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晏锥的新婚夜
    在电话里,梁悦并没有告诉洛琪珊说她和洛凯旋不能到场的真正原因,只是推说公司有个重要的会议开,今晚不能去晏家吃饭了。<-》

    今天是洛琪珊和晏锥领结婚证的日子,她的父母说好了会来的,现在临时变卦,这让洛琪珊心里泛堵,难受。本来她一个人坐在这陌生的环境,很没有归属感,嫁人的第一天,她难免忐忑。眼巴巴地盼着父母能快点出现,这样她才能踏实一点,可是,等来的却是失望。

    洛琪珊内心的酸胀在不断发酵,拔凉拔凉的……她的婚姻难道就可悲到了这地步吗?领证之后在zhègè家里的第一顿饭都没有父母在身边,没有亲人的祝福。有她这样凄凉的新娘吗?

    洛琪珊嘴角的苦涩,尽力在掩饰,但还是被晏锥看出了一点端倪,深眸一凛,凑在她耳边说:“怎么回事,你爸妈……”

    梁悦已经急匆匆挂了电话,洛琪珊勉强笑笑,低声说:“我妈刚才打电话,她和我爸爸临时有事不能来吃饭了,我们不用等了。”

    天知道洛琪珊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怎样沉重和苦闷以及失望,难以启齿,晏家的人会怎么想?她的脸往哪里搁?

    “嗯?”晏锥的脸色也跟着一沉……这洛家两口子是不是太不像话了?

    虽然他对于这婚事并不重视,但洛家至少应该有起码的尊重吧?他不在乎那两口子来不来吃饭,可是,让全家人等,现在却又说不来,这不摆明放鸽子吗?有什么事情会比自己女儿结婚更重要的?

    洛凯旋夫妇不来,丢的岂止是洛琪珊的脸,晏锥也跟着失面子。

    狠狠瞪了洛琪珊一眼,但几秒的僵硬之后,晏锥huifu了常态,清了清嗓子说:“不好意思,岳父岳母临时有要事处理,不能来吃饭了。”

    这话一出,一众哗然,纷纷露出惊讶之色,感觉太奇怪了,洛凯旋夫妇在搞什么呢,居然缺席?这可是他们的bǎobèi女儿领结婚证的日子!

    五姑妈的表情有点不屑,扁扁嘴:“架子还不小嘛……”

    “jiushi,难道自己的女儿都不重视了?还是说,他们洛家根本就不将我们晏家放在眼里。”

    “真不像话……”

    “……”

    这些不满,让洛琪珊脸上火辣辣的,她也只能赔笑向大家道歉,谁让自己的父母理亏呢,现在,晏家有些人说话讽刺,她就没有了反驳的底气,因为,父母所说的理由实在太牵强了,连她这一关都难过去,何况是晏家的人?

    但自己父母的不是,只有她来承担。

    晏鸿章花白的眉毛紧锁着,扫了一眼桌上的人,尤其是五姑妈……

    “别东拉西扯的了,珊珊的父母一定是有事走不开,不然怎么会不来?如今都是一家人,我们应该多体谅体谅,别把人家想得那么不堪。好了,大家都饿了,开始吃饭吧。”

    老爷子发话,份量重,下边顿时没人再多嘴说洛凯旋夫妇了。

    晏季匀zhègè当大哥的,心思也比其他人细一点,hāhā一笑,夹起一块鸡肉就放进了洛琪珊的碗里,冲着她投去一个鼓励的目光:“你第一次到大宅来,别拘束,多吃菜。”

    这如沐春风般的温暖,让洛琪珊原本冰凉的心,感到了一点慰藉,感激地点点头,夹起肉往嘴里送。

    水菡也不甘落后,笑米米地为洛琪珊夹菜,正好洛琪珊是坐在晏季匀两口子对面的,夹菜也方面。

    “珊珊,弟妹,这桂花鱼很新鲜,你尝尝。”水菡将一大块鱼肉给了洛琪珊,还不忘冲晏锥递个眼色,那意思……这你老婆,你也不给人家夹菜么?

    但晏锥却只是尴尬地低着头,佯装没接收到水菡眼神里的信息。

    水菡和晏季匀只得互相对望一眼……看来,洛琪珊和晏锥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沈蓉zhègè当婆婆的,对zhègè儿媳妇挺满意,她如今修身养性,脾气越发温婉了,对洛琪珊照顾有加,很快就将这碗里堆满了菜。

    洛琪珊有点不好意思了,对自己好的人jiushi这么热情,她的碗都装不下了。

    晏鸿章身为晏家最高长辈,今天终于等到晏锥跟洛琪珊领证了,他心里实在gāoxing,谈笑间也是流露出对洛琪珊的呵护。

    “珊珊,我这孙儿有时候是个闷葫芦,不爱biǎoxiàn,不过其实他人挺好的,你以后慢慢就知道了。从今天起,你jiushi晏家的一份子,住在这里,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跟爷爷说,或是跟陈嫂和管家讲。现在,这儿住的人不多,如果平时晏锥这小子惹你生气了,你也可以在其他房间随意住……如果这小子欺负你,尽管告诉爷爷,爷爷会收拾他!”晏鸿章慈爱的眼神和蔼极了,就像是对待自家亲女儿似的。

    这话就有点水平,意思是洛琪珊只要不gāoxing了,大可以不跟晏锥一起睡。

    洛琪珊有点囧,脸热,却还是礼貌地应承着。长辈的关心,jiushi她的幸运,至少在这家里,她不会受排斥,想必日子也不会很难过。

    可晏锥的脸就绿了,wunài地说:“爷爷,到底谁才是您亲生的孙儿啊?说得我好像是经常爱欺负人。她可是洛家的千金,没那么容易被人欺负的。”

    晏季匀忍不住发笑:“弟弟,你这是在博同情吗?”

    “我说的是实话啊……”晏锥心里腹诽,洛琪珊那暴强的女人,他没事是不会去招惹的,他严重怀疑她是他的克星,遇上她,没什么好事,他哪里还会guyi欺负她。没事的时候就别有交集……这jiushi晏锥的想法。

    气氛渐渐活跃起来,先前的沉闷也慢慢散去,洛琪珊在沈蓉以及晏季匀夫妇,晏鸿章等人的热情招待下,心里的沉重稍微淡化了,暂时不去想不开心的事,不管怎样,她已经是晏锥的妻子了,既然是zhègè家的一员,她就该在家宴上biǎoxiàn得轻松点。

    “爷爷……”洛琪珊拿着酒杯站了起来:“爷爷谢谢您,我敬您一杯,祝爷爷健康长寿!”

    说完,咕咚咕咚,一杯酒灌下肚去了……还好,不是白酒,是红酒。晏锥特意不给她喝白酒的,他现在心里有阴影了。

    晏鸿章大感欣慰,赞洛琪珊懂事乖巧,而他早已不喝酒了,身体不允许,他只能以茶代酒。

    “hēhē呵……珊珊,说起来,应该爷爷谢谢你才对,那天在度假村,要不是你及时急救,我恐怕已经……”

    晏锥心头一颤,赶紧dǎduàn了晏鸿章,举起杯子:“爷爷别说不吉利的话,您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晏鸿章眼里精光一闪:“好小子,爷爷也想长命百岁,但是,这生孩子的事情,你可不能耽搁,对珊珊好点儿,还有,过了今天,你俩都要戒酒,为生孩子做zhunbèi。”

    “……”

    老爷子说话也太直接太生猛了,这洛琪珊和晏锥才刚领证,爷爷已经将以后都规划好,可见这有多急切。

    洛琪珊的脸倏地红了,而晏锥也是不经意地看了她一下,正好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仿佛一声咔嘣……随即likè又都快速转移了视线,只剩下心头莫名的颤动了一下。

    敬了爷爷再敬母亲,沈蓉在喝这杯酒的时候已是热泪盈眶,终于盼到这天,她也跟老爷子一样的盼晏锥结婚生娃盼得十分焦虑,如今总算八字有了一撇,抱孙子的目标想来是不远了。

    在座的大都是长辈,洛琪珊和晏锥要敬酒一圈,下来之后两人都脸红红的,少许醉意。

    也不知道这晏季匀是不是受了晏鸿章的嘱托,对新婚夫妇格外“照顾”,zhudong跟洛琪珊和晏锥喝酒,一杯接一杯,兴致高得很。

    加上五姑妈四叔父三叔父,还有一些表亲,满满一大桌人,喝到gāoxing处,晏锥和洛琪珊也不好扫兴,只能奉陪到底了。且不论这些人当中有几个是真心接受洛琪珊的,但至少大家都有种默契,那jiushi要让这顿饭在和谐中jiéshu。

    沈蓉早就将小两口的卧室整理好了,而她就不住这栋楼,刻意住在主宅这边,晏鸿章卧室的楼下一层。

    这是为了让晏锥和洛琪珊有个安静的二人世界。

    不仅如此,晏季匀多半也是guyi让晏锥和洛琪珊喝那么多酒,为了给两人的新婚夜造势……不多喝点,这俩晚上怎么能睡到一块儿?

    确实是如此,酒喝了不少,晏锥躺下的时候都没看清楚自己身边睡的是谁……平时习惯了一个人睡,现在突然多了一个人,还好chuang够大。

    洛琪珊也好不到哪儿去,喝得晕乎乎的,躺在晏锥身边,迷迷糊糊中,她的腿已经压在了晏锥腰上,再过一会儿,她的nǎodài又睡到了他的胸膛……

    “唔……不错,这枕头睡着真舒服,咯咯……嘻嘻……”洛琪珊在低喃,喝了酒之后的她,又变回了那个可爱单纯不设防的女孩子了。

    晏锥大手一伸,无意中碰到一团软绵绵的东东,他紧闭着的双眼睁开,醉意朦胧中,他感到怀里有个人,并且还是个女人,香喷喷的身子,而他的手抓住的东东竟是……【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