琪珊不由自主地看着前边那一对年轻男女,似乎女的在说冷,男人就体贴地搂着她,将自己宽大的外套敞开来把女人娇小的身子裹住,两人之间的甜蜜互动和爱意绵绵的眼神,对于洛琪珊来说,真是很羡慕的……因为,她没体验过那种感觉。

    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喜欢着,心疼着,这是怎样的滋味?她不知道,但她却向往着,期盼着。只是,这辈子还能实现么?

    洛琪珊发觉自己的情绪低落时,狠狠地咬咬下唇,用疼痛来提醒自己不要沉溺在这负面情绪中。

    “不能再胡思乱想下去,马上还要赶回医院做手术,必须调整好状态!”洛琪珊一遍一遍在心里这么告诫自己。

    对工作的热爱和敬业的精神,也是洛琪珊排解负面情绪的方法之一,效果不错。

    这样一个youxiu的医生,她的人格和品质都是闪闪发光的。能在自己领到结婚证之后likè投入到工作中去,这样的例子绝对不多。

    而她揣着红本本进去手术室做手术,没人会知道她才刚从民政局出来。照理说,她今天应该尽情享受新婚的快乐,可她没有。这纵然是因为她和晏锥是没感情基础,但依洛琪珊对工作的负责态度,即使她和晏锥是两情相悦,她一样不会耽搁今天的手术,她还是会去的。

    洛琪珊……不知道有哪个男人独具慧眼能发觉她的好,呵护她,珍惜她?

    与此同时,在凯旋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洛凯旋正紧张地望着大屏幕上的股市走势图和密密麻麻的数据。愁眉深锁,一脸凝重,他的秘书在旁边也是小心翼翼的,看得出来今天董事长心事重重,她说话做事都得小心点。

    “董事长,您看这走势,似乎有点不太对劲啊?”秘书轻声说。

    洛凯旋微微点头,神情严肃,沉吟了一下说:“去查查看有没有什么异常,及时告诉我。”

    “是!”秘书赶紧地下去了,心里暗暗祈祷,可千万不要有什么问题啊,公司最近本来就不景气了,外界还没察觉,可内部的人都是知道的,有苦难言啊,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洛凯旋独自坐在办公室里,越想越是感觉心里不踏实,在11点钟的时候,他终于是按捺不住,开始吸纳自己公司的股票了,但他这次的对手太过狡猾,蓄谋已久,并且采用非常手段。洛凯旋即使做出fǎnying,也还是显得太迟了……

    11点半,股市收盘,洛凯旋dǎsuàn在下午1点开盘时再看看形势如何。

    下午两点半,公司还有一个例会要开,各位股东也都会出席。

    午饭也没吃得舒坦,洛凯旋今天也不知怎的jiushi总感觉心绪不宁。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让他不太踏实,隐约的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洛凯旋的妻子,梁悦,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下午的会议她也会参加,因此在吃过午饭之后早早地就来办公室了。

    洛凯旋阴沉的心情,在见到妻子时,却像是被照进了一缕阳光,脸上顿时有了笑容。

    梁悦一进来就关切地问:“怎么你中午只吃了一个面包?秘书说你没胃口吃饭,怎么回事?身体不舒服吗?”

    梁悦温柔贤淑,洛凯旋与她之间也是相濡以沫多年了,见妻子询问,他连连摆手:“身体没事,你别瞎dānxin,我只是今天确实胃口不好。”

    梁悦没有多问,她理解洛凯旋最近压力大,或许偶尔没胃口也是正常的。

    梁悦依偎在洛凯旋身边,柔声说:“那今天你早点回家,我给你做几道你喜欢吃的菜。”

    妻子的体贴,洛凯旋心里一暖,笑意又深了几分:“今晚我们该去晏家吃晚饭,晏鸿章打过电话了,说既然珊珊和晏锥的意思都是暂时不办酒席,但今天是两个孩子领结婚证的日子,晏家和洛家怎么着也该一起吃个饭,为孩子们庆祝一下。”

    “对啊,瞧我这记性……那好,开完会,我也不回家了,等你下班我们直接去晏家。”

    “夫人,那就麻烦你开完会之后还要出去跑一趟,买些礼物……我们总不能空着手去。”

    “嗯,这是当然了,咱们洛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女儿结婚,虽然仓促,可嫁妆不能马虎。”

    洛凯旋感慨道:“是啊,挺仓促的,不过这样也好,以免夜长梦多,如今领了结婚证,我们也就没那么dānxin了,不管怎样,珊珊总算是有了个依靠。”

    梁悦一听这话可有点不赞同:“我们女儿那么独立,她不需要依靠晏家。”

    “话是这么说,女儿不需要依靠晏家,可是……公司这回遇到危机,我们还需要晏家的支持。今晚我得好好跟晏锥谈谈,希望他能答应为凯旋集团注资。”洛凯旋说到zhègè就不由得忧心忡忡了。

    梁悦这风韵犹存的容颜也染上一层薄薄的愁绪:“你说得没错,但……这么快就跟晏锥说这些,不知道他会不会反感呢?如果他觉得我们是在liyong他,说不定他也会讨厌珊珊的。”

    女人果真是kǎolu周全,梁悦的dānxin是很必要的。

    洛凯旋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是,这么快跟晏锥说zhègè事,确实有点不妥,但这也是没bànfǎ,公司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拖一天就多一分危机。今天的股市你看了吗,有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为了以防万一,我已经在开始吸纳公司的股份了,下午开会,我会跟各位股东解释的。”

    “这……你派人去查了吗?”梁悦也紧张起来。

    “秘书在查,不过还没那么快又消息,希望是我的错觉吧。”

    “一点了,我们看看再说。”梁悦提醒道。

    洛凯旋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大屏幕上,这下午刚开盘,看起来还没有异常情况出现。

    两口子就这么盯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切正常,洛凯旋渐渐的也放宽心了,觉得或许真是自己太敏感。

    到了两点钟,是开会的时间了。

    一共九位股东参加这次的例会,除去洛凯旋夫妇,还有七位。

    但奇怪的是,到了两点半,却还有三位股东没有来,这其中包括陈鸿以及另外两位大股东。

    洛凯旋黑着脸,心里却在琢磨,怎么回事?三个人同时迟到,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洛凯旋吩咐秘书打电话,但是,三个股东的电话同时都不通。

    出于一种直觉,洛凯旋和梁悦都感到了不妙……不对劲,绝对不对劲!

    就在这夫妇俩预感不好时,会议室门口却冲进来几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四个陌生面孔,但走在最后的那一位,却是一张久违的似曾相识的脸!

    会议室里全部的人都站了起来,纷纷指着这群不速之客质问。洛凯旋夫妇更是惊得无以复加……

    “你们是谁?出去!”

    “怎么闯到会议室来了?保安呢?保安!”

    “……”

    有股东在怒吼,就像是被外星人入侵地球似的。

    为首的那一位男人身边站着三位保镖,将他护住,另外一个是提着公文包的男人……一个律师。

    为首的男人丝毫不理那些股东的激愤fǎnying,只是看着洛凯旋夫妇,得意而又平静地说:“好久不见,想不到会以这样的方式jiànmiàn吧。”

    震惊,yiwài,骇然!无一能表达出洛凯旋夫妇此刻的心情,犹如是吞了个鸡蛋梗在喉咙。

    蓝覃?居然是蓝覃!多年不见,他这是唱的哪一出?

    梁悦脸色苍白,愤然盯着zhègè中年男子:“蓝覃,你搞什么?跑来我们凯旋的股东大会做什么?秘书,叫保安把他们赶出去!”

    其实不用吩咐,秘书已经在行动了,可是,蓝覃接下来说的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hēhē……想赶我走?梁悦,洛凯旋,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陆元律师……”

    律师一听,likè上前一步,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三份文件放在桌子上。

    洛凯旋尽管心头震骇,可气势不减,怒视着蓝覃:“你在玩什么花样?别以为带着保镖和律师就能来捣乱,你是希望我报警吗?”

    蓝覃不为所动,只是冲律师递个眼色,相比起其他人的jidong,蓝覃显得很淡定,却也张扬着一脸得意的笑。

    律师清了清嗓子,提高嗓门儿说:“诸位,贵公司的股东,陈鸿,张绍华,贺朝阳,三位已经将股份卖给了我的当事人蓝覃先生。根据对凯旋集团的股票核算结果,蓝覃先生已经是这家公司最大的股票持有人,他也将是凯旋集团新任的董事长!”

    这番话,让现场瞬间陷入诡异的寂静……【这章4千字,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