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老公,你在关心我吗?
    人哪里会追得上摩托车,只几秒的功夫,那车已经跑得没影儿了。洛琪珊在路边气喘吁吁的,面红耳赤,一是累的,另外就是给气的。

    不是没倒霉过,可这……这也太倒霉到极点了吧?飞车抢劫,这种事居然被她碰到?

    望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刚才还提着包呢,现在……

    洛琪珊心里那个愤怒,简直是一团火光直冲霄汉!

    杀千刀的,不得好死!

    洛琪珊忍不住咒骂,气得团团转,急火攻心的感觉让人抓狂!

    好不容易拿到证据了却又被突然冒出来的飞车党给抢了,这……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洛琪珊一不小心摔倒了,跌坐在路边的大树下,愤怒之余一拳头打在树上……“哎哟好痛!”

    洛琪珊撮着自己的手,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报警!

    对打电话报警!

    可是……手机呢?洛琪珊哀嚎,手机在包包里!

    不仅是是手机,还有钥匙,钱包,银行卡……更别那摧心肝的U盘了!

    洛琪珊一腔怒火中烧,望着自己的爱车,心里恨啊,怎么把车钥匙也放包里了,如果是放在衣服口袋里多好啊,现在她是身无分文并且没手机没钥匙……就连报警都不行!

    怎么办?

    洛琪珊虽然摔倒了,不过也不严重,腿没事,只是手上有点小擦伤。当即,她没有多的犹豫,立刻朝着对面小区跑去,直奔向小郭的家!

    小郭见洛琪珊风风火火地返回,预感到不妙,听她说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她遇到飞车党了。

    洛琪珊借小郭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又出去外边等着……等人来接,不是回家,而是去警局!

    小郭也告诉洛琪珊了,这U盘里的视频就是唯一的一份,没有再备份了。

    如果找不回U盘,洛琪珊又将是白忙活一场。她觉得,以小郭那样的为人,假如在没有U盘的情况下,只怕他会死不认账,矢口否认。

    U盘必须找到!洛琪珊坐在车子的引擎盖上,气呼呼的脸蛋通红,愤懑地咬牙,时不时还握紧了拳头。

    在这种极度愤怒的心情中等待,那是相当难熬的,就好像全世界都被烧成了火红色,好像从深秋进入到炎夏,浑身冒烟儿。

    等啊等,终于在半小时之后等到了一辆熟悉的豪车……坐在车后座的男人远远地就看见了洛琪珊,她深蓝色的身影靠在红色车身,十分显眼。

    她看起来很生气,让人毫不怀疑如果那飞车党现在立刻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会将拳头挥过去!

    洛琪珊感到一道阴影投来,下意识扭头一看,顿时惊喜地笑开了。

    “晏锥!”

    这一声看似普通的呼唤,却是让洛琪珊自己都心颤了几分……原来在自己最倒霉的时候,看到他,她的心情竟是如此雀跃,就仿佛世界一下子清朗起来,让她满腔愤怒与迷茫,瞬间消失了大半。

    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见到晏锥,洛琪珊不知怎的就觉得好像自己遇到的情况或许没想象中那么糟糕,因为,她有个老公,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来了。

    “……飞车党太可恶了!”洛琪珊愤愤地说着,这感觉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在向家长告状。

    晏锥俊美的容颜蒙上一层阴霾,目光落在她的一只手掌上,那上边似乎有点血迹?

    “怎么弄的?”晏锥沉沉的声音问。

    洛琪珊一愕,随即老实交代:“我的包被抢了我就去追啊,可是我一不小心就摔倒了……”

    其实这种追的行为是属于人在此种情况下的正常表现,下意识地去跑几步,虽然明知道追不上。

    晏锥浓黑的墨眸倏地一暗,愠怒地低呵:“你傻了吗?既然是飞车党,你还去追什么?”

    “……”

    洛琪珊傻眼儿了,一双美丽的眸子里亮晶晶一片……她没听错吗?他居然骂她?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却还开骂?这种时候,他不是该表现出温柔的关心吗?

    洛琪珊紧紧咬着下唇,心里那火苗一窜比一节高,起伏的胸脯显示出她此刻多么愤怒,还有……失望和心痛。

    晏锥太可恶了!

    “你说够了吗?说够了我走了,再见,哼!”洛琪珊冲着晏锥一顿低吼,最后还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转身就走。

    可她才刚跨出一步,她那只没受伤的手掌就被拽进他温热的大手……

    “你干什么?”

    “上车!”

    晏锥不由分手,打开车门就将洛琪珊给塞进去!

    助理程瑞在驾驶室里,见这形势不对劲,不由得有点紧张……董事长和夫人这是怎么了?不是来接人吗?怎么搞得好像吵架?

    洛琪珊心里憋屈又窝火,现在被晏锥强行塞进车里,她当然不服气了,灵动的大眼愤懑地瞪着他:“你还管我做什么,我自己走就行了!”

    “还嘴硬?自己傻了还不知道觉悟?包被抢了起码你人没事就好,可你还去追,那是车,你追得上?手擦破皮算你走运,要是摔成重伤,痛死你活该!”晏锥这阴沉沉的语气里分明掩饰着几分心疼,看似是责备,实际上却是不易察觉的紧张。

    包被抢了并不是最可怕的,怕的是人受到伤害。虽然抢包的人没有伤到洛琪珊,可她那样追上去是很危险的,万一人家是团伙作案后边还有摩托车跟着同伙呢?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也难怪晏锥这么生气了,尤其是在看见洛琪珊那擦伤的手掌时,他就感到自己的心在揪紧,忍不住就发脾气了。

    洛琪珊惊愕地望着晏锥,后知后觉地感到了一点异样,脸色从愤怒变成好奇,眼睛睁得圆圆的:“你……你是在担心我?紧张我?”

    晏锥心头一动,却是不做声,白了她一眼,扭头望着窗外。

    程瑞见着空档,赶紧地问:“董事长,现在去哪里?”

    “回家。”

    洛琪珊一听,可不干了,她现在不要回家,她要去警局!

    “不……我要先去警局!”洛琪珊焦急地望着晏锥:“我包里有一个很重要的U盘,不能丢的……我要马上报警,尽快抓到抢劫的人,将我的U盘拿回来!”

    车子已经启动,晏锥淡淡地瞄了瞄洛琪珊:“我说回家就回家,报警一定要去警局吗?真是笨!”

    洛琪珊皱紧了眉头,这男人怎么这么**呢?还有啊,说她傻她笨,她真的有吗?

    “你是第一个说我傻笨的人!”

    晏锥顺势就回了一句:“因为我比你以前遇到那些人更有眼光,能看到你的傻笨!”

    “……”

    “有记住摩托车的车牌吗?”

    “我看清楚了,没车牌。”

    “那抢你包的人有什么特征吗?”

    “……没……太快了我没看清楚。”

    “……先回家去处理一下你手上的伤,报警的事,我会处理。”晏锥已经说得很平淡了,真让人一不小心就会忽略他眼底的那一抹疼惜。

    洛琪珊呆呆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这也需要小题大做吗?所谓的伤,不过就是擦破了一点点皮,真的只有一点点而已,他却说要先回家处理伤口?简直比她自己还紧张嘛……

    可洛琪珊不知不觉地笑了,唇角上扬合不拢,心里甜滋滋的,有种被他重视的感觉,真好。

    晏锥没好气地数落:“笑什么笑?亏你还笑得出来,下次记得别把车钥匙放包里了,衣服有口袋就放口袋,别到时候包丢了又叫我来接,我不是每次都这么有空的!”

    但他这听似是讽刺和抱怨的话,此刻在洛琪珊耳朵里却变得动听起来,只因为她凭着直觉感到了他其实没有恶意……因为,从先前一直到现在,他握着她的手都没有松开过。假如他真的嫌弃她笨或是讨厌她,他怎么会握着她的手不放?

    “噗嗤……”洛琪珊笑出声,火辣辣的眼神凝视着晏锥,觉得这张故意板着的脸,其实也很可爱嘛。

    “还笑?你……我说的话你全都没听进去?你真没救了!”晏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

    洛琪珊笑意更深了,身子一歪,靠在了他怀里,凑近他耳边说:“老公……谢谢你。”

    这柔柔的甜腻的声音,是晏锥从未在她身上听到过的温柔。还有这一声老公,喊得太投入太动.情了,跟以前她和他在外人面前演戏时那假惺惺的样子完全不同。此刻,犹如一片柔软得羽毛落在了晏锥的心上,带给他一丝丝美丽的悸动。

    这恐怕是她说得最好听的一声谢谢了,也是最真心实意最心甘情愿的。

    她依偎在他身边,第一次这么乖乖的,温顺得像只猫儿。而他也没有动,任由她靠在他结实宽厚的肩膀。

    洛琪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嘴角含着微笑,鼻息里传来他身上淡淡的体味,是她熟悉的味道,很舒服。他的体温与她相互传递着,带给她一阵阵暖意……

    晏锥虽然还是看着窗外,但他脸上也有着一缕欣慰的笑意……她没事就好,她不知道当他接到电话时,他的心跳得多么厉害。幸好她安然无恙,但这件事却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紧张。

    静谧的空气中,异样的情愫在滋生,在发酵,在彼此隐约的感知中浸透心灵。

    庆幸的是洛琪珊及时领会到了晏锥用严厉的口吻训斥时,他的那一点口是心非。

    如若不然,两人之间又会产生矛盾。幸亏她理解了,不然她会错过这美妙的一刻。

    靠在他身上,她的心会莫名地踏实,慢慢地开始感觉眼皮沉重,犯困……就在她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晏锥在压低了声音讲电话。

    “是……郭局长……麻烦你了……嗯……行……”

    洛琪珊怔忡了一会儿,终于是反应过来了,晏锥这是在打电话报警?

    洛琪珊一下就来了精神,直起了身子,眼巴巴地看着晏锥,可他已经讲完电话,挂断了。

    “你……刚才是在跟警局的郭局长打电话?”

    “嗯……回家等消息吧,你不知道车牌也没看清楚那个人的体貌特征,什么都不知道,警察查起来也是有难度的。”

    说到这个,洛琪珊确实有些沮丧,只怪抢包的人太狡猾了。

    “那这样就算报警了?我不用去警局录口供?”

    “明天再去吧,现在回家把你的手包扎一下。”

    “……我真的没事,这点小伤不用包扎了吧?”

    闻言,晏锥又是一记眼刀横过来:“亏你还是医生,只要是伤就不能掉以轻心,不及时处理,万一感染怎么办?这种还需要我说?”

    洛琪珊扁扁嘴,好吧,算你厉害,不跟你争。

    不过,洛琪珊也忍不住小声嘀咕:“真是的……明明是关心我,那就大方表现出来嘛,说话还这么凶,我都要怀疑自己的直觉是不是错了,或许你根本就不是真的关心我呢?”

    “你说什么?”晏锥脸一沉。

    “没……我什么都没说。”洛琪珊露出无辜的表情,抱着他的胳膊,脑袋又靠了上去……唔,真是副好肩膀呢。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洛琪珊在身心疲惫之际,也收获了更多的感动。晏锥这次来得很及时很干脆,对她来说也是弥补了那天他不能去医院接她。

    而对他的感情又再加深了一点,更清晰了一点。照这样下去,等到她彻底地完全地爱上时,她不介意让全世界都知道……

    纠结又烦心的一天过去了,第二天就是星期六,洛琪珊白天要去警局录口供,晚上还要去参加华港世纪的聚会。

    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这样的聚会是他们生活中很常见的,习惯了,适应了,最后还觉得必不可少了。人际关系需要经营,需要各种手段来维持,人脉这东西,从来不是你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它就会掉下来。

    交际场上的互动,是联络和经营人脉的主要途径。

    华港世纪,是本市新进的一间贸易公司,财力雄厚,声势不小,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打响了名头,它的董事长蓝覃,也会随着这次聚会的亮相而被这个圈子里的人所知。

    聚会的地点选在本市唯一的最高级的酒店“君骋”。因为是六星级酒店,华港世纪觉得这样能凸显出自身的尊贵不凡,所以选在了这里。

    除去场地的费用昂贵之外,聚会上也有一个小小的慈善拍卖环节。拍卖的物品只有几件,但据说每一件都是很有来历的。最重要的是前来参加聚会的嘉宾都不是普通人,在本市也都是有头有脸有来头的,当然也不乏请一两个当红明星来献上几曲了。总之,这次聚会的规格挺高的,富豪们也都挺有兴致,对于蓝覃这个话题人物,他们也想亲眼见识见识。

    洛琪珊下午就听晏锥说他晚上有事,而她也说自己会回来得晚些。

    晏锥没有告诉洛琪珊他是去某个聚会,因为他的目的是要见蓝覃,而蓝覃是洛家的敌人,他认为没必要事先告诉洛琪珊,免得她知道了心里添堵,他先去探一探,跟蓝覃接触一下再做打算。

    而洛琪珊考虑到的也跟晏锥类似,她想啊,这个聚会是蓝覃的主办方,如果晏锥知道她要去,也许会拦着她吧,毕竟蓝覃可是洛家的敌人啊。

    夫妻俩各有想法,顾虑得也都没有错,只是,或许由于刚结婚不久,彼此的了解有限,所以在这个事情上,双方的处理方式都有欠妥当,但不管怎样,出发点都是好的。

    去警局录口供之后,洛琪珊很快就回娘家了一趟,换上她心爱的衣服,稍作打扮,便等着蓝泽辉来接她。

    另一端,晏锥也准备就绪,出发往君骋了。夫妻俩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赶往君骋,一前一后进入了酒店,他们都只是对这次的聚会抱着试探的态度,谁都不会料到将要发生什么,这一去,又是对彼此严峻的考验……【今天8千字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