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再来个晨运
    第一次在清晨从他怀中醒来,这陌生而又令人悸动的暖意瞬间击中了她心底的柔软。不急着从退出来,反而是摒住了呼吸,欣赏起他健美的身体。

    不知不觉她嘴角露出羞涩又甜蜜的笑,眼睛还在发光,心里在感叹男女之间真是奇妙,他这么强悍,她是怎么承受过来的呢,昨晚,估摸着兴许折腾了最少两小时吧,并且还更生猛……

    洛琪珊绯红的脸颊在发烫,贴在他胸膛,听到他清晰有力的心跳,还有他均匀的呼吸,她这才仔细观察起他的脸。

    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现在她可以趁他睡着了,趁在他中时,看个够。

    “啧啧……皮肤这么好,紧致,不油腻,连颗多余的痣都没有……睫毛这么长又卷,鼻子也好有型。这嘴巴……粉粉的,也……也很软呢……”洛琪珊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唇,想起跟他亲吻时的感觉,他的双唇真的很软,味道她也很喜欢。

    怎么的一颗心里似乎已经越来越多的位置被他占据了,这样看着他,越看越觉得好看,耐看,看不够。

    昨夜……那种激荡人心的滋味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有些疯狂的片段,洛琪珊想起都会脸红心跳,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吗?那是冷冰冰的晏锥吗?

    究竟是鸽子汤的功劳还是他和她骨子里本来就有某些压抑的情愫在等待爆发。

    如果不是心中有情,她怎么会一次次跟他那个?如果不是心中有情,她怎么会这么乖巧地缩在他怀里不想动?

    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这个问号,让洛琪珊不禁一颤,呼吸也跟着开始紊乱了,情不自禁地心慌慌。

    就在这时,头顶上传来一个沙哑的男声慵懒地说:“你要盯着看多久?嗯?”

    洛琪珊一惊,赶紧摇头:“没有……我哪有盯着看……”

    晏锥眼底藏着一丝笑意,感觉到她在往后缩,揽在她肩上的手却是紧了紧。

    “你……还不起chuang吗,都已经7点半了。”洛琪珊的声音软绵绵的,听起来有种别样的诱.惑

    “不急,一会儿我们不在家吃早餐了,直接去上班就行。”晏锥却是声音更加沙哑了,似是在压抑着什么。

    洛琪珊羞窘,她能感到他的呼吸在加重,她的小腹那里分明是有团火辣辣的烙铁……

    “我……我想起来了……啊……”洛琪珊一声轻呼,身子一阵紧绷,只因外物的入侵让她骤然紧张了起来,下意识地抓住了晏锥的肩膀。

    “你干嘛……大清早的,你……”洛琪珊颤得厉害,被这烙铁烧得全身发软,仿佛力气都一下子流失了。

    而晏锥却笑得邪肆地看着她:“没听说过晨运吗?”

    “……你……你太可恶了,我上班会迟到的。”洛琪珊极力稳住心神,无奈他故意不给她思考的空间,用力抓住她的腰……

    “放心,不会迟到。”

    “……”

    这个早晨,小夫妻俩将晨运当早餐了……味道嘛,当然是相当不错的。

    感情这东西谁都说不清自己能多有把握多了解,有时候,它就在你最不经意时扎进你心里,有时候它又像个淘气的孩子。

    看洛琪珊和晏锥,似乎真是印证了日久生情。她的一颗心每天每天在悄然融化,而他心里那一座高高筑起的堡垒,也在从一砖一石开始瓦解,只不过,他或许现在还不曾清醒地认识到。

    晏锥和洛琪珊都今天都不在家吃早餐了,其实也不是来不及,只是觉得爷爷和母亲的追问会让人很尴尬。

    车库外仅仅几十米的地方就是菜园子,晏鸿章笑米米地站在一片葱绿中,冲着车库里开出的两辆车挥手,还提高了声音说……

    “出去了要记得吃早餐啊……还有,晚上早点回来,有甲鱼汤喝……”晏鸿章笑得十分有深意,这语气分明就是洞悉了小夫妻今天起得晚的真正原因,老爷子高兴啊。

    甲鱼汤?洛琪珊和晏锥都在各自的车里,一听这汤的名字,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抖了抖,顿时……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踩油门,加快了离去的速度。

    晏鸿章不禁感慨:“哎呀……连上班都要一起出去,真是……真是感情越来越好了,不错不错。嗯……季匀昨天说要知道鸽子汤有没有效果,今天看他们能不能准时7点来吃早餐,果然是不准时,太不准时了,哈哈哈……”

    这个早晨,大宅里都充满了晏鸿章的笑声,沈蓉听老爷子说了之后也是欣慰不已,还说要去晏家宗祠拜祭,为两个孩子祈福,希望能早点怀上。

    长辈这种殷切期盼的心情,或许只有当自己做了父母,看着孩子长大成人之后才能体会到。

    洛琪珊两口子的车分别开出大宅之后不多久就分路了,一个往公司,一个往医院。

    洛琪珊还在琢磨着,难道今晚真的还要回去喝甲鱼汤吗?昨天鸽子汤,今天甲鱼汤,这爷爷和婆婆该是多心急啊。

    蓦地,电话响了,是晏锥……不仅是洛琪珊在考虑这问题,晏锥更是听着甲鱼汤就头大啊。

    “喂,你今天晚上还是别回大宅吃饭了,我也不会去吃。”晏锥懒洋洋地说。

    洛琪珊一愣:“嗯?”

    晏锥似是在低声叹气,还有几分愤愤然:“我这也是肉做的,不是铁啊……昨天鸽子汤,今天甲鱼汤,补得太过了,女人受得了,男人就受罪了,如果天天这么喝,铁杵都要磨成针!”

    原来这小子是怕这样接二连三地补,会让他过度消耗精力,担心自己的宝贝吃不消。

    电话那端静默了两秒,之后传来洛琪珊爆笑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

    “你……不准笑,有什么好笑的!”晏锥愤然挂了电话,但心里并不是生气,只觉得有点……有点尴尬。

    洛琪珊此刻正想象着晏锥那憋闷的表情,觉得这个早晨的心情实在太美妙了,又可以支撑着自己过完这忙碌的一天。

    晏锥来到公司时,已经是9点钟了,正好赶上上班时间,助理程瑞得知老板还没吃早餐,机灵地跑出去买了。

    但没过多久,晏锥等到的却是一个不请自来的女人。

    邓嘉瑜,居然在这时候带着早餐来晏锥的办公室。

    这天气是一天比一天冷,可邓嘉瑜一进办公室就脱了外套,里边只穿了一件低胸V领的羊毛短裙。她还故意露出了精致的锁骨下那一片诱.人的嫩白令人遐想的沟壑……

    “晏锥,这是我给你买的早餐。”邓嘉瑜趁势凑近了他身边,殷切地望着他。

    “早餐?”晏锥微微一愕:“怎么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

    邓嘉瑜闻言,笑容里多出了几分羞涩:“是啊,有事跟你说……我是想,上次我扭伤了脚,你帮了我,我应该要好好谢谢你才对。正好,这个周末,在华港世纪有个聚会,我想邀请你来……”

    晏锥沉静的墨眸里没有波澜,只是脑子里迅速搜索了一下关于华港世纪的讯息。

    “这个周末,嗯,我会去的。”

    邓嘉瑜一听,笑容更灿烂了,欣喜地挽着晏锥的胳膊:“好,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来!”

    邓嘉瑜满以为晏锥是因她才答应的,却忽略了一点……既然华港世纪的聚会,主办人能邀请黄埔银行的邓家,又怎么会忘记邀请晏锥呢?他可是商会主席。

    晏锥是因为更早接到邀请,所以现在才会答应去,只是邓嘉瑜会错意了。

    “华港世纪”是什么?对本市来说,它是新崛起的一个公司,也是属于商会成员。华港世纪的总裁只是一个傀儡,真正的幕后老板却是——蓝覃!

    所以,晏锥必须去。

    他不是为了给蓝覃面子,而是他想看看这个将凯旋集团夺走并陷害洛凯旋的男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要战胜对手,首先要了解对手,这次聚会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晏锥的思绪不知不觉就跑了,出神了,没留意到邓嘉瑜已经打开了早餐的盒子,还拿起勺子将里边的粥舀出来……

    “晏锥,这是鱼片粥,很香的,是我亲自熬的,你尝尝……”邓嘉瑜火辣辣的目光望着晏锥,居然勺子喂到了他嘴边。【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