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晏锥来救!
    这震骇人心的时刻,蓝覃这样狠毒残忍的人都难免被吓出一身冷汗,内心那熟悉的恐惧感汹涌而来!

    他过坐牢,他太了解牢里的生活是怎样了,这辈子他再也不想进去,可如果洛琪珊真的死在这里,他也难脱干系,万一又惹上一身麻烦?

    就在蓝覃惊恐之际,他的眼睛却看到了石栏上的钢条,被一双手紧紧地握住……洛琪珊她没死!

    蓝覃一个箭步冲上去,果然他见到洛琪珊死死拽住了钢条,而那钢条上还有一根绳子,想必洛琪珊刚刚在栽下去时,就是抓住了绳子然后再抓住钢条。

    蓝覃这才嘘了口气,原来是虚惊一场,幸好洛琪珊没死,否则……可就在蓝覃惊觉自己的想法时,心底那邪恶的声音又出现了。

    不……他怎么能兴庆她没死?他应该感到惋惜才对。她是梁悦那个贱.人和洛凯旋生的孩子,她死了也是活该!

    这罪恶的声音一遍一遍在放大,占据了蓝覃的整个思维,他瞬间已经变换了想法。

    “呵呵呵呵……居然没掉下去,真是遗憾啊。”蓝覃说着,居高了手,低头望着洛琪珊,看见她吃力地拽住钢条却怎么都无法上来,他心里就升腾起一股报复的快.感。

    洛琪珊满腔的惊恐和愤恨,可她却无计可施,她现在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抓着钢条,手臂上传来撕裂的疼痛,她连一丝丝多余的力气都没有了。

    蓝覃罪恶的眼神狰狞的面孔,在远处灯光投照下,他更像是魔鬼笑着张开了血盆大口……

    “洛琪珊,你看到这是什么吗?”蓝覃扬了扬右手,一个亮晃晃的东西被他握着,原来竟是洛琪珊的手机!

    就在先前他抱住洛琪珊的腰时,他已经趁机摸到了洛琪珊的手机,而此刻,她身上披的西装以及她的鞋子都掉在了地上。

    洛琪珊死死憋住一口气,全都用来支撑着自己抓住钢条,否则她就会真的掉下去了……会粉身碎骨!

    “哈哈哈哈……现在你不能录音了,所以,我可以满足你的心愿,告诉你……你说得没错,我就是十五年前绑架你的人。”蓝覃得意地低笑,像是在说一件光荣的事。

    洛琪珊气得血冲脑门儿,恨不得能飞身上去将这张脸揍成猪头!可是,哪怕再愤怒,她也只能眼睁睁望着蓝覃,牙齿缝儿里挤出一句话:“全世界每天都有人死,怎么你这种恶魔却没死……”

    昏暗的光线中,蓝覃的表情更加阴毒了:“我没死,就是要留着这条命看你们洛家怎么倒霉!你知道你父母当年做过什么吗?你母亲狠心抛弃我,因为她勾搭上了富家少爷洛凯旋!抛弃了我还不够,她和洛凯旋还联合起来陷害我,让我坐了十多年的牢,现在我做的一切不过是以牙还牙!”

    这个男人真是没救了,年过五十了还执迷不悟,直到现在都还不明白梁悦当年与他分手并非是因为洛凯旋,而是因为他自己做人太不厚道,早早地就被梁悦看透了她歹毒的本质。

    “你……别再为自己的罪恶找借口了……你绑架我的时候,不就是为了报复我爸妈吗……我那是还小,你对小孩子下手,你连畜生都不如……”洛琪珊艰难地发出声音,她此刻是怒火中烧,同时也极度害怕……这是酒店顶楼,她若掉下去了可怎么办?这么年轻就要死了吗?不……她不甘心,她还没有活够!

    “晏锥……晏锥你在哪里?当真在酒会上看不到我,你也不会过问我一声吗?”洛琪珊的心在哭泣在狂吼,痛得她几乎要窒息。此时此刻,在生命最危机的时候,她除了想到父母,她想到了晏锥……还未曾与他开始一段婚后的恋情,她就要死了吗?

    就在她心底那情爱的种子刚发芽时,就要永别了吗?不……她绝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的人生怎么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老天爷,我救过那么多人,这次你可会救救我?

    洛琪珊再也不想跟蓝覃多说一句话,现在说什么都是废话,都是在消耗她的力气,而她这样的情况最需要的就是力气,她能多坚持一会儿抓住这钢条,她就能多一分生的希望。

    死亡的气息,从未如此接近,仿佛下一秒就要坠入永恒的深渊!

    洛琪珊纵然是胆大,也会在极度的恐惧中濒临崩溃!

    蓝覃见洛琪珊不说话了,知道她在想什么,可他完全没有一点想要伸手援救的念头。

    蓝覃阴森森的笑声在夜风中有种毛骨悚然的冷意:“你能撑多久呢?你什么时候会掉下去呢?真是可惜……如果你掉下去了,之后警察问到我,我只能如实相告,说是你先对我动手,而我只不过是被迫防卫,你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对了,你这手机应该录到了你冲我动手时说的话吧,刚好,这可以做为证据,证明是你先企图伤害我。啧啧,你才25岁,就要这样去了,十五年前你没死在我手里,现在死也一样,你父母受不住打击,肯定会痛不欲生……我只要一想起他们痛苦的样子,我就特别痛快!”

    这个人的心灵已经扭曲了,什么道德良知在他这里都是虚无的,他一心只想要报复,只要是能伤害到洛凯旋夫妇的事情,他就会觉得值得去做。

    洛琪珊气得说不出话来,见过卑鄙狠毒的人,可像蓝覃这样的,真已经不能用“人”来称呼他了。

    “我没时间陪你耗了,你慢慢等死吧,而我就等着看到你死的消息上头条……你们家所有的人都该死,说不定你先死了,你老爸过不了多久就会步你的后尘,因为,只要他被判入狱,我保证他会死在监狱里的,那时候,你母亲还活得下去吗?她会被活活气死吧,哈哈哈……”蓝覃在臆想着,可他的笑声也掩饰不住他内心深处真正的凄惨。一个活在仇恨中的人,即使活着也等于死去。

    蓝覃没有多做停留,将手机小心翼翼地用衣服擦去了上边的指纹,然后丢在了地上,最后望了洛琪珊一眼,留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邪恶的冷笑,他走了。

    黑漆漆的天台上恢复了宁静,静得可怕。

    寒风中,洛琪珊不只是全身颤抖,一双手更是抖得厉害……这样太耗费力气了,她不知道自己能抓多久,一旦没了力气,她就……

    洛琪珊不敢往下看,她怕自己一看就吓软了,她只能看看远处的大海还有旁边的大楼,她不敢去想象掉下去之后会摔成什么样……

    悲凉,心痛,恐惧,不甘……各种情绪在身体里翻腾着,汇聚成一片浓郁的湿意冲向了她的眼眶。

    眼泪,无声地滑落,在风中消失不见。活了25年,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孤独……一个人走向黄泉路,怎么会不孤独?她的青春,她的生命,才不过刚刚绽放就要凋零了吗?

    洛琪珊仰着头,能看到夜空的美景,很难得在这样的天气里,还有一个繁星密布的夜晚,只是,她欣赏的方式太过残忍了。

    这是天台,并且是临近海边,还能听到海浪一波一波的拍打岩石的声音,海风更是呼呼地吹过来,洛琪珊只穿了一条裙子,她冻得瑟瑟发抖,感觉自己都快成冰棍儿了……

    求生的本能驱使着她奋力往上,可这是徒劳的,她的力气根本不够爬上来。

    别说是女人了,就算是男人,这样吊坠着,在没有人帮忙的情况下也很难爬上来。

    谁不怕死?只有死到临头才会知道那有多么的恐怖,才会疯了似地渴望着生!

    洛琪珊脑海里浮现出了很多人的影子,但始终有一个男人的面孔晃来晃去的,只有晏锥……他现在应该是跟邓嘉瑜在酒会上谈笑风生,他不会知道他的老婆正在天台上命悬一线!

    多么可悲的死亡方式,洛琪珊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晏锥时,她除了叫他充当临时新郎,事后她还跑到天台去吹风,结果被他看到了,以为她要自杀,不但不劝慰,反而叫她先别急着死,因为那一天她死了一定会影响到第二天炎月的股价。

    就是这个可恶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已不再讨厌他……似乎不仅仅是不讨厌而已,她的心底留下了他的影子挥之不去。

    她的第一次给了他,是她喝了白酒之后强上的,当时她自己根本不知道做了什么。与他结婚,两人都是不情愿的,可是婚后的相处中,一次一次的激.情中,好像有看不见的火花在窜动。

    不知道是不是人在将死前总是会回忆一些印象深刻的片段,洛琪珊还想到了晏锥每次在chuang上时的热情与奔放,还有她自己,有时也会在他的带动下尽情释放着心底那团火。她记得他每一次都很勇猛,记得他每一次满足的表情,记得他说她是上天派来对付他的妖精……还记得他说要尽快让她怀上孩子,可是现在,她就要死了,还说什么生娃?

    如果……让她再选择一次,她一定不会再抱着现在暂时还不想生的念头,她一定会积极造人……因为,人生太无常,谁都不知道下一刻发生什么,假如能从来一次,她该早点生孩子……

    想了很多,也做了很多假设和如果,可是,奇迹依然没有发生,这天台上没有人来,而洛琪珊已经感觉到力气再慢慢倦怠,流失……她随时都可能因为松手而掉下去!

    “爸爸,妈……晏锥……老爷子……我不想死啊……我真的不想死……我想活,我想活……我想活!”洛琪珊在巨大的求生意志下,在仅剩的力气中抽离了一丝出来,最后那三个字,她终于能爆.发出一声震天的呐喊!

    带着哭腔的怒嚎,是对命运的控诉和对生命的留恋,不想死,已成了洛琪珊此刻唯一的执念,这一喊出来,犹如一股巨浪直冲云霄!

    可她也因为这一声吼,几乎耗尽了力气,这天台上又变得寂静了。

    就在洛琪珊的手因为无力而开始发生丝丝松动时,蓦地,她听到了一点声音,是天台的门?

    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男声传来……

    “洛琪珊,你在这里吗?”男人已经冲了进来,只因为听到了刚才这边传出的声音,但很微弱,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

    洛琪珊松动的手,在这一瞬间涌入了力量,身体里的潜能爆.发出来,使得她本来是要往下掉了,可在那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她又再一次有了力气!

    “晏锥……我在这里……晏锥……救我……”洛琪珊哭喊着,声音哽咽,抖得不成样子,但她燃起了希望的火焰,她看到了生的曙光!

    晏锥地心,在这一秒狂跳着,从未有过的慌乱袭来,猛地冲进去!

    “洛琪珊!”晏锥顺着洛琪珊的声音跑来,神色紧张,直冲到了石栏边上,看到洛琪珊两只手掉在钢条上,正冲着他眼泪汪汪地哭,看样子是吓坏了。

    “晏锥……我要掉下去了,救我……我不想死……”洛琪珊喉咙里发出一声呼唤,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可奇怪的是,晏锥此刻却一点都不慌张了,好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只见他指着洛琪珊的下方说:“你是没往下看吧?吓傻了是吧?你看看你脚下是什么,你根本就不会掉下去,你死不了的!”

    晏锥这话,透着如释重负的喜悦。

    啥?洛琪珊惊到了,下意识地往下看去……【今天一万二千字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