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晏锥的愤怒
    沉闷压抑的气氛里还夹杂着满满的激愤,不仅是洛琪珊愤怒,蓝泽辉也是气得脸色发青,他闻到了阴谋的味道,可他却一时想不起自己得罪了谁?印象中,他并没有仇家,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匪夷所思的事?

    “珊珊,那我们昨晚有没有……”蓝泽辉的声音在颤抖,他有个预感,假如昨晚真的和洛琪珊那个了,也许以后她再也不会见他了。(首发)

    洛琪珊一肚子的愤恨无处发泄,千百遍诅咒那个导演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可是,她现在真的取法确定昨晚究竟有还是没有。她的身体虽然感觉没有异状,蓝泽辉也是如此,但这不能肯定百分百没做,她只有回到医院去再用精密的仪器检查一下……

    洛琪珊怒目喷火,攥紧拳头怒视着蓝泽辉:“我问你,u盘,是不是你派人从我身上抢走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对你更感激,让我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么巧知道我从小郭家出来,可我觉得太多的巧合就是不正常!以u盘为诱饵,引我去你家,然后趁机偷袭我,用药把我迷晕,再送到这酒店……蓝泽辉,你卑鄙的程度跟你父亲是一样的,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不……”蓝泽辉痛苦的表情看上去很是难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坦白:“是,我承认,u盘被抢,是我派人做的,因为在那之前我已经暗中收买了小郭,你拿到u盘,他立刻就通知了我。我派阿忠骑摩托车抢走u盘,是想让你因为这件事而感激我,你猜得没错,可之后你遭袭,我真的完全不知情。我也是受害者,我对昨晚的事情一无所知,现在一醒来就面临你的指责和误会,还挨了两拳,这些我都可以不计较,但珊珊,我没做过的事,我不能认啊!”

    蓝泽辉痛心疾首,两眼泛红,急切而又焦虑地解释着。

    洛琪珊苍白如纸的面颊露出一缕惨笑:“呵呵……蓝泽辉,u盘的事果真是你搞的鬼……我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心思,我一直把你当朋友,即使你是蓝覃的儿子,我还是能区别对待,没有因为你父亲而对你有偏见,可我发觉我好傻,好蠢……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欺骗我,伤害我!别拿喜欢当借口,别以为喜欢一个人就可以不顾一切耍手段!我凭什么相信一个欺骗我的人?”

    洛琪珊愤恨之下将拳头打在了衣柜上,那闷响声,让蓝泽辉心头一颤……

    “蓝泽辉,不管我们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我和你之间已经恩断义绝,从此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洛琪珊切怒气汹汹地说完,风一般冲了出去,她一秒都不能待下去了,她必须回医院检查,得到准确的答案。

    蓝泽辉痛苦地站在原地,他知道,发生了这种事,解释也不管用,洛琪珊不会再相信他,还是会以为这一切是他的杰作,然而,他却是无力为自己辩解了,因为他不知道昨晚的事怎么发生的,要让洛琪珊相信,他只能自己去找证据,找出袭击洛琪珊的人。

    疑点太多,最难以理解的是,既然有人故意陷害,为什么事情到此就没下文了?洛琪珊和他在这房间醒来,没其他人看见,就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这件事,那策划这一切的人目的又何在?除了让他和洛琪珊之间发生误会,还有别的作用吗?可这样,对方又能有何好处?

    费尽心思做出这种卑鄙下流的事,不可能没有大的图谋,究竟,图谋的是什么?这是一把双刃剑,让他和洛琪珊都受到了伤害,今后,他要如何面对她?

    不能得到她的心,已经够惨了,他的单恋无疾而终,可他没料到最惨的却是现在,洛琪珊一定已经把他恨透了吧?

    蓝泽辉脑袋一阵眩晕,跌坐在沙发上,头疼,同时也觉得背脊发凉,仿佛暗中有一双手在操控着,而他却完全不知道是谁。

    昨晚,是父亲说让他来大凯旋酒店,谈了一些生意上的事,之后父亲见他精神不佳,就让他在这房间里住下了,当时阿忠也在场的……对了,阿忠呢?

    蓝泽辉刚想拿起手机打电话,却见阿忠从门口走了进来……洛琪珊走的时候没把门关好,阿忠就直接进来了。

    “少爷……”阿忠端着一个盘子,里边是热气腾腾的早餐。

    蓝泽辉现在哪里有心情吃早餐,他问了阿忠关于昨晚的事,阿忠却说不知道。

    这是伺候了他十多年的人,而这一刻,他却感到了疏离和陌生,阿忠说的话可信吗?

    蓝泽辉第一次对阿忠产生了怀疑。

    阿忠察言观色,知道蓝泽辉疑虑未消,只得尽量解释,并承诺会尽快着手查一查。

    虽然蓝泽辉觉得,或许监控录像能提供一点线索,可得到的答案是,昨晚这一层的监控摄像头坏掉了……

    洛琪珊愤然离去,她看到手机上有好些未接电话,十几个是晏锥打的,还有父母……洛琪珊最先给父母保平安,然后却没立刻给晏锥打电话,只因为,她脑子里太乱,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向晏锥解释。

    如实说,晏锥会信吗?

    洛琪珊心里矛盾而又痛苦,匆忙回到医院检查,但等化验报告出来还要点时间。

    洛琪珊在办公室里也是坐立难安,出了这样的事,她最担心的就是昨晚究竟跟蓝泽辉有没有发生过……等待化验报告的过程简直就是如凌迟般痛不欲生。假如,真的发生了,她怎么面对晏锥?怎么面对自己?

    这是一种精神的折磨和煎熬,洛琪珊向来洁身自好,加上现在对晏锥有感情了,如果化验报告显示她体内真的残留着某种液体,她该怎么办?

    洛琪珊一会儿站起来走动,一会儿坐着发呆,一颗心悬在喉咙就没落下来过。

    已经十点钟了,她终于是按捺不住,给晏锥打了电话。

    电话那端,他的声音分明有点颤抖,还有一丝急切,可这熟悉的声音却让洛琪珊差点落泪。

    “你一晚上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家里会担心?你有什么事不可以先打电话回家说一声?打你手机不接,你成心的是吧?一个女人在外边过夜,你是怎么想的?是你胆子太大还是你根本就没把晏家放在眼里?!”晏锥一顿疾吼,愤怒,责备,一股脑儿都涌出来了。

    天知道这人一整晚都在担心着,若洛琪珊再没消息,他会报警的。

    他的怒吼,让洛琪珊感到了被他重视的滋味,她内心的歉疚无以复加。忍着恸哭的冲动,轻声说:“晏锥……请你相信我,我昨晚真的是有特殊的原因。一会儿我回家再跟你详细解释好吗?”

    晏锥气归气,可有了她平安的消息,听到她的声音,他内心是如释重负地松了下来,但还是咬牙切齿地说:“你最好快点滚回来给我说清楚!”

    “好……”洛琪珊没有因晏锥说话不客气而生气,她听到他说“滚回来”,反到是觉得亲切。因为,不管在外边遇到什么,至少还有家,还有老公,在等着她回去,这是只有爱人家人才能给予的温暖和包容。

    挂了电话,洛琪珊掩面而泣,她此刻对于晏锥的想念很强烈,可也正因此,她也对化验结果产生了更大的恐惧,只能不停在内心祈祷,希望只是虚惊一场,希望那不幸,不要降临在她身上。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化验报告出来了,洛琪珊从未如此忐忑过,捧着手里的化验单,只觉得有千斤重。

    事关重大,她不能只凭自己的直觉,必须要化验过后才能安心。

    颤抖着摊开了化验单,洛琪珊仔细看着上边的字和数据……她布满血丝的双眼噙满了泪水,视线模糊,但她也在笑,庆幸地笑。

    从化验结果来看,她体内没有任何异常的东西存在,不仅没有男人残留的那东东,就连tt的残留的也是没有的。也就是说,她昨晚百分百没有跟蓝泽辉发生关系!

    洛琪珊整个人都轻松起来,脚步变得轻快,归心似箭,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回到晏家大宅!

    有了这个化验报告,洛琪珊就有足有的底气向晏锥坦诚一切了,他会相信她的吧,她也是被人害了,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他的信任和理解。

    洛琪珊现在就像是片干涸的沙漠,需要晏锥的温情化作春雨去滋润。

    到家了,洛琪珊飞快地跑上楼,像只归巢的小鸟。

    然而,她却没有看到预期中晏锥的身影,他不是说在家等她吗?

    等待她的,是婆婆沈蓉异样的眼光和愤怒的表情。

    发生什么事了?洛琪珊预感到不妙,心里没来由地发慌……【晚上还有更新,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