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你别碰我,你碰过别的女人,脏!
    现在这感觉就像是在做贼,但郁闷的是,分明不是自己的过错,却还要小心翼翼躲着那群家属。洛琪珊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一半是因为晏锥,一半是因为她现在不得不憋屈着,暂时避免与唐家祥的家属正面冲突,一切都等她去卫生局之后再说。

    洛琪珊没看到那几个人的身影,松了口气,加快了脚步往停车的地方走。

    但是,洛琪珊这次是低估了那群人的决心了,实际上已经有护士向梁主任汇报说唐家祥的家属在找洛琪珊,要问清楚监控录像的事,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不是监控录像出故障而是那天手术的记录根本就没有,他们觉得受骗了,要找洛琪珊讨说法。可梁主任没有通知洛琪珊……

    八十米……六十米……眼看着距离目标越来越近,洛琪珊已经看到自己的车就在前方不远处。

    就在这时,洛琪珊听到了一阵疾呼……

    “她在前边,快追!”这声音,尖锐高亢,可不正是罗玉秀吗!

    “不好!”洛琪珊心头一震,急忙往前狂奔,但后边那群人可是没命地在追啊!

    说时迟那时快,洛琪珊身边突然冲过来一辆阿斯顿马丁急刹车在她面前,司机冲着她大喊:“快上来!”

    紧急情况,洛琪珊顾不了那么多,猛地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罗玉秀一群人刚追到,可阿斯顿马丁已经启动了……

    追不到人怎肯罢休!只见一个男人飞奔上来,手一扬,一团红通通的东西砸向了开车的司机!

    “啪……”司机的侧脸被砸,一个稀巴烂的西红柿也跟着从他脸上掉到了他洁白的衬衣……

    太凶残了!洛琪珊气得当场就想下车去,但司机却丝毫不停留,直奔医院大门外。

    这司机可真是生猛啊,出现也够及时,十足的英雄救美!

    但就是此刻他的形象实在太……太狼狈了。

    洛琪珊歉意而又关切地说:“蓝泽辉,你没事吧?砸得疼吗?”

    没错,这个开着拉风豪车的男人就是蓝泽辉!

    蓝泽辉继续专心开车,只是脸上在苦笑:“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也从来没这么糗过,被西红柿砸了脸,这点疼不算什么,只是这衣服只怕是不好洗了,我才第一穿……”

    洛琪珊一看,这衣服显然是新的,drioni的牌子……

    若换做是洛家以前的经济状况,就算是买百件千件这种顶级奢侈品男装,那都是小菜一碟,但洛家现在衰落了,要赔偿这件衣服的话,还不是小钱呢。

    洛琪珊直率的性子是不会视而不见的,蓝泽辉为了替她解围而被人家砸到,弄得一身狼狈,她到是安全了,可他的脸,衣服,裤子……最主要的不是外型,而是被砸到时的那种愤怒与尴尬交织在一起的情绪却是无处发泄!

    洛琪珊此刻是怒火中烧,那群人太过分太猖狂了!如果不是蓝泽辉出现得及时,她要是被围上,又将会是怎样的情景?这西红柿铁定就是砸她身上了吧。

    越是气愤就越是对蓝泽辉感到歉意,瞧他脖子上的西红柿残渍,惨不忍睹啊。

    她的表情都写在脸上,鼓着腮,双目喷火,这些全都被蓝泽辉看在眼里,他居然还笑了……

    “珊珊,你很生气?算了,怒气伤肝,消消气吧……你也不用自责,这是我自己刚才没把车窗关好,所以才会被砸到。幸好是我被砸到,不是你。”蓝泽辉这样随口说着,却不知这话给洛琪珊心里造成了冲击。

    幸好被砸到的是他?蓝泽辉心里这么想的?

    这该是一种怎样的情怀?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蓝泽辉有这样的想法?要多在意一个人才会这样?被人用西红柿砸到,是什么滋味?而他却那样甘愿为她?

    洛琪珊沉默了,手却拿着纸巾在为蓝泽辉擦脸。因为她坐在后座,为他擦脸反而更方面。

    心情复杂,脑海里却忽地想到了蓝泽辉送的那一束花……紫罗兰的花语——永远的爱与美,我很喜欢你。

    再联想到蓝泽辉的言行,洛琪珊的眉头越皱越紧了。

    “蓝泽辉,你怎么会在医院的?还那么巧帮了我?”洛琪珊清澈灵动的美目望着内后视镜里蓝泽辉的面容,见他听到这个话,竟是笑了。

    “说来惭愧,我是因为想当面跟你道歉来的……我特意来早一点,想等你下班,可没想到会看见有人在追着你,我当时也没多想,马上就把车开过去了。”

    原来如此,这不是巧合,是他主动来这里等她的。

    “道歉?”洛琪珊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父亲被保释的事啊,我在送给你的花里夹了一张卡片,上边写的你应该都看了吧,可我还是觉得当面给你道歉更有诚意,现在看来,我的决定是明智的,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么能得到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呢。”

    “……”洛琪珊无语,这男人,被西红柿砸了还这么开心,他的心该是有多宽多大?

    恩怨分明,向来是洛琪珊鲜明的性格之一,此刻,蓝泽辉的形象又加分了,看来他这个人确实不错。但仅此而已,洛琪珊并不会因为这样就动心了,她还是很清醒的,感激归感激,不牵涉到男女间的感情,嗯……

    可是……可是洛琪珊又走神了,脑子里总有个男人的脸晃来晃去的,还有他淡淡的说着:“我很忙。”

    忙?忙着跟身边的女人做他们爱做的事情吗?那女人是谁?会不会是上次在晏锥办公室见到的那个?

    洛琪珊控制不住会想到某些限制级的画面,心痛和愤怒在胸臆里冲撞,此起彼伏,汹涌澎湃!

    洛琪珊自嘲地勾着唇角,心里默默在说:“可惜我还天真的以为会跟晏锥来一段婚后的恋情,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而低估了他。该醒醒了,什么日久生情,他这几天在睡觉前的热情,不过是为了让我尽快怀孕,何来感情可言?只是我又怎么会安静地做个生育工具?”

    洛琪珊这一路胡思乱想的,心痛得感觉在折磨着她,是一种从前不曾体会到的深入到灵魂的苦,说不出来,哭不出来,无法排解,耳边飘来飘去的声音都只有那女人说“好疼”以及晏锥说“我很忙”……

    真讽刺啊,在她心里极度渴望晏锥能来接她时,出现的却是蓝泽辉,而晏锥却在*作乐。

    蓦地,车停下了,洛琪珊这才赶紧地回神,一看,竟是在卫生局门口。

    “珊珊,卫生局到了,你去办事吧,我在这里等你。我现在这个样子就不下车了。”

    这到是实话,蓝泽辉如今这形象,只合适在车里呆着。

    洛琪珊再次说了声谢谢,急急忙忙下车奔向卫生局大楼。

    但无论多快,洛琪珊还是晚了一步,卫生局已经下班了,在这里要查看医院上传过来的原始数据,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需要负责人点头,那不是只找个保安就能完成的。

    今天无法寻找到真相了。洛琪珊有些挫败,只觉得头顶上这片乌云怎么都没散开。

    等……又要等到明天,今晚她又难以睡得踏实。

    事情不顺利,洛琪珊的心情自然也不美丽了,感觉走路都是脚步沉重的,她知道,此刻的自己是被负能量占据了,可暂时她还找不到宣泄的办法。只因为她做事有自己的原则,她的医德良好,所以才会为这件事而忧心。如果她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医生,或许她就没这些烦恼。

    灰溜溜的,洛琪珊又回到了蓝泽辉的车里,从她的表情就能看出,她的事情没办成。

    蓝泽辉察言观色,思索了一下,然后默默地拧开了车里收音机,调到了一个他熟悉的电台,里边正在讲笑话。

    洛琪珊本来心情低落,烦闷着呢,可当她听了两则笑话之后,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悦耳,好像长出了翅膀飞向天际。

    蓝泽辉见她笑了,他也感到欣慰。

    洛琪珊闪亮的明眸里重新恢复了光泽……笑,会让人感觉好像身体都轻了一半。她应该感谢蓝泽辉这么细心,故意用笑话来逗她开心。

    凭心而论,这个蓝泽辉温柔体贴又懂女人,跟他相处,很轻松,而他也会时刻让人感受到他的重视。

    可以说,在晏锥面前,洛琪珊没有存在感,可蓝泽辉就是在无限放大洛琪珊的存在感。

    “蓝泽辉,今天的事,谢啦……不过你现在最好是赶紧回家去换身衣服,我自己打出租车回去。”在说这个话时,洛琪珊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她会买一件跟蓝泽辉现在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的衣服来赔给他。

    蓝泽辉黑亮的双眸里露出希冀的光彩,试探着说:“珊珊,这个周末,华港世纪将有个聚会,不知道你能否赏脸参加呢?实不相瞒,我上个月才从国外回来,对这边的圈子还不熟悉,朋友很少,希望到时候你能来参加,起码可以有个伴。至于我父亲……他一再地说过,上一代的恩怨不影响我们这一代的来往。”

    华港世纪?洛琪珊下意识地心头抽了抽……父亲说过,蓝覃在本市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华港世纪的老总!

    对,没错,就是华港世纪,她没记错!

    洛琪珊对于这样的聚会本来没兴趣,她不喜欢戴着面具跟一群有钱人交际拉关系,如果是别人办的聚会那就算了,但这是蓝覃的主办人,是洛家的敌人办的聚会,她想去!她要看看这个蓝覃究竟是怎样的人,她要亲自接触一下这个卑鄙又狠毒的小人!

    这个念头一滋生就难以压制,洛琪珊点头答应了。

    蓝泽辉有点惊喜,他原本以为不会这么顺利的,看来是他想多了。

    “那……珊珊,星期六晚上六点半,我去接你。”

    “好。”

    “ok,拜拜!”

    “拜拜……”

    就这样,洛琪珊不知道自己答应的这个聚会,晏锥也会去。

    洛琪珊回到晏家时,晏锥还没回来,她吃过晚饭,洗过澡,晏锥都还是不见人影。

    洛琪珊在520小说,睡不着,脑子里乱哄哄的,还有一股一股的憋气没有排解出来……真是不顺啊,工作上遇到问题,病人家属不理解,而生活上,自己的老公却在跟别的女人幽会,今晚他不会回来了吧。

    洛琪珊在刻意找事做,看一会儿书又听音乐,再不然就靠在chuang上看搞笑视频。总之,她要尽快让把不愉快的因子从身体里赶走!

    果然,某些娱乐文化还是相当有益的,不仅是丰富人们的业余生活,更重要的是能让你在最烦恼的时候换上一副愉悦的心情,笑个畅快,笑到肚子疼。

    洛琪珊看了一部老电影《大话西游》,笑声不断,就像从前看的时候一样。

    可不同的是,现在,她笑着笑着竟然禁不住眼角湿润,流出了几滴清泪……只因为看到电影里最后一个镜头,当悟空化身武士,他吻了紫霞,之后独自黯然离去 而紫霞带着茫然与困惑和不舍的眼神望着他的背影,笑着……

    “看那个人好奇怪,他好像一条狗诶!”!

    以前,洛琪珊就是笑着把电影看完了,现在,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或许是因为生活的经历不同了,感触也跟多年前不一样了。

    想着她小心翼翼躲着病人家属,结果却还是被人发现了,她急急忙忙冲进蓝泽辉的车里……那时候的自己是不是也像一条狗一般卑微?

    人活着,是不是都总会有像一条狗的时候?无论什么职业什么年龄,从年幼到年老,人生的阶段里,总会有某个瞬间甚至无数个瞬间,像狗那么活着。

    这就是人生,这就是成长么?

    洛琪珊不知不觉缩进了被子,ipad还在枕头边放着,画面定格在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就像是也定格在了洛琪珊的心灵深处。

    可她是个乐观向上的人。她记住这种感触和领悟,只为了吸取教训,而不是就此沉堕。

    睡得迷迷糊糊的,洛琪珊感觉被子“不乖”了,怎么在动?洛琪珊紧紧拽着被子,可被子还是不听话……唔,冷啊。

    洛琪珊感觉到背后一凉……这一下,她醒了,蓦地转身,一个不小心就撞进了男人黑洞般的眸子里。

    是晏锥,他回来了!

    洛琪珊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开心!但这情绪只维持了两秒就急转而下……他不是该跟女人在外边过夜的么?幽会啊,怎么早就回来?

    洛琪珊吸吸鼻子,纤细的手抓住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冷哼一声:“你还知道回家啊,我以为你不会回来呢。”

    嗯?晏锥愕然,这话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似乎味道不对啊?

    “这是我家,我难道不该回来?”晏锥好整以暇地凝视着她,忽然产生了好奇,她今天是怎么了?

    洛琪珊愤愤地瞪着他,冲口而出:“你不是跟女人约会吗?还回来干嘛!”

    啧啧……这酸得呀,洛琪珊自己是没觉得,可晏锥就感觉到了,这莫不是传说中的吃醋?

    晏锥还真没想过洛琪珊会吃醋,她居然吃醋?稀奇啊!

    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也有小女子的一面?可最奇怪的是,晏锥不但没生气,反而笑得有点得意,手还不安分地伸进了被子里,摸到了她的香肩……还没有停止的意思,他是想……

    洛琪珊浑身一个激灵,急忙抓住胸前这只邪恶的大手,但他却不想停,刻意撩拨着她的敏感……

    洛琪珊羞愤,她当然知道他想做什么,她不会让他得逞的!

    “你……你别碰我……你碰了别的女人,脏!”洛琪珊使劲拽开他的手,背过身去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一瞬间,晏锥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真怀疑自己听错了,她刚才说什么来着?脏?竟敢说他脏?!【今天8千字】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