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震住这一群人!
    富豪们大都是会跟慈善挂钩的,虽然有些是为沽名钓誉,但也有真心为慈善的,不管怎样,得到实惠的是那些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这就够了。即使富豪们在做慈善时会高调,那也是无可厚非的。

    这样的酒会兼慈善拍卖,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很常见。有钱人借着这个机会展示自己的财力,出出风头,博个好名声,拿出他们已经不需要或者不再喜爱的物件,拍卖只是形式,钱最后不是进了谁的私人口袋,而是给慈善机构了,所以一般来讲,这种场合的拍卖品价格通常不会高得离谱。

    此刻蓝覃在上边,临时充当了一回拍卖师,正在拍卖的物品是晏锥从家里拿出来的一件珠宝——一条吊坠是祖母绿的项链。

    那莹莹生辉的宝石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诱.人,像是葱心绿、像是嫩树芽绿,但这绿中又带着一点点微微的黄,又似乎带一丝丝蓝。

    这就是祖母绿的魅力,没有一种天然颜色令人的眼睛如此舒服,每当你目不转睛地注视嫩绿的草坪和树叶的时候,那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可以想象,可与祖母绿的色泽相比就会逊色一些了。它是能使人百看不厌的宝石之一,无论阴天还是晴天,无论人工光源还是自然光源下,它总是发出柔和而又浓郁的光泽,让人移不开视线,深深地沉醉在这瑰丽的美。

    这颗祖母绿的吊坠比指甲盖大一点,可它周围镶满了碎钻,使得这项链的价值又得到了很大提升,加上出自名家工艺,品牌效应,再加上是晏锥拿出来的东西,这价值,30万起价那是完全足够担得起的。

    有人开始竞价,却也有人留意到洛琪珊身上没有佩戴任何首饰,于是乎,具有一颗顽强不息八卦心的人又开始发挥想象了……为什么洛琪珊是晏锥的老婆却连个像样的首饰都不戴?这也太寒酸了吧,难道因为洛家衰落了,所以晏家也对洛琪珊不待见,当老公的连一条项链都舍不得给?

    人们好奇又带着揣测的目光,洛琪珊就当没看到。

    晏锥已经去前排了,洛琪珊还站在最后一排观望着,她心里对于这项链是没什么想法的,虽然很漂亮,可她也仅仅只是欣赏,她心里有些忐忑,因为晏锥先前的态度明显是生气了。

    她是不是可以将他这种表现理解为他在乎她?

    洛琪珊在情场上是个菜鸟,如果谁跟她谈医学方面的事情她能滔滔不绝说个不停,可这私人感情的事上边,她就有点笨拙和迷茫了。人无完人,洛琪珊也还是人,当然就有弱点……

    不知什么时候蓝泽辉出现在了洛琪珊身边,颇为无奈地说:“珊珊,你可叫我好找,原来是换了衣服。”

    说话间,蓝泽辉打量着洛琪珊这新衣服,不由得赞叹,她对各种风格类型的服装都能轻松驾驭,尤其是这粉绿色的小礼服,穿在她身上更能衬托出她娇嫩的肌肤,让她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活泼的青春气息。

    蓝泽辉没有问关于晏锥的话题,他聪明的回避了,因为明知道那提起来会让自己不高兴,索性就不说。

    洛琪珊略显歉疚地冲蓝泽辉笑笑:“不好意思,刚才跳舞的时候,我……”

    “没事,你不过是去换了一件衣服,很好看,很适合你。”蓝泽辉温柔的目光充满了包容。

    此刻,忽听有人喊了一声——四十五万!

    洛琪珊和蓝泽辉一齐往前看去,原来是那祖母绿项链已经竞价到了四十五万。

    洛琪珊见识过的名贵珠宝业不少,自己家里就有一些珍稀藏品,是母亲的宝贝,当然了,她自己也是有的,只不过,她很少会戴。

    这条祖母绿项链是晏锥拿来的,洛琪珊到是没见过……实际上她在晏家根本就不曾关注过家里有些什么值钱的物件,所以这项链,若不是说明了晏锥所捐,她还真不知道项链的存在。

    马上就有人加价了,现场气氛变得热闹起来,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既然是慈善拍卖,东西拿出来了就成为拍卖品,而就算拍出再高的价格都只会被作为善款捐出去,没必要将价格抬得太高。

    可今天似乎有的人兴致不错,一再地竞价,转眼已经到了一百万。

    一百万啊,这条项链要论真实价格确实是够得上这个价的,可慈善拍卖的核心是在于竞拍者究竟愿意拿多少钱出来做慈善,而不是取决于这东西的实际价格。

    也就是说,哪怕现在上边竞拍的只是一根塑料项链,但只要有人想出价想捐款,照样能拍个几十万。

    蓝泽辉眸光复杂地看了看洛琪珊,见她好像面带微笑,似是很喜欢这项链,那么他要不要买下呢?

    洛琪珊没留意蓝泽辉的表情,只是暗暗咋舌……一百万,看这趋势还会往上飙。

    果然,一百万的呼声刚过,立刻有人喊一百一十万,这个价格是在已经拍卖过的物件中最高的了,前边那些每件都是拍出不到一百万的价格。

    晏锥在第一排,邓嘉瑜站在他身边,毫不掩饰自己对这条项链的喜爱,露出向往的神情:“这么大一颗祖母绿,钻石也有几十颗,工艺还那么精巧,出自大师之手,确实很美……我以前对祖母绿不是很有研究,不过现在我到是觉得可以开始收集几件回家去欣赏欣赏……”

    这话,乍一听还以为她会出手竞拍,可仔细一观察就会发觉,其实她是在说给身边某男听。

    邓嘉瑜家里也不是缺这点钱买一根项链,只是因为这项链是晏锥捐赠出来的,邓嘉瑜就动了心思。还有,她知道洛琪珊在场,如果晏锥将这项链拍下送给她,那岂不是大有面子?同时也一定能将洛琪珊气个半死吧?哈哈哈……邓嘉瑜眼底闪过一抹得意和不甘。她很记仇,先前洛琪珊和晏锥一起出去了一会儿,这件事,邓嘉瑜牢牢记住了,她对洛琪珊就更加厌恶,视为头号劲敌。

    不过,假如晏锥能拍下这根项链送给她,她会觉得什么面子都挣回来了。可这心思不能直接说“我要”,只能稍微拐个弯,说自己现在对祖母绿有收集的兴趣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领会其中的意思。

    也不知晏锥有没有将邓嘉瑜的话听进去,他只是望着台上,略一抬手,清润动听的声音说……“一百五十万。”

    一百五十万?!

    晏锥自己出价一百五十万,果然不愧是炎月的董事长,够气魄……这是私人性质的酒会,每个捐赠物品的人都是以私人名义而不是公司名义,能一下子叫价一百五十万那算是出手大方的了。

    现场响起低低的哗然声,人们看热闹的心态更加迫切了。

    蓝覃喊出了晏锥的名字以及他的叫价,静默了两秒之后,立刻有人喊了一句:“一百八十万!”

    有人竞争才更精彩,但蓝覃在听到这个声音时却是皱起了眉头,与此同时,众人也都纷纷回首望去……这竞价的人不是蓝泽辉么?蓝覃的儿子!

    蓝泽辉是站在洛琪珊身边的,大家都往这边看来,难免会看到她,霎时,她与蓝泽辉又一次齐齐落进了众人的视线。

    洛琪珊惊诧,只觉得四周这一道道目光充满了复杂的意味,更让她意外的是怎么晏锥和蓝泽辉在竞拍了?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大家还处于震惊中的时候,只听晏锥淡定地说:“两百万。”

    “……”

    晏锥只是轻轻瞄了一眼后方就回过头去了,像是没看到洛琪珊一样。谁不知道他此刻心里有多窝火!蓝泽辉竟然与他竞拍?这绝不是蓝泽辉吃饱了没事干,如果晏锥猜得不错,蓝泽辉竞拍的目的是为了讨好某个女人,所以,毫不犹豫的,他加价到了两百万。

    “不是吧……还真扛上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们竞拍都是为了送给自己身边的佳人?”

    “……”

    人们窃窃私语,好奇心更重了。本来晏锥他们四人今晚就是大家瞩目的焦点,现在又在拍卖环节中对上,这是什么节奏?暗示着两个男人私下不合吗?

    晏锥,洛琪珊,蓝泽辉,邓嘉瑜,这四个人都是代表着一方家族,都不是普通人,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在场的人不得不去注意,因为他们的风吹草动都可能会带来商界金融界的波澜。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墙头草了,站队很重要。

    可看来看去,人们都还是一头水雾,没能搞清楚四人究竟是在做什么。

    蓝覃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握着槌子的手却是更紧了,下一秒,他依旧绅士般地优雅风度,高声说:“两百万,晏锥先生出价两百万……”

    “两百六十万!”蓝泽辉再一次加价了。

    洛琪珊美目圆瞪,这人要干嘛?

    “蓝泽辉……”洛琪珊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摇头冲他示意,但他却只是报以微笑,没有告诉她,他其实是为了她才会竞拍的。

    邓嘉瑜心里那个恨啊,蓝泽辉真是碍事!半路杀出来搅局做什么?

    邓嘉瑜认为晏锥拍这条项链就是因为刚才她说了想收集祖母绿,所以现在蓝泽辉来竞争了,邓嘉瑜才会这么恼火。

    “晏锥……”邓嘉瑜凑近他耳边唤着他的名字,带着几分娇嗲。

    晏锥俊美的面容泛起一抹动人心魄的笑意,垂眸看了看脚尖,一只手臂却又抬起来……

    “五百万。”淡淡的声音,却仿佛巨石落下来,代表着他的决心。

    人群开始变得嘈杂,大家都没想到这竞拍居然白热化了,晏锥大手笔一口气就加到五百万,这不是摆明不给蓝泽辉面子么?这让蓝覃的脸往哪里搁?

    但话又说回来,是蓝泽辉先开始了追逐,原本那最先竞价的几个人都已经放弃了,就因为蓝泽辉和晏锥成了对峙趋势。

    蓝泽辉骤然攥紧了拳头,而洛琪珊在这时也好想察觉到了什么,惊讶地望着蓝泽辉,小声说:“你该不是想拍下来给我吧?千万不要啊……我对这项链不感兴趣的,你别浪费钱。”

    其实蓝泽辉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加价……这不是他钱不够,而是他有点担心父亲会迁怒。果然,蓝覃站在台上,远远地往蓝泽辉的方向一望……仅仅只是看似不经意的眼神扫过,但父子连心,蓝泽辉能看懂父亲的意思了。

    刚好既然洛琪珊说对项链不感兴趣,他就当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不再竞拍了。

    “晏董真是有爱心啊,做慈善不遗余力,我只不过是凑凑热闹,这项链即是晏董之物,当然应该晏董拍到了……OK,我放弃。”蓝泽辉潇洒地耸耸肩,还对着晏锥举起了酒杯……

    大家都暗暗松了口气,看来不会闹僵的,这样也好,否则如果真的双方将气氛搞得僵硬了,他们还会为难。

    蓝覃就像是没事儿的人一样,高高举起槌子……

    没人来竞拍了,五百万,晏锥将自己捐出来的项链又再拍了回去。

    现场响起一阵阵掌声,大家都在赞美着晏锥的善举,因为即是拍出了五百万,那么这钱就会到慈善机构手中,就是晏锥捐出了五百万。

    邓嘉瑜此刻心花怒放,甜滋滋的,望着那项链,想象着晏锥将它戴在自己脖子上的情景……

    而洛琪珊就暗暗摇头咋舌……真是的,土豪就是土豪,一挥手就是五百万。

    洛琪珊压根儿就没去想晏锥会把项链送给谁,她觉得可能是会拿回家去放回原来的地方吧。

    蓝覃亲自将项链交到了晏锥手中,说了几句场面话,显示自己很大度,绝口不提蓝泽辉竞拍的事。

    蓝覃又回到了台上,接下来拍卖的物品竟是……

    当人们看到这东西时,全都不由得抽了一口凉气……什么东西?

    蓝覃轻咳了两声说:“大家没看错,这是一把手术钳,是由晏太太捐出来的。”

    这话一出,现场静默了好几秒,之后才响起了一阵压抑的讥笑。

    若不是看在晏锥的面子,只怕人们都会笑得更肆无忌惮,讽刺得更彻底。

    捐赠的物品都是自身有经济价值的,可唯独洛琪珊捐赠的这一把手术钳却实在是……太廉价了,难怪其他人会发笑了。觉得她太寒酸,有*份。

    晏锥也有点诧异,怎么洛琪珊会捐赠一把手术钳出来?家里随便拿个什么东西出来也行的,她为什么会捐手术钳?脑袋在想什么?

    蓝覃一只手握着话筒另一只手拿着手术钳,冲着最后一排说:“我们请晏太太说几句吧,我想大家都跟我一样好奇这手术钳有什么来历。”

    蓝覃说话的时候笑容可掬,但此刻他安的什么心,洛琪珊似乎能看到他就是为了让她出丑。

    其他捐赠人都不用讲话,为什么要让她讲?就因为她捐赠的是手术钳?不像其他人捐赠的那些东西那般具有经济价值,所以她成了异类,人们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她。

    但洛琪珊却笑了,把心一横,昂首挺胸地走了上去。

    她的泰然自若就等于是对那些看不起她的人最好的反击。

    洛琪珊美丽的大眼扫了扫全场,大方地说:“各位,我是一名医生,手术钳是我每次给病人做手术所不可缺少的器具。前不久,这把两年的手术钳坏掉了,医院给换了新的,但我舍不得扔掉这一把,于是就拿回家保存着。大家捐赠的东西都是很宝贵的,然而在我眼里,手术钳就是一件非常宝贵的物件,它曾挽救过很多人的生命,它陪着我在手术室里争分夺秒地与死神做斗争,它是一名医生的忠实伙伴,比金银珠宝更耀眼,比衣服鞋子包包更漂亮……它的意义对我来讲是很厚重的,它时刻提醒我,做医生就要致力于让自己的医术更加精益求精,握着它,我便不会孤单,我就有了动力有了信心……这就是我捐赠手术钳的理由,谢谢大家肯花一分钟宝贵的时间聆听。”

    这一番话,使得全场鸦雀无声,所有的嘲笑都被堵住了,变成了可笑和幼稚,而洛琪珊掷地有声的一番陈词,犹如黑暗中照出的一缕霞光,这一刻,她如天使般圣洁无暇的光辉令那些刚刚出言讥笑的人全都自惭形秽!【8千字,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