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折腾了多久?
    话说这鸽子汤真是美味,光是闻着都很香,让人口味大开。里边的一些药材,洛琪珊有的认识,可还有两种看不出来是什么。

    洛琪珊听晏锥这么一说,心里也不由得突突地跳,悄声问:“难道真的吃了会流鼻血?会睡不着?为什么?”

    晏锥嘴角抽了抽,没回答,只是脸色带点酱紫了。

    晏鸿章见状,十分淡定地说:“你们不用担心,这鸽子汤里放的补药都是温和的,不会太烈,对于调理身体很有好处。当初季匀和水菡决定要二胎的时候,他们也喝了不少,身体也没有受不住,更不会晚上睡不着。放心喝吧,爷爷怎么会害你们,当然是为你们好了。”

    老人多慈爱多关切啊,可晏锥还是一脸警惕,瞅着这碗汤,愣是感觉缺乏一点安全感。

    沈蓉也是慈母,笑容可掬,一个劲地夸这汤好,示意晏锥和洛琪珊快点喝。

    爷爷和母亲都这么说,四只眼睛巴巴地望着小夫妻俩,好意思不喝么?

    洛琪珊没想太多,补汤嘛,当然是对身体有好处的,爷爷和婆婆一片苦心,为了她和晏锥的身体能调养好些,有利于生娃,这份心情还是可以理解。虽然她内心真实的想法是并不急着现在要孩子,可长辈让喝这补汤,也是一番心意,她该领的。

    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喝了半碗。

    晏锥也是被两位殷切的长辈盯得没办法,看来这补汤不喝是不行了。

    看着两人将补汤喝下去,晏鸿章和沈蓉笑得更深了……

    吃晚饭已经不早了,又该到了洗澡睡觉的时候。

    沈蓉依旧是住在主宅这边,将那栋小洋楼让给儿子儿媳妇过二人世界。

    沈蓉对洛琪珊挺好,单从这一点来说,洛琪珊算是幸福的。

    安静的小洋楼,三层,现在只住了晏锥和洛琪珊两人,平时佣人打扫完之后就离开,不会在这儿待久了。

    这都是在特意让新婚夫妻俩多点自由的空间,有利于造人。

    可这俩人并不像普通的夫妻那样热情如火,总是感觉彼此之间隔着距离,而这多半是来自于晏锥的冷淡。除了在chuang 上时他是一团火,清醒的时候就是一潭水。

    浴室里传来洛琪珊的歌声,似乎心情不错。

    不得不说,洛琪珊是个开朗的女人,乐观积极,在她身上仿佛有一团永不磨灭的光亮。即使现在洛家不再是豪门大户了,父亲的财产全部被冻结,并且还面临着被陷害的危险,可洛琪珊在经历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之后依然能保持良好的心态,不*,不颓废,更不会*。

    在她的身体里,有一个小小的太阳,能照亮自己,也能照亮她的家人。正是她这样的坚强和自爱,才让洛凯旋夫妇对她感到放心,不担心她受不了打击,同时也为有这样的女儿而感到骄傲。

    这不代表洛琪珊就不关心父母了,她心里随时随地都是挂念着双亲的,只是,她对父母的爱,不会局限于名利财富方面,她相信父亲是清白的,重点是父亲要洗脱嫌疑。她相信白的黑不了,黑的白不了,她需要做的是照常上班和工作,不受影响,这就是她对父母最好的回报了。

    所以,这样的心态使得洛琪珊现在的日子不会太难过,加上今天还知道了是晏锥保释的父亲,她的心情变得很美,洗澡也忍不住哼哼起歌来。

    晏锥从这浴室门口经过,他也听到里边传出来的声音,不禁摇头……这大晚上的精神这么好,该不会是因为喝了鸽子汤吧?

    这个……其实也不排除或许有那么一点关系。

    洛琪珊洗完澡,却发现一件尴尬的事情……没有拿换洗衣服进来,只能裹着浴巾出去穿了。

    洛琪珊站在门口有点犹豫地打开了浴室门,伸出脑袋往外边一看……嗯,没有晏锥的身影,外边也没听到动静,估计他不在卧室。

    洛琪珊放心了,快速走出来,直奔衣柜而去。

    刚把浴巾给扒了,只听身后传来脚步声,洛琪珊赶紧地又攥着浴巾,将身子遮住,紧张地回头……

    只见晏锥懒洋洋地走进来,俊美无俦的脸上浮现出嗤笑:“遮什么遮,你浑身上下哪里我没见过,用得着这种表情么?”

    “你……”洛琪珊羞愤了,他就非要说话这么的直白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说得也没错,两人反正都是夫妻了,她也不必太紧张。

    洛琪珊抓起自己的小内往身上穿,顺便再套上一件睡袍。然后,淡定自若地转身往外走,经过晏锥身边时也没刻意去看他。

    但不看不代表不想……先前洛琪珊瞄到晏锥的睡袍领口处是敞开的,恰好能看见他蜜.色的肌肤和xing感的锁骨。洛琪珊脑子里还停留着这个画面,实在是很美,富有观赏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也不例外。

    只是,这男人冷静淡然的样子看着就来气,他就不能主动跟她说说话吗?别的夫妻都是怎么过婚姻生活的呢,总不会就这样闷不吭声吧,何况,还是新婚呢,就过得这么平淡如水,真的很……无聊啊!

    洛琪珊感叹,可她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说。

    刚走进客厅,洛琪珊望了望沙发……对了,她忘记拿被子了,转身又回到了卧室,可是,这时候洛琪珊才发觉,被子不在chuang上?

    “咦,我的被子呢?”洛琪珊边嘀咕边打开柜子,可里边也没有,而现在晏锥盖的是另外一张被子。

    晏锥没抬头,继续玩着手里的ipad,慵懒的声音说:“你盖的那张,妈今天将被单拿去洗了,被子还在主宅那边晒着。”

    别看晏锥好像很平静,心里却在腹诽:这女人,脾气还不是一般的犟,难道今天她还想继续睡沙发?难道他不开口叫她进来睡,她就不打算来?

    “这……”洛琪珊囧了,没被子她怎么睡沙发?

    没错,她就是在赌气,谁让晏锥先叫她睡沙发的,现在他不主动开口,她才不要回到卧室睡呢。

    “你如果想让爷爷和妈妈知道我们是一个睡卧室一个睡沙发,那你就尽管去拿被子吧。”晏锥漫不经心地抛下这句。

    洛琪珊一时语塞,是啊,这边已经有被子了,再过去主宅那边拿,会引起爷爷和婆婆的怀疑,如果知道她睡沙发,只怕耳根就别想清静了。

    可她难道就这样爬上chuang去?似乎太没面子了吧。

    就在这时,晏锥发话了……

    “我警告你啊,上chuang是可以,但别再像那天那样踢我,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

    “呃?”洛琪珊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了,他这是在表示喊她回卧室睡了?

    洛琪珊倏然笑了:“哈哈,这么说,我可以上来睡啦!”

    她的笑声里有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喜悦。毕竟,谁愿意总是睡沙发呢,夫妻生活这样过下去太没意思了,她还是喜欢睡软软的大chuang。

    “唔……真舒服啊……”洛琪珊躺在晏锥身边,脸颊贴着被子感受着柔软的触感。

    晏锥忽地放下了手里的ipad,脱下了睡袍,只穿一条小内了。

    “你……你干嘛……”洛琪珊心跳加速脸发烫,却又忍不住盯着他结实的胸膛猛瞧。确实真的好迷人……

    晏锥摸了摸脖子,喃喃地说:“热啊,难道你不觉得吗?”

    热?洛琪珊经这么一提醒,她也感觉好像今晚是有点热。照理说也不应该啊,这是深秋了,屋里也没开空调,怎么会发热?

    “好像是……有点热……”洛琪珊说着就将被子拉开了一些,露出脖子喝肩膀那一部分。

    但两人这么做,并没有缓解热的状况,反而是越发明显了。

    洛琪珊白嫩的腿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到了被子外边,小声地嘟哝:“奇怪……还是热……”

    热,当然热了,晏锥是坐着的,上身没穿,但也感觉身上火烧火燎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躁动。先前还有些睡意,可现在竟感觉精力充沛,这是什么情况呢?

    晏锥无意中瞥见身边的女人,那睡衣的领口已经泄露出了一片迷人的嫩白,还有露在被子外边的腿儿……

    “咕咚……”晏锥竟吞了吞口水。

    同时,洛琪珊也很不争气地咽下一口唾沫,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望着晏锥这健美的身体,她此刻居然好想靠近他……

    本来两人就已经有些异常了,加上她这火辣辣的眼神,晏锥不由得心头一颤:“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我……没有……”洛琪珊说着竟然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更像是一个随时可能冲上来的花痴女了。

    可接下来,洛琪珊就把自己身上的障碍物去掉了,嘴里还在嚷着热……

    这一下,晏锥眼睛都直了,死死盯着眼前这白花花的一片……视觉的冲击强化了身体里的燥热和那股蠢蠢欲动,一瞬间就被放大了,使得晏锥呼吸一窒。

    “嘶……”晏锥的喉结一阵滚动,大手已经不听使唤地覆了上去。

    “嗯……”洛琪珊一声嘤咛,两人同时都感到一颤,仿佛被黏住了,再也分不开。

    只因为,在燥热的时候,触碰到对方的肌肤,混乱的脑子里那种模糊的渴望一下子就清晰了。

    洛琪珊抱住晏锥的腰,小脸贴在他胸口,像只小猫似的……“唔……舒服……”

    这无疑是对晏锥的折磨啊,本来就躁动不已,现在更是热血沸腾,像是被点燃的炸药包,一下就……“砰!”

    顾不得去思考了,涨得难受,必须要找到解决的方法才行。

    两个热乎乎的身子,在这个深秋的夜晚彼此燃烧着,最原始的狂野,最深切的契合,一遍一遍抵.死*,分不清是心底真实的欲.望还是因为喝了某汤的结果,总之,这*,比那晚在度假村还要疯狂而猛烈。

    洛琪珊现在也算是过来人了,与晏锥做那个的时候会是怎样的美妙,她体会过了,而他更是对这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女人味道格外流连。两人都是食髓知味,谁都不会说“我想做”,但这俩却用实际行动表达出这种愿望。

    日久生情,古人的四字真言可是很有内涵和道理的!

    这*,卧室里充斥着女人的娇喘和男人粗重的呼吸,还有各种*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温暖了这个秋,温暖了两颗心。

    或许,若不是喝了那加料的鸽子汤,两人还不至于这么敞开自己,可一旦完全放开,投入,那美妙的滋味便成倍数在增长,激.情满满,一点一点融化着彼此的心。

    潜意识,是不会骗人的。当这激战结束,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洛琪珊无力地躺在晏锥怀里,而他的手臂也没有离开她,而是枕在她的后颈,两人就这么拥着,疲倦到不想动,抱着抱着就进入了梦乡……

    通常来讲,在完事之后还能抱着入睡的夫妻,一定是有真感情的。只不过洛琪珊和晏锥在清醒的时候还属于雾里看花,彼此不肯正视和面对心底真正的声音,只有在这样激战过后疲倦睡去时,才会不设防地流露出来,嘴角还有一丝他们不会知道的满足的笑意……

    晚餐的鸽子汤里,是特意加了些特殊的补品进去,配上这种汤本身就有的滋补效果,喝了之后还真是睡不着了……因为会浑身发热,不做点运动消耗一下怎么行?但这只是补品,不是某种对身体有害的药物,喝了之后顶多就是像晏锥和洛琪珊这样折腾了2小时,但对身体只有好处没坏处。

    所以呢,这小夫妻俩,在长辈的关怀下,又经历了一个激.情的夜晚,至于今晚会不会怀上宝宝,这可就说不准了。即使没怀上,那这鸽子汤在今后还是得继续喝呀。

    这不能怪老爷子着急,实在是奶爸帮的男人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哪有秘密可言。那天晏锥被杜橙和梵狄陶侃之后,被套出了话,知道他婚后才跟洛琪珊那个了一次,这事自然传到晏少耳朵里,然后就不知怎么的又传到晏鸿章耳朵里。

    老爷子觉得加料的独家秘方鸽子汤,或许能促进小夫妻之间的发展。多多耕耘才可能怀上啊,所以今晚这鸽子汤是早就预谋的,而收到的效果也是十分满意。

    为了这两个年轻人,长辈可是用心良苦啊,深夜也睡不着,还在跟晏少通电话,碎碎念着不知道鸽子汤起了作用没有。晏少也搞笑,在电话里居然告诉爷爷,说等第二天早餐的时候看看两人是否能7点钟准时出现就知道了。

    果然还是晏少精明啊……

    第二天清早。

    生物钟习惯在六点多的时候叫醒自己,可今天却是出了例外,眼看着到了六点半,过了7点钟,但这卧室里还没动静,chuang上的两个人睡得很沉,睡姿更是……

    洛琪珊整个人都被晏锥圈在怀里,以一种霸道的姿势搂着,她就如小鸟依人般缩在他宽阔的胸膛,一只手揽在他腰上。男人健美结实的身体和女人妖娆的身躯紧紧贴合着,那么和谐自然,好像她天生就是一块镶嵌在他身体上的宝石。

    *无梦,睡得安稳,舒适,却也因睡前两小时的折腾而导致精力消耗了很多,睡过头了。

    7点半,洛琪珊首先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眼前一片蜜.色……这是?她在哪里?

    准确地说,她在晏锥怀里……呼吸的空气里全是他的味道,还有昨夜留下的那种属于激.情后特有的气息。

    一股陌生的暖意和甜蜜涌上心头,洛琪珊竟然没有离开退开,而是小心翼翼地呼吸着,怕将他吵醒了。可当她觉得腰腹之下有点异样时,不禁低头看去……这一看,洛琪珊顿时脸红耳赤……天啊,他这么强?【8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