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不准你再搭理蓝泽辉!
    在情爱里打转的人都是不可理喻的。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那说明受的刺激还不够,只有发觉自己失去了平时的淡定,变得很奇怪,甚至做出一些反常的事情,那证明,你真的在开始爱了。

    君骋酒店的第三层,是名牌服饰的卖场,其中不乏一些奢侈品以及世界顶尖的品牌店,现在正是晚上8点多,一间香奈儿专卖店迎来了一对特殊的客人。

    之所以说是特殊,因为……君骋酒店是炎月集团旗下,而晏锥是炎月的现任董事长,来这里就跟走自家后院儿一样。

    但是洛琪珊却是第一次跟晏锥逛商场买东西,这感觉真奇妙,让她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被爸妈带着逛名牌店的情景。

    导购小姐十分热情,脸上的微笑一直没停过,那火热的目光在晏锥身上流连,即使洛琪珊在侧,导购小姐依旧是肆无忌惮地打量晏锥。

    谁让他是董事长呢,导购小姐不止一次接待过晏锥了,自然知道他的身份,不会因为他身边有女人就小心翼翼的,时不时抛来一个媚眼那叫一个勾魂……

    晏锥无动于衷,目不斜视,走进去就直奔沙发上坐着,淡淡地吩咐导购小姐将新款服装都拿出来让洛琪珊试穿。

    洛琪珊瞅着晏锥这脸色冷冷的,看来她不换衣服是不行了。

    罢了罢了,硬碰硬只会让大家的情绪更糟糕,这回,姐就不跟你计较了!

    洛琪珊进了更衣室,晏锥在沙发上看杂志,每当洛琪珊换了衣服出来时,他才会抬眸看一看。

    “不好看……再换。”

    “这个颜色不适合你,再换。”

    “换……”

    “再换……”

    “继续换……”

    “……”

    试穿了好几件,洛琪珊听晏锥说得最多的就是——“换”。这个字都快成魔咒了,在她脑子里晃来晃去的。

    洛琪珊很怀疑这男人是不是故意这样折腾她啊?是她自身底子不行还是怎么的?香奈儿是大品牌,怎么这么多衣服穿在她身上都不适合吗?

    洛琪珊灵动的眸子狠狠瞪了晏锥一眼,然后又转身进了更衣室,出来的时候,没等晏锥说话,她已经先开口了……

    “晏锥,你要是再叫我换,我跟你没完!”洛琪珊气呼呼地望着他,愤懑地咬牙。

    晏锥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打量着眼前的俏佳人。

    粉绿色的小礼服精致典雅,锁骨以及肩膀那一片都是镂空的,既不会太暴露又不会显得太死板,有种欲说还羞的含蓄之美。最要紧的是,这款小礼服前不露胸后不露背,裙摆还到了膝盖处……

    这下晏锥不会觉得洛琪珊穿这裙子出去他很吃亏了,因为该包住的地方都包得好好的。

    “嗯,就这件,不用再试了。”晏锥干脆地说着,起身,冲着导购小姐掏出了他身上的金卡。

    导购小姐礼貌的接过,转身出去收银台了,心里却是在感慨,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让男人刷上这样的卡为她买衣服,那简直是太棒了!

    洛琪珊对着镜子皱眉:“这裙子真的合适我吗?看起来也没有太出彩啊。”

    她的喃喃低语,晏锥听到了,没好气地甩个白眼来:“总之比你先前穿那件好就行了。”

    其实这件裙子的颜色是很挑人的,不是随便谁穿着都好看,而洛琪珊肌肤如雪白希嫩滑,穿上这小礼服,为她娇美动人的容颜增添了几分俏丽活泼的气息,更加青春逼人,美得鲜活,美得有灵气。不得不说,晏锥在这方面的眼光还是挺好的。

    洛琪珊心里又暗暗滋生出一丝丝甜蜜……这可是她第一次接受男人为她买衣服呢,除了自己老爸之外。

    感觉还不错……可是,看见导购小姐那么熟络热情,洛琪珊不由得想到一个问题。

    “晏锥,你以前经常带女人来这里买东西吗?”洛琪珊也没多想,心里冒出这么句话就说了。

    晏锥的眼神有点怪异,瞄了她一下,却不说话,径直走了出去。

    洛琪珊刚刚缓解一点的心情顿时就跌了下去……哼,还真被她说中了!

    酸,真酸……洛琪珊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晏锥带女人来这买衣服时,那些女人该笑得多欢腾啊。

    这么一想,刚才那一点欣喜就没了,好像身上这件衣服也变得十分难看。

    洛琪珊板着脸,随着晏锥一起走出了专卖店,直到进了电梯两人还一言不发。

    晏锥不解地问:“怎么了?给你买衣服还要看你脸色?你真该照照镜子,现在你这表情就像我欠你钱一样。”

    洛琪珊慢吞吞地说:“谢谢啊,晏董,谢谢你买了一件这么贵的裙子给我。不过……我想你也不稀罕我说谢谢,因为对着你说这两个字的女人应该很多吧,我看那个专卖店的导购小姐或许经常见到你去。”

    “嗯?”晏锥微微一愕,随即玩味地勾唇,上前一步靠近洛琪珊,蓦地将她搂在怀里,似笑非笑地说:“你是为这个才会板着脸的?”

    洛琪珊不说话,两手抵着他的胸膛,全力抵抗着他带来的蛊惑,暗暗告诫自己别被他迷惑了,臭男人,楼上还有邓嘉瑜在等着他呢。

    晏锥被她这鼓着腮愤懑的表情给逗笑了,向来不屑解释的他,此刻他忍不住说:“你猜得没错,我是经常带女人去刚才的专卖店,但那个女人你也认识,就是……我妈。”

    “你妈?”洛琪珊惊诧了,下一秒,惊觉自己这表现是不是太过异常?

    但不可否认,在听到他解释时,她的心突突跳了跳……原来如此啊,这还差不多。

    “可是……邓嘉瑜呢?你前妻,你们一起来酒会,很愉快吧?如果没遇到我,或许你们更高兴。”洛琪珊晶亮的眸子直视着晏锥,心底有一丝抽痛。

    晏锥眉头一蹙,沉声问:“我不是邓嘉瑜带来的舞伴,是蓝覃邀请我来的,邓嘉瑜不过是碰巧也来。”

    真是这样?这么说,晏锥和邓嘉瑜之间没什么?洛琪珊瞳仁里闪过一道亮彩,低落的心情好转了很多。

    “可是……那你跟蓝泽辉又算什么?你们怎么会一起来?”晏锥的脸色又恢复了阴沉。

    这夫妻俩终于是忍不住互相质问了,只因为无法再憋在心里,不问出来不舒服。

    提到蓝覃,洛琪珊的脸色倏地变得苍白,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她又想起了多年前那次被蓝覃灌酒还绑架的事……

    “我……我是因为……”洛琪珊呼吸有点不顺畅,话还没说完,电梯门开了。

    走出电梯,晏锥还拽着洛琪珊的胳膊不放,霸道地说:“我不管你为什么会跟蓝泽辉一起来,总之,一会儿进去之后你就跟着我,别再搭理蓝泽辉,听到没有?”

    这话,还恕洛琪珊无法立刻答应,因为她还有重要的事情做,她必须要去确认蓝覃究竟是不是当年那个坏人。而蓝泽辉是蓝覃的儿子,要接近蓝覃,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蓝泽辉。

    “晏锥,如果你要我相信你和邓嘉瑜没什么,那你也应该相信我和蓝泽辉只是很普通的关系,没有任何不正当的成分。我一会儿找他还有事,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找你,然后我们一起回家,好吗?”洛琪珊很诚恳地望着晏锥,希望他能理解。

    ”什么,你还要跟蓝泽辉纠缠不清?“晏锥的语气更冷了。

    洛琪珊心头一颤,她不想看到他发火的样子,不想引起他的误会,可是,她现在不能说出对蓝覃的怀疑,因为她怕晏锥不允许她去见蓝覃。但她非见不可!这关系到她多年以来的心理障碍,困扰着她的噩梦,她要弄清楚才行,否则她的心理障碍可能永远都治不好。

    “洛琪珊,你真行……我看今晚我们也不必一起回家了,各玩各的,互不干涉,这样不是更好?”晏锥狠狠地甩开洛琪珊的手,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宴会厅。很明显,他在生气,连说话都带着赌气的成分。

    洛琪珊急忙跟上去想要叫住他,可一跨进宴会大厅才发现里边很安静,蓝覃正站在台上,原来是慈善拍卖环节开始了。只听蓝覃拿着话筒慷慨激昂地说:“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件物品就是炎月集团董事长晏锥先生捐赠出来的……底价是三十万,每次叫价是增加两万,现在开始竞拍!”

    晏锥捐赠的?洛琪珊愣住了,不由得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想要看清楚这件东西是什么呢……【这个月都是8千字保底还时常加更,请大家别吝啬月票啊,给点鼓励吧!登陆客户端投月票那是三倍哦!网页投是两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