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遇险,遭袭!(求月票和推荐票)
    眼前这位陌生的中年人,说话很不中听,尖锐带刺,活像是洛琪珊只能任人宰割一般。

    气氛陡然间变得很不友善了,这位戴着面罩的中年男人一出现就破坏了蓝泽辉和洛琪珊之间的宁静。

    “你怎么下来了?还对我朋友这么不敬,你……回楼上去!”蓝泽辉低沉的声音带着愠怒,显然是气得不轻。

    洛琪珊冷凝的眸子睥睨着这个人,心里暗暗吃惊,蓝泽辉不是一个人在家?这个人是谁?怎么对她有种敌意?

    可这人却不肯听蓝泽辉的话,两道凌厉的目光死死盯着洛琪珊,狠狠地说:“你到底有什么好?把少爷迷得晕头转向之后你却不管不顾。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不应该再接近我们家少爷,否则,不会对你客气!”

    “够了,阿忠,你上去!”蓝泽辉愤怒地拽着这人的胳膊,但他因为发烧而很虚弱,这一使劲,搞得自己差点站不稳。

    “少爷!”阿忠紧张地扶着蓝泽辉,但却用充满仇视的眼神对着洛琪珊。

    洛琪珊心里窝火,自己与蓝泽辉只是普通朋友,可这个叫阿忠的人却说得好像她故意勾.引蓝泽辉似的。还口口声声扬言要将她怎样,先前说她该死,现在又说不会对她客气……

    “你是谁?你凭什么胡乱扣帽子在我身上?我跟蓝泽辉是朋友,你要误解,那是你的事,别因为你的臆想而出口伤人,说我该死,你就来试试是不是真的能让我死?”洛琪珊清冷的瞳眸闪烁着倔强的光芒,她的尊严在遭受到挑衅时,她不会忍气吞声,她从来不惹事,但她绝不会怕事。

    “珊珊……”蓝泽辉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阿忠眼中亮起了一抹阴骛,放开蓝泽辉,冲着洛琪珊就是一拳!

    然而,这自信满满的一拳却没能奏效,洛琪珊轻松躲过,身子一矮,灵敏的挥出了手臂,目标是对方的腹部!

    阿忠惊讶,但反应奇快,如虾米般弯起身躯,使得洛琪珊这一拳落空,紧接着,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抬脚狠踢!

    “砰——”

    洛琪珊和阿忠的两只脚在半空中碰个正着,发出一声闷哼,两人即刻吃痛地往后退去……疼啊!

    蓝泽辉惊诧,他从不知道洛琪珊居然还会这一手?这灵敏而又充满力道的身手,太惊艳了。

    而阿忠虽然意外,可那眼神里分明是一种兴奋而不甘的情绪。他想不到洛琪珊还能还手,并且看样子身手不弱,显然是练过的,这让他找到了一点乐趣。

    “不错,有两把刷子,只是,光这点本事……不够看!”阿忠低吼一声冲了上去。

    洛琪珊还没来得及吐槽,阿忠的拳头已经到眼前了,她急中生智随手抓起了身边一个东西往前一挡——

    “啊……我的画!”蓝泽辉一声哀嚎,这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心痛到脑袋空白……

    是的,洛琪珊随手抓起的东西就是一幅画,裱好的,却被阿忠一拳头击穿,手卡在了画框中,洛琪珊趁机抬脚猛地踢中他的侧腰……

    “……”

    阿忠踉跄后退,紧紧捂着左边腰部,再也不能上去攻击洛琪珊了……他原本就有伤在身,恰好被人踢到,他衣服下边的纱布里,应该在开始浸血了。

    “阿忠!”蓝泽辉焦急地走过去,关切之情掩藏不住。

    阿忠倔犟地摆手:“少爷,我没事,我……我要教训这个女人!”

    洛琪珊昂然站立着,忍住了讽刺的话……这是给蓝泽辉面子。

    蓝泽辉带着歉意的目光看着洛琪珊,表情复杂地说:“珊珊,他只是担心我,所以才会对你有误解,你就不能让着点吗?他前几天已经受伤了,现在又被你踢到……”

    洛琪珊愣了愣,这是什么情况?蓝泽辉的意思是在责怪她不该还手?下意识地瞥一眼那幅画,画框应该是很结实的木料做的,却被阿忠一掌打穿,可见那力道不小,但如果她不反击,她必定会受伤的。说到底,她是自卫还击,可怎么现在蓝泽辉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她不对似的?

    “少爷……”

    “阿忠,别逞强了,你需要好好休养,别乱动。”蓝泽辉这看似责备的语气里,实际是含着关心的。

    洛琪珊微微一愕,出于医生的习惯,她上前一步,试图查看一下阿忠的伤势,然而蓝泽辉却说:“不用你看了,我会给他上药的。”

    这冷漠疏离,真是蓝泽辉吗?

    洛琪珊明白了,这位叫阿忠的男人一定是对蓝泽辉很重要的人,身边亲近的人,而她呢?哪怕是出于自卫的还击,在蓝泽辉心里,她却是不应该那么做的,只因伤了他身边的人……先前还在对她表白,可现在,事实证明,在他心里,她连这个叫阿忠的都不如。幸好,幸好没对蓝泽辉动心,否则她岂不是很可悲吗?

    洛琪珊想通了这点,之前心里存着的那几分对蓝泽辉的歉意,一下子就抹平了。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淡淡地说:“如果真伤了就去医院看看,不好意思我刚才出手时有点重了,希望下次不会再这么主动冒犯我,我的保护意识很强,尤其是对于主动攻击我的人……蓝泽辉,再见了,多保重。”

    洛琪珊话里有话,指出是阿忠先动手才导致她反击的,即使伤了他的旧伤,那也是她无心的,说白了那是阿忠自找的。她不是圣母,她总不可能任由别人伤害而不还手吧?从十岁时曾被绑架之后开始,她就学习跆拳道,目的就是为防身。

    不指望谁理解,她问心无愧就行。

    洛琪珊转身离去,只是在临别那一刻,回头又诚恳地望着蓝泽辉:“谢谢你为我找到U盘,这个人情,我会记下的。”

    爱恨分明,是洛琪珊的特色。她是欠了蓝泽辉一个天大的人情,这是事实,她不会否认和逃避,她会还的。

    洛琪珊走了,可她心里对于阿忠的出现总是觉得有点不舒服……这个人对她的敌意太深,并且还戴着面罩,有什么见不得人或是难言之隐吗?

    门内,蓝泽辉痴痴地望着门口出神,阿忠已经站起来走到了沙发处,艰难地坐下来,掀开衣服查看自己的伤口。

    果然纱布隐隐泛红,阿忠痛苦地咬牙,望着桌上的药箱,把心一横,忍着痛,将纱布撕开来……

    蓝泽辉见状,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冷着脸过去,看着阿忠自己在换药,他终于还是一声叹息,伸手帮阿忠。

    “如果你不下楼就没这回事,伤口不会裂开。”

    “我……少爷,我是看看这女人对少爷怎么样,但她太可恶了,不懂珍惜少爷的感情,她根本就不配被少爷喜欢!”阿忠眼里迸出怨恨之色。

    蓝泽辉心里本来就难过,听阿忠这么说,他更烦躁了,不悦地说:“阿忠,是我自己要喜欢她的,不是她勾.引我,她更没有义务一定也要喜欢我,被拒绝,是我的命,我原本以为她和晏锥之间关系不好,可我猜错了,她竟然喜欢晏锥……我当然就没戏了。她会忠于她的婚姻,而是只能痛苦地熬过去。但这也不能怪她,你以后不要再对她有敌意了,我不想看到刚才那样的事情再发生。”

    阿忠闻言,越发为蓝泽辉感到痛惜,不明白为什么少爷到现在还要维护洛琪珊。

    “少爷,这么轻易将U盘交给她,帮了她天大的忙,为什么……为什么不利用U盘让她留下来,只要一晚……只要一晚她留在这里,那个晏锥就不会再信任她,说不定少爷你就有机会了……”

    “住口!阿忠,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可以说出这样混账的话?”

    “我……我也是为少爷着想。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劲才得到U盘,却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太可惜了。”

    “行了阿忠,不要再说这种话,我不想听!”蓝泽辉气愤地冲上楼去,他只想一个人静静。

    小区外,洛琪珊站在自家车子面前,掏出了钥匙,正准备离去。

    可就在她刚打开车门之际,蓦地,她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在回头那一霎,她的腰被抱得死死的,嘴巴被捂住,她闻到了一阵刺鼻的味道,眩晕感顷刻间涌来——糟糕!

    这两个字在洛琪珊脑海里闪现,同时她要做出反击,然后,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偷袭,捂着她嘴巴的手帕是沾了药的,几个呼吸之间,洛琪珊的身子已经瘫软了下去……【晚上还有更新。亲们,节假日我都是无休的,大家看得爽就在客户端投一点月票吧,谢谢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