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她要去把晏锥追回来
    洛琪珊嫁进晏家以来从未见过婆婆沈蓉这样的态度,那眼神,含着愤怒,痛惜,还有陌生,就好像她犯了一件很严重的错误似的。

    这感觉让洛琪珊浑身发毛,但她只能耐着性子,站在沈蓉面前,小心地问:“妈,您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她轻言细语,却是难掩一丝颤抖,因为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却又不敢往某方面去想。

    沈蓉的脾气一两年是改了不少,比以前宽厚温和了,可今天发生的事太令人难以接受,所以她现在也无法心平气和地跟洛琪珊说话,愤怒的目光紧紧盯着洛琪珊:“你还有脸问我?你没看今天的新闻吗?你……你和蓝覃的儿子蓝泽辉,你们做的好事,上了头条,晏家颜面无存,我儿子他……戴了一只大大的绿帽子!”

    沈蓉浑身都在哆嗦,脸色发青,可见气得多凶。

    而她的话,将洛琪珊炸了个里焦外嫩!

    新闻,哪里的新闻?哪里的头条?

    洛琪珊惊悚,面无血色,忙不迭地打开手机一看……那熟悉的图标一点进去,果然,在娱乐版的头条,那幅令人惊骇的画面,正是她和蓝泽辉!

    这张照片显然是从窗帘的缝隙外拍的,照片上,她和蓝泽辉睡在chuang上,她侧躺着,蓝泽辉在她身后,手搭在她腰上……两人都露着脖子和肩,盖着同一条被子,双眼紧闭,睡得很沉。谁见了都会觉得被子之下的身体是紧贴着的,光着的……

    一共三张照片,角度都差不多,能清晰地看到她和蓝泽辉的脸。

    洛琪珊只觉得胸口窒闷,仿佛一瞬间呼吸已经停止,只剩下耳边一阵阵轰鸣声嗡嗡作响。

    天啊……这照片上了头条,这不是等于要她的命吗?这天大的冤枉,她现在就算是浑身长嘴都说不清了!

    “不……妈……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跟蓝泽辉……我没有……”洛琪珊心如刀割,还有满腔的愤怒在冲撞,此刻她终于明白,那个操控这一切的人,目的就是为了拍到她和蓝泽辉睡在一起的画面然后交给媒体,亲手,将她推向了深渊!

    沈蓉隐忍多时的眼泪决堤,痛心疾首地说:“你昨晚没回家,我儿子一整晚都没睡好,我半夜起来三次都看见卧室的灯亮着,我还看见他在窗户面前走来走去,他在等你,可是你呢?你却跟蓝泽辉在外边鬼混!枉费我晏家对你有情有义,而你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你在做那些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儿子的感受!”

    沈蓉的话,一句一字都如同刀锋割在洛琪珊身上,她说不出自己哪里痛,好像全身没有一处不痛!

    洛琪珊蹲在沈蓉面前,仰着头,强忍着泪水说:“妈……这件事,我是被人陷害的,我跟蓝泽辉没有不正当的关系,这照片,是我昨天被人袭击了,晕过去,等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可我和蓝泽辉真的没有做过那种事,我有医院的化验报告,我给您看……”

    “住口!你还要狡辩,还想骗我?”沈蓉怒气冲冲地站起来:“你这些话,留着去对我儿子说吧,看他会不会信你!洛琪珊,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太让我们失望了,晏家,洛家,都会因你而耻辱!”

    沈蓉愤然离去,这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洛琪珊一个人,寂静得可怕,空气里全都是阴冷和压抑。

    洛琪珊跌坐在地上,手里握着化验报告,心里在滴血……婆婆不信她,看都不看这报告一眼。那么,爷爷会信她吗?晏锥会信她吗?晏锥不在家,是不是因为看到新闻了,太过气愤所以走了?

    洛琪珊脑子一片混乱,意识几近崩溃了,她不知道如今该怎么办?就好像有一张无形的网在笼罩着她,而她根本看不到是谁在撒网!

    手机响,是父亲打来的。

    洛琪珊接起来,还没说话就听到父亲愤怒地询问着关于那一则新闻的事,旁边还有母亲隐约的哭声……这新闻是刚出来不久的,上午洛琪珊给父母打电话都是好好的,可现在……

    洛琪珊极力解释,可父亲在气头上,没说几句就听到父亲咳嗽,情绪太激动了。

    母亲接过电话,带着哭腔的声音狠狠责备了洛琪珊一顿,然后,她耳边就响起了嘟嘟嘟的忙音……

    这是怎样的一种痛彻心扉?就连亲生父母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信她,她还有活路吗?世界陡然间变得一片黑暗,寒冷刺骨。

    洛琪珊来不及伤心,赶紧地又给晏锥打电话,可是,电话通了,响了两声,却被人掐断。

    晏锥不接电话!

    晏锥此时此刻怎么可能接电话?全世界都知道他戴了绿帽,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他哪里会有心情挺洛琪珊讲一句?

    眼下这情况,洛琪珊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但这也不能怨她父母和晏锥,怪只怪那个幕后黑手太狠了,使出的招数简直就是要置人于死地。人言可畏,流言也是一种杀人工具,这是要把洛琪珊逼到死角!

    那个人的计谋太巧妙了,清楚洛琪珊的父母和晏锥以及晏家都知道她和蓝泽辉是有来往的,因此,他们在看到这些照片时就增加了可信度。如果照片上是洛琪珊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睡在一起,或许他们还会持怀疑态度,但偏偏是跟蓝泽辉。

    照片也拍得很致命,任何人看到这照片都会认定这是一对有着那种关系的男女,而洛琪珊,全城皆知她是晏锥的老婆,也知道蓝家是夺走凯旋集团的人,可如今她居然和蓝泽辉勾.搭上了,这消息绝对算得上爆炸新闻,必上头条,现在,其他各大网站以及社交网络也在疯狂转载这消息,洛琪珊的朋友圈已经炸开锅了。

    手机不停在响,全都是陌生的电话号码……洛琪珊打从脚底窜上来一股寒意,盯着手机,仿佛盯着一颗定时炸弹!

    神差鬼使的,洛琪珊想起了自己昨晚上做的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悬崖边上,脚下是深不见底的一片迷雾寒渊。这梦,不就是她现在处境的真实写照吗?

    “蓝泽辉……你不得好死!”洛琪珊愤恨地一拍桌子,她想到了蓝泽辉在看到这新闻时是不是该偷笑?这就是他的目的吗?要让她在晏家无法立足,要让晏锥彻底憎恨她!

    虽然这件事不关蓝泽辉的事,可这起到的轰动效应确实是震撼的,犹如一颗炮弹从天而降,将会有多少人因此而不得安宁?晏家和洛家都会因这件事而蒙羞,洛琪珊会成为人们口中唾弃的女人。

    洛琪珊脸色发白,死死咬着下唇,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任由热泪在滚落,她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被打倒。不管是谁在害她,她都不能坐以待毙,不能任凭人家搓扁捏圆!

    晏锥,她要立刻找到晏锥!只有取得了晏锥的信任,她才可以有机会翻身!这个时候,洛琪珊最最想要得到的就是晏锥的信任,那就像是她的救命稻草。

    晏锥不接电话,洛琪珊打电话去公司,是晏锥的秘书接的。原来,晏锥临时提前去瑞士出差。原本是下星期的行程,可晏锥现在就已经去了机场,并且还让秘书订了一张最快的去瑞士的机票。

    由此可见,晏锥气成什么样了?

    洛琪珊有种被人丢弃的感觉。抱着头,痛苦地蜷缩在地,感到四面八方的空气里都有一阵阵刺在扎着她,一颗心早已经血肉模糊,而晏锥这次是被伤得最深的吧,他是怀着怎样的愤恨离去?他是因为不想看到她,所以才会急着离开,他甚至不想给家人和朋友一个当面质问的机会。他更不想在这风口浪尖上留下来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啊——!”洛琪珊一声怒嚎,发泄着内心的悲愤。下一秒,她已经冲下楼去,她要去机场拦着晏锥,她要当面向他解释,她要告诉他,她喜欢上了他了,她要将他留下,她要让他相信她没有做背叛他的事!

    洛琪珊冲刺着上了车,一路狂奔,恨不得长出翅膀!满腔的爱意,恐惧,委屈……都在交织着,折磨着她,她唯有立刻见到晏锥才能获得阳光。她生平第一次这般焦急,抓狂,她决定要对晏锥表白,决定要勇敢地面对自己的感情,只是不知道,她还有机会吗?她能在晏锥上飞机之前拦下他吗?【6千字,大家别忘了给点月票啊,在客户端投现在是双倍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