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她吃醋的样子真可爱
    被人用后脑勺对着的滋味真不好受,再加上被自己老婆说“脏”,晏锥如果还能当什么事都没有的话,他就太不是男人了。最起码要搞清楚自己是怎么被冠上这个罪名的?

    晏锥钢牙紧咬,漆黑的墨眸在灯光下闪烁着可怕的光芒,一把按住洛琪珊的肩头,将她的身子板过来。

    要说力气,洛琪珊是比不过晏锥,在他那铁钳似的手掌下,她不得不从侧躺变成平躺。

    洛琪珊气呼呼地瞪着他:“怎么了?你不睡觉还不准我睡了?你是公司老总,你想什么时候去上班都行,可我只是个普通的医生,我如果休息不好就无法正常工作……”

    她这眼神,分明是嫌弃!

    “你给我说清楚?谁脏?”晏锥这低沉的声音是从牙齿缝儿里挤碎了蹦出来的,带着丝丝阴狠,可见他也是在隐忍着怒气。

    洛琪珊被他这怒目喷火的架势给震了震,心头一凛,但也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她的眼神依旧是与晏锥对视着的,不甘示弱,冷哼一声:“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需要姐再说一次吗?你——脏——”

    这话……无疑是等于火上浇油啊!但站在洛琪珊的角度,她认为自己没有说错。

    晏锥的脸色更加黑了,怒极反笑:“呵呵……女人,你这是没事找事是吧?”

    洛琪珊也窝火,他还不承认了?

    “你少装糊涂,下午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做什么?那女人不是喊疼吗?是舒服得疼吧,你所谓的忙,不过是在跟女人鬼混,现在舍得回来了,在外边还没够,还要想来折腾我?晏锥,我告诉你,这方面,姐是有洁癖的,你碰了别的女人,那就休想再碰我!别说是做那种事了,就连睡在一张chuang上姐都不屑!”洛琪珊愤懑地说着,果然掀开了被子,下chuang,走到柜前前边拿出一条被子,抱着去外边沙发了。

    洛琪珊的性格就是这样,让她跟一个在外边鬼混了回来的男人睡一起,她做不到。

    她再一次地,潇洒地抱着被子去外边睡了,看似很干脆豪爽,但只有她自己才明白这当中的滋味是怎样的难受。

    她觉得自己刚刚在心底萌芽的一缕情感,就被这么残酷地扼杀了,她的心痛和失望堆积在身体里脑子里,她向谁说去?这郁闷的心情怎么排解?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再跟晏锥睡一块儿。她说她在这方面有洁癖,那是一点不假,她宁愿睡沙发也不愿再跟他一起躺在宽敞的大chuang。

    “哼……臭男人,谁稀罕谁拿去!”洛琪珊气愤地躺在沙发上,蒙上被子,再也不出声。

    晏锥望着卧室的门,终于是明白了,洛琪珊这是在为下午那通电话里听到的邓嘉瑜的声音而误会。以为他当时是在跟女人鬼混才会发出那种声音,所以才会说他脏。

    晏锥板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但可以看到他那双深邃的眸子里,眼神逐渐变得莫名柔和……他该生气的,被人说脏,这还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的第一次。

    可是,他现在却无法生气了,胸口就像是被小猫的爪子挠着一样,有点痒痒的,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淡淡的窃喜。

    女人,还敢说自己不是吃醋?晏锥心里默默念着……但是,她吃醋,他有什么可在意的?为什么还做不到无视那个沙发上的身影?

    洛琪珊在外边半晌都没动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洛琪珊的脑袋从被子里露出来,人已经是迷迷糊糊的。她睡觉的样子和她平时是大不一样的,温柔纯美无害,像个天真的孩子。这是她彪悍性格的另一面反差吧。

    她身上传来的阵阵清香蛊惑着他的神经。只有在她睡熟的时候,他冷硬的面孔才会柔和下来,眸光中涌动着星辉,却是谁都看不懂的情绪。

    “唔……可恶……走开……臭男人……晏锥……走开……不要跟我抢……”洛琪珊低低的梦呓,像是梦到了晏锥,只是不知道两人在梦里抢什么东西。

    晏锥不由得眉头一皱?这女人,该不是连做梦都梦到跟他抢被子吧?这也忒执着了,不就是一张被子而已。

    但晏锥不知不觉就失神了,目光落在她身上,流连在她花瓣一般的双唇……那味道,他知道有多好,是他喜欢的味道,刚才还想尝尝的,可却被她说的那些话给煞了风景,那么,现在她是不是该补偿他一下?

    心动不如行动!晏锥弯下腰,缓缓覆上这粉红诱.人的唇瓣,那一霎,犹如被电击了似的,他整个人瞬间被激活了,情不自禁地想要汲取她诱.人的香甜……

    迷蒙中的洛琪珊,无意识地将两只手搂紧了他的脖子,她感到了燥热和危险,想要挣脱,但是潜意识里有某种东西在驱使着她靠近……

    唇上痒痒的,又有点疼……这是怎么回事……洛琪珊蓦地睁开了眼睛,一张放大的俊脸近在咫尺。他掠夺着她的呼吸,将她的惊叫声全都吃下肚去。

    “唔唔唔……”洛琪珊在他肩膀上捶打,只不过这点力气根本只能算是“雨点”。

    臭男人,居然偷袭她!为什么要吻她,他在外边鬼混还没够吗?最可恶的是她自己,此刻竟然无力推开他。

    洛琪珊只觉得缺氧,好像肺部都要被掏空了,脑子发懵。晏锥正沉浸在这醉人的美好,她的抗拒让他感到了不悦,加重了力道,惩罚似地咬了一下……

    “唔——!”洛琪珊在抗议,使劲挣扎,但下一秒,她发现自己的身子被扛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洛琪珊惊慌地抱着他,嘴里在惊呼,但人却不敢乱动,因为被他抗在肩上,她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摔在地上。

    晏锥可不管她的抗议,那张温润如玉的脸颊忽地泛起一抹邪肆的浅笑,顺手一抬……“啪!”

    这清脆的声音?

    洛琪珊要抓狂了,她居然被打PP?岂有此理,太丢人了!

    “晏锥你个混蛋!”

    晏锥满不在乎地挑眉:“还敢跟我叫板?打一下还不够给你教训的?”

    紧接着,又是两声脆响——啪!啪!

    这下,洛琪珊炸毛了,满脸通红,又羞又气,恨不得抓起什么东西就往他身上砸,可是她被扛着,她要怎么跟他斗?

    哼,凶巴巴三个字可不是吹的,事实证明,没有最彪悍,只有更彪悍!

    洛琪珊气急之下,猛地抱住了晏锥脑袋,亮出了她洁白的牙齿,然后……

    “啊……痛——!”晏锥惨叫,但多少有点夸张的嫌疑,真那么痛吗?

    与此同时,洛琪珊也被晏锥扔到了chuang上,不过她看到晏锥捂着耳朵一脸痛苦的样,她瞬间就心情大好。

    “该死的女人,居然咬我耳朵?”

    “谁让你打我PP?哼!”

    “谁让你冤枉我跟女人女人鬼混?这点惩罚算是轻的!”

    “那我咬耳朵也算是轻的,我还有更猛的招没使出来!”

    “……你……”

    洛琪珊突然愣住了,眨了眨眼睛,然后一下子拉住了晏锥的手,紧张地问:“你刚才说什么?我冤枉你跟女人鬼混?我冤枉你了?真的冤枉了?”

    晏锥这下气得可是不轻,第一次被女人咬耳朵,而她现在却还在发笑,他被冤枉了难道不是该她道歉吗,她还笑?

    “你是不是没心没肺啊?冤枉了我,你好像很开心?”晏锥语气冷冷的,可眼底那一丝异样的神色却说明他不是真的生气。

    洛琪珊仿佛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注意力全集中在“冤枉”上了。

    “你快说啊,真冤枉了吗?意思就是你没有跟女人做那个?”洛琪珊没觉得自己的声音莫名颤抖,心跳也在开始加速,她太期待他的答案了。

    晏锥黑沉的瞳眸凝视着洛琪珊,板着脸说:“你今天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个女人,她只不过是脚扭了一下才会叫疼,我当时在办公室里,因为十分钟后要开会,所以我才不去医院接你,而不是像你说的什么跟女人鬼混,你也太能胡思乱想了,简直是在侮辱我的人格!还有啊,如果我在外边跟女人鬼混了回来我还会想要碰你吗?真以为我是铁打的不用休息啊?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

    晏锥故意说得很严重,责备而愤怒的眼神盯着洛琪珊,直到她心虚地低下头……

    有点内疚有点自责,但洛琪珊更多的是高兴,就好像是眼前的迷雾和灰暗都散去了,好像插在胸口的刀子拔出来了……总之,她的心情瞬间小雨转晴!

    “你还笑?”晏锥挫败了,她竟然还能笑得出来,不是该急着道歉吗?

    “噗嗤……”洛琪珊实在忍不住笑出声了,然后就是哈哈大笑。

    晏锥表面上是黑着一张脸,可他的眼睛却是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因为,他感受到了被人吃醋是什么滋味,原来竟是这样的受用。她先前还一脸愤怒加嫌弃,现在却是笑得明媚动人……这叫吃醋也可爱吗?

    他没有跟女人鬼混,是她误会了。这个认知,让洛琪珊的心情豁然开朗,情绪也来了个180度转变。

    “笑够了是不是该做事了?起码你也该看看我的耳朵有没有被你咬伤。”晏锥冷冷地说。

    呃?洛琪珊定睛一看,他的耳朵……确实是红红的。

    “你仔细看看我的耳朵……”晏锥在引导着她靠近。

    洛琪珊的笑声收敛了许多,果真靠了过来。

    “没事啊,只是有一点发红,我也咬得不重嘛。”

    晏锥一把搂着她的腰,嗓音变得略显沙哑,喉结动了动:“耳朵还有点疼,你给揉揉。”

    这怎么像是大灰狼一步一步在诱.惑着可爱的小红帽呢?

    好吧,洛琪珊觉得自己是理亏,他被冤枉了,被她咬了耳朵,她现在态度好点来赎罪还不行么?

    洛琪珊伸手轻轻地揉着晏锥的耳朵,她清香的气息还有身上的沐浴露味道,让这个男人越发难以自持了。

    “不是用手揉,是用你的……”晏锥的手伸到了她唇边,抚摸着她柔嫩的唇,火热的眼神*至极。

    洛琪珊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他的意思,难道是……

    “你……你太坏了……”

    “坏么?待会儿还有更坏的。”

    “……”洛琪珊说不过他,只能红着脸凑近了他的耳朵,身后用唇去亲吻他的耳垂……学着他平时的招数,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样,她只知道自己浑身像火烧一般。

    “嘶……”晏锥一声隐忍的低喃,半边身子都麻了。

    洛琪珊感觉到他的反应,觉得兴奋又好奇,便试着伸了伸小.舌.头,结果,晏锥浑身一颤,反应更激烈了,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肆意亲吻,嘴里还喃喃:“你真是个妖精,专门来对付我的……”

    “啊……你的耳朵不疼了?你忽悠我?”洛琪珊终于发觉了。

    还是晏锥老辣,他借着耳朵疼,勾起她的歉意,让她乖乖地亲吻他的耳朵,然后再将她按倒,趁她满怀歉疚,让她乖乖地被吃,吃了又吃……【晚饭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