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深秋的夜晚再来一场雨,便显得越发萧瑟凄凉,淅淅沥沥绵绵细雨,带给人淡淡的愁绪,仿佛心情也跟着低落,忧郁。

    洛家,很冷清,没有了洛凯旋的欢声笑语,好像这里也变得死气沉沉。

    晚饭后来了几个亲戚,但都只是坐一会儿就走,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无非就是试探试探梁悦的口风,想知道洛凯旋的情况怎样,可他们却都说自己无能为力帮到忙。

    其实这些人最关心的是公司落到蓝覃手里,以后该怎么办?蓝覃跟洛凯旋夫妇有什么过节吗?他们以后还能在公司里继续待下去吗?

    梁悦疲倦地应付着这些所谓的亲戚,看透他们自私死里的嘴脸,但她不会说蓝覃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报复。

    如今洛凯旋处境堪忧,如果再让这些人知道蓝覃是为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心存报复,只怕,家里会更加不安宁。

    再说了,这件事,梁悦和洛凯旋都问心无愧,蓝覃曾经坐牢,那不是这夫妻俩陷害他的,当中的误会还没能搞清楚怎么回事,这种时候千万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这些亲戚没在梁悦这里得到想要的答案,空手而去,但一个个都在心里盘算着将来该如何打算,若洛凯旋真的倒下了,洛家的其他人在公司还混得下去么?

    梁悦没有心情去指责这些人,现实如此,人心凉薄。

    洛琪珊虽然跟蓝泽辉有约定,等着他那边的消息,可她暂时没将这件事告诉母亲。她在等,等明天看看蓝泽辉能不能兑现诺言。

    毕竟蓝覃是洛家的死对头,蓝泽辉是他儿子,如果让母亲知道她和蓝泽辉见面,或许,母亲是不会赞成的。

    这*,洛琪珊难以入睡,脑子乱哄哄总是不停在旋转着,心事太沉重了。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加上她苦涩的婚姻,让她越发感觉世事无常,现实的残酷永远都是超乎人想象的。

    记得在领证前,父亲还说晏洛两家联姻,对家里是有益的,还说她嫁过去了会对公司有帮助,结果却是在她领证的那天,公司易主,父亲被抓……

    人算不如天算。这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晚一天领证,她都不用嫁到晏家了。此刻,晏家的人会怎么想呢?联姻的商业目的已经难以达成了,说不定还会给晏家也带去一些麻烦,晏家的人今后会怎么看待她?晏锥又会怎样对待她?

    洛家从高处跌下来,洛琪珊也从人人羡慕的公主变成嫌疑犯的女儿,这当中的太落差,足以让心志不坚的人崩溃。

    所幸的是洛琪珊并不是个华而不实的千金小姐,她意志坚强,懂事明理,即使家里处境危难,她都不会埋怨父母半句,也不至于惊慌失控。

    曾经,父母给了她最好的一切,现在,情况不同了,父亲名下的财产被冻结,公司的董事长成了蓝覃。洛家,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大富豪了,如今,洛琪珊就是普通人一个,今后怕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难以改变现状。

    简单的说,就是洛家已从天堂掉到了人间,如果洛凯旋的罪名落实,入狱,那就是真的全家掉进地狱了。

    *之间,洛琪珊就觉得自己好像经历了几年的成长,让她更加明白,求人不如求己。只是,这一点,多少人都难以做到。人生在世,真正能遇到困难全靠自己而不需他人帮忙度过的,很少。

    但是,洛琪珊有了一个初步的目标,便不会轻易放弃。

    在煎熬中计算着时间,这样的日子并不好过。洛琪珊没睡好,天亮了才小憩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起来做早餐。

    她是在默默等待着蓝泽辉那边的消息。虽然没有完全的把握,但总是有一点点的期望存在。

    梁悦也是失眠,早餐吃过又去休息了。她不仅眼睛红肿,就连脸部都是浮肿的,可想而知昨夜对她来说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但她会尽量撑下去,因为老公还在警局里,她不能在这种时候倒下。

    或许,洛琪珊的性格有一部分是遗传自梁悦的,都是同样的内心强大。

    洛琪珊坐立不安地等待着,一会儿去书房走走,一会儿在花园小坐,一会儿又在沙发上躺一躺……总之,她的一颗心烦躁无比,一分一秒的时间对她来说都是漫长的。

    终于,在10点的时候,洛琪珊的手机响了,是蓝泽辉!

    洛琪珊激动地接起电话,蓝泽辉第一句话就是:“珊珊,我答应你的事情办成了!”

    “什么?真的吗?”洛琪珊有些难以置信,声音在不自觉地发抖,心一下子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急切地问:“我父亲能保释了?什么时候能出来?”

    “珊珊,你别急,我刚刚去找了一个朋友,你父亲保释的事,没问题,但是办起来总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大约两小时之后,你父亲就可以出来了。”

    “两小时?只要两小时就可以了吗?那我现在就去警局等着!”

    “嗯……我们在警局门口汇合。”

    “好。”

    洛琪珊挂了电话都忍不住鼻头泛酸,太惊喜了……蓝泽辉不知道怎么办到了,居然能让父亲被保释出来。洛琪珊无暇去追究其中的细节,现在只要父亲先出来就好。

    洛琪珊急匆匆跑上楼,想把母亲叫醒一起去警局。可是,叫了两声,母亲还睡得很熟,想必是整夜未眠呢。

    洛琪珊心疼不已,干脆就自己一个人去警局,一会儿和父亲一起回来,母亲醒了一定会是个大大的惊喜。

    半小时后,洛琪珊出现在了警局门口,蓝泽辉早就在那里等了。

    “珊珊!”蓝泽辉见到洛琪珊,顿时来了精神,赶紧地迎上去。

    洛琪珊对蓝泽辉抱着感激的心态,笑容也比昨天真诚了许多。在这一刻,她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晏锥……她的老公,对她家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袖手旁观,可蓝泽辉,是蓝覃的儿子,但人家却为了报恩,明辨是非,不惜违背父亲的意愿也要帮她。

    两个男人,此刻在洛琪珊心中有了一个泾渭分明的划分。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帮自己的是晏锥而不是蓝泽辉。

    “我们还要等多久?你朋友那边有消息吗?”洛琪珊焦急地问。

    “别急,我朋友已经在办事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等。”

    “嗯……”

    洛琪珊心里怎能不急,可又觉得总是追着问,不好意思,既然人家说了会帮忙,她就再耐心地等待一下。

    “蓝泽辉,你的这位朋友是做什么的?这么神通广大。”洛琪珊不禁有点好奇。

    蓝泽辉却是微微露出难色,冲洛琪珊笑笑:“这个嘛……”

    见他吞吞吐吐,洛琪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不该问的话,蓝泽辉的朋友兴许是不便被人知道身份的。

    洛琪珊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不该问,你别为难了,我就是一时口快,你不用回答我的。”

    洛琪珊的脾气就是直来直去的,率真,缺乏心机,但她问出之后也立刻感到不妥,忙改口,缓解了尴尬。

    “珊珊,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只是,我这朋友的身份确实敏感,他也是因为欠我人情,所以才会答应帮忙,这件事,连我父亲都不知道,我也答应了这位朋友要保守秘密……”

    “这样啊……我理解的,你不用放在心上,其实只要我父亲能保释出来,我就已经很感谢你了,至于是谁办的这件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珊珊,你真善解人意,谢谢你的理解。”

    “你还跟我客气?应该我说谢谢才对。”

    “……”

    两人聊着聊着,这气氛到是挺和谐的,时间也显得没那么难熬了。

    说实话,蓝泽辉这人还不错,给洛琪珊的感觉是挺热心的,真想不到蓝覃会有个这样的儿子,只怕他若是知道了也会气得跳脚吧。

    世事很奇妙,蓝覃一手将洛凯旋从董事长的位置推下来,为了更深的报复,不惜陷害洛凯旋。这个阴险的男人,他却有一个善良的儿子,并且,似乎对洛琪珊不只是当成朋友,不仅是报恩而已。

    洛琪珊应该对蓝家人恨之入骨的,可她不会料到自己会跟蓝泽辉成了朋友。也许,今后对蓝家的人都要区别对待了。虽说蓝泽辉此举是为了报恩,但在洛琪珊心里却是觉得自己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债。

    突然一晃半小时过去,洛琪珊和蓝泽辉还在警局门口,洛凯旋还没出来。

    两人聊天中,没留意前边来了一辆黑色豪车停下。

    蓝泽辉突然举起了一只手,落在了洛琪珊的头发上……

    “这儿脏了……好像是枯叶……”

    “呃?”洛琪珊愕然,想要闪开已经来不及,蓝泽辉的手已经在为她拨去发丝上的一点褐色残叶。

    这一幕,看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就是一对亲昵的情侣。

    蓦地,身后响起一声低沉的冷笑,带着满满的嘲讽,还要一丝不被人察觉的怒意。

    “在警局门口亲热,你们也不嫌瘆得慌!”

    这声音……

    洛琪珊瞬间惊悚了,下意识地转身,眼前一张熟悉的脸,晏锥?

    “你怎么在这里?”洛琪珊惊诧地冲口而出。

    晏锥黑沉着脸,岑冷地说:“我不在这里又怎么能看见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亲热呢?怎么,觉得我打扰到你们了?我不过是小小提醒一下,要亲热也另找个隐蔽点的地方,不然被记者拍到的话,晏家丢不起这个人。”

    满以为这男人会大怒,谁知道竟是好心劝洛琪珊和蓝泽辉另找地方亲热?这该说他很大度呢还是根本没将洛琪珊当成老婆,没将她放在眼里?

    洛琪珊本来是想解释一下的,但是听晏锥说了这番话之后,她只觉得一股子火气在乱窜,骨子里的叛逆心理在作祟,赌气地说:“晏董,谢谢你的提醒,我们,下次会注意的!”

    晏锥眸光一沉,狠狠地瞪着洛琪珊,但终究是没有再说话,冷着脸,转身,走进了警局大门。

    晏锥自嘲地默念:我这是在气什么?有什么值得生气的,我又不喜欢她,她爱跟谁在一起,关我何事?只要不被记者撞见,不影响到晏家的声誉就行了。

    嗯……一定是因为怕影响家族声誉才会生气的,一定是这样。

    晏锥边走边催眠自己,只是,他不知道先前自己的表情有多酸,说是吃醋,他也绝对不会认。

    洛琪珊望着晏锥的背影,心里的酸楚更加强烈了……他说话一定要那么伤人么?以为她跟蓝泽辉亲热,可他却不在乎,他只在意晏家的面子。

    洛琪珊一肚子的憋屈和愤怒,一时间竟忘记了追问晏锥为何出现在这里。

    蓝泽辉沉默了一会儿才靠近了洛琪珊身边,关切地问:“你没事吧?你老公好像误会我们了,要不要,我进去跟他解释一下?”

    洛琪珊摇摇头,嘴角的弧度噙着一丝无奈:“算了,清者自清,他要怎么想,我们左右不了,由他去吧。”

    蓝泽辉眼神复杂,既有对洛琪珊的心疼,也有一点欣喜……看来洛琪珊和晏锥的感情并不是表面那么好,上次在度假村看到的,多半是假象。以两人刚才交集的方式来看,很有可能他们是在公众面前假装秀恩爱,实际上却刚好相反?

    蓝泽辉原本是没什么把握,可现在却觉得前路有了曙光和希望。如果洛琪珊和晏锥感情好,他就只能跟她做朋友,但如果两人感情不好,他为什么不能争取呢?

    此时此刻,晏锥正坐在局长办公室里悠闲地喝茶,谈事,就好像是两个老朋友在叙旧似的。

    这位叫郭鹏的局长是看样子是跟晏锥挺熟络。

    “晏锥,我还真不知道洛凯旋原来是你岳父,这……这事儿可就不好办啊。”郭鹏似是有点为难。

    晏锥不动声色地说:“郭局长,我知道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洛凯旋这案子,疑点还是不少,况且,在商界,洛凯旋也算是个正当商人,没有前科,口碑也不错,不排除是有人故意想陷害他吧。”

    郭鹏眉头一皱:“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们办案讲的是证据,现在所有的证据对洛凯旋都不利……说不准洛凯旋是得罪了什么人,就连省里边都在关注这个案子,你说我能让他保释吗?”

    事实是,洛凯旋的保释还没办下来,蓝泽辉确实找了关系在走这件事,但对方还在跟郭鹏的上级领导沟通,可晏锥已经先来了。

    晏锥眼底闪过一道暗芒……这个洛凯旋啊,想害他的人可真是舍得下功夫。

    “郭局长,还请通融一下。洛凯旋毕竟也是五十几岁的人了,听我老婆说,我这位岳父大人的身体其实不太好,如果这么关下去,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不也是给你们局里添麻烦吗?至于保释金……高一点也没关系,另外,我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局子里的两辆警车好像挺旧了。我们商会一向对人民警察拥戴有加,明天就赠送两辆车过来,以示警民关系和谐嘛。”晏锥颇有深意的目光瞅着郭鹏,讳莫如深却又饱含睿智的光芒。

    这局长果真眼睛一亮……表情有所松动。

    实际上,这些都不是郭鹏同意保释的原因,最关键在于……这郭鹏之所以能坐上今天的位子,跟晏家暗中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曾经,郭鹏还不是局长的时候,他经手了罗德凯的案子,那案子就是晏家交到他手上的,因为那件案子办得漂亮,之后他才顺利升到了现在的位置。

    说白了就是郭局长欠晏家一个人情,如今是该还了。如果别人来,或许依旧是无法保释的,但晏锥就不同了,他代表晏家。

    郭鹏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顶着压力把这件事办了……有晏锥的一再保证,他对洛凯旋被保释的事也放心。

    半小时后,警局门口。

    洛琪珊还在焦急地等待着父亲,但她却看见晏锥和父亲一起从里边走出来。洛琪珊顿时懵了,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爸爸!”

    【8千字】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