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酸溜溜的夫妻俩
    习惯了一个人睡,洛琪珊还一时没从一个人的生活适应到两个人的夫妻生活,此刻睡得迷迷糊糊的,潜意识就是感觉怎么chuang变得这么小了,不能随意翻滚了吗?

    不仅如此,居然还有人跟她抢被子?

    洛琪珊十分不情愿地转身,睁开了眼睛,倏然,眼前一张黑沉黑沉的脸……

    洛琪珊呆愣了几秒,混沌的意识才开始慢慢聚拢……对啊,自己不是在家,是在晏家大宅,不再是一个人睡觉了。

    咕咚……洛琪珊吞了吞口水,下意识地说:“你……你干嘛这种眼神看着我?有事吗?”

    晏锥一听这话,很不给面子地翻翻白眼:“还好意思问?刚才你用脚蹬我,怎么这么快你就忘记了?你睡觉也太不安分了,你这样,我还怎么睡?”

    晏锥脸色不好,这也难怪,刚一上来就被蹬几脚,心情是不太美丽。

    洛琪珊愕然,很努力地回想自己真的有蹬他吗?

    “或许……可能……是我习惯了一个人睡,一下子对于身边出现的异物会产生本能的排斥,所以……”洛琪珊试着解释,毕竟是自己蹬了他。

    不说还好,这一说,晏锥的脸从黑变成绿了“什么?异物?你说我是异物?你再说一次?”

    晏锥的眼神聚成两道冷光,盯得人心头发毛。

    洛琪珊也发觉自己用词不当,但她没打算纠正……这个男人,她干嘛要对他那么客气,他能做到对她家的事情不过问,她难道还要对他笑脸相迎?

    “哼……好话不说二遍……我要睡觉了。”洛琪珊说着就缩回了被子里,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得,又将后脑勺留给了晏锥。

    晏锥那双黑亮的眸子翻卷着暗色的火焰,他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今天在警局门口看到洛琪珊和一个男人貌似很亲昵?感觉有点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晏锥灵光一现,想起来了,在度假村的时候,不就是那个男人在洛琪珊身边?

    “呵呵……”晏锥冷笑:“在外边就跟男人亲亲我我,回家来就冲我摆脸色,还把被子全都霸占完了,成心不让我睡是吧?你搞清楚,这是我的chuang,你不会安分的睡觉就去外边沙发睡。”

    静静的,晏锥感觉到洛琪珊的背脊僵了僵……

    他说的男人,难道是蓝泽辉?洛琪珊心里窝火,蓝泽辉不过是帮她拨了拨头发上的落叶,怎么就成了“亲亲我我”?

    不服气,坚决不服气!

    洛琪珊蓦地转过身来,气呼呼地看着晏锥:“你还说我?那你在办公室里跟女人搂搂抱抱又算是什么?你看我不顺眼就直说,何必故意挑刺?不就是让我出去睡沙发吗,以为我还真稀罕跟你睡?哼!”

    洛琪珊手一抬,被子一掀,很干脆地下去了,抱起枕头,但刚走了两步又停下,两只手都出动了,拉住被子往怀里一拖……

    “睡沙发也需要盖被子的,我就不客气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你……”

    洛琪珊抓起被子就走,chuang上立刻变得空荡荡的。

    晏锥心里那个气啊,这女人居然把被子拿走?这个家里哪件东西不是他的?现在却被她霸占了?岂有此理!这是对他的挑衅!

    晏锥此刻的感觉就像是被人侵略了属于自己的领土并且还一阵搜刮……这冷飕飕的,没被子怎么过?

    幸好,柜子里还有被子,他不至于挨冻,但是,这小小的交锋,似乎他已经处于下风了吗?

    瞧她多有骨气啊,那么干脆地就去睡沙发了,很好,这女人是觉得不屑跟他一起睡吧?结婚之前洛家人就巴巴地要将她嫁过来,现在可好,嫁过来了她反倒翘起尾巴来了,果然是脾气很差呀!

    这夫妻俩,彼此不了解,更谈不上信任,更不知道对方真正的为人,加上一点小误会,彼此的脾气就出来了,针锋相对,谁也不肯让谁,在旁人看来这是有些幼稚的行为,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很正常的现象。因为都在不知不觉间被对方影响了判断和情绪,所以才会有平时不曾有的行为发生,而这恰恰说明两人在彼此的心里都是造成了冲击的。

    让女人睡沙发,女人抢走被子……这两件事都是晏锥和洛琪珊万万想不到自己会做的。

    此刻,洛琪珊躺在沙发上,鼓着腮望着天花板,心里还在憋气:“臭男人,让我睡沙发,好啊,我以后就睡这里,懒得看你那副黑脸!我睡沙发我自在!”

    晏锥刚拿了被子,面朝卧室门躺着,暗暗咬牙,腹诽:“该死的女人,总是有惹怒我的本事!”

    他没发觉自己说到“那个男人”时,屋子里会飘起酸味儿,而洛琪珊也没察觉自己在说到“那个女人”时,有种淡淡的醋意。

    人有时就是后知后觉,当时不知道,蹬时过境迁才回过神来,不知是否还来得及。

    洛家所发生的事,由于蓝覃有意地煽动,所以媒体新闻报道不少,现在全城都在议论着凯旋集团,洛凯旋,洛家……流言蜚语如同长了翅膀一样的四处扩散。

    凯旋集团的股价也受到影响,连带着炎月的股票也在下跌。

    可蓝覃根本不在乎,他的目的不在于捞钱,他就是纯粹为了报复,满足复仇的心理。看着洛家摔得惨,他就越开心。

    而洛凯旋夫妇也是尽量低调,精力都会花在寻找证据上,对于外界的传言,现在即使站出来也无法澄清,只会越描越黑,有时候,沉默也不失为一种保护自我的方式。

    但发生了这些事,总会有人受到波及的,想躲都躲不掉。

    洛琪珊在请假两天之后开始上班了,可今天在医院,她刚去不久就感受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氛,科室里的几个同事,领导,包括护士,病人,大家看她的眼光都发生了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人们不再对洛琪珊笑脸相迎,尤其是某些同事,平时见到洛琪珊总是会去巴结讨好,可现在,见到了也不打招呼,就像是陌生人一样,背着洛琪珊还会流露出十分不屑的表情。

    仿佛周围的人都在用一种有色眼光看她,好像她是多么怪异,好像她不该出现在这里。

    洛琪珊当然也不是米头人,对于这些,她有感觉,可她没有去问别人,她默默承受着,告诉自己只要专心工作就好。

    吃过午饭,洛琪珊回到科室里休息,打算小憩一会儿,但她才刚踏进门就听见里边有人在笑……

    “哈哈哈,你们看见了吗,洛琪珊灰溜溜的样子,就好像脑门儿上写着一个衰字。”

    “是啊,她的清水脸,笑不出来,如今,洛家一落千丈,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她跟我们一样是普通人,你们说,她能受得了么,当然心里不爽了,只不过碍于面子,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洛家衰败了,她老爸指不定还要坐牢呢,以前咱医院里,男同事都说她是一朵花,现在我看啊,那些以前围着她转的男人,现在一个个都偃旗息鼓了,一定是知道了她家发生的事,都巴不得离她远点,以免惹祸上身!”

    “瞧她平时多高冷啊,大富豪的女儿,现在嘛,呵呵呵……”

    “……”

    两个穿白大褂的女人在背地里说着闲言闲语,不知道这是积压了多久的妒嫉爆发出来。洛家没出事的时候她们是万万不会这样说的,甚至还会拍马屁,可如今,全都是幸灾乐祸。

    洛琪珊在医院里的人缘是不太好,因为她从来不会刻意去讨好谁,她最精通的是自己学到的医学知识,而不是精通人际关系的经营。她有才华,她无须讨好谁,她做事认真,对工作一丝不苟,态度严谨,以至于医院的同事和护士们很多都觉得她这个人脾气怪,不好相处。

    实际上不是她的人品有问题,而是那些人习惯了懒散,敷衍,甚至是昧着良心,可洛琪珊却不肯与他们同流合污,她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不被污染的心。所以,一旦她家出事,有的人就落井下石,挖苦讽刺幸灾乐祸。说白了就是对洛琪珊长期以来的嫉妒。

    洛琪珊站在门背后,将这些话全都听在耳里,但她没有发火,只是脸色不太好。谁会在听到别人说那些话之后还无动于衷呢,总会有点不舒服的。

    但她不打算就此退缩,这是她工作的地方,中午小憩一会儿有利于调整精神状态,下午才能更好地工作。她为什么要走开?她并没有错,这些人爱怎么想,脑袋长在别人身上,她无法去左右,可至少她可以令自己不要被闲言碎语所影响。

    里边的人到洛琪珊走进来,都面面相觑,略显尴尬,互相传递着眼色,但没人说话了。

    洛琪珊心里冷笑……一群悲哀的弱者,只会在人背后说风凉话。

    洛琪珊一言不发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靠着椅背,闭上眼睛假寐。

    两个女人见状,纷纷扁扁嘴,一脸不屑,见洛琪珊既然不吭声,那她们就继续八卦了,只是没再谈论洛家的话题。

    这是给科室里的医生休息的地方,但现在却吵得很,因为两个女人在那叽叽喳喳就像是苍蝇在乱飞,着就影响到了洛琪珊,她想安静一会儿都不行。

    洛琪珊蹙着眉头,忍……心想或许她们一会儿就不再说话了吧。

    可她想错了,这两个女人越说越来劲,说完八卦说绯闻,说完家常说理短。平时若是看见洛琪珊在休息,她们不会这样吵的,可现在却当她是透明的一样,真是势利到了极点,就因为洛家不行了,所以她们不再收敛。

    洛琪珊实在忍无可忍,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清冷的目光望着那几个正眉飞色舞的女人,冷冷地说:“你们不知道这里是供人休息的吗?要闲聊就去外边,不要打扰别人。”

    这话,立刻引来几个八婆的侧目,其中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医生开腔了。

    “洛琪珊,你口气也太大了吧,这地方又不是专为你一个人设的,我们在这儿聊天又怎么了,你要休息那是你的事,我们聊天你也管?不嫌管得太宽?”这位短发女医生阴阳怪气的声音,还一副她挺有理的架势。

    “说得是啊,我们怎么就不能聊天了,切……”

    “聊天都不行?这是哪门子的规定,你以为你是谁啊?”

    “……”

    俩女人极尽讽刺,嘲笑,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嘴脸多丑陋。她们平时休息时也没人故意在旁边发噪音,可现在却说得自己很有理。对洛琪珊的嫉妒由来已久,现在终于是找着机会发泄出来了。

    洛琪珊望着眼前这两个穿白大褂的女人,只觉得一阵阵恶心反胃……就这素质吗?起码的道德都没有。

    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洛家垮了嘛……这两个女人,还曾经总爱跟洛琪珊套近乎,目的是想得到一点关于股市的内幕消息,可每次都失望,现在却又对她冷嘲热讽。

    洛琪珊冷哼一声,凌厉的目光锁住那个短发女人:“你们可以不出去,但如果你们再发噪音影响我休息,别怪我不念大家同事一场。”

    洛琪珊不发火的时候那个美呀,脸蛋可迷人了,可她一发火就有种狠厉的架势,自然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令这几个女人有些发怵……没见过洛琪珊发火,今天她是要与大家为敌吗?

    恼羞成怒的八婆们,立刻像打了鸡血似的激动。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太过份了!”

    “你什么意思?欺压我们?”

    “……”

    洛琪珊不答话,坐下来重新闭目养神。她在等,也是在给这些人机会,如果她们不吵闹了,那洛琪珊也不会故意挑事,就当这事没发生。

    但是,事实证明,八婆就是八婆,闲得蛋疼,不吵闹就不舒服似的。

    洛琪珊没开腔了,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可这两个女人还在喋喋不休,说话越来越过份,越来越大声……

    洛琪珊下午两点就有一个手术要做,她趁中午这一会儿的时间休息半小时,让自己放松一些,以更充沛的精力去完成下午的手术。身为医生,这两个女人怎会不懂适当的休息对于一个很快要做手术的医生来说有多重要?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砰——!”洛琪珊一怒之下拍案而起!

    两个女人惊诧地望着她,却见她一步步走来,这气势犹如女金刚一般。

    “你……你要干什么?”

    洛琪珊冷眼一扫这两个女人,面无表情,下一秒,她已经抓起那个短发女人的衣领,大力将对方从椅子上扯起来,然后……狠狠地,推出门外!

    紧接着,另一个女人也被洛琪珊用同样的方法推出去!

    门被关了起来,两个女人在外边使劲拍门,不服气地骂声,可洛琪珊全不在意了,拍拍手,悠闲地坐到椅子上……

    “嗯,终于清静了。”洛琪珊露出微笑,喃喃地说。

    半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洛琪珊要准备做手术了。

    今天会有一个实习医生跟台,原本洛琪珊上午就见过这个人了,但在手术前临时接到消息说这个实习医生因急性肠胃炎发作,所以今天跟台的实习医生人员有变动。

    换成了谁?洛琪珊在看到人时,不由得也是一愣……原来竟是先前在科室里被她推出门的其中一个年轻女孩儿。

    洛琪珊很敬业,不会因私人情绪影响工作。在她看来,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不能带到手术中去,她会尽力带好这个实习医生。

    可对方是否也这么想呢?

    那个年轻的女孩子进手术室去了,不但是实习观摩,她还会负责担任一部分助理的工作,看到洛琪珊就是自己今天要跟的医生,这女孩子心里就开始打鼓了。而洛琪珊也不会料到午休时的小插曲会成为一根刺在别人心里,导致她在一个危险的手术中差点背上黑锅……【8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