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新媳妇进门
    蓝覃的出现,好比是在平静的湖面扔了一颗深水炸弹!在场的都是商界老手,一瞬间就能想到蓝覃绝对是蓄谋已久的,这不是临时起意的计划!

    几秒的静默之后,是yizhèn强烈的爆发!

    “蓝覃,你无耻!”洛凯旋怒嚎着冲过去,但蓝覃的保镖却将他挡住了。<-》

    其他的股东们纷纷面无血色,被这异变惊呆了,但是,他们一个个都是狐狸一般精明的人物,见此情景,虽然心里也是气愤,可也不会傻到跟蓝覃闹……如果按照律师所说,蓝覃真要成为凯旋的新董事长,那么,一切都将重新洗牌了。

    蓝覃的保镖拽着洛凯旋,梁悦急忙过来拉着洛凯旋的手,怒视着蓝覃:“叫你的狗放开我老公!”

    蓝覃一听,不怒反笑:“你们两口子还真齐心呢?是要秀恩爱吗?别怪我没提醒你,凯旋今天易主,只不过是刚开始而已,还有更多好戏在后头。我到要看看,梁悦你和洛凯旋到底恩爱到什么程度,如果他变得一无所有,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蓝覃这话中有话,压抑多年的报复之心终于在这一刻shifàng出来了。细心的人就能听出来,他似乎跟洛凯旋夫妇之间的恩怨,有些异常?

    梁悦气得脸都白了,再转成红,而其他股东听到蓝覃这么说,都面面相觑,闻出点弦外之音。

    洛凯旋愤恨地冲着蓝覃怒吼:“蓝覃,少在这儿危言耸听,你靠着卑鄙无耻的手段得到陈鸿他们的股份,就算你坐上董事长的wèizhi又怎样?你得到股份的过程是干净的吗?你就等着被警察请到局子里去吧!”

    “蓝覃,你跟从前一样没变,还是卑鄙小人一个!想看我和凯旋的xiàohuà?你要失望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支持凯旋!”梁悦愤怒的目光饱含坚定,紧紧握着洛凯旋的手,夫妻俩像是在向蓝覃宣战。

    蓝覃眼中掠过一抹狠色,啪啪啪竟拍了几个巴掌……

    “hēhē呵……不错,嘴都挺硬的,不过,这警局嘛……我是不会去的,但是你洛凯旋就……”蓝覃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秘书慌慌张张就进来了。

    “董事长……有警察……”秘书满脸焦急,可动作也太迟,她身后出现的两位便衣已经毫不客气地走了进来!

    警察?

    在场的人再次陷入极度震惊中,洛凯旋更是大感不妙。

    一位穿棕色外套的警察亮出了警.官证,严肃地说:“你是凯旋集团的董事长洛凯旋吗?我是市局经侦科的队长杨强,有人举报你涉嫌私吞公款以及经济诈骗,现在请你跟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

    轰隆隆……仿佛天雷鸣响,洛凯旋差点没当场晕过去,而梁悦更是失声尖叫……

    “不,你们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梁悦挡在了洛凯旋身前,只是,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其余的股东们全都傻眼儿了,这太具有颠覆性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家都还沉浸在公司易主的震撼中,可谁知道现在连警察都来了,要抓洛凯旋!

    对于私吞公款和经济诈骗,股东们都是一头水雾,说实话,这听起来真像是莫须有的罪名。

    洛凯旋死死盯着蓝覃,猛地一声吼叫:“龟.儿子,你害我!”

    洛凯旋气得想冲过去,可警察又将他拦下,态度强硬:“洛凯旋,请你自重!有什么话,跟我们回警局再说!”

    这位杨强队长面色不善,语气也有些不耐烦。

    蓝覃见状,笑得更加幸灾乐祸:“洛凯旋,别jidong啊,小心身体,别还没进警局就死翘翘了,那不成了死无对证?”

    如此的得意,不是傻子都猜得到,那所谓的举报人,jiushi蓝覃吧。

    梁悦恨不得跟蓝覃拼命,摆明了是他在背后搞鬼,居然诬陷洛凯旋!

    “蓝覃,你不得好死!”

    “我会活得很好,你该dānxin一下你老公的死活才对。”蓝覃毫不示弱,得理不饶人。

    可无论再怎么挣扎,洛凯旋都避免不了被警察带走的命运。幸好梁悦还没事,在洛凯旋转身那一刹,梁悦也冲他点头:“老公,你会没事的,我会跟律师一起去警局。”

    事到如今,大势不可逆,蓝覃这连环套下得太狠毒,洛凯旋只能先去警局,等着妻子和律师的到来。

    公司的员工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见到洛凯旋被带走,只觉得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样,不过梁悦也在第一时间下了封口令,吩咐不准将这件事传出去,并告诉员工这只是洛凯旋去警局录口供,协助调查,不是他真的犯罪了。

    但这些说辞,即使是真的,在别人眼中看来也是那样的勉强了。

    接下来jiushi蓝覃坐在了原来洛凯旋坐的位子上,成了凯旋集团新任的董事长。

    这一系列的惊变来得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在此之前,洛凯旋和梁悦根本不曾听说过蓝覃的消息,多年没见过了,zhègè人销声匿迹,使得这两口子几乎忘却了有那样一个人的存在,可是,今天,他却以突然杀出来,不仅夺走凯旋集团,还把洛凯旋给害得进了警局,zhègè人,究竟跟洛家有什么深仇大恨?他哪里来的那么多资金买下三位股东的股票?

    这一连串yiwèn,蓝覃是不会告诉眼前这几位股东的,但他或许会告诉梁悦……因为,他做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报复当年失去梁悦之仇。

    股东们不知何时已经散去了,蓝覃也吩咐保镖和律师退下,这会议室里只剩下他和梁悦了。

    死一般的寂静,暗中却汹涌着可怕的气息。蓝覃像是一只猎食的凶狼,而梁悦则是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架势。她隐隐有些猜到蓝覃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可她绝不会因为这样而妥协半步,她和洛凯旋情比金坚,就算蓝覃耍尽手段,她也不会向zhègè男人低头,一如二十几年前那样。

    两人的目光对视良久,梁悦jidong的内心稍微冷静了一点,她开始思考,开始迅速转动着大脑……出身富家的梁悦,跟着洛凯旋多年,她也不是胆小之辈,刚才确实很混乱,可她已经尽量让自己别自乱阵脚,越是这种时候,她越需要坚强面对。

    蓝覃倨傲地站在梁悦面前,那神情就像是在看一个战败者。

    “怎么样,梁悦,看到了吗,洛凯旋这么不堪一击,你是否会为自己当年的选择而后悔?什么叫晚节不保,洛凯旋jiushi最好的例子了。”

    梁悦苍白的面容浮现出一抹冷笑:“蓝覃,原来你这些年消失得无影无踪,jiushi为了躲起来使那些卑鄙的手段扳倒凯旋,人在做天在看,你会有报应的!”

    蓝覃闻言,目光一狠,视线迸出阴冷的光芒,使得他这张原本看起来还算端正的脸,显得有点狰狞。

    “梁悦,别跟我说报应,在我看来,现在的你们,那才是真的受到报应了!当年,你嫌我出身不好,无情地抛弃了我,还怕无法将我甩掉,所以跟洛凯旋联合起来诬陷我,害我坐牢八年,等我出来时,你早就跟洛凯旋结婚,还生了个女儿,hēhē……那时候我就对自己发誓,有生之年,一定会竭尽所能让你们遭到报应!老天开眼,让我在离开中国之后远走异国他乡,遇到了一个美籍华人的富婆,人家不嫌我没钱,看中我的能力,将生意交给我打理,并且跟我结婚,让我一朝登天,成为华人街的富豪之一。可我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我要让你和洛凯旋看到今天的我不仅是风光而已,我还能凭自己的力量踩死你们!什么洛家,凯旋集团,在我眼中jiushi个屁!真以为我稀罕这破公司吗?我不过是拿出一点闲钱玩玩买下你们公司一部分股票玩玩。把洛凯旋从董事长的位子直接踹进警局甚至是监狱,看着你们痛苦挣扎,我这心里就会特别舒坦,hāhā哈……”

    原来如此!

    蓝覃的笑声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却也有着几分凄凉。难怪他要用这种极端的报复方式了,原来竟因为曾经被梁悦和洛凯旋陷害入狱……

    梁悦震惊于蓝覃的发迹史,但她也无比愤恨,因为蓝覃说的,一半都不是事实。

    “蓝覃,早在你坐牢的时候我就说过,那件事不关我和凯旋,不是我们做的,是你对我们有误会,可你jiushi听不进去,非要把仇恨建立在我们身上,现在,你觉得自己是在报复,你很畅快,但你根本找错了报复的对象,就算你如今有钱了,你也不过是个蒙蔽了心的可怜虫!我从未后悔嫁给凯旋,即使他身处困境,即使他不再是董事长,可他永远都是我的丈夫。还有,蓝覃,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不选你而选择洛凯旋吗?不是因为你出身不好,而是因为,你zhègè人心胸太过狭隘,人品太差,可悲的是你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这一点,还自以为是多了不起,我呸!在我眼里,你从前是垃圾,现在是垃圾,将来也还是一堆垃圾!”梁悦嫌恶的表情毫不掩饰,强硬的态度犹如是在狠狠抽了蓝覃一耳光。

    滥情恼羞成怒,冲上去就拽住了梁悦,恶狠狠地说:“你敢骂我?”

    “骂你又怎么了?你这么凶,难道还要打女人?”梁悦无惧蓝覃的凶威,用力甩开他的手,径直走向会议室的大门。

    蓝覃望着梁悦的背影,阴狠的眼神逐渐露出冷冷的光芒:“慢着!”

    梁悦闻声回头,冷眼睥睨着蓝覃。

    蓝覃歼笑着说:“梁悦,我跟你这辈子注定只能做仇人了,没得到你,这是我的遗憾,但是,你还有个女儿,如果她嫁到蓝家,嫁给我儿子,到是可以弥补我zhègè遗憾。”

    梁悦先是一愣,明白了蓝覃在说什么,瞬间怒火中烧,但却没有歇斯底里地吼,而是傲然地冷笑:“蓝覃,你的如意算盘是打得不错,不过很可惜,你来晚了,我女儿已经嫁给了炎月集团的董事长晏锥,就在今天上午才领的结婚证。”

    “什么?”蓝覃大怒,目露凶光。

    梁悦再也不想多看蓝覃一眼,匆匆走人,只是她心里却在后怕……幸好珊珊嫁给晏锥了,否则,家里遭遇这样的变故,若真的有什么大事发生,谁来保护珊珊?

    幸好在蓝覃zhègè卑鄙小人出现之前,珊珊已经是晏家的媳妇了……

    今晚去晏家的那顿饭,梁悦和洛凯旋都吃不成了,现在梁悦最要紧的事jiushi带律师去警局。

    暂时梁悦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洛琪珊,她要先到警局了解洛凯旋的情况之后再做决定。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已是该吃晚饭的时候。

    洛琪珊已经到了晏家,晏锥也回来了,晏季匀一家子也到场,可这左等右等不见洛凯旋夫妇出现,洛琪珊有点坐不住了……心想,难道是塞车?爸妈明明是说好了晚上会过来吃饭的。

    晏家还有些亲戚也陆续到来,满满一大桌人,就缺洛凯旋夫妇了。

    洛琪珊是新媳妇,第一次来晏家大宅,沈蓉对她照顾有加,晏鸿章也十分疼爱她,特意安排她坐在了自己身边,这就已经是对洛琪珊的一种认可。因为晏家的家宴连座位都是严格排序,能坐在老爷子身边的一定是家族中极为深受到重视的。

    到了吃饭的时间,大家都在等洛凯旋夫妇,已经有人在小声议论了。洛琪珊也挺尴尬,歉意地望着晏鸿章,再看看晏锥……

    “怎么回事,你爸妈什么意思?”晏锥淡漠地问。

    “我……”洛琪珊刚想作答,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

    忙不迭地接起来,洛琪珊开口就问梁悦是否和洛凯旋已经快到了。

    但是……晏锥看到洛琪珊的脸色不对劲,像是发生了什么异常的事情,她脸上的血色正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褪去……【8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