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这是他的女人?
    晏锥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时,听到说洛琪珊找他,竟然一点都不意外,甚至连惊讶的神情都没有,似是早就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

    洛琪珊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晏锥,而是一个躺在他沙发上的女人。

    这女人连鞋子都脱了?

    气氛瞬间变得有些怪异,邓嘉瑜也在打量着洛琪珊,面无表情,但出于女人独特的敏感,她眼底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好奇和敌意。尽管他跟晏锥早已是过去式了,可潜意识里总有种挥之不去的先来后到的心理在作祟。

    洛琪珊和邓嘉瑜同时看着对方……这两个女人有个共同点,都是大美女,但邓嘉瑜可以用“漂亮”来形容,而洛琪珊却更适合用“美”。

    邓嘉瑜五官突出,菱角分明,长相是很精致的,却又稍嫌有那么一点太立体了,少了几分耐看的视觉。洛琪珊的五官虽没有那么深邃的立体感,但无论是分开看还是组合在一起,都不仅是第一眼让人感觉美,而是越看越耐看,越富有韵味,尤其是她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水灵灵的像是会说话,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鲜活。

    两人的目光交汇,只两秒就各自闪开。洛琪珊心里有那么点诧异,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微酸,但却被她强行忽略过去。她不会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洛琪珊走到晏锥的办公桌前,神情凝重而焦急:“晏锥,我有事跟你说。”

    显然,她是不会在外人面前随便透露来意的。

    晏锥端坐在黑色的真皮椅上,神情淡然,瞄了瞄洛琪珊……他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她不愿当着邓嘉瑜的面说出前来是所为何事。

    “邓嘉瑜,你的脚好些了吗?”晏锥如玉般温润的嗓音在静谧的空气里听着有一种特别悦耳的味道。

    邓嘉瑜微微一愣,随即苦着脸说:“没有好转,看来还是得去医院。你有访客,那我就……就不打扰了……”

    邓嘉瑜挣扎着起来,可她的脚实在不争气,才刚站到地上,身子一歪……

    “小心!”晏锥一个箭步跨过去,及时接住了邓嘉瑜。

    邓嘉瑜缩在他怀中,脸色苍白,似是在忍受着痛苦,却又带着感激的眼神望着他:“谢谢……我没事,我可以自己走了。”

    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越是这么说,晏锥的眉头皱得越紧。看她这情况,分明是不能自己走出去,还在逞强。

    “是不是要去医院?我送你。”晏锥下意识地冲口而出,他没多想其他的,只是纯粹出于骨子里天生对弱者的同情,而邓嘉瑜现在受伤了,她就是弱者。

    邓嘉瑜神情复杂地望了望洛琪珊,然后再看看晏锥,似是有点委屈地说:“算了,不麻烦你,你有客人……”

    听起来很懂事,很识大体,可她的手却将晏锥的腰搂得很紧。

    洛琪珊冷眼旁观这一切,感觉自己像个外人,而眼前的晏锥和陌生女人才是一对?这种错觉,让她心里的酸味又在清晰了一点。看着两人搂搂抱抱,貌似是那女人的脚受伤了,晏锥还真体贴呢。

    似乎曾经也体会过这种心情,好像是在见到梵狄和小颖时……洛琪珊心头蓦地一惊,难道自己是吃醋?难道真的对晏锥动心了?

    不不不……不会的。洛琪珊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告诫自己要将异常的情绪赶走!

    晏锥看了看邓嘉瑜的脚,确实比刚来那时候更红更肿了……

    “洛琪珊,有什么事,晚点再说。”晏锥扶着邓嘉瑜就往外边走,没觉得自己此刻跟邓嘉瑜的姿势有多*不清,看在别人眼中是怎样的滋味。

    洛琪珊本来就很急,父亲的事,刻不容缓,但晏锥却说晚点再说?

    “晏锥……我要说的事情很紧急,不能等了。”洛琪珊硬着头皮说出这些话,脸颊已是在发烫。骄傲如她,这样低声下气,并且还是在“晏锥的女人”面前,她的心情不仅是糟糕,还伴随着难以抑制的酸疼。

    晏锥带着邓嘉瑜已经走到了门口,听洛琪珊这么说,他又停下脚步,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她好像并没有因为邓嘉瑜的出现而生气?即使他此刻正搂着邓嘉瑜。

    看来,洛琪珊还挺大气嘛。晏锥心里浮现出这个认知,随即也想到……她也不可能是真心喜欢他才会嫁过来的,如今都成夫妻了,她洛家目的达到,她当然不需要装出在乎他的样子。

    晏锥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冲着外边喊了一声:“程瑞”。

    程瑞立刻出现了,果真是随喊随到。

    “把她送到附近医院。”晏锥淡淡地吩咐,将邓嘉瑜交给了程瑞。

    邓嘉瑜眼底快速掠过一抹失望,但她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温温柔柔地对晏锥说:“麻烦你操心了。”

    晏锥不置可否,朝程瑞递个眼色,然后转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洛琪珊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看来他还不是太绝情,至少没在这种时候走掉。

    晏锥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洛琪珊,冷凝的表情看不出多余的情绪,更不知道这男人在想什么。

    洛琪珊只觉得喉咙有点发紧,拉下脸皮要求眼前的男人,她怎么会不感到难为情呢?脸烫,心热……但一想到父亲的处境,她就顾不上那些了,就算再怎么丢脸,她都只能忍着。

    “晏锥……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凯越集团已经易主了,我父亲不再是董事长……”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晏锥的回答很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洛琪珊不由得攥紧了手掌……这个男人,居然早就知道了?可他却一通电话都不曾打过给她,没有过问一声。

    心里有些犯苦,洛琪珊暗暗自嘲……她想多了,晏锥对她没有感情,怎么会主动过问?感情……刚才那个女人吗?洛琪珊不禁想到了邓嘉瑜。

    “我父亲……他现在在警局,被人诬陷私吞公款和经济诈骗……晏锥,求你帮帮忙,将我父亲保释出来行吗?我父亲是清白的,他没有做过那些事!”洛琪珊乞求的目光含着心痛,眼眶都是红的。

    晏锥的反应依旧是平静如水,洛琪珊心里却是越发地凉。他连父亲被抓的事也知道吗?

    事实是如此,晏锥已经看到新闻了。

    晏锥没有直接回答洛琪珊,反而问到:“你母亲已经找过人去保释了吧,没有结果,警局不准保释?”

    洛琪珊心里咯噔一下……他猜得好准。

    其实不难猜,晏锥能坐到现在的位子,他的头脑岂是一般人能比拟的?思维自然是够深够广了。

    洛琪珊感觉很没底,晏锥的态度太淡定了,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来这里真是明智的决定吗?或许终究是一场空。

    “是……我母亲没能将父亲保释出来,警局的人说证据确凿,还说有人证……可那个人证一定是陷害我爸爸的人收买的!”洛琪珊的情绪有点激动,想起那个叫蓝覃的,虽然没见过,但仇恨已经在心里扎根了。

    晏锥性感的嘴唇轻轻一勾,好看的弧度里透出一丝冷:“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答应帮你?如果我答应帮,是否又真的能帮到呢?我想,你妈妈找的那些人,应该也是很有身份地位的,可他们不也没能保释么,我不觉得自己会比他们厉害。”

    这番话听上去恨自谦,可洛琪珊不知道是晏锥真的这么谦虚还是他压根儿就不愿意帮。或许,是后者……

    洛琪珊本就是鼓足了勇气抛开了面子,才会来这儿的,但晏锥的态度……她想,自己明白了。

    洛琪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将心头的湿意都压下去:“你的意思我懂了……抱歉,打扰了。你就当我没来过吧。”

    这充满了失望和苦涩的声音,听在晏锥耳里,有那么一点点的触碰到他心底的柔软,可他还是没有挽留洛琪珊,任由她失望地离去。

    洛琪珊没有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既然知道晏锥不会帮忙,她就不再抱希望,甚至连多说几句话都觉得没必要了。

    她也有自己的尊严和底线,求人不成,她便另谋出路。

    洛琪珊紧跟着就向医院请了两天假,以家里目前的情况,她需要陪伴在母亲身边。想到母亲憔悴的样子,她就心疼不已。

    家逢巨变,是对洛琪珊的一种考验,也是看清楚身边每个人的时候。

    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在这种时候,还能靠近的,没几个了。

    洛琪珊很难过,母亲还在等着她的消息……可悲么,她的老公,财大势大,居然不肯对她家伸出援手。真的那么狠心,可以眼睁睁看着这一切而坐视不理么?

    晏锥,你的心到底能有多冷漠无情?当你在水库里救我的时候,你是天使,可为什么现在你却可以见死不救?

    是啊,是我太天真么?你不爱我,又怎会爱我的家爱我的父母?

    洛琪珊又回到了警局门口,与梁悦汇合了。梁悦得知晏锥不管这件事,她也没有太多惊讶,那本是她意料中的。只是,她知道女儿一定很伤心失望,毕竟是自己的夫家,如此绝情,实在令人齿寒。但世态凉薄,这就是现实。

    洛琪珊歉意地看着母亲:“对不起,妈……”

    “傻孩子,说什么对不起,出了这种事,很多人对咱们家都是抱着巴不得远离的态度,晏锥这么做,也不能怪他,毕竟你们结婚也是很仓促,缺乏感情基础,他不过问,也属正常。只是,孩子,你千万不要因为这样就跟晏锥呕气,要知道,洛家现在的处境岌岌可危,但你是晏家的媳妇,有晏家这么一个坚实的靠山,爸妈才能放心你往后的生活。如果失去了晏家的庇护,妈妈会更担心你的。”梁悦的眼睛是湿润的,心里更是焦灼,她怕的是蓝覃不会善罢甘休,怕洛琪珊受到伤害,她希望晏家会是洛琪珊的护盾。哪怕晏锥对洛凯旋的事不过问,只要他还能保护洛琪珊,梁悦就欣慰了。

    听母亲这么说,洛琪珊心中越发苦涩,她不看重晏家是否会是她的护盾,她只想眼下父亲能平安无事。

    “妈妈,我想进去看看爸爸。”

    梁悦想了想说:“你去吧,妈妈有事要办,晚点电话联系。”

    “妈,您注意身体,别太操劳。晚上我回家给您做饭……”

    “好……”

    母女俩彼此握着对方的手,互相温暖着。越是非常时期,越是需要家人的支持,才会让自己觉得,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梁悦走了,洛琪珊进警局去见洛凯旋。

    才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洛凯旋的头发又白了些,整个人都显得苍老了。但在见到女儿来探望,他还是挺高兴的,强打起精神。

    接见室里,洛凯旋和洛琪珊面对面坐着,角落里还有警察看守。

    洛琪珊来之前就告诫自己千百遍不能哭,可是,当她看到父亲手腕上的手铐时,隐忍多时的眼泪就决堤了……

    “爸……”洛琪珊一声呼唤,余下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里,心痛到哽咽,连呼吸都快要窒息了。

    在洛琪珊的记忆里,父亲从来都是头顶光环的。如今,这光环不见了,被笼罩上一层黑暗,这副冷冰冰的手铐,让洛琪珊感受到了一种打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恐惧。

    假如父亲无法洗脱冤情,假如父亲真的入狱,那处境又会是怎样?洛琪珊不敢往下想……

    洛凯旋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轻松些,慈爱地笑笑:“珊珊,别哭,要相信爸爸……那些事,爸爸没做过,等警察查清楚了就会放爸爸出去了。”

    话是这么说,可真的能查清吗?洛凯旋没有把握,他是在安慰女儿。

    会面的时间很短,洛琪珊和父亲也没说上很多话,不一会儿就被警察叫出来,说时间到。

    洛琪珊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警局,唯一安慰的是,看见父亲身上没有被打的痕迹。

    但接下来该怎么办?母亲能找到人帮忙吗?还能找到证据证明父亲的清白吗?

    洛琪珊心乱如麻,盘算着自己是否该去找晏鸿章?但是,晏锥那边已经失望而归,晏鸿章那里又会是不同的结果吗?

    洛琪珊正在踌躇之际,也没留意到迎面走来一个人,不小心就撞到人身上……

    “对不起……”洛琪珊急忙道歉,却在看到对方的脸时,呆住了。

    这个……好像认识?

    眼前的男人相貌平平,但一身名牌闪闪发光,尤其是手腕上的表,冷贵的钻石光芒在太阳下很是耀眼。

    “珊珊,还记得我吗?我是蓝泽辉,在度假村我们见过的。”男人这灼热的眼神一如初见时那样。

    洛琪珊愣了愣,想起来了……这个是在青峰度假村那次,通过林太太介绍认识的蓝泽辉。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下次聊。”洛琪珊不假辞色,说着就准备要过马路去。

    蓝泽辉见状,赶紧地上前一步拦住了洛琪珊。

    “请等一下,洛小姐,我来这里是特意找你的。”

    “嗯?”洛琪珊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

    蓝泽辉看上去挺认真的表情,不似在开玩笑,这不禁让洛琪珊越发纳闷儿……

    “洛小姐,上次我们见面的时间很短,也没来得及多了解了解。其实……我是想说,我知道令尊发生了什么事,而我……我的父亲,叫蓝覃。”

    洛琪珊那双美丽的眸子里瞬间迸出两道凌厉的光芒,仿佛双刃刺在蓝泽辉身上,毫不掩饰的愤恨。

    “你是蓝覃的儿子?那个夺走凯旋,陷害我父亲被抓的……蓝覃?”

    蓝泽辉意识到洛琪珊的敌意和愤怒,急忙解释道:“没错,就是那个蓝覃,可是洛小姐,请你相信我,我跟我父亲在这件事上的意见是不同的,我反对父亲的做法,所以才会来找你,其实我在这里已经等了好一阵子。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洛琪珊沉默了,审视着蓝泽辉,这个男人,说的话,她可以相信吗?【8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