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邓嘉瑜去追晏锥了!
    表白也需要有个好的时机,虽然洛琪珊此刻说的都是真话,但由于今天被报道的那则新闻实在太震撼了,而她却在这个时候对晏锥袒露心声,这固然是她情之所至,可在晏锥的角度,听着却变了味儿,会认为是洛琪珊因她“偷。情”被曝光而心虚所编造出来的谎言。

    因此,洛琪珊所得到的回应就是晏锥的背影,依旧无法改变他离去的决心。

    随着晏锥的离开,洛琪珊的心也坠到了谷底……这不仅仅意味着她的表白失败,同时也让这段婚姻岌岌可危。他说让双方都冷静一下,如果结果还是无法再继续,那就离婚。

    如果没尝过快乐的滋味是什么,如果没有那些心动的时刻,或许,即便是失去,也不会感到太心痛和可惜。但偏偏洛琪珊经历了与晏锥有过种种美妙的片段,曾让她深深地悸动,感动,她满以为今后和晏锥的感情会越来越好,可现在,她却被推进了地狱般的痛苦。

    他曾让她体会到夫妻间的乐趣,她还记得他每次都那么神勇强悍,记得在激。情过后被他抱着入睡的甜蜜,记得早晨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他怀中,那种心痒痒满是感动的喜悦。记得在酒会上她遇险时,是他赶来,让她在惊恐只后能有个肩膀可以哭……

    如果没有这些的发生,她现在不会这么痛彻心扉。

    眼前的世界,对她来说是前所未有的灰暗,看不到希望,看不到阳光,就连呼吸的空气都是冰冷刺骨的。

    一直都渴望着憧憬着能有一段幸福的刻骨铭心的爱情,在她以为即将得到的时候,老天爷跟她开了个玩笑,将她从美梦中打醒了,让她尝到了什么叫做“情殇”。

    洛琪珊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一头扎进卧室里就没出来。这冷清的小楼里只有她一个人,而枕边还仿佛有他残留的味道,却都变成了她锥心的疼痛。

    是不是只要爱上一个人就会变成患得患失?就会将一个骄傲的人变得卑微?爱情动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一旦爱了就无法再回到曾经那个洒脱的自己?是不是再也不能无牵无挂?是不是随时都要准备着被伤害,只因为在乎了,所以喜怒哀乐都由不得自己?

    可即使是这样,还要继续爱下去吗?还有那么多的人在爱情这条路上前赴后继?

    洛琪珊的性格本来不是多愁善感的类型,她一向都是积极向上充满了正能量的女人,但现在,她陷入了泥沼,她迷茫了,她疲倦了,她找不到方向了……她觉得负能量已经占据了她的身心,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驱走,她要怎么办?前方路在哪里?

    喝了一杯牛奶之后,洛琪珊竟然睡着了。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失眠的,可她却在躺下之后不到半小时就沉沉睡去。

    她太累了,精神和心灵上的创伤,加上一整天没吃饭,她撑不住,即使是一个健康的身体也会疲软的。

    蜷缩在被子里,洛琪珊的身子不知不觉缩成一团。睡姿也能显示人的潜意识,她以前不会这么睡,可现在却像个受伤的小兽一般缩成虾米状,这说明她心里严重缺乏安全感。

    晏锥走了,家里父母也误解她,婆婆的误会,想必爷爷也对她很失望吧……她有种被孤立被抛弃的感觉。

    平时的洛琪珊睡眠都还不错,可最近却总是多梦,就像现在,她又梦到晏锥了,只不过,他在梦里没有对她笑,她只能一直不停地追逐他的背影,却怎么都追不到……

    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端,蓝泽辉家里,不得安宁,父子俩在书房里吵架。

    桌子上有今天的报纸,原来不只是网络上传开了,今天,蓝泽辉和洛琪珊的照片还上了娱乐版头条。

    蓝泽辉一手指着报纸,愤怒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痛苦地低吼:“我不信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说,是不是你派人偷袭洛琪珊然后将她放到我chuang上?你昨晚把我叫去大凯旋,还让我在那边房间休息,就是为了导演这一出?你要报复的人是洛琪珊的父母,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要牵涉到我们下一代身上?你还是不是人!”

    最后那句话,是蓝泽辉压抑在心头已久的伤,在激动之下冲口而出,也是他最真实的声音。

    “砰——!”蓝覃猛地拍着桌子,怒不可遏,眼神凶狠地咆哮:“混账!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派人对付洛琪珊了?敢在老子面前胡说八道!”

    “呵呵……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别以为是我父亲就能为所欲为地摆布我,我不是你的棋子,我也不是傀儡,我的事不用你管!现在洛琪珊恨透了我,这是我唯一爱的女人,可我却再也没了机会,连见面都不能了,你满意了?这就是父亲对儿子的爱?哈哈哈……哈哈哈……”蓝泽辉凄凉的笑声听起来很是揪心,他脸上的苦笑比哭还难看。

    蓝覃脸部的肌肉抽动着,越发显得阴狠,蓝泽辉的言行,在他看来就是反叛,因为他觉得儿子既然是自己生的。就该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听他的摆布,但现在儿子却说不用他管。

    “逆子,就为个女人,你就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哈哈哈……呵呵……哈哈哈……我姓蓝,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如果有下辈子,我宁愿做猫做狗都不愿当蓝家的人!哈哈哈……”在这刺耳的笑声中,蓝泽辉出去了,他不想再面对父亲,那只会让他更心痛。

    虽然蓝覃说自己没做,但蓝泽辉不信。父子之前的间隙更深了。

    蓝覃气愤地望着门口,阿忠进来了,手里拿着刚泡的茶。

    “先生……少爷他……”

    “别管他,让他折腾去,他为了洛琪珊,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太软弱太仁慈了,这样怎么适合当我的继承人?他就是应该多受点苦,磨练一下意志,否则将来我蓝覃的儿子岂不成了软柿子任人捏。”蓝覃冷酷的目光令人发寒,他连对自己儿子都能这样狠,何况是对外人?

    阿忠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住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在叹息,为少爷感到惋惜和心疼,但蓝覃毕竟是一家之主,一方富豪,他的儿子要怎么培养,别人怎么插得上手。

    “先生,这件事,少爷他迟早会知道的,到时候只怕少爷的情绪会更抗拒。”阿忠担忧地说。

    蓝覃冷笑一声:“阿忠,是你更了解少爷还是我更了解我儿子?别看他现在为了这件事跟我吵架,可在不久之后如果洛琪珊真的投入了他的怀抱,他抱得佳人归,到时候就算知道了,对我,他只怕是感激对于愤怒,只不过他现在还觉得对不起洛琪珊,我就是要磨掉他性格中仁慈心软的一面,不然,他就不配当我蓝覃的儿子!”

    话音一落,蓝覃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瞄了一眼来电显示,蓝覃的表情有些怪异。

    接起来,手机那端传来一个女声……

    “蓝覃,看来我们的合作效果还不错,只是,要巩固一下成果,我还需要你的帮忙。”女人到直接,开门见山。

    “你说。”蓝覃也干脆。

    女人得意地笑笑:“你神通广大,一定不难查到晏锥的行踪,我到处都找不到他,他的手机也打不通,我怀疑他已经不在本市了。”

    “想让我查晏锥的出境记录?”蓝覃一针见血。

    “呵呵……果然是聪明人,蓝覃,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蓝覃阴冷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淡淡地说:“邓嘉瑜,我们的合作已经结束了,我再帮你查晏锥的行踪,那就是额外的帮助,你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在我需要的时候,你必须还给我。”

    邓嘉瑜沉默了,蓝覃这个老狐狸果然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的,一点都不肯吃亏。可她现在急需知道晏锥在哪里,否则前功尽弃了。

    “ok,没问题。”邓嘉瑜答应得爽快,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无形中成为了蓝覃的棋子,为了追晏锥,她还真下了本钱。

    蓝覃确实有点本事,而邓嘉瑜的猜测也很准,晏锥是出市了,去了遥远的瑞士。蓝覃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邓嘉瑜,她暗自欣喜,立刻着手准备,明天就飞瑞士去,她要找到晏锥,趁他和洛琪珊之间出现危机时,一举占有晏锥的身心!【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