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午吃了午饭,洛琪珊在休息的时候,脑子一直没停止过转动,她在想要怎么解决唐家祥的治疗费用问题。

    毕竟,唐家祥是她负责的手术,她总是在想,如果当时她能看到何慧怡的手摸了后颈,她是绝不可能会让何慧怡去给手术患者做丝线打结的。无论她的理由多么充分,事实就是她在这一点上面疏忽了,理应负一部分责任。唐家祥后来感染严重,需要抢救,这使得医药费又增加了,让这个家庭难以负荷。

    洛琪珊决定帮唐家祥一次,这也是她负责的一种表现。原本她户头上的存款不少,可有些是父母给的,所以在家里出事之后,她已经把大部分的钱交给了父母,而自己所剩下的不多了,但即使这样,她还是会为唐家祥付清这三万多的医药费。这样她的心才会安一些。

    罪魁祸首是何慧怡,而那被抢的U盘就是唯一的物证!

    一想到这个,洛琪珊的心就开始澎湃了,拿起了手机。

    这时候晏锥在干嘛呢?如果打电话过去,会不会打扰到他?

    洛琪珊这是第一次在上班午休时还想着给晏锥电话,心里有股甜甜的滋味挥之不去,驱使着她想要听到他的声音……

    拨通了晏锥的手机,耳边传来他悦耳的声音,洛琪珊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眼睛都在发亮。

    “你……你吃饭了吗?”

    “嗯,吃过了。”晏锥淡淡地回答。

    “那……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啊,忙吗?”

    “不忙。”晏锥又简洁地回答了两个字,不过他也微微一愕:“你找我有事?”

    这话说得……洛琪珊胸口一闷,怎么难道没事就不能给电话了?

    “是有点事问你……我的包被抢,现在有消息吗?”

    “还没有……如果有消息,郭局长会通知我的。”

    “呃……”洛琪珊无语了,该怎么继续谈下去呢,有什么话题可以聊的?她还不想这么快挂电话。

    晏锥那边也沉默了几秒,之后问她还有没有其他事,听到说没有,他就挂了。

    洛琪珊握着手机一阵腹诽:这个晏锥,真是不解风情,多说几句会死吗?难道就只有在chuang上才最有默契?

    这时候,洛琪珊的手机忽地响起,她下意识地惊喜了一下,可一看见不是晏锥的号码,她这心又落下去了。

    是院长,叫她去办公室。

    洛琪珊有种预感,兴许这次院长召唤,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了。不管怎样,还是得去看看,该来的迟早会来,躲也躲不掉。

    洛琪珊很快到了院长办公室,里边却不止她一个人,比她先来的还有梁主任。

    院长表情严肃,梁主任还是一贯的面带微笑,可洛琪珊却不会再被这虚伪的面孔所蒙住,自从知道他与贺晴偷.情,印象就一落千丈了。

    “洛琪珊,你先坐。”院长双眉之间充满凝重。

    洛琪珊心想,既来之则安之,且看是个什么情况。

    院长叹了口气说:“有件事,先跟你知会一声……就是关于这次院里对普外科治疗组组长的选拔,原本你是我们大家都看好的苗子,但最近负责评审的几个领导也都知道了唐家祥那件事,家属找领导闹过,这对你的影响很不好,所以,这治疗组组长的评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是贺晴。”

    梁主任在旁边察言观色,附和着说:“洛琪珊,这次没评上,不代表你工作上有问题,我们都知道你是个人才,工作出色,但这治疗组组长的位子,你和贺晴的呼声都很高,偏偏医院里有些人爱较真,咬着唐家祥的事,非要说你手术操作不当,反对你当治疗组组长,所以这样的结果,还希望你不要介意,继续在工作上再接再厉,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听似是在安慰洛琪珊,可洛琪珊知道,梁主任只怕是早在心里笑开花了吧,他的相好,贺晴当了组长,那不是他该高兴的事儿吗?却还在这里假惺惺地惋惜,真够恶心的。

    院长见洛琪珊沉默不语,照顾她落选的情绪,他还在解释着,可说来说去不也是难以改变的事实么?总之,洛琪珊就因为唐家祥的事,当不上治疗组组长了,有人在将这件事抓住不放,往她身上泼脏水,以此为借口,硬生生挤掉原本该属于她的位置。

    看着眼前的两位领导都在极力解释着,洛琪珊忽然感觉很好笑,既然都决定将组长的位置给贺晴,又何必还要这么虚伪呢?

    “院长……主任,谢谢你们的关心,我没事。对我来说,只要能正常的上班就行,坐在什么位子并不重要,只要我能学以致用,继续治病救人就行。贺晴当组长,我没意见,她比我资历老,在医院干了十几年了,而我才来两年而已。”洛琪珊轻松的语气,丝毫没有生气,这份淡然,不是装出来的,是她自身具有的光辉。

    名利,不是她学医的初衷,如果要追求名利,她何必选择学医?她热爱自己的工作,她志在当一个问心无愧的医生,所以,一个组长的位子她何曾稀罕过?

    洛琪珊说的话,就是在告诉院长和主任,她不会因为落选而不开心,因为她的宗旨是治病救人,不是来跟谁争着上位的。

    院长和主任不禁面面相觑……洛琪珊这么看得开?明显是被人抢了属于她的位子,却还能这样从容淡定,这份胸襟,少见啊。

    这么一来,院长和主任反而有点尴尬了,他们觉得重要的事情,在洛琪珊面前居然不算什么,这不由得让他们感到失望和不是滋味。谁不是削尖了脑袋往上爬?可洛琪珊偏偏就是个异类。

    在这个环境下,洛琪珊不随波逐流,不跟别人一样,这就会让领导觉得她不是同类人。虽然品德值得欣赏,可实际上,领到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具有品德的人了……

    “算了算了,你去工作吧。”院长随意挥挥手,也没兴趣再说下去了。

    洛琪珊装作不知道领导在想什么,起身,礼貌地告辞,转身就走了。

    办公室里,梁主任不屑地摇头:“这个洛琪珊真是不知好歹,我们想安慰她一下,可人家根本不需要,根本没把治疗组组长的位子放在眼里。也难怪呢,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骨子里清高得很。”

    “由她去吧,既然她说只要能正常工作就行,不在乎什么位子,那以后有什么职务空缺也不用考虑她了。”院长一句话就已经决定了洛琪珊将来没有升职的可能。

    梁主任谄媚地笑笑:“院长英明……她喜欢现在这样,那我们以后就把机会留给别人,反正医院里也不缺人才。”

    是啊,医院里不缺人才,更不缺擅长巴结奉承的人,领到要的就是这种。但洛琪珊就是那种宁折不弯的人,要她为了升职而去阿谀奉承巴结领导,那种事,她做不出来。因此,在同事和领导眼里,会认为她不合群,脾气臭,故作清高……

    随外人怎么说,洛琪珊不理会,她强大的内心不会因为这些而改变初衷,不管处在什么环境,她要坚持做自己。如果有一天,医院里真容不下她,要将她挤走,她会很潇洒地离去。治病救人,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假如医院不待了,她还可以去当“无国界医生”,在世界各地去治病救人……

    洛琪珊之所以没有提U盘的事,是她知道,即使说了也没用,因为U盘还没找回来,空口无凭,谁会信她?

    手机再次响了,竟然是蓝泽辉打来的。

    洛琪珊接起来,蓝泽辉才说了两个字就剧烈咳嗽,似乎是身体不适。

    “嗯?蓝泽辉你怎么了?病了吗?”

    “我……咳咳……有点发烧……珊珊,我打电话主要不是说这个,我是……咳咳……是我前两天有托人帮忙查那个抢劫你的飞车党……咳咳……查到了,U盘拿回来了,在我这里,可我现在……咳咳……”蓝泽辉声音沙哑,咳嗽不停,看样子病得不轻。

    洛琪珊惊愕,随即立刻说:“U盘在你那里,你在哪?我过去找你吧。”

    “我在……”蓝泽辉说了一个地址,那地方洛琪珊知道,是在炎月总部大楼附近。

    洛琪珊心想,正好,拿了U盘还可以去炎月找晏锥,一起回家。

    兴许是这U盘对洛琪珊来说太重要了,所以她在这一刻也没多想,警惕心松懈……还有,她想起自己要赔偿一件衣服给蓝泽辉,顺便就给他拿过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