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证实是谁在害她
    什么是情趣呢?你追我赶,我追你赶,彼此刺激着对方却又在心里真心地笑着,淡淡的默契淡淡的情愫在心头萦绕,不知不觉就甜了,不知不觉就美了……

    正如晏锥所说,洛琪珊就是老天爷专门派来对付他的。这种说法其实算斯文的了,直白点说就是一物降一物。以晏锥在历经感情坎坷之后的淡然心性,必须要有一个够辣,够彪悍,像一团火似的女人,才能有希望融化他心底那块冰山。如果还只是个柔弱胆怯逆来顺受的女人出现在他身边,那顶多他或许会有点怜惜,却不会产生火花。

    洛琪珊火辣,直率,有个性,敢跟晏锥叫板,硬生生地闯进了晏锥平静的生活,由不得他继续保持那副冷静沉稳的样子,她的一切言行都可能激起他的情绪上的波澜,她就像是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女人。

    误会,吃醋,心酸,难过……在经历了这些之后,洛琪珊心里的那种异样感觉又再清晰了几分。

    感情到了这种朦胧的阶段,虽然两人都还在探索中试着前进,可在这个过程里已经是滋生出了难言的美妙,犹如雾里看花,有点神秘,有点好奇,在吸引着自己靠近。

    晏锥和洛琪珊的性格一个像水一个像火,但又有着相似的地方,比如现在,明明就是彼此都有那么一点动心了,可偏偏谁都不说出来,并且还隐约地感受到对方似乎也是一样?就是这一刻的心痒痒,带来了一种说不出的悸动,双方都沉浸在这陌生的甜蜜中。

    或许他们还需要时间来巩固和沉淀,但至少,双方都在不由自主地迈步,这就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幸福从来不是轻易能到手的,太过浓烈的感情来得快去得快,唯有细水长流如饮茶一般慢慢品味才会深刻,久远。

    第二天。

    洛琪珊照常上班,阴霾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昨天还觉得自己最近太不顺利,可现在她又打起了精神,专心地解决关于病人唐家祥术后感染的问题。

    被滋润过得女人就是不一样,不仅情绪恢复,并且人也显得容光焕发,在她青春的气息中又增添了几分动人的风韵……这是只有夫妻间那方面和谐了,才会有的一种气色。

    洛琪珊感觉自己今天的状态不错,思路清晰,信心十足,等她从卫生局查到原始数据之后,事件就会真相大白,到时,她会让那些卑鄙无耻的小人无所遁形!

    洛琪珊还考虑到一件事……既然何慧怡是贺晴的表妹,而贺晴又跟梁主任有染,那么她来这卫生局看视频原始数据,就不会再事先让梁主任知道了。至于授权问题,她直接给院长电话……

    想得很周到,顾虑也是很合理的,卫生局这边也很顺利,看起来似乎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了。洛琪珊在副局长的带领下来到了数据监控室。

    原始数据是唯一能拿到的铁证了,只要看到那一台手术的视频记录,就能知道到底何慧怡在什么时候做了什么违规的举动。这一点,洛琪珊在偷听到何慧怡和护士长谈话中可以肯定,但她还缺乏有力的证据,现在全部的希望就寄托在原始数据库。

    然而,这表面上简单的事情却再一次地让洛琪珊失望了。结果就是……原始数据库里也没有那个手术的视频记录,但仅仅是这一条没有,和那同一天的其他手术记录却是有的。

    副局长告诉洛琪珊,卫生局虽然是在做各个医院的数据监控,但由于系统还不够完善,目前还只能由下属医院的技术人员手动将数据传输到卫生局的监控网络。

    洛琪珊明白了,也就是说,医院保卫科里的人,如果有心要抹去这段视频,那么就不会再手动将视频传到卫生局。而她在这一点上犯了个错误那就是……她以为数据是系统自动传输的,谁想到竟然会是由人工手动来做。这样未免会存在诸多弊端,有人做手脚就容易多了。

    满怀希望,再一次换来失望,洛琪珊精神上感觉到疲倦,心情又陷入到烦闷中,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洛琪珊逼着自己去思考,到底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得到铁证?

    找人证吗?问问当时同在手术室里的其他医护人员,看看有没有人留意到何慧怡在手术中的异常举动?

    说做就做,绝不耽搁。

    洛琪珊立刻回到医院,冒着打草惊蛇的危险,问了当时在场的其他医护人员,但结果却是统一的回答……没有看到。

    洛琪珊迷茫了……难道真的就没辙了吗?白的注定要被抹黑,而黑的却可以逍遥自在扭曲事实?

    不……洛琪珊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何慧怡这样陷害她,让她背黑锅,而她却只能受冤吗?不是自己的错,为什么要背负?

    洛琪珊不会认输,不会泄气,她相信一定有出路的!

    昨天那一群激愤的家属已经在医院的调停下变得安静了一些,但医院也承诺了会对这件事做调查,可病人家属也并不相信医院,只是为了怕行为太过激而被送进派出所,因此不会再像昨天那样拿扁担打人和用西红柿砸人了。

    可是这世上还有种更伤人的东西叫做——流言。

    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医院就到处在传洛琪珊因“医疗事故”导致病人术后细菌感染差点死了。这不切实际的传言经过张三李四的嘴,以讹传讹,道听途说,传来传去就说得像是真的一样。

    洛琪珊在这间医院里以前那就是公认的高冷女神,加上她是国外学医归来的女博士,年纪轻轻却医术了得,毕业于世界顶尖的大学,与一些国外医学界的重量级人物都有过接触甚至还跟他们学习交流过。光就这一份经历便是足以让医院里上上下下的医生护士都艳羡不已。再加上她工作出色,两年的时间,她做过的手术成功率极高,口碑良好,病人对她都是赞不绝口。不仅在本院,就是在整个c市的同行业中,洛琪珊也是一颗耀眼的新星。

    但嫉妒,是人性里本身就包含的东西,区别在于有的人能够通过自我的修养和胸襟去淡化嫉妒,淡到几乎可以忽略。但有的人却只会让嫉妒心无限地膨胀,不知不觉就让自己变得怨毒……

    所有对洛琪珊幸灾乐祸的人,全都是因为对她的嫉妒,因为她的光环太耀眼,她的优秀,会让人感到在她身边就会被她的光辉所掩埋,所以当她一有点什么问题发生,人们便各种冷嘲热讽,各种落井下石,各种抹黑。

    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洛琪珊在医院里的人缘才会差。她不屑与那些虚伪为伍,不屑让自己也变成他们那样成天都只知道吐槽抱怨见不得人好……她不圆滑,不会八面玲珑,她除了对工作认真负责,其他的,她根本就不想理会。

    这样的人,在交际上,肯定是硬伤,即使有的人以前为了讨好她,在她面前巴结奉承,可都会因她淡然的态度而退却。她不是孤傲,她只是因为看穿那些人假惺惺的嘴脸,不像勉强自己去迎合,她只会跟真诚的人做朋友。

    尽管人缘不好,可也总有那么几个人还是支持洛琪珊的。碰到她,会对她说声加油。

    洛琪珊对这一切都心里有数,她不会因为自己人缘不好就沮丧。对于支持她的人,她会记得,会感激。那些落井下石的人,她就当是别人说的都是一阵屁,随风而去……

    又过去了一天,到了星期五,明天就是星期六了,洛琪珊刚好休假,她还记得自己答应了蓝泽辉要去参加聚会的。

    不到黄河不死心。洛琪珊内心执着于找到有关视频的记录,虽然就连院长都劝说她别瞎折腾,还说病人家属只是一时间不理解,过几天慢慢就没事了,不了了之,只要病人能逐渐康复就好。

    可洛琪珊却不认同这样的说法,背黑锅的是自己,不了了之,那算什么?不就等于变相地背定了这黑锅?

    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这种时候,就算是院长都不一定会起到作用,因为,悠悠众口,岂是谁能堵得住的?唯有真相揭发,才能为她讨回公道,同时也是给病人一个公道,交代。人家因为感染,休克,差点死了,难道不该找出那个罪魁祸首么?

    何慧怡……真本事啊,她是怎么能让保卫科的视频资料不见的?

    洛琪珊不知不觉又走到保卫科的门口了,抬头一看,不禁愕然……门关着,是下班了吗?这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半小时呢。

    洛琪珊正想推门进去,这门却自动从里边往外开了……有人出来!

    洛琪珊下意识地转身,一个箭步跨到了走道的窗前,背对着保卫科的门……

    果然,从里边气冲冲跑出来的人没有注意到右边站那个身影时洛琪珊,这人一出门直接往左拐走了。

    洛琪珊赶紧地上去伸头一看……这背影,不是何慧怡吗?

    这点震惊还不算什么,接下来,洛琪珊便听到门里边传来一个充满怒气的男声……

    “呸!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那穷酸样儿,还敢在老.子这赖账,帮你处理了视频,现在敢不给钱?去死!死三八!”

    这自言自语的男人正是保卫科的工作人员,小郭。

    敢情是刚刚何慧怡来,与小郭因为某些事情谈不拢,所以吵了几句,她怒汹汹地走了,小郭也是气得不轻。

    小郭喋喋不休地坐在椅子上玩着电脑,也没留意到外边会有人。

    就在他玩得起劲时,忽地,一只纤细的手拍上了他的肩膀……

    “谁!”小郭惊悚地回头,着实被吓了一跳。

    谁,除了洛琪珊还能是谁?

    小郭心虚地望着洛琪珊,讪讪地笑着:“洛姐,您来啦……请坐请坐。”

    笑得这般谄媚,更显得他此刻心里是慌乱的。

    洛琪珊却不理会,更不会坐下来,她只是两手抱胸,微微眯起的双眸迸出两道凛冽的光线,紧紧锁住小郭这张看似无害的脸。一股带有压迫感的气场从洛琪珊身上散发出来,小郭暗暗感到不妙,紧张地往后退了一步。

    “呵呵……小郭,请问一下,我以前有没有得罪过你?”洛琪珊的声音变得异常温和,还带着一丝笑意。

    小郭却从这笑意中听出了寒气……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洛姐……”

    “那……我害过你吗?我们吵过架吗?有过冲突吗?”

    “没有啊……洛姐您这是说哪儿的话呢,我不明白啊……”

    洛琪珊嘴角的笑容猛地收敛起,变成凌厉的表情,一伸手就抓住了小郭的衣领,咬牙说道:“那我是上辈子杀了你全家吗?或是这辈子刨了你家祖坟?你竟然把手术的视频销毁了,你为什么要害我!信不信我马上可以报警抓你!”

    这吼声,震耳发聩,小郭本来就心虚,现在更是脸色惨白,被洛琪珊这母狮子般的气势给吓得浑身发抖……

    这小郭也是第一次干这种昧着良心的事,心里脆弱极了,此刻竟是两脚一软,跌坐在椅子上,惊慌失措地求饶:“洛姐……洛姐你听我说,这一切都是何慧怡叫我干的……洛姐饶命啊!”【8千字】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