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夫妻间的乐趣
    珠宝就跟衣服有同样的特质就是……在不同的人身上会出现不同的效果。祖母绿那种美轮美奂的颜色,配上钻石冷贵的光芒,在洛琪珊这冰肌玉肤上,被衬托得更加完美了。

    洛琪珊低头看着这项链,她的目光中没有贪婪和狂热,只有一种淡淡的欣喜和甜蜜。原来不是送给邓嘉瑜的,而是为她留着。

    晏锥很满意地点头,喃喃地说:“还不错,挺适合你的,这项链是我母亲年轻的时候戴过的,这次我捐出来,也没打算会让别人拍去,始终它会回到我手里。”

    晏锥用这样特别的方式送项链给洛琪珊,比在家里直接送给她,更加具有意义,起码他通过这条项链捐了五百万做慈善。

    洛琪珊白.皙的脸颊泛着两朵绯红,美目流光溢彩,抬眸之间,一丝魅惑自然流露出来,那被吻得发肿的红唇咕哝:“谢谢,项链很美。”

    这一声谢谢,饱含的不仅仅是谢意,更多的是情意。

    洛琪珊没留意自己此刻胸前的被子滑下去了,只顾看项链,忽略了一片春.光都被晏锥收进眼底。

    晏锥深邃的黑瞳暗了暗,坐了下来,靠在她身边,邪肆的目光紧紧盯着她的项链……以及那周围的嫩白,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喉结一阵滚动,大手伸出来抚摸着项链。

    洛琪珊却轻轻一颤……他是在摸项链还是趁机大占她便宜呢。

    晏锥的手指仿佛有魔力,在她精致的锁骨上流连,然后划过那祖母绿吊坠的表面,顺势就偏了……

    洛琪珊脸一热,细如蚊蝇的声音说:“别……你的手拿开……”她越发颤得厉害,刚才那一番温存之后,她浑身都变得很敏感,可他却又要故意撩拨着,这不是成心在诱.惑人么。

    洛琪珊平时可是不会脸红的,唯有在这种事上面,她会害羞,会禁不住脸红心跳,而晏锥最喜欢看的就是此刻她娇羞的表情。

    晏锥闻言,不但没把手拿开,还从背后抱住了她,更加肆无忌惮了。他幽深的眼神跳动着她熟悉的火焰,分明就是不安份……洛琪珊的呼吸逐渐失去平稳,一张脸红得滴血。就在她喘息至极,他已经抱起了她的身子……“唔……”她一仰头,紧咬红唇,感觉自己又被他抛到了浪尖上……

    室内的温度不断攀升,不是因为空调,而是因为两口子在尽情享受着夫妻间的乐趣。深夜的室外,天气很冷,但这里边却是春.意盎然,热火朝天。

    先结婚再恋爱,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切实际,可就是有那么一部分人经历着。经过不断的了解和相处中发现原来自己的另一半身上的闪光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吸引人,那感情自然会在不知不觉中蔓延,加深。

    不用晏锥多说,洛琪珊现在也知道了他跟邓嘉瑜没什么,否则,这项链怎么可能送给她?对洛琪珊而言,项链本身的经济价值她不看重,她在意的是晏锥的这份心思,这份被人重视的感动。

    而晏锥也知道了,洛琪珊来酒会不是因为蓝泽辉,她是为了接近蓝覃。听了她的遭遇以及她心理障碍形成的病因,他这冷冰冰的心也硬不起来了,对她的怜惜更多,加上今天在酒会上,拍卖环节时她的表现,赢得了晏锥的欣赏……这种种加起来,洛琪珊在晏锥心里的分数无形中又多了一些。

    就是这样从无到有的感情,从冷到热的过程,才是最美最值得回味的……或许现在还不够深刻,没爱到舍生忘死,可那只是时间的问题,只要两人之间持续发展下去,不久的将来,恩爱的程度会像晏少和水菡,杜橙和童菲,亚撒和兰姐。但前提是要晏锥和洛琪珊都能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如果当中遇到阻隔和磨难,就另当别论了。

    酒会结束,邓嘉瑜没见到晏锥,打手机是关机,她也没见到洛琪珊。有种不好的预感让邓嘉瑜难以心安……难道是晏锥和洛琪珊一起回家去了吗?两个人的感情看起来并不怎么好,为什么她却总是抓不到机会?

    郁闷的不止邓嘉瑜一个,蓝泽辉也独自一人借酒浇愁,他感到要与洛琪珊有进展,似乎很难,可他不会就这样放弃的,越是有挑战和难度,他越有兴趣。

    缘份这东西妙不可言,邓嘉瑜和蓝泽辉都巴不得那两口子之间没感情,巴不得自己能走进他(她)的心,但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绕来绕去却让他们走得更近。

    邓嘉瑜和蓝泽辉都是固执的人,不会轻易放手的,洛琪珊和晏锥两人的感情路,必定还会经历更严峻的考验,还有那虎视眈眈的蓝覃……

    周末的时间过得最快,又该到了洛琪珊上班的时候了,也是她最头疼的时刻。因为,那位叫唐家祥的病人,她还必须要去看看他的情况,又一次要面对他的家人,那些个怎么解释都不听的家属,完全不信她所说的话,认定了是她手术操作不当。

    可即使是这样,洛琪珊也不会逃避。病人是她的职责所在,她不能因为家属刁难就不管病人了。

    穿上白大褂,洛琪珊开始了这一天的工作,第一件事就是去病房巡视。

    不讲理的家属毕竟是少数,多数病人和家属都对洛琪珊保持敬爱的态度,因为她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医生。年纪轻轻却有着高超的医术和可贵的医德。套用那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这医院里,洛琪珊在病人当中的口碑,比很多老牌医生还要好。

    病房里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患者们亲切地跟洛琪珊打招呼,那感激的笑容和话语,都是出自真心的。这种满足感,是豪车名包所不能代替的,是洛琪珊精神上的慰藉。

    来到了唐家祥病房的门口,洛琪珊停下了脚步,做好了心理准备走进去……兴许又要被家属骂一顿,但她还是来了。是她做过手术的病人,她不想将后续的治疗交给其他医生,她要亲自负责。

    唐家祥的情况基本稳定了,在康复中,但身体太过虚弱,躺在病chuang上,瘦瘦的身体缩在被子里,看上去真是令人揪心。

    今天只有他的一个堂哥在,他的老婆和其他哥嫂门都没来。

    唐家祥见到洛琪珊,挣扎着想起来,却被洛琪珊阻止了。

    “你别动,躺着就好,我看看你的伤口。”洛琪珊说着,伸手揭开了病人腹部的纱布……

    “怎么样,感觉如何,还会很疼吗?”洛琪珊轻声问。

    唐家祥摇摇头,感激地说:“洛医生,我今天感觉好些了,伤口也没那么疼,刚才还进食了……这都要谢谢洛医生救了我,可我的家人对你不太理解,希望洛医生别介意,我代我的家人向你道歉……”

    一旁的堂哥没说话,只是白了洛琪珊一眼。

    洛琪珊听唐家祥这么说,心里更是不好受,因为她知道,是何慧怡在手术中违规操作,唐家祥才会感染那么严重……说起来是医院有一部分责任的。

    “唐家祥,你看我像那么小气的人吗?你的家属对我有误解,我很理解他们的心情,手术的事,医院会继续调查,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谢谢洛医生,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唐家祥欣慰地说,忽地脸色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

    “洛医生,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医院开了缴费单,但是我家一时没那么多钱,可不交钱的话,我这药就要停,我老婆已经在想办法筹钱了,可能还需要两三天时间,医院能不能先别停药,过几天我们一定把费缴上。”唐家祥说话有些吃力,凹陷的眼眶里噙着一点晶莹。他心里苦啊,为了这个病,他家已经负债累累,现在还得继续借债,这种心酸,难以言喻。

    “多少钱?”

    唐家祥苦笑:“三……三万两千八……”

    “……”

    洛琪珊默然了,这笔钱,对唐家祥这样的家庭来说,简直就是巨款,一时间,他们能凑齐吗?

    唐家祥的堂哥也忍不住抱怨:“娃儿读书都没钱了……虽然学费是免了的,可书本费和杂费还有,这两年家祥治病都耗光了家里的钱,娃儿只有辍学,够惨的了,现在又要三万多块,还只是缴清前边的费用,这后面还要继续住院治疗……咱家就算是砸锅卖铁都拿不出钱了……”

    这番话,让人心情沉重,唐家祥的眼睛更红了,而洛琪珊也无法找到合适的语言来安慰。

    安慰有什么用?对于这样家庭困难的病人来说,钱,才是最实际的问题。并且,洛琪珊很清楚,唐家祥的请求,在医院里是行不通的。到了时间,如果他家不能缴清那张单子上的钱,他会被停药,如果连住院费都交不起了,他就只能出院。

    但这些,洛琪珊没说,她只是冲着唐家祥点头:“放心养病吧,别想太多,这件事。”

    这等于就是答应了唐家祥,然而,洛琪珊是不会向医院提出延迟缴费,因为那样并不是解决之道,她心里已经有了盘算和决定了。【求月票!晚上还有一章,精彩还会继续,请大家继续支持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