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坦言她喜欢晏锥
    慌乱中,洛琪珊潜意识里爆发出来的是愤怒,眸色一狠,使劲挣脱蓝泽辉的手臂,跳脱开来,愤愤地瞪着他……此刻,她手里还拿着菜刀。

    “蓝泽辉,你烧糊涂了?”洛琪珊明亮的双眸如镜子般映照着他的脸,他的窘迫和尴尬。

    洛琪珊现在是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真实的感受就是她很抗拒蓝泽辉这样亲昵的举动。她可以承认他是朋友,但不代表会允许过份的行为。

    蓝泽辉面露痛苦之色,还有几分尴尬,却还是只能无奈地说:“珊珊,对不起,吓到你了……其实我只想抱抱你,我不会欺负你的。你救过我的命,你是我心目中唯一的女神,我怎么会不尊重你呢?别用这样戒备的眼神看我好吗?这会让我很受伤。”

    他说话的声音依旧很虚弱,歉意又是那般诚恳,加上他还是个病人……洛琪珊实在无法对着他发脾气,平时的表现都是正人君子,又屡次帮过她,她也总不能因为被抱一下就完全否定了这个人吧。

    洛琪珊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看了看手里的菜刀,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太凶悍了。

    收起了菜刀,洛琪珊摆摆手:“你出去休息吧,我还在煮粥。”

    蓝泽辉眼底露出一丝不舍,却什么都没说,转身出去了。

    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刚才抱了她一下,她的反应就已经那么强烈了,他心里拔凉拔凉的还带着刺痛,他也需要冷静一下。

    蓝泽辉出去之后,洛琪珊也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刚才,她在被蓝泽辉抱着那一瞬间,她心底窜起的火苗几乎将她的理智焚毁,那种排斥和抗拒难以言喻。

    她在晏锥面前就不会这样。她喜欢被晏锥抱着,喜欢跟他接吻,喜欢他的触碰,但蓝泽辉就只是隔着衣服抱一下,她都感觉像是吃了苍蝇般难受。

    蓝泽辉今天不仅是病人了,行为也异常,难道他真的对她有了那种想法?

    洛琪珊秀气的双眉蹙起,琢磨着假设蓝泽辉对她动了心,她和他还能愉快地做朋友吗?

    蓝泽辉在外边一直都没再进去厨房,躺着像是睡着了,洛琪珊出去时就看见他没盖毛毯……

    职业习惯作祟,洛琪珊轻轻地弯下腰,将他旁边的毛毯拉起来为他盖上。可就在这时,蓝泽辉却忽地睁开眼睛,猛然抓住了洛琪珊的手腕,黑亮的眸子里又带着一丝殷红,紧紧盯着她。

    洛琪珊心头一慌,不习惯这般靠近,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但他这次握得很牢,眉宇间流露出痛惜之色:“珊珊,你这么关心我,难道不是对我有一点点的情意吗?为什么你却连个拥抱都要抗拒我?你告诉我,在你心里,有没有我的位置?”

    这伤情的神色,若洛琪珊还不明白,她就真是太蠢了。

    洛琪珊心里暗暗惊诧,蓝泽辉竟然以为她对他有情?

    “我……蓝泽辉,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关心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你帮过我,我觉得你跟你的父亲不一样,你为人挺好,值得交。你生病了,我照顾你吃药,我煮粥,给你盖被子,这些不都是朋友之间该做的吗?如果是这样令你误会了,我……我很抱歉。”洛琪珊略带歉意的语气,有点沉,心情也跟着染上一层灰雾。

    蓝泽辉的身体明显颤了颤,眼底满是失望,握着她的手腕也渐渐放开了,目光变得凄凉,带着自嘲的笑意:“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一直都是我自不量力,以为自己能在你心里占据那么一点点的位置,结果却是这样……你,从未喜欢过我吧,而我在度假村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之后每一次见面我都会沉溺一分,刚才我看见你在煮粥的背影,想象着或许你也会我有感觉,于是我情不自禁去抱你,得到的却是你推开。现在你来给我盖被子,我不死的心又再跳动,终于鼓起勇气问你,而答案又是如此残酷……”

    他的笑,比哭还难看,这番话倾注了他的心声,他对洛琪珊早就有情,但又担心过早地表白,会让她吓跑。所以他才忍到现在,可说出口的结果就意味着他的单恋失败。

    洛琪珊惊愕了,美目里噙着不可置信……难以相信,他居然在度假村那时就喜欢上她?

    “不……我不是那种会一见钟情的人,美女投怀送抱的很多,可我没感觉,我心里一直住着一个白衣天使,就是几年前在m国我哮喘发作时,救过我的女医生。因此,我才会在回国后与你重逢时,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你。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已经结婚的消息,我有多受打击?但我不在乎那些,我能看出来你跟晏锥之间感情不合,他根本就不会懂得珍惜你。可如果你能跟我在一起,我会将你捧在手心,当成我这一生唯一的宝贝。只可惜你不会给我机会的是吗?你喜欢晏锥,你心里有他,又怎么会装得下我?”蓝泽辉原本烧得发红的脸颊现在又变得惨白,看着太让人揪心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洛琪珊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当听到蓝泽辉这一番表白时,她是有所触动,但仅仅是感怀和歉意,为这个男人的情意而心疼,可她不会因此滋生出爱意,她对蓝泽辉没有男女间那种感觉,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洛琪珊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善意的欺骗她也不想,尤其是现在。

    “蓝泽辉,谢谢你对我说这些。其实说实话,我和晏锥一开始结婚确实没有感情基础,但我和他在后来的相处中也渐渐发觉对方的优点,我们虽然有时给别人的感觉像是不合,可并没有大的矛盾。我原本还模模糊糊的并不确定自己真的那么喜欢他,然而就在刚才,我忽然间明悟,我是对他有情了。蓝泽辉,请原谅我无法接受你的感情,并不是因为我已经结婚,而是因为我既然对晏锥有情,我心里再也容不下别人。”洛琪珊说得很轻,仿佛有什么东西稍微用力就会碎。

    她说得有一点地方是特意给蓝泽辉留了一丝余地的……那就是,她口中的明悟,就是蓝泽辉在厨房里抱她那一刻,她明白了,若当时是晏锥,她绝不会推开,只因为心里有了晏锥的存在啊。

    蓝泽辉静静地听着,眼神黯淡,除了失望就是伤心。

    “洛琪珊,你好残忍,说得这么直接,你就不能婉转一点吗?”

    “对不起,我必须要直接地告诉你,婉转或者遮遮掩掩,那都是害了你。”洛琪珊很干脆,但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惋惜,以后也许就失去一个朋友了。

    “呵呵……这就是洛琪珊啊,敢爱敢恨,不会婉转的,可是怎么办,我更恨自己,在听到你拒绝我之后,我却还是收不回我的心,它还在为你哭泣……”蓝泽辉眼眶泛红,有点微微哽咽,却没有流泪,他也是个倔强的人,不愿此刻落泪来博取同情。

    两人谈话很投入,浑然不知在楼梯转角处有一个阴影已经存在好一会儿了,像是一个男人,在那里偷听?

    蓝泽辉从沙发抱枕下边拿出了u盘,塞到洛琪珊手里,凄凉的声音说:“这是你的东西,拿着走吧,晚饭我一个人吃就行了。”

    洛琪珊一惊,紧紧捏着u盘,心头突突地跳了跳,感激地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帮我这么大的忙,警方都没抓到人,而你却能查到。”

    蓝泽辉眼底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我们做生意的人总有些门道是不为人知的,有时比警方更管用。管怎么说,u盘找到就好,你不用跟我客气了,我能为你做的,或许就只能到此为止。不是我不愿再跟你做朋友,而是我怕再见你的话,我会忍不住,我怕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洛琪珊没有多说,因为说再多都是苍白的,她不可能跟蓝泽辉在一起,她结婚了,她现在喜欢上了晏锥,她好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对蓝泽辉,只能是抱歉。

    洛琪珊向蓝泽辉道别,他送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只听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在两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际,一道黑影从后蹿上来,拦在了洛琪珊面前……

    “少爷,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放她走?她伤了你的心,她该死!”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说话,而这个人脸上却戴着面罩,完全看不清楚长相,可他身上那股骇人的杀气却让人胆战心惊!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