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大出风头
    因洛琪珊的一席话,全场的人都陷入了安静,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浮现出了医生在手术室里拿着手术刀手术钳以及其他的器械,为挽救一个一个生命而忙碌的身影。

    在场的谁没进过医院呢,有的人还得过重病,有的生过孩子,就算没进过手术室的人但也有去医院看病的经历。想到这些,他们还能去嘲笑洛琪珊吗?还会嘲笑这一把坏掉的手术钳太寒酸吗?

    洛琪珊说这把手术钳她用了两年,那么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她用这手术钳挽救了多少生命?为多少人消除过疾病的痛苦?这冷冰冰的手术钳不是死物,它代表着生机,代表着医生的仁心仁术。

    虽然现在这社会,医生的队伍了出现了少数的害群之马,败类,但大多数医生还是本着治病救人原则的,假如没有医生,这世界将会是哀鸿遍野,惨不忍睹。

    而洛琪珊代表的正是那一部分真正的白衣天使。

    那些拍卖品,古董字画,金银首饰,在这一刻,都在手术钳面前黯然失色。那些讥笑洛琪珊的人,这一刻,都在她神圣庄严的气质下自惭形秽。如果谁敢说自己不需要看医生的,那尽可以站出来再嘲笑讥讽,可是,有这样的人吗?

    洛琪珊并没有因此而得意,她见到大家很安静,知道是自己说的话起到了震撼作用,但她不会得意忘形,她只是如实地讲述了关于手术钳的由来。

    “各位,我之所以捐这把手术钳出来,是因为事先知道这次慈善捐款所帮助的将会是一些得了罕见病的儿童,我是一个医生,关于罕见病,我见得可能比大家多,感触也很深,这把手术钳的意义,是我希望所有的罕见病儿童都得到治疗。我从小到大,父母在物质上给予我的东西很多很多,但那些都不是靠我自己的能力得到的,唯有学医,是我最实际的收获,手术钳对我来说是最宝贵的宝贝之一,在我眼里,它是无价的。”洛琪珊镇定大气,侃侃而谈,真诚而又充满自信的光辉,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没有丝毫紧张,她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传递内心的正能量,这就够了。

    说完,洛琪珊冲着台下微微欠了欠身子,礼貌而优雅地结束了这段讲话,迈步往台下走去……

    在场的人神色各异,都在思索着什么,有的表情凝重,有的不以为然……而晏锥却是用一种从未表现过的欣赏之色看着她。虽然这个女人总是会惹他生气,但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一番说话,太漂亮,太震撼了,这才是晏家的女人应该有的气度和风姿!

    除了晏锥之外,还有些对洛琪珊持偏见的人,也有一些瞬间变得对她肃然起敬。她是医生,她比很多富二代强,她有才华,她独立坚强,她就像是一颗珍珠在发光。

    没有掌声,但这时的安静也是对洛琪珊的尊重。

    这尊重不是因为晏锥,不因为她是晏太太,而是因为她是一名优秀的医生。

    就在洛琪珊刚迈出两步时,却见下边走上来一对中年夫妇……

    “洛医生请留步!”男人先开口了,紧接着那位女士也笑着对洛琪珊说:“请等一等,洛医生。”

    嗯?这是什么情况?

    洛琪珊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中年夫妇,她不禁纳闷,自己认识吗?

    她不认识,但下边很多人都认识。

    这男人乃是本市现任证监会主席汪国斌,女人当然是他太太了。

    安静的氛围被打破,一阵阵议论声又开始了,都在纷纷猜测难道洛琪珊跟汪家夫妇有交情?

    晏锥也愣了,随即蹙眉……想不到洛琪珊还认识汪国斌?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是……”洛琪珊试探着问,心里在暗暗念叨,这谁来告诉她怎么回事?

    就在全体人都惊讶之际,汪国斌夫妇竟朝着洛琪珊深深地鞠了一躬。

    震撼再次升级,下边的人一众哗然,惊叹声不绝于耳。

    汪国斌,证监会主席,地位非同小可,就算是超级富豪,见到证监会主席那都只能点头哈腰的,可他两口子居然向洛琪珊鞠躬?没搞错吧?

    “这位先生女士,我们认识吗?”洛琪珊有点不好意思了,努力在脑子里搜寻着,可就是没印象。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汪国斌笑容可掬地说:“洛医生,鄙人汪国斌,你不记得我了?上个月,你做过一个手术,是一位结肠癌病人,已经60多岁了,但术后,病人情况稳定,现在已经在康复中……那是我父亲。洛医生,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你,特别是我父亲,他老人家还说等身体再好一些,要亲自登门拜谢,今天真是有缘,能在这里见到洛医生,并且有机会拍到这一把手术钳,回家给我父亲,他一定会高兴的……”

    汪国斌的夫人也附和着说:“洛医生,刚刚我们还不敢确定是你,不过当听你说了你的职业之后,我们就肯定了。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医生太难得了,我们是特意来感谢你。”

    原来如此!这汪国斌的老爸居然曾是洛琪珊的病人?还是她开刀做的手术?她才这么年轻,医术就已经如此了不得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今晚的震撼真是一波接一波,刷新着人们被惊到的指数。

    洛琪珊听汪国斌这么一说,她到是想起来了,上个月有一位姓汪的老人就是她做的结肠癌手术,竟是汪国斌的老爸?下边似乎有人在说什么“证监会?”“主席?”是说的汪国斌吗?

    “汪先生汪太太,你们太客气了,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洛琪珊温和的笑意大方得体,站在台上俨然就是一盏亮眼的明灯。

    但这对夫妇还不只是客气而已。

    “各位……各位……”汪国斌忽然提高了声音,台下立刻又安静了。

    证监会主席发话,能还不洗耳恭听啊,就连蓝覃站在台上都不会插话。

    汪国斌面带微笑地说:“各位,鄙人有个不情之请……我父亲在患癌症的时候,是这位洛医生为我父亲动的手术,今天能在这里洛医生,我很庆幸,但如果能拍到这把手术钳回家,给我的父亲做纪念,他老人家会比我还要开心。因为,刚才也听洛医生讲了,这把手术钳她用了两年,是不久前才换下来的,想必我父亲做手术时,用的就是这一把手术钳,所以,这对我和我父亲来说都是一件珍贵的物品。各位就请高抬贵手,手术钳就让给鄙人吧,我出一百万将手术钳拍下……”

    一百万?一百万!拍一把手术钳?这恐怕也要创记录了吧?如果是很贵重的东西,拍个一百万的价格不算稀奇,但这坏掉的手术钳本身没有经济价值了,

    却在这里完成了华丽的转身,一百万被人拍下。之所以这样,那都是因为这把手术钳是洛琪珊捐的!这比起那些古董字画金银首饰拍得高价的,更具有爆炸性的力量!

    汪国斌和夫人都保持着礼貌的笑容,洛琪珊却是惊愕了,她原想的是只要不被流拍就好,可没想到居然有人愿意花一百万来拍下,这……这也太惊人了。

    几秒钟后,台下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不知是送给洛琪珊还是汪国斌,总之,气氛变得热烈,好像先前的沉闷尴尬都不存在了。

    没人会傻乎乎跟汪国斌争这把手术钳,人家都说了请各位高抬贵手,虽是很婉转,可不就是说明了他对这手术钳志在必得吗?

    晏锥没什么表情,淡淡的,只是他踹在口袋里的手松开了……如果不是汪国斌先开口,晏锥也是不会让手术钳流拍的,至少会开个价拍下来,这是关乎到晏家的脸面问题,若流拍那多丢人。但现在这局势更妙,由汪国斌拍下,洛琪珊可谓是挣足了面子,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了,再也没有人会轻视她,瞧不起她。

    蓝泽辉喜形于色,眼睛都亮了,看向洛琪珊的目光里更是充满了爱慕之情,恨不得能冲到台上去。

    在蓝覃一槌定音之下,这把手术钳就归汪国斌了。

    洛琪珊从台上走下来的时候还觉得如置身梦中……虽说她也是出身豪门,可也不会奢侈到花一百万买一把坏掉的手术钳。这说明汪国斌对她的感谢之情是相当真挚而浓厚的。这么高调地拍下手术钳,一是因为人家不缺钱,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给洛琪珊抬高身价。

    汪国斌夫妇拿到手术钳之后还对洛琪珊说了些感谢的话,这才回到自己原来坐的地方去了,而洛琪珊也回到最后一排。

    这拍卖环节就以手术钳的归属而结束了,算是顺利而完美的收官。令人意外的就是洛琪珊成了黑马,手术钳拍出了一百万的高价,也让她在不少人心目中的形象得到了很大提升,只除了那个邓嘉瑜……

    邓嘉瑜一直都没说话,可心里那火苗蹿得厉害……“洛琪珊算个什么东西?凭着一张利嘴博眼球,说得自己好像很神圣似的,不就是为了卖手术钳吗?真虚伪,恶心!”

    但这些话,邓嘉瑜只能在心里说说,不会真的表现出来。

    蓝覃简单地总结了一下,再感谢每位捐款捐物拍卖的来宾,说了些场面话之后,他下去了,这场合又交给了他的总裁去应付。

    洛琪珊一直在留意着蓝覃,见他从一道侧门出去了,她正琢磨着该怎么去接近蓝覃时,却听蓝泽辉说:“珊珊,我要失陪一下了,我爸爸发短信给我,说有事找我……一会儿我再过来陪你。”

    洛琪珊微微点头,但她却没有真的走开,而是望着蓝泽辉消失的方向,快速跟了上去!

    在那道侧门之后就是一条安静的走廊,可以从这里转到楼梯口,上天台。

    洛琪珊小心翼翼地轻手轻脚地走上去,望了望,这里是有监控器的……即使她万一不幸出了什么事,起码这监控器能证实蓝覃蓝泽辉也到过天台。

    洛琪珊将手机调成静音,关闭一切消息提醒,并脱下了高跟鞋拎在手里,摒住了呼吸,一步一步走上去,一下子就推开了天台的门,果然听见前方昏暗的光线中传来蓝覃和蓝泽辉说话的声音。

    父子俩聊的内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蓝覃对于蓝泽辉先前在拍卖中的表现数落了几句,说他不该出手拍晏锥捐出来的项链。天台上有风,洛琪珊藏身在一处隐秘的地方,却不能将蓝覃父子的对话全都听清楚,断断续续的。

    难道白来了?没偷听到有价值的东西,洛琪珊会很失望,她这么冒险,总不会真的白搭吧?这里还这么冷,她虽然披着晏锥的西装,可风大,多待一会儿都扛不住。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蓝泽辉竟先行离开了天台,而蓝覃却没有走,还在欣赏着夜景。

    洛琪珊躲在黑暗的阴影里,望着蓝覃的背影,内心的愤恨一股一股在往上涌……等了这么一会儿,蓝泽辉没有返回来,她是该走人还是出去与蓝覃当面对质?

    洛琪珊想得入神,蓦地,静谧的空气里响起蓝覃阴冷的声音——“谁在那边鬼鬼祟祟的,出来!”

    嘶……洛琪珊心头一惊,她已经被发现了!【一会儿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