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叫晏锥来医院接她
    这病房里还有另外两位病人以及家属,全都好奇地望着这一幕,他们也想知道究竟这监控录像真的有用吗?医院会给出什么答案?

    罗玉秀挽起了两只袖子,狠狠盯着洛琪珊,像是随时都要跟人拼命的样子,加上其他几个也都虎视眈眈的,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令人喘不过气来。

    洛琪珊当医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比这更糟糕的情况都见过,以她的经验来看,假如她越是慌张越难以应付患者家属,对方人多势众,还叫了几个农民工,摆明了就是准备着要闹,如果得不到他们满意的答案,铁定这场面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有护士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暗暗捏把汗……洛医生会怎么办?

    这是一个年轻的医生,她的资历不如那些从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医生,她能镇得住这场面吗?

    洛琪珊瞄了一眼农民工手中拿的扁担,已有几分戒备之心,神情严肃地说:“医院的保卫科现在无法提供监控录像,设备出了故障,所以请你们再等一等,明天……”

    洛琪珊话都没说完,罗玉秀立刻凶起来了,尖锐的嗓门儿在吼:“什么?明天!看吧,我就知道你们在骗人,什么故障,狗.屁!明明就是医疗事故!”

    这回,罗玉秀竟然忍住了没动手,但旁边一农民工是跟病人唐家祥在一个工地的,也是一个村儿出来的,闻言猛的举起了手中的扁担冲着洛琪珊砸去!

    幸好洛琪珊早有防范,在扁担落下来的瞬间,她的身子已经敏捷地撒闪开,可是,她这一躲,却使得那农民工的扁担收势不住,落在了她身后的那位穿白大褂的女人身上!

    “哎哟!”贺晴一声惨叫,她的右肩被扁担打个正着。

    没打到洛琪珊,紧接着几个人立刻又冲向了她,但门口窜进来五个高大的男人拦在了洛琪珊身前……是保安来了。

    “还想打人?是想被送进派出所吗!”保安一声呵斥,顺势也夺下了对方的扁担。

    洛琪珊站在保安身后,暂时是安全了,急忙伸手扶住贺晴,想要关心一下她怎么样了,可是贺晴却推开了洛琪珊,骂了句:“害人精!”

    贺晴被误伤了一下,当然是气了,可她又不敢对着眼前这群患者家属发火,怕招围攻,只能将气撒在洛琪珊身上了。

    洛琪珊想解释,但贺晴已经在何慧怡的搀扶下离开了病房,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往梁主任办公室去了……

    顾不上贺晴了,洛琪珊还需要面对病人家属。

    罗玉秀冲着其中一个保安喊:“你们干什么?要打架吗!”

    “把扁担还给我们!”农民工说着还蹦上去抢扁担。

    见状,病人的堂哥堂嫂也围上来,骂声,推搡……一时间场面有点混乱。

    保安们出动,也只能暂时稳住,但最终是无法消除患者家属的激愤情绪,稍有不慎还可能闹得更凶。

    洛琪珊站在保安身后看着这一切,心里是又气又急,但她不能就这么跑了,那是缩头乌龟的行为,她做不到。

    彪悍的内心无须犹豫,洛琪珊在这嘈杂声中高声说:“罗玉秀,你们凭什么这样肯定就是医疗事故?还没鉴定没调查,你们就先蛮不讲理地血口喷人!”

    洛琪珊说得没错,她对监控录像以及手术过程中实习医生的操作有怀疑,但这因为她是医生,她懂这当中的猫腻,可病人家属并不是医生,不懂那些,况且在手术前就向病人家属讲过结肠癌术后有可能发生细菌感染情况,当时他们没有异议,同意做手术,可现在却又如此肯定是医疗事故,是什么原因让病人家属的态度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变得不可理喻!

    有保安在了,隔在洛琪珊和罗玉秀他们中间,保护洛琪珊的安全,震慑住眼前这群人,当然了,“送去派出所”这样的警告还是管用的,对方果真不敢再动手了。

    罗玉秀的手都快戳到洛琪珊的鼻子了……

    “你还不承认?不是医疗事故为什么拿不出监控录像?说什么故障,骗人的鬼话谁会信!”这女人看似没脑子,可实际上精着呢,绝口不提自己是出于什么原因会如此笃定地说是医疗事故。

    先前那位想用扁担砸洛琪珊的农民工用他那粗犷的声音说:“你们别把俺们农民当傻子,就算是医疗事故,你们也不会承认!病人家里为了凑钱治病背了一身的债,家里孩子都被迫辍学了,因为家里快揭不开锅,哪还有钱上学?可现在病人的情况更糟糕了,这又是一大笔费用,你们这是要逼死唐家那几口吗!”

    这才是核心问题!钱钱钱,病人家属早就负债累累,借钱动的手术,现在病人术后严重感染,还休克了,这意味着病人的住院费治疗费会更多,家里无法负担得起,他们怎能平静,怎能不闹!

    “就是啊,无良的医院,无良的医生,你们的良心给狗吃了吗!”

    “医疗事故,你们必须负责赔偿!”

    “……”

    这一声一声吵闹,保安都没办法阻止,总不能堵着人家的嘴吧。

    听到这些,洛琪珊虽然是同情这家子人,可对方口口声声的“医疗事故”,让她感觉像是被刀子捅一样的难受。没确实调查之前,就将这帽子扣在她身上,她能淡定得了吗?

    心里是一股一股火气在乱窜,但她不得不忍,出了这种状况,做医生的应该尽量将问题解决而不是制造新的矛盾,她如果忍不住跟这群人对骂,那只会加剧这糟糕的局面。

    洛琪珊知道继续再这里纠缠下去也于事无补,病人家属根本听不进去劝说和解释。

    “你们的具体情况我知道,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说过会交代的。这里是医院,你们吵闹会影响到其他病人,也会影响到唐家祥。”洛琪珊最后说完这几句话便转身离去,不再理会身后的骂声。

    什么是当医生必须具备的心理素质?那就是要经得起赞美也要扛得住挨骂。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有这样的觉悟和思想准备。若是洛琪珊这样就被打倒了,她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这不是洛琪珊在胆怯逃避,她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洛琪珊独自一人站在走道上,望着外边阴沉沉的天气,就像是她现在的心情一样灰霾。冷飕飕的疯吹进来,她感觉不到寒冷,只有一腔的热血在沸腾。

    越是蹊跷的事情她越要搞清楚,现在最大的疑问是,为何病人家属一口咬定是医疗事故?真的只因为他们存心要闹吗?

    洛琪珊不愿这样去猜测,她总觉得这当中有哪里不对劲……

    女人的直觉,敏感女人的直觉,有时真的准得出奇。

    就在洛琪珊陷入困局时,梁主任的办公室里,那贺晴却坐在他身上,娇滴滴地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抱着梁主任发福的腰,娇嗲地说:“亲爱的,你说这次洛琪珊会怎么样啊?”

    梁主任一改那副亲切和善的嘴脸,眼里露出不屑:“她还嫩着呢,她能怎样,反正没有对证,她有理也说不清,谁让她是主刀医生,这黑锅她不背谁背?这事儿其实还不算大,但也足以对她造成影响,现在正是医院在考核普外科治疗组组长的候选人,她摊上这种事,算她自己倒霉,放心吧,她争不过你的。”

    贺晴听梁主任这么一说,心里那是真舒坦啊,搂着梁主任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谄媚地说:“亲爱的,等我当上治疗组组长了,一定不会忘记的好……”

    “是吗?那你准备怎么伺候我?”

    “当然是……”贺晴附首在梁主任耳边低语,说着那龌龊的悄悄话,逗得梁主任心花怒放。

    “还是你最好……”梁主任说着就在贺晴的胸前狠捏了一把。

    “……”

    原来如此!

    难怪这贺晴和何慧怡暗地里联手对付洛琪珊呢,只因为普外科治疗组组长很快就要调走,到时候谁去补这职位的空缺?自然就有了科室里医生之间的竞争。

    洛琪珊是热门人选,而贺晴的呼声也不低,可她没有把握赢洛琪珊,恰好出了这档子事,对于洛琪珊是一定影响的,所有对洛琪珊不利的事情反之就是对贺晴有利。

    洛琪珊从住院部的三楼下来,由于刚才电梯人多,她没进去,干脆就步行走楼道。

    这或许也是洛琪珊的运气,她刚走到二楼转角处,便听到下边传来两个女人对话的声音,虽然说得很小声,但这周围安静,所以洛琪珊能听到谈话内容……

    “呵呵呵……谁让她那么可恶,活该,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最好是事情闹大点,让她当不上治疗组组长。”这说话的女人赫然正是护士长,某天被洛琪珊推出门外去的女人之一。

    另一个声音,竟然是何慧怡!

    “是啊,病人家属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他们听到我们说病人是因为主刀医生手术有误才导致病人严重细菌感染,他们当然会咬死了洛琪珊的,而洛琪珊根本不会知道为什么病人家属那么肯定,哈哈,看她那副高冷的样子我就浑身不舒服,这回看她怎么拽!”

    “慧怡,还是你聪明,假装跟我说话,让病人家属偷听去,他们还以为我们是无意中泄露的,殊不知我们根本是故意让他们听到……真是一群蠢蛋,只能被我们当枪使了。”

    “那是……瞧着吧,我表姐这次一定能当上治疗组组长的,还有啊……刚刚我们又故意给那几个人听到一点所谓的秘密,他们现在知道监控录像其实根本就不是出故障而是根本没有,哈哈……真期待姓洛的今天要怎么走出医院大门,会不会被那群农民工围追堵截啊?哈哈……”

    “……慧怡,这还要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在手术的时候摸了一下……”

    “嘘……小声点……”何慧怡及时止住了护士长。

    但即使护士长后边的话没说出来,那内容是什么,已经昭然若揭了。何慧怡在手术的时候摸了什么?为什么说多亏了她?这些都符合洛琪珊之前的怀疑,现在有亲耳听到两个女人的对话,洛琪珊彻底明白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了。

    一定是何慧怡在手术时,在为病人做术口丝线打结之前就摸了不该摸的地方,才会让病人细菌感染!不仅如此,何慧怡还故意向病人家属透露出一个信息,让病人家属以为真是主刀医生的过失,所以才咬定是医疗事故。

    这么一想,整个事件的脉络就清晰了!

    这一刻,洛琪珊震惊之余,怒火中烧,真想冲下去狠狠给这两个阴毒的女人一巴掌!

    她的一只脚已经跨出去了,只要再前进一步就会被发现。

    但洛琪珊终究还是洛琪珊而不是傻瓜,她激愤的大脑在一霎间剥离出一丝清醒……不,她现在还不能现身。现身都没用,这两个女人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刚才说的?

    证据,她需要证据!

    既然是何慧怡陷害了她,那么,监控录像的视频没有了,会不会也跟何慧怡有关?这一点,先前洛琪珊只是怀疑,现在却更加觉得有那种可能。

    洛琪珊强忍冲动,悄悄地往回走,不惊动下边两个女人。

    洛琪珊脑子里灵光一现——医院保卫科的监控录像既然“没有,”她现在唯一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向卫生局求证!

    医院里的监控设备无法提供视频,说是没有录到,假如这是有人在作怪,那么,只要找到原始数据,就能解决问题了。

    原始数据在哪里找?医院里所有的手术监控视频都会由保卫科的人手动向卫生局的电脑系统上传。

    但有一个问题来了……病人家属已经知道医院没有监控录像,他们真有可能在医院门口堵她,万一一个个又拿着扁担冲她来了……

    洛琪珊沉思着,不知不觉捏着手机,脑海里浮现出一张俊美的脸……她是不是该给晏锥打个电话,如果他有空能来医院接她就好了。可是,他会来吗?【今天9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