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她昨晚没有回家
    迷雾,悬崖,冷风,荆棘……这充满了阴森压抑的地方,仿佛空气中都充满了恐怖的气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更没有任何一点声音,没有生命的痕迹,只有漫无边际的空寂。

    洛琪珊站在悬崖边上,惊恐地望着脚下深不见底的寒渊,全身寒毛倒立,她想要喊出声 ,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使劲张着嘴,但喉咙却总之发不出半点声响。

    这是比现实还要真实的梦境,如同她真的就置身其中,而实际上,她此刻却是在一间温暖的屋子里,睡在柔软的大chuang上,蜷缩着身子,巧克力色的被子掩盖不住她雪白的颈脖,精致的锁骨,光洁莹白的手臂……这情景太过令人遐想了,会产生一种疑问,她藏在被子里的身体,是穿了衣服的吗?

    洛琪珊在昏睡中,做了很多奇怪的梦,她也在梦中挣扎,可就是醒不来。她遇到了袭击,对方手段太狠毒,药力在她身体里的作用还没消失,她在几个小时之内都不会醒。

    桌上,她的手机在震动,是晏锥打电话来,而她却没能接。手机上显示了好几个未接电话,有六个是晏锥打的,还有三个是洛凯旋打的。

    此时此刻,晏锥正在家里的卧室中,焦急地等待着洛琪珊回来。

    晏锥先前还很悠闲的,洗完澡就处理了一些文件,之后再听听音乐,看了一部电影,可是到深夜了还不见洛琪珊回来,他渐渐地有点不耐了。

    这个女人,难道是上夜班?但就算是上夜班也该打个招呼说一声自己今晚不回来吧?他以为,经过了在酒会的那一晚他和洛琪珊之间已经有了一点默契,但这难道是他的错觉吗?她将自己的秘密,心理障碍,与他分享,让他感觉两人的心在靠近,他甚至开始有点在意她了,可这才过去两天,她就这么不屑一顾吗?这都12点了还不回家,连个电话都没有,如果她眼中有他的存在,她怎么会这么做?

    晏锥打了电话去问洛凯旋,说洛琪珊没有回那边……他一遍一遍拨着她的手机,通了却无人接听。

    洛琪珊你在搞什么?

    晏锥躺在chuang上辗转反侧,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她不在,这chuang也显得有点冷,家里少了个人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还真有点不习惯。平时只要她睡在身边,他总是能闻到她身上沐浴后的清香味,还有她身上的体温,她香软的身子……都是他生活中正在接受并熟悉的,而今夜,特别冷清,孤单,没人拌嘴了,没人惹他了,安静得异常,他反而感觉心底似乎有那么几分失落,在盼着听到外边车子开进来的声音,盼着听到开门声。

    原来等待一个人的滋味是这样的?

    有点酸,有点涩,还带着莫名其妙的甜,可如果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是等不到,他就只剩下气愤和焦急。

    晏锥一会儿起来上厕所,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玩玩ipad,他想让自己变得很疲倦然后就能快点入睡了,但事与愿违,他的睡意迟迟不来,反而是越来越清醒。

    该死的,洛琪珊你有种今晚就别回来!

    晏锥心里这么腹诽着,窝火得很,可其实他也有担忧……洛琪珊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这个念头,让晏锥更加烦闷了,就好像是心脏里一不小心闯进去了什么东西,之后就不出来了——那是名叫洛琪珊的女人吗,是她什么时候进驻了他的心而他却不知道吗?

    洛琪珊失联还不到一定的时间,那不能报警,只能继续等待她的消息,希望她只是耍点小性子罢了,希望她能平安无事地回家。

    是家啊,这个家里没有了她,仿佛失去了生机,只有他一个人形单影只,孤独地住在这栋楼,而他的母亲和爷爷都住在前边主宅里,这半夜,他睡不着也只有闷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晏锥不甘心自己的情绪就这么被洛琪珊给影响了左右了,因为她,他正在焦虑着,担心着,不安着……这种滋味不好受。

    时间在流失,终于,到了三四点时,晏锥疲倦地沉沉睡去,手机放在枕头边,为了是如果洛琪珊来电话,他能立刻接起来。

    这是一个难熬的夜晚,是一个令人痛彻心扉的夜晚……

    清晨,在城市的某个地方,洛琪珊所在的屋子里,她沉睡了*之后,即将醒来。

    侧卧变成平躺,她动了动,这时候她醒了,只是意识还处于混沌中。慢慢的,她吃力地睁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一盏精美的吊灯……这,这不是在家里,家里没有这样的吊灯!

    下一秒,洛琪珊惊悚了,猛地侧头看去,整个人顿时石化了,犹如遭雷劈似的呆立不动。

    因为,她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蓝泽辉,他正睡在她的身边,并且他露出被子外的上半身,没有穿衣服。

    洛琪珊脑子里轰然炸开了花,还来不及清理记忆的碎片,立刻掀开被子往里一看!

    幸好,她和他都是穿着小内的,这是否说明昨晚她并没有和蓝泽辉发生什么?

    短短几秒的震惊之后,洛琪珊飞快地冷静下来,强迫自己仔细感受着身体某个部位,体验一下有没有不适的感觉。

    不幸中的大幸,她除了头痛,身上的其他地方感觉还是正常的,可这并不能完全确定昨晚究竟有没有那种事发生。

    洛琪珊即刻下地,想去洗手间再确认一次……自己检查一下那里,看看是否有属于男人的痕迹。可就在她站起来之前,她蓦地发现窗帘竟有一条缝隙是开着的,那对面是?

    洛琪珊再次惊了,快速抓起旁边的衣服穿上,走到窗前一看……对面有几栋大楼。目测这个距离比较远,即使对面的人看见这边,应该也是望不到屋子里的人吧?

    洛琪珊冲进浴室去,几分钟个之后出来了,却见蓝泽辉还是在熟睡中。

    冷水洗脸之后,洛琪珊更加清醒了,大脑全开,将自己昨天遇到的事统统回想一遍……她记得是走出蓝泽辉家之后就去对面开车准备回家,可她遭到了偷袭,有人从她背后抱住她,捂着她的嘴,之后不到十秒她就昏厥过去。

    记忆在这里断开,再醒来时,她就在这里了。

    这是哪里?为什么她会和蓝泽辉躺在同一张chuang?偷袭她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会是蓝泽辉派人干的吗?

    想到这里,洛琪珊整个人都燃烧起来,被愤怒的火焰湮灭!昨天蓝泽辉才向她表白了,而她断然拒绝,他完全有可能因此而怀恨在心,找人袭击她,然后再送到他chuang上!

    洛琪珊打量着屋子里的格局,这装潢风格,不像是在谁家里,而是像在……洛琪珊拿起桌上的东西一看——上边标识着五个字——“大凯旋酒店”。

    太荒唐太不可思议了!她居然和蓝泽辉在大凯旋酒店的房间里过了*?

    “蓝泽辉,起来!”洛琪珊拽着他身上的被子狠狠一扯。

    这一声仿佛河东狮吼的爆呵,硬是将睡梦中的蓝泽辉惊醒了,睁眼看到洛琪珊,他的表情比她还要惊骇。

    “珊珊?珊珊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大凯旋酒店?蓝泽辉,你好阴险!”洛琪珊说着就挥动拳头,怒不可遏。

    砰——蓝泽辉被打中脸,痛得他眼冒金星,急忙抓住了洛琪珊的手,以防再挨第二拳。

    “珊珊,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这么生气要打我?”蓝泽辉焦急而又困惑,不像是装出来的。

    可洛琪珊现在根本不可能相信他了,被人袭击之后在他身边醒来,这怎么可能与他无关?

    “蓝泽辉,你还在演戏吗?别说你不知道昨晚我们是睡在同一张chuang上,昨天我从你家出去,结果被人袭击了,等我再醒来却是在这个房间,没穿衣服睡在你身边,你不要告诉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蓝泽辉,我看错你了,枉我还把你当朋友,原来……你就是个人渣!”洛琪珊激愤到极点,情绪完全爆发,冲着蓝泽辉另一边脸猛然挥拳!

    又挨揍了,蓝泽辉两边脸都火辣辣的疼,可他也是被洛琪珊的话给震住,不可置信,她说的是真的吗?为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只记得自己被父亲叫到这里,记得他睡得很早,之后……发生什么,他想不起来了,记忆一片空白。是谁?是谁导演了这一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