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你最好能尽快怀上
    喝酒的好处就是会让人释放出灵魂深处那个最真实的自己。放肆的,自在的,无所顾忌的……没有尴尬,没有难为情,整颗心和思想都是敞开的。

    粗重的呼吸声为这寂静的夜晚染上了旖.旎的色彩,淡淡灯光下,两个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紧紧贴合在一起,不知是谁先按倒谁,不知是谁先吻了谁,或许,冥冥中有着最原始的呼唤,两人如同磁遇到铁,在chuang上翻滚,却是越滚越紧实,难解难分。

    不知是真的醉了还是借着几分醉意做一些清醒的时候不会做的事,那感觉像是故意犯规的孩子。

    她滚烫的肌肤在他的大手中越发灼热了,轻颤的身子,羞人的声音……他时而温柔时而狂烈,他肆意掠夺着她醉人的甜美,而她也不由自主的变得温顺。

    或者这是另一面的自己,或许就是从灵魂里剥离出来的被压抑着的真实,只有在喝了酒之后才会如此绚丽地绽放。

    这一刻,晏锥和洛琪珊才像是一对真正的新婚夫妻,热情狂野奔放浓烈,尽情挥洒着汗水,将这个美妙的夜晚推向了极致的巅峰……

    当两人消停下来的时候,都累得浑身发软,不想动。

    洛琪珊还在含糊地呢喃:“晏锥……如果你爱我,如果我也很爱你……那该多好啊……唔,不……我才不要先爱上你,如果我爱上了你而你又不爱我,我会很惨的……唔……”

    晏锥侧着的身子微微动了动,抬了抬眼皮,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洛琪珊说的话。

    如果不是因为喝得多,今晚两人说不定就各睡各了,因为在某些方面,两人的性格相似,都是不肯轻易服软服输的人。现在这样也挺好,至少这个新婚夜不是那么冰冷。而晏锥也体会到了洛琪珊温柔小女人的一面,尽管是难得的在酒后才表现出来,但这晚的美好滋味将会留在他的记忆中……

    第二天。

    早晨的气温有些冷,睡在被子里的人不知不觉地抱在了一起,不知道自己这动作有多自然,若是有人看见,一定会以为这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洛琪珊感觉到这团热源,又再往里边拱了拱,脸蛋贴在晏锥胸膛上……而晏锥也是两臂抱着洛琪珊,两人的腿还交叠在一起,这画面实在是亲昵又撩人,可是,当两人发现不对劲,睁开眼时……

    下一秒,好比是碰到洪水猛兽,两人同时惊得往后一缩!

    “你……”

    “你……”

    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心情,都想问“你怎么会跟我睡在一起?”

    紧接着,洛琪珊低头往被单里望去,顿时脑子发懵,呆呆地盯着某男健美的身体,咕咚……吞了一口唾沫。

    晏锥也正看着洛琪珊,她雪白的身子火辣性感,那锁骨上的粉红,是他昨晚的杰作吗?

    洛琪珊只觉得浑身发烫,尤其是脸……心跳也在加速,血都充到脸上了。

    “不准看!”洛琪珊羞愤地冲晏锥嚷嚷,掀起被子就往他脸上一盖。

    “激动什么,你不也看了我吗?我还觉得吃亏呢!”晏锥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洛琪珊已经趁机下chuang跑进浴室去了。

    砰——!关上浴室的门,洛琪珊依旧是难以平静,回想昨夜,她和晏锥都喝了很多酒,然后被人送到了卧室,再然后……记忆里的碎片在不断集中,浮现出两具白花花的身子,还有两人抵死缠.绵的画面。

    天啊……洛琪珊羞窘地捂住了脸,直骂自己:节操呢!

    都喝醉了还管什么节操,早就碎一地了。

    似乎……好像……昨晚她没有反抗晏锥,反而很积极地配合他?

    不但如此,她还记得,似是有种陌生而又熟悉的令人疯魔的感觉,在度假村的时候体验过一次?

    洛琪珊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张绝美的容颜已经红得滴血,最要命的是,她脖子上,锁骨,胸前……都有一点一点的粉红痕迹。怎么会这样?这……一定是晏锥,都怪他!

    昨晚有多激烈,洛琪珊不敢再往下想。

    浴室外,晏锥也在发呆,紧紧锁着眉头,不知是在回味还是在懊恼。

    罢了罢了,爷爷和母亲都瞪着抱孙子,既然跟洛琪珊已成定局,昨晚那种事,以后难免是要经常发生的,不然怎么生孩子?

    但话又说回来,凭心而论,跟她那个的时候,感觉还不错。最主要是她很干净,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他……想到这点,晏锥心里还是会莫名地自豪,嘴角上扬着,自己都不知道。

    洛琪珊从浴室出来,情绪已经恢复了一些,看上去很淡定,实际上还是不太敢与晏锥的眼神对视。毕竟,在男女之事上,她还是菜鸟,难免会脸皮薄。

    片刻之后,晏锥和洛琪珊都已经洗漱好,穿好衣服,是该到了各自去上班的到时候了。

    这样的婚姻,是连蜜月计划都省了。

    两人各自保持沉默,直到走出门,晏锥才出声叫出了洛琪珊。

    “你等一下。”

    洛琪珊闻声停下脚步,略带疑惑地看着晏锥。

    晏锥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她的肚子,淡淡地说:“不要再吃避.孕药,你最好是能尽快怀上。”

    “……”

    洛琪珊被晏锥一句话给噎着了,一时间竟语塞……是啊,结婚了,成了晏家的人,确实是有义务为晏家延续后代的。

    只是,道理虽这样,但洛琪珊却是有些不甘。自己这么年轻难道就要准备当妈了?晏家是不是太心急了一点?她还有心爱的医学事业,她还想再工作几年才要孩子呢。

    洛琪珊才二十五岁,她钟爱医学事业,她是有思想有独立意识创造意识的新女性,她的人生规划里,现在不是生娃的时候。

    但这些话,洛琪珊最终还是选择了烂在肚子里。晏鸿章,晏锥,婆婆,他们都是同样的想法,想让她快点怀上,她就算抬出一大堆理由也是白搭。

    洛琪珊不温不火地说:“我知道怎么做的。”

    转身,洛琪珊眼底才释放出几分复杂的决绝……她不是生育的工具,她有权利选择的,不是么?

    洛琪珊没有直接去医院,而是先回家去,看看父母,问问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她想不到的是,回到家,父母都没在,佣人说,梁悦一大早就出去了,而洛凯旋则是一直没看到人影。

    什么?

    洛琪珊诧异,一颗心突突地跳……难道说父亲昨晚没回家而母亲回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洛琪珊望着冷清的家,心底窜起一丝丝不妙的感觉。

    立刻拨通了母亲的电话,但似乎母亲很忙,急匆匆说了两句,还没等洛琪珊问个究竟,已经挂了电话。

    洛琪珊心里不踏实,可这班还是要上的。

    洛琪珊习惯性地打开了手机上的某软件,却见一条条信息不断地闪烁弹出来,全都是问的差不多的问题……

    “珊珊,你们家怎么了?”

    “凯旋集团怎么易主了?发生什么事?”

    “你老爸怎么不是凯旋的董事长了?”

    “……”

    这些信息,将洛琪珊惊得魂飞魄散,就算定力再好的人都经不起这样巨大的变故,意识受到打击,前所未有的慌乱。

    朋友圈原来早就炸开了锅,因为今早的一则新闻,内容是凯旋集团的董事长不再是洛凯旋而是一个叫蓝覃的男人!

    洛琪珊看着这一则新闻,整个人都陷入了混乱和惊恐之中,仿佛头上有一座大山压下来!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一定不是!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不……”洛琪珊花容惨白,握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人已经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

    再次拨着母亲的电话,这一下,洛琪珊听到母亲疲倦的声音传来,忍不住红了眼眶……

    “妈,出了这么大的事,您居然瞒着我?”

    梁悦一声叹息:“珊珊,你知道了……其实妈妈也不想瞒你的,可昨天是你跟晏锥领结婚证的日子,妈妈不想破坏你们的心情。”

    “妈……”洛琪珊声音哽咽:“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事已至此,梁悦没什么可隐瞒的,便将一切因有都告诉了洛琪珊。

    公司被夺,纵然是令人气愤,但最过份的是那个叫蓝覃的居然陷害父亲?

    “诬陷,卑鄙无耻的诬陷!畜生,不是人!”洛琪珊怒骂,全身燃烧着愤恨的火焰,边骂边冲向车库,她要立刻去到母亲身边,她要立刻见到父亲!

    洛琪珊的脾气一发起来就像是头小母牛,开车的速度也是快得惊人。

    怒发冲冠的滋味是什么,她终于是体会到了。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像蓝覃这样的人,哦不,他不配当人,他是魔鬼,他该下地狱!

    洛琪珊现在无法冷静的思考,凌乱了,狂躁了,满脑子都是父亲被警察带走的画面……公司可以没有,但父亲怎么可以被冤枉被诬陷?父亲在警局里是怎么度过昨晚的?母亲在出事之后又是怎样的焦灼恐慌?

    而她昨天却什么都不知道,在晏家吃饭,喝得醉醺醺地跟晏锥那个……而她的父母却在受着最可怕的煎熬!

    洛琪珊是个坚强的女人,可此时此刻也控制不住眼泪在掉。恨自己昨天没有在电话里听出母亲的异常,没有多追问一下,没有陪伴在母亲身边。

    心痛,为父亲,也为母亲……

    梁悦昨天是请了律师去警局,也见到了洛凯旋,可是,由于案件严重,洛凯旋没有获得保释,现在还被关在里边,还要继续录口供。

    他没有犯那些罪,当然不会承认。但棘手的是凯旋集团确实前段时间在海外的投资遇到了挫折,举报人提到,凯旋集团在海外投资的那间公司其实是洛凯旋派人在几年前注册的,表面上那间公司的老板是别人,但实际上就是洛凯旋,他不过是找了个傀儡去当名义上的老板,目的是为了能顺利地从凯旋集团吞掉巨额投资,据为己有。

    这些莫须有的罪名被扣到洛凯旋头上,而他无从辩驳的是……那间公司的老板,居然反过来咬他一口,做假证,诬陷他。

    这显然是蓝覃的阴谋,可蓝覃策划已久,那间海外公司的负责人是洛凯旋的朋友,可却一口咬定是洛凯旋在暗中操作倾吞巨款,最要命的是洛凯旋确实跟该公司的人接触过,但那是因为要投资,必须要预先评估……没想到这些都成了现在所谓的“证据”。

    警方自称证据确凿,但洛凯旋又一直坚持说自己没有做,如此一来,他到现在还没能被放走,还在警局里死磕。

    梁悦请了几个律师一起处理这件事,但警方不松口不松手,像是也扛上了,一时间,洛凯旋的处境更加不妙。

    洛氏家族地震了,仿佛垮了半边天……若是洛凯旋的罪名被坐实,那就真是全垮了。

    其实除了公司易主的新闻,还有一条是洛凯旋被警察抓的新闻,只不过洛琪珊没看到。

    轩然大波,就这样在洛家人猝不及防的时候降临了,整个家族人人自危,人心惶惶,不断地打电话给梁悦,可得到的消息都没好的。

    这种时候,公司的各个股东以及洛凯旋那些所谓的朋友,亲戚,都纷纷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就怕事情会牵连到自己。生意场上的人,没几个是真正的敢说自己百分百干净,他们都怕因为洛凯旋的事会连累自己,万一牵出一些不光彩的事,可就不妙。因此,只一天的时间,有的聪明人竟然已经悄悄离开了这个城市,跑得比兔子还快。

    洛家这棵大树濒临倒陷,谁都不会傻到在这时候来惹一身麻烦,能避则避。梁悦找了几个在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想要将洛凯旋保释出来,可得到的答复都是让她失望的。

    警局对面的马路,停着梁悦的车,她刚跟律师分开,却又不知现在该怎么办,该去找谁?谁还能帮上忙?

    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是警方口口声声说证据对洛凯旋不利,说兹事体大,不能放人。不排除是蓝覃事先做了功课,所以,即使现在梁悦抱着钱来保释洛凯旋也没用。

    如果砸钱都还不能解决的问题,才算是真正的问题了。

    洛琪珊心急火燎地赶来,见到母亲那一刻,洛琪珊的心都碎了……母亲仿佛*之间老了好几岁,黑眼圈,眼袋,皱纹……全都比平时明显多了,还有眼里的血丝。

    “妈妈……”洛琪珊软软地呼唤,轻轻抱着妈妈的肩膀,心疼不已。

    梁悦很努力地挤出一个惨兮兮的微笑:“傻孩子,别哭,这只是暂时的,你爸爸不会有事。”

    “可是……可是现在不能保释,爸爸在里边会不会很受罪?”洛琪珊强忍着泪水,眼中全是担忧。

    “我刚才还去看过你爸爸,他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至少没人对他使用暴力,没被欺负,这就算是万幸了。”

    洛琪珊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男人的身影,眼底一抹坚决:“妈,我现在就去找晏锥,求他帮帮爸爸!”

    “珊珊……”梁悦拉住了洛琪珊,轻轻摇头:“珊珊,妈妈已经找过一些人了,他们都说无能为力,那些人在市里还有些地位,可也都没办法,束手无策。晏家虽然财大势大,不过我想,这次,或许晏家也没辙。”

    洛琪珊沉默了,但随即,骨子里的倔犟又跑出来。

    “妈妈,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既然找过一些人都没有用,我们除了晏家还能有什么希望?我也不想靠晏家,可是,面子这东西,跟爸爸的安危比起来,算得了什么?我可以没面子,我可以低声下气去求晏锥,只要他肯帮爸爸,我做什么都行!”洛琪珊这话也等于是在给自己打气。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也不会去求晏锥。

    望着女儿远去的身影,梁悦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女儿长大了,更懂事了,懂得为父母分担,为家里牺牲。希望晏锥能善待珊珊,至于能不能帮助洛家,梁悦不去想了,只希望晏锥能善待珊珊,她便是最大的安慰……【8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