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原来保释父亲的人是晏锥
    生孩子这事,如天大,一巴掌压下来会让人即使反驳也是底气不足。卧室里,洛琪珊戒备地瞪着晏锥,愤愤地说:“我不想……”

    “不想什么?不想生孩子还是不想履行夫妻义务?”晏锥强健的身躯覆在她身上,语气也是冷冷的。

    “我……”

    “你不想的话,就跟我爷爷说去……爷爷很关心你们家的事,想当面问问你,可你忙工作,都没时间见爷爷,不过你却有时间去见蓝泽辉。”晏锥咬牙切齿,两只手还死死按着她的香肩。

    洛琪珊一时语塞,老爷子对她很好,她无法当着老爷子的面说自己还没有计划想要宝宝。

    晏锥正是抓住了她的弱点,才这么肆无忌惮。这等于是奉旨生娃么……

    洛琪珊企图挣扎摆脱他,可女人的体力天生比男人弱一些,加上晏锥这一把力气,压着她,她浑身都动弹不得。

    虽然身体动不了,但嘴巴还能说话,她是绝不会任由这样被男人欺负的!

    “晏锥,你什么意思?我不过就是今天请蓝泽辉吃饭,那又如何?他帮过我,我不该谢谢人家?你至于这么小气吧啦的挂在嘴上吗?你是我老公,可你对我爸爸的事情袖手旁观,你这么冷酷无情没良心,这是一家人吗?现在却来跟我说夫妻义务,你凭什么?”洛琪珊心里发酸,提起这件事也是她的痛,老公没帮她,帮她的是外人。

    “嗯?”晏锥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脸,闻着她身上传来沐浴后的清香,还有感受到她身体的曲线,他的精神不由得出现一丝恍惚,下意识地呢喃:“怎么你居然不知道保释你老爸的人是我?”

    晏锥虽然不会刻意向洛家邀功,但潜意识里以为那个郭局长在保释的时候会告诉洛凯旋,可郭局长却是什么都没说,所以,洛家的人不知道晏锥才是恩人,凑巧的让蓝泽辉顶了这功劳。

    洛琪珊呆了呆,随即瞪大了眼睛,惊诧地望着上方的男人:“你说什么?你保释我老爸?怎么可能,明明是蓝泽辉……”

    晏锥顿时明白了,竟是洛琪珊以为蓝泽辉保释了洛凯旋,真搞笑!

    “呵,功劳我不想领,也不稀罕你们洛家人的感激,只是我不喜欢被人乱扣上些骂名,你可以去问问郭局长,到底是谁保释了你父亲。”

    洛琪珊惊得呆傻了,眨着眼睛,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她此刻竟是惊喜多于震撼的。原来在她内心深处一直都是盼着保释她老爸的人会是晏锥而不是别人,现在听他说出来,她却只是震惊,并且很快相信了他。这信任是来自于什么,她不知道……

    “真的是你,可你为什么在我去找你的时候还故意说不肯帮我?”

    她这话虽是疑问句,但显然是相信他了。晏锥心里微微一松,嘴角勾起一抹玩味:“那天在我办公室,我有亲口说我不帮吗?有说过这句话?是你以为我不帮罢了。”

    “……”洛琪珊无言,回想一下,确实是,当时他没说“我不帮”,只是他的态度让她误以为他不会出手。

    太意外了,原来转来转去却还是晏锥做的,他才是洛家的恩人!而她刚刚还骂他冷酷无情没良心……

    “我……我……”洛琪珊结巴了,谢谢二字堵在喉咙说不出口,实在太尴尬了,自己觉得理亏,前一刻还理直气壮的,现在她恨不得能找个底洞钻下去。

    灯光下,她绯红的小脸像是喝醉了一般迷人,心虚的表情让晏锥忽地联想到一个词“可爱”,不禁心里一动……

    他的一只大手绕到她耳边,轻轻地揉捻着她的耳垂,嘴里却轻.佻地说:“以为我真的见死不救,所以你打算一直都不再让我碰你了?那么,现在呢?”

    现在?

    洛琪珊被他一针见血地说中心事,瞬间就囧了,莹润的面颊红得像要滴血,看着他灼热的目光饱含一种莫名的电流,她全身开始发软,无力,先前的挣扎不知不觉消失,一股*的气息在不断升温升温……最要命的是他的手在拨弄她的耳垂。

    “别……别这样……”她的声音变得柔软而娇媚,流露出紧张的情绪。

    晏锥怎么会不知道她是经不起撩拨的,她在这方面谈不上经验,所有的感受都还是他给予的。想起这点,他就会涌起淡淡的窃喜,身体不由得更加紧绷了。

    晏锥感受到她的呼吸紊乱,更想要逗她了,眸光一暗,略显沙哑的声音说:“别哪样?是这样吗?”下一秒,他已经低头攫住了她小巧的耳垂。

    “唔……”洛琪珊只觉得好像被电到,哆嗦了一下,半边身子都被烧了起来。

    本能的,她感到了危险,仿佛只要此刻不清醒过来,她就会沉醉。可是怎么办,在知道是他保释了父亲的时候,她的心就控制不住在狂跳,心底有个声音在欢呼,并且,深埋在心田的某颗种子也在那一刻破土而出了。一些零散的画面在脑中飞一般流转,拼凑成了两个模糊的大字……喜欢。

    洛琪珊现在不能思考了,任由他像剥虾壳似的将她身上的障碍物去掉……

    晏锥刚才就忍得很辛苦,现在感到身下的人儿僵硬的娇躯变得柔软,他知道,是时候了……

    “这次,你该不会咬我了吧?”晏锥邪魅的一笑,封住她的唇。

    洛琪珊颤抖着抱紧了他的脖子,被他吻得七荤八素的,而她青涩笨拙的反应也更激起了他的征服欲,他在用行动教她怎么接吻……这清甜的味道,这柔嫩的芳唇,让晏锥流连不已,辗转交.缠之间,心也越发柔软起来。

    两人都同时沉浸在美妙的感觉里,暂时不想去考虑那些烦人的事情,只遵循自己内心真实的声音,尽情尽兴,共同制造这一刻的快乐。

    这一晚的畅快淋漓,让晏锥几乎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为了完成生娃的任务才会这么投入呢还是他对这个女人已经动了那么一点心思?

    亦真亦假,似梦似幻,短暂的沉醉也是好的……

    而对于洛琪珊来说,她之所以会在清醒的状态下与晏锥那个,是因为她知道了晏锥就是保释她父亲的人。对晏锥的种种误解都消失无踪,只剩下感激和一缕刚萌芽的情感,因此她才会心甘情愿的。并且,这一次的感觉很美好,兴许是因为对这个男人有了感情的缘故吧……当被他带领着攀上最神秘的高峰时,那种震撼灵魂的美妙,深深地印在她脑子里……

    晏锥今晚的兴致也不错,不止一次要了她。最不可思议的是,完事之后,他还叫洛琪珊不要那么快去洗澡,说要让她躺一会儿才能去。

    躺也就罢了,他还拿枕头垫在她身下……

    洛琪珊原本是被他折腾得浑身发软,可见到他这么奇怪的举动,她忍不住小声嘟哝:“你做什么……干嘛用枕头……”

    晏锥慵懒的声音响在她头顶:“完事之后别马上洗澡,再用枕头垫着一会儿,这样有利于受.孕。”

    “……”

    洛琪珊先是一愣,随即举起了拳头冲他挥过来,却被他稳稳地抓住了。

    一手握着她的粉拳,晏锥的眼睛却在瞄着她的身子,嘴角挂上一丝邪笑:“看来我刚才还不够卖力,所以你还能有精神对我挥拳头,那是否我应该继续……”

    “继续?你……你想都别想,我已经精疲力尽了。我……我身上也是肉做的,我又不是机器!”洛琪珊羞愤,可不知怎的心头又有那么一丝丝甜。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喜欢跟她那个?

    晏锥凝视着她酡红的脸颊,还有那被他吻得发肿的唇,他心里泛起几分异样的悸动……这个女人,味道真的不错,至少在这方面他感觉与她是相当契合的,她的身体就好像专门为他而生,让他找不出一点不满意的地方。

    洛琪珊被他这火辣辣的眼神盯得发毛:“你该不会是真的还要来?我明天还有手术呢……”

    晏锥蹙着眉:“你这什么表情,真以为我不用睡觉啊?”

    说完,晏锥起身去浴室,洛琪珊也跟着要起身,却被他拦住……

    “别乱动!”

    “喂……晏锥,这谁告诉你的啊?我都这样躺了十分钟了还不能去洗澡吗?”

    “你就忍着点吧,这也是为了你早点怀上。”

    这话,让洛琪珊心里来没由地涌上一股酸意,有什么情绪一下子冲出来了……

    “晏锥……我对你来说,真的只有生孩子这一个作用吗?”洛琪珊怔怔地望着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晏锥也是被问住了,站在原地,看着chuang上的女人,心情有点复杂……【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