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喝了补汤今晚会睡不着吗?
    洛琪珊在工作方面的态度是很严谨的,为病人做了初步的检查,也询问了病人的症状,但病人现在明显的感觉只有疼痛,其他的症状还未出现异常,这酒让医生比较难以下判断了。

    肠道手术后出现术口不愈合,感染,这是属于比较常见的现象,因为肠道本身里边细菌就多,而且肠道是蠕动的,愈合也是不易。一般的感染会是先采取药物治疗,得到有效控制,但如果出现更严重的后果,那就比较棘手了。

    是否为感染,会有症状表现,现在病人说感觉伤口疼痛,洛琪珊检查了病人腹部的伤口,没有问题。病人也没有发热症状,可却是坚持说比昨天感觉更痛。

    这就让洛琪珊有些头大了……这手术是她亲自主刀,过程中不存在技术操作的问题,特别是这伤口,她缝合的时候也是格外小心的,现在病人的腹部伤口看起来正常,那又是什么原因让病人会感觉比昨天更痛?

    不排除病人有术后感染的可能,但因为现在距离昨天手术的时间还不到24小时,假如真是感染,或许症状还没那么快出来,现在只能继续观察了。

    看似是一点小问题,不过就是病人感觉比昨天痛,可伤口不红不肿……或许其他的医生就会忽略过去,但洛琪珊是那种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尤其是在自己的工作上,她追求完美的细节,力求做到最好,所以她会将这个病人的情况牢牢记在心里,随时会询问查看。

    这一天,平静的过去了,洛琪珊按时下班,回家……一整天,她没有跟蓝泽辉联系过,甚至没想起这个人。反倒是晏锥,时不时会出现在洛琪珊的脑海里。

    其实这并不奇怪,洛琪珊之所以感激蓝泽辉,是因为她误以为父亲是蓝泽辉托人保释出来的,但既然知道不是了,她心里就不会再感觉欠了蓝泽辉的人情,一块石头落地了,加上对蓝泽辉本来就只是很普通的关系,没了这层人情债,她更不会挂念了。

    可蓝泽辉并没有说不是他保释的,这是否就等于是一种变相的欺骗呢?这个问题,洛琪珊也不在意,因为……不是自己在乎的人。

    蓝泽辉也是一整天没有动静,很可能是因昨天晚上那顿饭而感到郁闷。

    洛琪珊也不讨厌蓝泽辉,毕竟他的表现还是挺真诚的,那天叫她去警局门口等父亲出来,兴许真是他已经托人去保释了,只不过恰好让晏锥抢了先。

    可对于蓝覃,洛琪珊的态度是不会改变的。

    洛凯旋被保释了,难道蓝覃会无动于衷么?他处心积虑的要扳倒洛家,夺走凯旋集团不过是他的计划之一,更重要的是让洛家身败名裂,名誉扫地。可现在洛凯旋被保释,尽管洛家的声誉已经有损了,但蓝覃觉得还不够。他要的是让洛凯旋坐牢!

    ======呆萌分割线======

    郊外一座废弃的厂房里,阴冷潮湿,光线暗淡。摆放着几架荒废已久铁锈斑斑的机器,时不时还有老鼠窜来窜去。

    像是不会有人在这儿,可如果仔细看,就能看见一台机*后边有几缕淡淡的白烟冒起。

    是有人在那里抽烟?并且是一个戴着黑帽的男人。

    吱呀——厂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这男人惊悚地回头望去,见到进来的是他熟悉的身影,这才从隐秘的角落里走出来,惊喜地迎上去。

    “老板!”男人的呼声里带着几分急切。

    刚进来的男人警惕地四处张望,脸上表情似有些不耐。

    “张骏,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老板,万一给人听到呢?还有,不是告诉过你,除非有紧急状况,否则不要联系我见面,你有什么事,说吧。”

    这叫张骏的男人神情一僵,随即讪讪地笑道:“是是是,我下次会记住的,不叫老板,叫名字……呵呵,蓝……蓝覃,我……我想离开这里。”

    原来,是蓝覃。

    蓝覃面色一沉,嘴上的一圈浅浅的胡子是他刻意留的,每当他表情严肃时,都会给人一种更阴沉狠厉的感觉。

    “离开?张骏,这边的事还没完,你不能走。”蓝覃冷冰冰的眼神,有着让人无法反驳的威势。

    张骏头皮一麻,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但他不得不面对。

    “蓝覃,现在洛凯旋被保释了,警方调查案子还需要一段时间,我总不能一直都在这儿耗着吧,我老婆快要生了,我必须赶回M国去。”

    “嗯?”蓝覃阴狠的鹰眸扫过来:“你是想回去了就不再出现吧?”

    闻言,张骏心里一慌,急忙解释:“不是的……蓝覃,我老婆只要一生了孩子我就马上赶过来,你放心,我不会跑的。”

    这个张骏,能得蓝覃如此重视,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就是关键证人,他就是凯旋集团在海外投资的那间公司的老板,同时也是洛凯旋曾经的朋友。

    而实际上,他跟蓝覃才是真正一伙的。

    蓝覃审视着张骏,那犹如透视的目光盯得他心头发毛,背心冒汗。他知道蓝覃的心肠有多狠,他真的怕万一蓝覃不准他回去陪老婆待产……

    然而,蓝覃却突然笑了:“看来你是归心似箭,我如果强留你,你也不会甘心的。这样吧,你老婆的预产期好像是一个星期之后,我没记错吧?”

    张骏听蓝覃这么说,顿时感觉有了希望,连忙回答:“是!”

    “好,我允许你回去,不过,你现在是洛凯旋那件案子的重要证人,你的安全问题,我应当负责……我会派人保护你和你老婆,在你老婆生完孩子之后,一个星期内,你必须尽快返回中国。”蓝覃看似斯文的表情,眼底却是含着让人不寒而栗的阴狠。

    所谓的保护,说是监视还更贴切。

    张骏一惊……蓝覃果然戒心很强,对他没有充分的信任。但这就是蓝覃的性格,多疑。

    张骏心里不爽,可表面上却只能对蓝覃感谢。不管怎样,能回家一趟,亲自陪着老婆生孩子,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蓝覃要派人监视,他也无能为力去摆脱。

    蓝覃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却更让张骏心寒:“我就提前恭喜你将要喜得贵子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今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目标就是让洛凯旋坐牢。你是关键证人,如果你这次回M国之后耍花样,动点其他心思,或是干脆跑了让我找不到……那么,可别怪我不念交情,除非你能把你的妻儿都藏起来,不然……”

    后边的话,已经不用多说了,张骏整个脸都变得惨白,暗骂蓝覃太狡猾,连他心里刚刚萌芽的一点点念头都被蓝覃看穿了。

    没错,他是想过回去之后不再出现,可蓝覃却对他早有防范了,并且刚才的话,就是在用他的家人来威胁。

    张骏是见识过蓝覃这人的心狠手辣,被这么一警告,果然是有所忌讳了。

    “呵呵……蓝覃,瞧你说得……我怎么跑呢,绝对不会的……”

    “是么?那就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张骏,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后天走。蓝覃……你答应会给我的那笔钱……”

    “钱的事,好说,你到了家里,我自然会叫人给你送过去,不会让你在老婆面前难堪的。”

    “这样啊……谢啦。”

    “……”

    前后不到十分钟,蓝覃就从这废旧仓库离开了,之后一会儿张骏也悄然离开。两人这次见面是个秘密,除了他们自己,不会有人知道。

    张骏和蓝覃相识,狼狈为歼,这一点,更不会有人知道……

    洛凯旋在拼命寻找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无奈张骏和蓝覃早在几年前就开始策划了,目前看来他们的计划很缜密,暂时找不到漏洞。洛凯旋要为自己洗脱嫌疑,那是相当不容易。

    ***********

    晏家。

    今天的晚餐,早上就已经确定是有鸽子汤了,此刻看着眼前这热腾腾的一碗,似乎里边还加了不少补药?

    晏家的人对于中药材方面都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晏锥当然也不例外。

    晏锥仔细看着这汤里的药材,抬眸瞅了瞅爷爷……

    “爷爷,这汤……您确定人喝了之后不会流鼻血吗?我身体一向不错,用不着补得这么厉害吧?”晏锥紧紧皱着眉头,越看这汤越是感觉不踏实,有点担心自己喝了之后晚上会睡不着。

    那流鼻血的意思很隐晦,男人会更懂……最深层的含义也就是喝了之后今晚会很躁动,睡前运动需要很充分,才能消耗掉这补汤产生的功效。【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