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起这衣服的事,洛琪珊还对那天所发生的一幕记忆犹新,是她被病人家属追赶,蓝泽辉恰好及时赶到,可他的也被人扔了西红柿,衣服弄得很脏……洛琪珊看到了衣服是什么牌子的,悄悄买了一件,准备要赔给他。本来是前两天就买好了,但酒会她忘记带出来,现在正好给蓝泽辉送过去。

    洛琪珊曾听蓝泽辉说过他没有跟蓝覃住在一起的,他是自己一个人住,家里有佣人伺候。也因此洛琪珊才会单独一个人去那里,如果是蓝泽辉与蓝覃一起住,她不会去的。

    洛琪珊先回家拿了衣服然后再开车去蓝泽辉的住处,这边过去并不很远,路上顺利半个多小时车程就到了。

    这是位于本市黄金商业中心附近的一栋高级公寓,小区管理严格,进出都有门禁,里边环境绿化做得很好,悠闲舒适,红花碧水交相辉映,令人产生一种犹如在春天的错觉。

    此时已是暮色降临,华灯初上,本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可洛琪珊惦记着u盘的事,不拿到手的话,她吃饭也不安心。

    说实话,蓝泽辉这人还挺讲义气的,那天因为碰到洛琪珊被家属追,所以才会问她什么事,知道之后,他还真派人去调查了,本事不小,连警察都没查出来飞车党的下落,却被蓝泽辉给查到了。

    洛琪珊走路的脚步也轻快起来,很欣慰,只要自己拿到u盘,就能让何慧怡无所遁形。她要的只是一个公道,不仅是给病人,也是给自己。至于那治疗组组长的位置,她可没想着将u盘给领导看了之后能让她坐上去。

    门铃响了好半晌,蓝泽辉才来开门,他脸色看起来红得有点异常,还真是发烧了。

    “珊珊……”蓝泽辉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跟平时不同,一听就是扁桃发炎的。

    洛琪珊关切地扶住蓝泽辉,出于医生的职业病,她的手探上他额头……

    “是有些烫,可能有38度左右……你家有药吗?”洛琪珊此刻一时间还顾不得问u盘的事,蓝泽辉如今在她眼里就是个普通的病人。

    蓝泽辉苦笑着,虚弱地说:“家里有药箱,不过我忘记了里边有没有药。”

    “……”

    洛琪珊无语,看来这也是个不太会照顾自己的人。

    扶着蓝泽辉进去,坐在了沙发上,帮他拿来药箱,洛琪珊这才仔细一看……幸好还有药。

    “啊……张开嘴我看看你的喉咙?”洛琪珊用手机电筒照着,看了喉咙再翻翻他的眼皮。

    “怎么会发烧了?”

    “昨晚淋雨了,所以……”

    “现在天气凉了,多注意身体啊……你家佣人呢,怎么没在照顾你?”

    “佣人请假回老家了。”

    “……”

    得,洛琪珊明白了,蓝泽辉现在是病着,并且没人照料,估计今晚的晚餐他都只能叫外卖了。

    “这两种药一起吃吧,”洛琪珊从药箱找出了退烧药和消炎药。

    蓝泽辉皱了皱眉头,望着她手里拿白色的药片,只觉得胃部一阵不适。

    “这药不是胶囊也不是糖衣,会很苦吧?”

    “嗯?”洛琪珊愕然:“难道你还怕吃药?”

    显然,这猜对了,蓝泽辉尴尬地笑笑:“我只是很少吃药,不太习惯。”

    这,谁长期吃药那身体该是成啥样了?

    “你家有白糖吗?”

    蓝泽辉想了想,指指厨房的方向……

    洛琪珊给开水里边加点糖,这样他或许没那么难受。

    蓝泽辉吃药是挺艰难的,拿在手里看了又看,左看右看,最后还是在洛琪珊的鼓励下将药吞下去。

    可吞了之后就一直揪着眉不说话,好一会儿才长长地吁口气:“药啊……真难吃。”

    不仅吃药了,洛琪珊还将药箱里的温度计给他量着体温。

    洛琪珊不禁莞尔一笑,绝美的容颜仿佛倏然绽放出一朵花儿,动人心魄的美,看得蓝泽辉微微一呆。

    “珊珊,你对我真好……”蓝泽辉目光有点痴,含着满满的情意,凝视着洛琪珊。

    洛琪珊怔忡,心想不就是顺手给他找药吗,这很平常,并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啊。

    可看蓝泽辉这表情分明不是夸张和说谎,是真的很感激她。

    “珊珊,你知道吗,如果是我爸爸在,他不会管我有没有吃药,他只会叫我去医院看病,然后就忙他的事业去了。而我母亲……去年心脏病发,永远地离开了,所以,对我而言,身边已经没有人真正的关心我了,不过幸好我还有你,珊珊……”蓝泽辉说得有点凄凉,虽然还是在笑,却是十分苦涩的。

    淡淡几句话已经足以看出蓝泽辉与蓝覃之间的父子关系存在不少问题。

    洛琪珊默然了……原来蓝泽辉的母亲已经去世,难怪在酒会没见到蓝覃带着夫人出现。

    这个蓝覃看来果真是冷酷无情的,对自己儿子都能不闻不问。亲人之间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句敷衍的关心的话,而是发自内心的关怀的举动。像蓝覃那样的人,他有心吗?蓝泽辉是他儿子,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种悲哀。

    这豪华的房子,据说要好几万一平……可里边住着的是蓝泽辉寂寞孤单的灵魂,冷清的地方,哪里称得上是家?

    哎……洛琪珊心底为蓝泽辉叹息,他人不错,跟蓝覃简直是南辕北撤的性格,只可惜蓝泽辉的生活过得也不如他表现那么风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蓝泽辉这阴霾的表情和受伤的眼神,让洛琪珊于心不忍。他这是第一次吐露心事吧,他在这边朋友少,一定压抑得难受。

    洛琪珊忽地站了起来,爽朗地笑着说:“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难道你肚子不饿吗?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能吃的东西,今天就由我亲自下厨吧!”

    “你下厨?真的能吃吗?”蓝泽辉故意做出怀疑的神色,可眼底分明是惊喜。

    “哈哈,你吃过就知道了!”

    她笑得明媚灿烂,将先前那沉闷压抑的气氛一扫而光。她不会甜言蜜语安慰人,但她身上有种积极向上的能量令人在心情低落时还能被她所感染,变得没那么伤怀了。

    蓝泽辉痴痴地望着洛琪珊的背影,心里那团火在萌动。这个家里很久都没有过笑声了,是她带来了光明和温暖。

    这个女人,她是那么与众不同,她身上没有浮夸的色彩,她不爱浓妆艳抹,可谁都不能否认她的美。不只是纯天然素颜惊人,她的内在才是最美的地方。

    蓝泽辉觉得自己真幸运,能得到洛琪珊的照顾,就算让他发烧到40度都值得啊。

    这时,洛琪珊走出来,正看见蓝泽辉在傻笑,不由得问:“你在笑什么?”

    蓝泽辉收回了心神,柔情似水的眼神锁在她脸颊,这白里透红莹润如玉的一张脸,真让人看不够。

    “我是在笑自己因祸得福,虽然生病了,可是却能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太惊喜了。”

    洛琪珊没去细想他话里的意思,只是惋惜地说:“冰箱里只有西红柿和鸡蛋,还有一个水果玉米,晚餐会很清淡的,你吃得惯吗?”

    “当然吃得惯了,只要是你做的,都会好吃。”蓝泽辉笑得一脸幸福样。

    “那好吧,我就煮个粥,你喉咙不舒服,喝粥比较合适。”

    “好……”

    蓝泽辉原本是有些头晕的,可现在因为洛琪珊来了,他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好了一点,但看看体温计上边,显示他烧到38度5,了……

    不过他却不担心,反而是心情大好,想着一会儿就能吃到心上人做的饭菜,这点烧算什么,受的罪都因她的出现而消失了。

    洛琪珊在厨房里煮粥,浑然未觉身后多了一道高大的影子……是蓝泽辉已经从沙发上下来了。

    他就这样静静看着,目光越发温柔,越来越情不自禁,就像是看着自己的爱侣一样。他在想,洛琪珊有没有对他一点点的感情呢?不知是真的烧糊涂了还是什么,终于,蓝泽辉迈开步子走了过去,伸手抱住了洛琪珊的腰……

    “珊珊,在我生病的时候,你能在我身边,真好……”他抱得紧,却是惊了洛琪珊,她手里的菜刀都差点掉下去了!【晚上还有一章。】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