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洛琪珊死了吗?
    恐惧,发自内心深处的颤抖,使得洛琪珊连呼吸都不稳了,紧紧攥着拳头,极力忍着想要冲出去揍人的冲动……她是有心理病的,根源就是小时候遭绑架那一次,蓝覃就是她想要确定的那个人,如今站在她面前,还发现了她的藏身之处,她不可能还保持平静。

    洛琪珊不是胆小怕事的人,此刻的恐惧并非她无能,而是心里阴影太深了,潜意识在作怪,导致她的身体出现了不适,感到胸口窒闷,心跳骤然加速失常,明明很冷可背心里却在冒汗。

    心理障碍是什么?不是身体哪里痛了伤了,而是精神上的阴影难以根除,往往很难医治。洛琪珊此刻能感到自己心底汹涌着一股狠劲,若不是靠着仅有的理智支撑着她早就不顾一切冲上去跟蓝覃打起来了。

    喝了白酒之后她有暴力倾向,现在虽然没喝酒,但同样也很危险,一个控制不好就可能情绪崩溃。

    蓝覃静静地站在天台边缘,背靠在石栏上,如狐狸狩猎般的目光盯着洛琪珊这边,黑乎乎的,但他就是感觉出来那里有人。这个男人相当敏锐而狡诈,他甚至能隐约猜到是谁。

    洛琪珊知道自己这么躲着就等于是示弱,她的目的本就是为了与蓝覃对峙,现在既然发现了,她有什么好怕的?心理障碍唯有刻意地勇敢地去面对,才有机会康复。今天,就当作是她在为自己治疗吧。

    洛琪珊强忍着身体的颤抖,从黑暗中一步一步走出来,她看似平静的面容,实际上内心却是如履薄冰,她是在对自己的心理障碍做抗争,这份勇气很可贵,但也很危险,一旦她如果控制不住情绪的话,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都无法预料。

    她就像是黑夜里绽放的星光,而蓝覃就是一团黑洞,到底是她的光芒恒远还是蓝覃会将她拉进深渊?

    昏暗的光线里,蓝覃屹立不动,根本没将洛琪珊放在眼里,他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冷笑道:“想不到洛凯旋和梁悦的女儿胆子还不小,敢偷听我和我儿子的谈话。洛琪珊,莫不是你以为我真发现不了你?”

    洛琪珊的半个身子都裹在晏锥的西装里,望着蓝覃这副得意的表情,她却忽然笑了……

    “蓝覃,莫不是你以为我会害怕你发现我?你那么聪明,猜不到我其实来这酒会的目的就为了见你,我想看看那个用卑鄙无耻的手段陷害我父亲的人究竟是什么三头六臂,原来,也不过如此。”她在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抖,此时此刻她没有退路唯有勇往直前!

    蓝覃闻言,脸色微微一沉,却又不屑地讥讽:“你这张嘴真是能说会道,伶牙俐齿,就跟你老妈一个样,只可惜,你就算见到我又怎样?你老爸的嫌疑不会洗掉的,到最后只会被坐实,警方可是不遗余力在调查,相信很快你老爸就该再进警局了,然后上法庭……我会等着那一天的到来,我会亲自去听审。”

    得意,嚣张,此刻的蓝覃完全没有了先前在大家面前的那种儒雅风度,陷害别人他还觉得很有报复的快.感,没有丝毫内疚,仿佛自己就一定能将洛家踩在脚下。

    洛琪珊只觉得这个男人真是恶心,枉费一副绅士般的气质,内里却是如此的阴毒和不要脸。

    “蓝覃,你做了那么多坏事,就不怕遭报应吗?”洛琪珊愤恨地盯着他,眼神如刀。

    “报应?洛琪珊,你在说笑吧,我蓝覃是个正直的商人,何来你说的坏事可做?你这样凭空捏造,诬赖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洛琪珊怒极反笑,这人太无耻了,说得好像他很无辜似的。

    洛琪珊微微眯起了眼睛,流露出狠色,上前一步,冷哼道:“蓝覃,你还记得十五年前吗?你做了什么,需要我帮助你回忆吗?”

    洛琪珊此刻心里对蓝覃的怀疑还只有80%,她要看看蓝覃会怎么回答,她需要进一步的确认。

    果然,蓝覃一脸嘲讽:“洛琪珊,你在说什么废话呢?十五年前我们怎么会认识?你该不是会发烧了吧?你自己就是医生,回家给自己打一针。”

    蓝覃说话间已经迈开步子,意欲离开。

    “站住!”洛琪珊一声低呵,拦在了蓝覃身前。

    蓝覃的表情立刻变得很阴沉:“就凭你也想拦住我?走开,否则别怪我会对女人动手!”

    远处的灯光照过来,依稀可见蓝覃目光中的狠毒。

    洛琪珊揣在口袋里的手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腰,以疼痛来让自己保持清醒,千万不能被蓝覃的气势压住。

    “蓝覃,十五年前,你应该是刚从监狱出来吧,穷困潦倒,连吃饭都成问题,所以当时的你做了一件畜生都不如的事。你将一个年仅十岁的小女孩抓住,用高浓度白酒灌她,然后将她绑架,还威胁她的家里拿赎金去救人,如果不是小女孩的保镖及时救了她,你拿到赎金也不会放人,你只会撕票,我说得对吗?别以为你现在蓄着胡子我就认不出来是你,我就是当年被你害过的小女孩,十五年过去了,但你这个魔鬼,就是化成灰我都记得!”

    这字字句句饱含悲恸与激愤,这是洛琪珊在揭开自己的伤疤,她此刻就像十五年前那样不停在颤抖着,她一辈子都忘不了自己被人灌下白酒时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不会忘记她被绳子绑住,在荒郊野外的废墟里蟑螂和老鼠从她身上爬过……

    她更不会忘记自己在获救那一刻由于神志不清而误将保镖当成了绑架她的人,咬伤了保镖的手,差点把人家的肉都咬掉……那是怎样的一种恐惧,在幼小的她仅仅十年的生命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创伤!

    蓝覃一阵大笑,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哎呀……亏你还是医生,我看你自己就病得不轻,不仅发烧,还患有臆想症。虽然你这个故事听起来值得同情,可你冤枉我是那个绑架你的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如果你再这么胡言乱语,我可以告你毁谤!”

    “呸!蓝覃,你狡辩有用吗?十五年前那个绑架我的人就是你,一定是你!”洛琪珊情绪激动地指着蓝覃的鼻子,苦苦压抑的出手的冲动已经有了崩裂的迹象。

    洛琪珊不希望自己失控动手打人,尽管此刻她已经犯病了,她还在全力克制着自己,只因为,蓝覃虽然可恨,但她即使这样,也应该由法律来制裁他,假如她动手打蓝覃,他若受伤,那么,她身为受害者的理由便成了泡影,蓝覃反而成受害者了。所以,她要忍,……忍!

    洛琪珊现在就像是个定时炸弹,而蓝覃却还在刺激她。

    “洛琪珊,就你这点能耐还想跟我斗?你太嫩了,回去修炼几年再来吧……”蓝覃蓦地语气一冷:“以为揣着手机来见我,然后趁机录音,就能留下你需要的所谓的罪证?你这种招数也不嫌丢人?”

    轰……洛琪珊心头巨震,不由得退后了一步……是,没错,她口袋里是揣着手机,还录音了,希望能录下她和蓝覃的对话,只要他敢承认他就是十五年前绑架她的人,她就可以拿着录音作为证据去报警抓蓝覃!

    但是,老歼巨猾的蓝覃却不上当,口风滴水不漏,不但如此,还识破了洛琪珊的策略,一语道破她用手机在录音。

    洛琪珊又惊又怒,她原本就是要接近蓝覃而伺机获得证据,可现在,她却变成了傻瓜,一个被蓝覃看破的傻瓜……

    但蓝覃说这些话,相当于是默认了当年的事,只不过他不亲口承认,录音就成了无效的了。

    洛琪珊其实不笨,只是蓝覃太狡猾了,歼诈了几十年,功力深厚,很难被人找到破绽的。

    但就算是识破,她也不可能傻到承认自己真的用手机录音了。

    “蓝覃,你不承认也没用,你知我知,你就是十五年前绑架我的人。你在公众面前装着一副慈善家的面孔,可你的内心早就已经腐烂了,无论你做多少善事,你依旧是个魔鬼,因为你从来没有为自己的恶行忏悔过,你只是因为心虚才会做善事,并且你现在依然在做恶,陷害我父亲,你不得好死!”洛琪珊那最后一句话是吼出来的,她的情绪正面临失控的边缘。

    蓝覃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脸色有点狰狞,但还是忍住了,因为他料定洛琪珊有手机在录音,他才不会那么傻的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

    洛琪珊深深地呼吸着,借此来压下心头的躁动。蓝覃绕过她身边,冷不丁地说:“你说你以前被绑架过,呵呵……你命真大,竟然还活着,如果你死了,你的父母应该会气得吐血吧?可惜啊,没看到那一幕,可惜,可惜……”

    蓝覃这话,简直就是等于在给洛琪珊火上浇油!

    砰——!洛琪珊脑子里那根弦猛然断裂,只见她眼中精光一闪,冲上去对着蓝覃的后腰抬脚一踢!

    蓝覃一声呼痛,却在一瞬间反应过来,转身凶狠地冲着洛琪珊挥出了拳头!

    说时迟那时快,洛琪珊敏捷地躲开这一拳,同时身子一矮,左腿利落地踢出,目标是蓝覃的下盘!

    但蓝覃却跳开,避过洛琪珊的攻击,故作惊讶地说:“想不到你还有两把刷子,身手不错,但比起我还差点。”

    洛琪珊狠狠地咬牙,目光比利剑还要尖刺:“十五年前我被绑架但大难不死之后开始学习跆拳道,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再遇到你,亲手惩罚你这个魔鬼!”

    一声怒斥,洛琪珊的拳头再次杀到了蓝覃身前,可蓝覃显然也是早有准备的,险险避开……

    两人势均力敌,一时间谁也讨不到好,谁也占不了上风,僵持之下,洛琪珊越来越凶猛,脑子里除了想揍人之外,再没有其他念头了。

    蓝覃一边应付一边不停在咒骂,他低估了洛琪珊,万万想不到她居然会跆拳道,现在被缠住,他想安然脱身,几乎是不可能了。

    “洛琪珊,你疯了!”蓝覃也被激怒,抓住了洛琪珊的一只手腕,却忽略了她脚下。

    洛琪珊的眼神越发冰冷:“你不是说我有病吗?你说对了,我就是病犯了,所以,即使我现在把你打成猪头都行,而我不必负任何刑事责任,蓝覃,去死吧!”

    洛琪珊假装抬起左腿,在蓝覃欲要躲闪之际,她那只蓄满了力量的右手却大力一挥!

    砰——!蓝覃的左脸狠狠挨了一拳,吃痛之下,他骨子里的凶残彻底爆发了,他就像是一头发怒的黑熊,冲上去抱住了洛琪珊的腰,怒吼中将她往后推!

    “啊——!”洛琪珊一声惨叫,她的一只脚扭到,鞋子都掉了,痛得她忍不住叫出了声。

    但蓝覃并没有因此停止,疯狂地将洛琪珊推到了石栏,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一仰……栽下去了……

    下边是什么?这是君骋酒店的天台,如果从这里掉下去,必死无疑!昏暗中,蓝覃被一阵冷风吹醒,望着眼前空空如野,他惊悚了,猛地一个激灵……完了,洛琪珊掉下去了?死了吗?【已更8千字,晚上还有一章,求点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