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不准别的男人看见她的美
    如果洛琪珊和晏锥都只是独自一人前来,或许两人此刻已经手牵着手了,但偏偏这夫妻俩身边都有别人。一个邓嘉瑜,一个蓝泽辉,他们的存在,让晏锥和洛琪珊彼此心里都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为什么他(她)会在这里?为什么他(她)会跟别人一块儿来?

    酸溜溜的味道在胸口蔓延,晏锥和洛琪珊都只是隔空对望着,却没有走近。

    蓝泽辉看到了洛琪珊的异常,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见了晏锥,当然也看到了邓嘉瑜。

    蓝泽辉微微蹙起了眉头,凑近洛琪珊耳边说:“晏锥身边那个……是黄埔银行行长的女儿邓嘉瑜,也就是晏锥的前妻。”

    前妻?邓嘉瑜?

    洛琪珊心头一抽,这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咬了她一口……原来是他的前妻,难怪上次在办公室看到呢,现在又一起来参加酒会,这算什么?旧情难忘吗?那么,与她之间那若有若无的情愫难道是她的错觉?

    前任……这本就是个敏感的话题,可现在前任却真真实实出现在晏锥身边,换做谁都不会心里好受。

    晏锥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已经见到洛琪珊和蓝泽辉在一起两次了,这是第三次。究竟两人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洛琪珊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跟洛家的敌人在一起?

    就这样,夫妻俩原本正在进展中的感情又触礁了,各自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然后,硬生生地别过头去。

    两人都有着同样的骄傲,不会先主动开口,任由心里的怨气在滋生,酸疼的感觉在蔓延。

    洛琪珊假装漫不经心地喝着酒,轻声问蓝泽辉:“怎么你没事先告诉我晏锥今晚会来?”

    蓝泽辉一听,微微一愕,随即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酒会是我父亲在操办,我没有过问的,所以也不会知道受邀宾客的名单……”

    这个解释有些牵强,但洛琪珊也无暇去计较了,她今晚来的目的与这现场一切都无关,她只是想见一见蓝覃。

    洛琪珊和蓝泽辉,晏锥和邓嘉瑜,这四个人在外人眼中实在太奇怪了,似乎关系很混乱?晏锥身边应该是洛琪珊,而洛琪珊却站在蓝泽辉旁边,蓝家与洛家不应该是敌对的关系么?

    这简直就是一则劲爆的晚间新闻!如果有记者在这里,一定又是娱乐版头条了。

    忽然,灯光暗了下来,台上出现了一个大家熟悉的面孔……华港世纪的总裁王志云。

    王志云只是象征性地讲了几句话,然后登场的就是大家最为好奇的某人——蓝覃。

    这会是蓝覃第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在此之前,外界对他只是听到传闻,媒体也没有曝光他的任何一张照片。只知道他的公司华港世纪是商界新锐,而他最大的动作就是一举成为了凯旋集团的董事长。

    只此一项就足以让他成为亮点,稍微有点触觉的人都该感觉得到蓝覃绝对是个老谋深算的人,能让洛凯旋栽个大跟斗,都走凯旋集团,这雷霆般的手段和背后的心机,非言语能道尽三两分的。

    现场很安静,全都在盯着那个正在走上台的男人。

    洛琪珊站在蓝泽辉身边,不由得也是有点紧张。在这之前,她没见过蓝覃,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今天来也是憋着一口气想要见见这个洛家的敌人。

    很多人都会在见到蓝覃之前将这个成功人士想象成肥头大耳的中年形象,但此刻见到,才知道原来大叔的风格可以这么有魅力。

    蓝覃身穿一套深灰色定制西装,昂首挺胸,精神抖擞,往那台上一站,气质温文儒雅,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颇有几分大学教授的范儿,还有他下巴的一圈胡子蓄得很有型,让人想起最近某当红电视剧里的男主角那种外型,这可是现实版的大叔啊,虽然年纪看上去已过五十了,但还是挺有魅力的。

    蓝覃面带微笑,谦恭有礼,给大家的印象很好,短短几句开场白就显示出了他的幽默风趣,引得一阵阵掌声。

    洛琪珊的表情不是愤怒居多,而是有着一丝压抑的恐惧,她看着蓝覃这张脸,深深地震惊了,回忆里掩埋着的久远的片段浮上心头,她想起了某些刻意要遗忘的事情,潜意识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复苏,所以她的身子会隐隐颤抖,这灯影下看不到她额头在冒汗。

    蓝覃,这就是蓝覃吗?洛琪珊回想起十几年前的一桩事件,那是她心理障碍的根源,是她这些年努力想要忘记的,可现在,见到蓝覃,她惊悚了……这张脸,分明就是小时候那个曾用高浓度白酒灌她,然后将她捆起来企图绑架她的人!幸亏那次有保镖救了她,可是这样恐怖的遭遇却在洛琪珊幼小的心灵留下了创伤,深刻的阴影,以至于她后来一喝白酒就会有暴力倾向,那就是因为她的心理障碍让她产生一种高度的自我保护意识,对周围的一切都会感到不安和恐惧。

    导致洛琪珊这个病根的罪魁祸首,现在居然出现在她眼前,虽然蓄了胡子,看上去跟十多年前不一样了,但那五官长相,已经烙印在洛琪珊心里,她不会认错,就是这个人,蓝覃!

    洛琪珊呼吸发紧,却在极力忍着不让自己的情绪失控。

    蓝泽辉望着自己的父亲,眼中有些自豪的神色,可他不经意瞥到身边的洛琪珊,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对劲。

    “珊珊,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你好像在发抖?”蓝泽辉压低了声音关切地问。

    洛琪珊默默地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可她这个样子哪里像是没事的人?

    蓝泽辉心疼又歉疚,想到自己的父亲毕竟是洛家的敌人,现在洛琪珊见到他父亲,当然不会有好脸色看了。可他带她来,目的是想多跟她亲近亲近,虽然知道她见到他父亲会心情不好,但他觉得有些事情是可以区别对待的。即使父亲是洛家的敌人,他也要跟洛琪珊做朋友,兴许……某一天,还不止是朋友呢。

    洛琪珊猛地将杯子里的红酒灌下肚去,借此来让自己稍微镇定一点……千万不能慌,不能表现异常,否则如果引起蓝覃的注意,那就不妙了。她一定要想办法证实蓝覃是不是当年那个曾害她的人!

    洛琪珊冲着蓝泽辉笑笑:“我真的不要紧,就是心情不太好而已,你也知道,我家现在的处境,是你父亲造成的,看到他,我当然难以平静了。不过没关系,我分得很清楚,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我不会因为你父亲而对你有偏见的。今天是你邀请我来,其他的人和事,我都不想理会,今晚我们喝个痛快,怎么样?”

    蓝泽辉惊喜地望着洛琪珊,这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竟然如此善解人意,真是不枉费他上次还为她而被西红柿给砸了,看来是值得的。

    “珊珊,你说得太对了,今晚就尽情地玩,开心一下,把不愉快的事情都暂时抛开。”蓝泽辉眼睛都含着笑意,显然心情不错。

    但蓝泽辉毕竟还是不太了解洛琪珊,她此刻的状态哪里会有心情喝酒?自己的老公跟他前任一起出现,再加上她发现蓝覃原来竟是曾经害过她的人,这个惊天的秘密,对她的震撼可想而知了,她脑子都是乱哄哄的,说喝酒不过是为了掩饰情绪而已。

    这一会儿时间,蓝覃已不知去向,洛琪珊四处张望却都没看到蓝覃的身影,但她知道蓝覃还会再出现,因为据说这酒会还有个慈善拍卖的环节,蓝覃不会不出来的。

    一曲优美的交响乐响起,宴会厅中央空出来的一片场地,作为舞池,十分适合,此刻已经有人在开始翩翩起舞了。

    洛琪珊身为洛家的人,自然也是会跳这种舞的,只是她内心却是不太喜欢,站在原地没动,可视线已经在不知不觉搜索着晏锥的身影。

    蓝泽辉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在看到前方有女人朝他走来时,他赶紧地对洛琪珊说:“珊珊,我能有荣幸跟你跳支舞吗?”

    他绅士般地弯下腰,彬彬有礼,洛琪珊本来是不想跳的,但她突然看到了晏锥,他正跟他的前妻在舞池里,他的手搭在女人的腰肢上,那女人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洛琪珊一下子感到揪心,酸痛的滋味在心底汹涌,原本想拒绝蓝泽辉的邀请,可她却在这一秒改变了主意……既然晏锥都能跟别的女人跳舞,她为什么不能?

    洛琪珊的手放在了蓝泽辉手上,任由他拉着进了舞池,可她的目光却在瞄着晏锥那边,而晏锥看似很平静,实际上此刻也是心里窝火得很。

    说到底,两人都是有点赌气的成分才会跟别人跳舞,为了是气一气对方,谁知道气到的却是自己。

    跳舞的人不少,但晏锥和洛琪珊以及蓝泽辉邓嘉瑜四个人,显然是最引人瞩目的两对,不仅是因为他们的身份来头不小,更是因为四人的风采在全场来说都是令人过目不忘的,那些人在欣赏的同时也很好奇,这几个人之间究竟会发生什么?

    晏锥和洛琪珊也太淡定了,是夫妻,却各自跟其他人来参加酒会。看两人这形同陌路的样子,莫不是真的婚姻出现危机了?

    洛琪珊有点心不在焉,周围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她都不在乎,她只是心头堵得慌,一会儿想到晏锥,一会儿想到蓝覃……

    跳着跳着,洛琪珊和蓝泽辉就距离晏锥他们越来越近了。

    晏锥和邓嘉瑜跳舞的姿势很优雅,由于邓嘉瑜是超模,身高身材都是相当博眼球的,若不是晏锥有着超过一米八的身高,跟她站在一起的话,还真会显得不足。

    洛琪珊虽然没邓嘉瑜那么高,可她身材比例很好,曲线优美动人,露背装勾勒着她完美的线条,犹如一只闯从大海闯入人间的美人鱼。

    四个人越靠越近,有几次洛琪珊的肩膀都差点碰到晏锥了。

    晏锥一直带着微笑,看上去温雅如玉,可他的眼神却是在燃烧着一簇暗色的火焰,冷冷睥睨着洛琪珊,状似不经意地说:“舞跳得不错嘛,夫人。”

    夫人,谁的夫人,当然是他自己的了,只是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有点别扭。

    洛琪珊哪里会听不出他的讽刺,同样地回敬一个看似迷人实则冷冰冰的笑容:“晏董,想不到你这舞姿还挺像那么回事的,要不是亲眼看到,还不知道自己老公原来这么会跳。”

    晏锥眸光一沉,视线落在洛琪珊的腰上……怎么看蓝泽辉的手那么刺眼呢?该死的,都怪洛琪珊的露背装,男人搂着她的腰跳舞,岂不是便宜了他?

    晏锥心里那个火啊,越烧越旺,只见他勾唇一笑,瞄了蓝泽辉一眼:“不好意思,我跟我老婆有点事要说……不介意换个舞伴?”

    话音一落,晏锥潇洒地上前一步,将洛琪珊的手牵着往怀中一带……

    “嘶……”晏锥的脚背洛琪珊踩到了,痛得他差点叫出声。

    就这两秒的时间,晏锥和蓝泽辉就交换了舞伴,虽然这不是蓝泽辉的本意,可晏锥开口了,洛琪珊是他老婆,蓝泽辉无奈之下只能换了,否则闹得大家都没面子。

    邓嘉瑜浑身僵硬,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幸好是蓝泽辉及时扶住了她。

    邓嘉瑜看都没看蓝泽辉一眼,虽然两人现在在跳舞,可她的注意力全在晏锥那里。

    晏锥紧紧搂着洛琪珊,大手肆无忌惮地在她光滑的背脊上油走,低着头凑近她的脸颊,几乎要贴上去了。

    旁边暗暗观察这一切的人们,见此情景都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这四个人在搞什么?越发看不懂了。

    洛琪珊忍不住心跳加速,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放大的俊脸,他的脸色好吓人,像要吃了她似的。还有,他的手掌在她背上摸来摸去,她全身都麻了……

    “你……你干嘛,我又没说要跟你跳舞,你和你前妻不是跳得好好的吗?”洛琪珊眼底的愤懑还是泄露了她的心事,她不舒服,她介意,相当的介意!

    晏锥带着她在舞池中穿梭,两人舞姿超群,配合默契,但谁都不知道这男人现在正气头上呢。

    “洛琪珊,谁给你胆子穿这种裙子出现在公众场合的?你是晏家的女人,一切行为举止都要体面得当,包括衣着,像现在这样的裙子,你最好立刻给找个地方换掉!”晏锥压低了声音,灼热的呼吸喷薄在她脸上,手掌传来的温度也在灼烧着她。

    洛琪珊愣了愣,随即咬咬牙:“你什么意思?我这样穿有什么问题吗?在场的女人里,比我穿得暴露的多了去了,我不过是露一点背,总比那些袒胸露ru的保守多了吧,可怎么在你眼里就不行了?你是故意找茬吧?”

    本来心里就有气,她一不小心就又跟晏锥杠上了。其实她说得没错,她的穿着不算暴露,可在晏锥心里就不是这么想的了,他只觉得今晚的她美得令人目眩神迷,他想将她的美好都藏起来不被那些男人看见,尤其是蓝泽辉!想起蓝泽辉的手搭在她腰上,晏锥就感觉气冲脑门儿。

    “女人,别总是跟我唱反调,我说你穿着件不适合那就是不合适,你换掉就行了,哪来这么多的废话?君骋里边有服装店,一会儿我叫人送一套上来,你换上。”晏锥低沉的声音里含着不容反驳的威严,还有一丝警告的意味。

    可他是不会说自己因为不想她的美被其他男人看了去,所以才要逼她换衣服。他硬邦邦的态度,洛琪珊当然不会舒坦了,她连这点自由都没有吗?这也未免太让人郁闷和压抑了,难道嫁进晏家就要被束缚得死死的,一切都要按照他的旨意去做吗?她就不能有自己的主见了?

    “晏锥,有你这么**的吗?我又不是经常参加这种酒会,偶尔穿一次,你何必要这么为难我?”

    “我**?……随你怎么说,总之,你必须立刻马上换掉衣服,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遍。”说着,晏锥已经拉起了洛琪珊往宴会厅大门外走去,还脱下了自己的西装搭在洛琪珊的背上。这架势,活像是在宣示他的主权一样……【今天8千字。】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