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华港世纪”是什么?对本市来说,它是新崛起的一个公司,也是属于商会成员。华港世纪的总裁只是一个傀儡,真正的幕后老板却是——蓝覃!

    所以,晏锥必须去。

    晏锥不是为了给蓝覃面子,而是他想看看这个将凯旋集团夺走并陷害洛凯旋的男人,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要战胜对手,首先要了解对手,这次聚会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晏锥的思绪不知不觉就跑了,出神了,没留意到邓嘉瑜已经打开了早餐的盒子,还拿起勺子将里边的粥舀出来……

    “晏锥,这是鱼片粥,很香的,是我亲自熬的,你尝尝……”邓嘉瑜火辣辣的目光望着晏锥,居然勺子喂到了他嘴边。

    喂饭这种事那么敏感,晏锥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邓嘉瑜是什么心思。不着痕迹地脸色,神情不变,只是他轻轻一抬手,抓住了邓嘉瑜手中的勺子,拿过来,自己吃,不需要谁来喂。

    邓嘉瑜脸色一僵,却是什么都没说,顺势就坐在了办公桌的边上……

    “这粥还合胃口吗?如果你喜欢吃,我可以经常给你送早餐来。”邓嘉瑜说得很自然,就像是真的对着自己丈夫一样。

    这也是夫,只不过已经是前夫了,以前两人没离婚时还不见她这么殷勤过。

    晏锥差点被邓嘉瑜这话给噎住……她还真够大胆的。

    “不用了,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吃早餐,今天只是因为起晚了,所以才会在公司吃。”晏锥淡淡地说着,佯装不知道邓嘉瑜在想什么。

    实际上即使邓嘉瑜现在真的对他有点别的意思,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对于这个女人,他不讨厌,也不喜欢。只不过因为两人毕竟曾是夫妻,哪怕是挂名的,可户口本上还有过她的名字呢,要说完全做到像陌生人一般对待,晏锥觉得那也没有必要。可他也不会与她有太深的焦急,如蜻蜓点水似的便好。

    邓嘉瑜也真是好笑,曾与晏锥有过一段婚姻,在晏家大宅住过一段时间,却连晏锥的生活习惯都不清楚。晏家的人,从小家教严格,每个人的生活作息时间都是很有规律的。在老爷子的带领下,大家都习惯了早上7点的早餐,晏锥也是如此,所以邓嘉瑜说以后经常来送早餐,那是很不实际的。

    可邓嘉瑜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够厚。一般人会觉得尴尬丢脸的事情,她或许不会。

    “那……好吧,早餐这事儿就算了,不过你可别忘记刚才我们说的,周末去华港世纪的聚会。”

    “嗯……”

    晏锥当然不会忘,他还要去瞧瞧那个叫蓝覃的人,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会缺席。

    邓嘉瑜并没有赖着不走,她虽然是对现在的晏锥动了心,可她是个耐不住的人,不会傻乎乎的等在这里看他工作,那对她来说太枯燥无聊,所以没过多久她就走了。反正目的已经达到,确定了晏锥周末会出现,她就可以安心地回去准备了。

    这上午的插曲,晏锥没放在心上,他忙碌的一天开始,没太多时间去想那些东西。

    今天上午第一个预约的访客,竟然是洛凯旋。这件事,连洛琪珊都不知道。

    洛凯旋是第一次来晏锥的办公室,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女婿,洛凯旋心里的感慨可想而知了。

    洛凯旋在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里,确实苍老了很多,两鬓的头发愈加白了,精神状态看上去不太好,起色差。这不是他自己愿意出现这种状态,实在是因为他也是年过五十的人了,遭受巨大的打击,心理负担重,当然整个人的状态都是欠佳的。

    晏锥对洛凯旋的态度一向是不温不火的,没有普通家庭里的岳父与女婿间的亲切感。说来说去还是晏锥心里有根刺……洛家是基于怎样的原因巴望地将女人嫁进晏家,甚至不惜暗中搞点小动作,在度假村时将他和洛琪珊安排在一个房间,以至于他晚上还被喝了白酒的洛琪珊给强了。这件事,晏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洛凯旋也是有点不自在,眼前的年轻男子,成熟稳重,淡定自若,颇有大将之风。这是商会主席,也是他的女婿。

    气氛略显沉闷,洛凯旋好一会儿才说:“晏锥啊,珊珊跟我说了,是你将我保释出来的,不是蓝泽辉……最开始我们都以为是蓝泽辉,以为晏家对我们……”

    洛凯旋说到这里,尴尬地停顿了一下,而晏锥却接话了。

    “你们以为晏家会躲得远远的,是吗?”晏锥沉静的目光里透出一丝冷傲。

    洛凯旋没有反驳,也就是默认了。最开始确实是那么以为的。

    “这件事,晏家没指望你们心怀感激,不过是随手为之罢了,你不要特意跑一趟。”晏锥淡淡的语气听在洛凯旋耳朵里,那是更加让他无地自容了。

    洛凯旋也是个狠角色,既然来了,面子什么的,就统统放下。

    洛凯旋咬咬牙,把心一横,诚恳地说:“晏锥,我今天来,确实是为了要当面跟你道谢,但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想请你,务必要保护珊珊。”

    晏锥闻言,倏地皱眉,看洛凯旋这表情,很严肃。

    “保护珊珊?这话怎么说?她并没有参与凯旋集团的事务,况且,那个叫蓝覃的,目的是报复你和岳母,他想将你送去坐牢,可这些,都不是针对你女儿的行为。”晏锥深邃的墨眸里隐隐露出疑惑。

    洛凯旋无奈地摇头:“哎……晏锥,你还不是很清楚蓝覃的为人,他狠毒,就像一匹凶狼,谁都不敢保证他要报复的目标只有我和我老婆。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珊珊,因为蓝覃的儿子蓝泽辉,跟珊珊也有接触,不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谁都不知道他是好是坏,可他是蓝覃的儿子,我不放心,我怕他会利用珊珊的善良而去伤害珊珊。”

    说起这蓝泽辉,晏锥的脸色也有些沉……想起见过两次他和洛琪珊在一起,晏锥的心情莫名的烦躁。

    “知道了,我会留意的。”晏锥嘴上这么说,脑子里忽地闪过一道灵光……周末的聚会,蓝泽辉肯定会在的。

    洛凯旋见晏锥答得干脆,心里一块石头放下了,欣慰地点头。晏锥给人的感觉是很值得去依靠和信赖的,洛凯旋暗暗希望晏锥和洛琪珊之间能真正产生感情,因为只有那样,晏锥才会发自内心地去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有时候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这边洛凯旋还在提醒晏锥要保护洛琪珊,那边,蓝泽辉已经有所行动了。

    什么叫打不死的小强,蓝泽辉就是一个实例。

    洛琪珊刚上班没多久就收到了一束花……深紫色的勿忘我。

    但这束花却没有署名,只是有一张温馨的小卡片上写着:祝开心愉快。

    简单的几个字,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是跟自己什么关系的人才会这样不署名地送上一束“勿忘我”?

    洛琪珊抱着这束花,从医院大门一直走到办公室,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事都会对她指指点点,无非又是那些没营养的风言风语,说她洛家已经衰败了怎么还会有人送花?并且还是勿忘我?

    当然了,也有人自作聪明,觉得这可能是洛琪珊的老公,那传说中晏氏家族现任的继承人晏锥送的?

    但人们八卦的心又岂止是这样就能满足的?有人说是晏家那位送的,当然就有人打赌说不是。既然不是,又是谁呢?难道洛琪珊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相好?

    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流言,越传越是乱七八糟,传到了下午时,俨然已经变成了“洛琪珊收到*送花”。

    只不过这些人还是只能背地里议论,毕竟洛琪珊还是晏家的少奶奶,那些人不敢太过分。说到这个,可又有人开始八卦当初洛琪珊在与梵狄婚礼当天突然婚宴的男主角变成晏锥……在人们眼中,洛琪珊就是一个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存在,无论她洛家现在什么处境,似乎她都能得到男人的青睐么?

    洛琪珊纳闷,这花谁送的?她猜不到,她也懒得去猜,总之她不会认为是晏锥送的就行。

    这一天过去,洛琪珊和晏锥在晚饭时果真是没有出现在晏家大宅的饭桌上,但这并不能逃过甲鱼汤的存在。晚上夫妻俩回家了,都说已经吃过饭,可是,仍然在沈蓉的监督下,一人喝了一碗秘制甲鱼汤。

    第二天,洛琪珊和晏锥又没在7点下来吃早餐……

    同样的,这天上午,洛琪珊又收到了一束花,这次,是紫罗兰。

    昨天“勿忘我”,今天“紫罗兰”,洛琪珊觉得不对劲,这紫罗兰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与美,我很喜欢你。

    谁送的?

    花束里有一张小卡片,但却不像昨天那样没署名了,这次是有署名的。

    “珊珊,送你的话还喜欢吗?昨天的勿忘我,我没有署名,可今天我想鼓起勇气告诉你一些事……关于你父亲被保释,我也是前天才知道原来并不是我拜托的那位朋友的功劳,他在跟别人谈保释的时候,恰好晏锥已经去警局为你父亲办好了保释,所以当时阴差阳错,我还以为真是我朋友起到了作用,让你也误以为欠了我人情。很抱歉,但恳请你别认为我是在故意欺骗你。送上一束美丽的鲜花,希望你能喜欢,并且原谅我。”

    这段话下边的署名是蓝泽辉。

    视他?洛琪珊顿时感觉这束花好沉重。蓝泽辉这番话里并没有提到向她表白的意思,可这花语明明就不是普通朋友那种啊。

    但洛琪珊转念一想……兴许是自己太敏感太多心了,蓝泽辉家里那么有钱,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怎么会对她一个有夫之妇动心思?

    “洛琪珊啊洛琪珊,你想太多了,亏你还是国外留学回来的,人家送束紫罗兰而已,瞧把你给惊得,又不是玫瑰,你应该放轻松才对。”洛琪珊就这样碎碎念着。

    这才刚吃完中午没多久,洛琪珊在午休时间。

    可这宁静很快就被打破了,有护士报告说那天洛琪珊做结肠癌手术的病人,在病房里休克了。

    洛琪珊来不及多想,急急忙忙就赶去抢救。

    病人的家属刚好也是在的,原本是只有病人的老婆在看着,但在医生抢救的这个时间里,门口已经围了好几个病人的亲属了。

    这病人名叫唐家祥,是农民进城里打工的,和家里两个堂兄一起都是民工,现在,堂兄和堂嫂以及唐家祥的老婆,都围在急救室外边。

    家属的情绪很激动,一个劲地抓住护士追问为什么唐家祥会休克,但护士现在也无法回答,只能安抚一下家属。

    洛琪珊是将这个休克的病人救活了,但情况十分糟糕,一点都不乐观。

    因为这本身就是个癌症病人,虽然是做了结肠切除手术,可由于在之前就做过长时间的治疗,饱受病痛之苦,身体各项机能已经很差了,但不幸的是又在手术后的第三天出现休克,即使能救活过来也是相当危险的。

    为什么会休克,因为病人出现了细菌感染,上午他还只是发热,下午就一下子休克过去,这也是意想不到的,主要原因是他的身体实在是很差。

    洛琪珊在这种棘手又危急的情况下,查看了病人腹部的伤口是没有问题的,那么就很有可能是结肠上的术口被细菌感染了。

    现在只有重新将腹部打开来检查。

    而检查的结果犹如一记闷棍敲在了洛琪珊的头上!

    病人那曾被切除过结肠的术口不吻合,并且,流脓了!这种细菌感染已经是很严重,难怪病人会扛不住休克过去。

    这固然是因为结肠手术本身就存在可能术后发生细菌感染的情况,可这手术毕竟是洛琪珊亲自主刀的,她难免会感觉到一种压力和沉重的责任。

    洛琪珊自问手术过程中是没有差错的,一切操作都是规范的,为什么还会出现细菌感染,那真的是因为病人结肠里本身存在的细菌导致的吗?

    洛琪珊接下来将面临要对病人家属做出合理的解释。

    病人家属的脾气也有些暴躁,看见洛琪珊一出来,立刻就冲了上去!

    “怎么样了医生?”

    洛琪珊说病人已经抢救过来了,是术后感染造成的。

    但这个说法,病人家属却不买账,尤其是病人的妻子罗玉秀,更是激动地抓住了洛琪珊的医生袍,扯着嗓子凶神恶煞地质问:“为什么我老公会休克,一定是你手术没做好!别以为我们农民就好忽悠,细菌感染就是医生手术不当造成的!跟我老公一个病房的那个人也是结肠手术,怎么人家被休克而我老公就差点死了?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见此情景,堂哥堂嫂也不淡定了,一个个都在指责洛琪珊,骂得口沫横飞。

    “你是主刀医生,你别想推卸责任!”

    “病人受了这么大罪,你要负责!”

    “……”

    洛琪珊被人这么围攻,只觉得脑袋都大了,一张张血盆大口像是要把她吞了似的。

    这种事,洛琪珊也不是没遇到过,病人家属情绪激动,当医生的一般在最开始都会选择劝说和解释。

    “你们,听我说。我不是在推卸责任,在手术之前我就告诉过你们可能会有术后的细菌感染,因为结肠里边本来就很多细菌,那是人身体里不可避免的存在,不是手术刀能解决的,任何医生都不敢保证做了结肠手术之后一定不会发生细菌感染。这些,你们早就有所了解。”

    洛琪珊这么说,虽然有力,但病人的老婆却更加气愤了,不由分说,窜上去就抓住了洛琪珊的衣领,抡起手臂,看样子这是要想动手打人?【最近每天都是8千字保底,大家的月票就记得留到月底的时候在客户端投啊,先谢谢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