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梵老大该出手了
    “啊?”洛琪珊睁大了眼睛,疑惑不解。

    水菡也是一脸茫然望着晏少:“老公,你别卖关子了,到底谁会来啊?”

    晏少伸出一根手指轻戳水菡的额头,轻笑着说:“你呀,是不是怀孕就变得更笨了,我说得这么明显,还不知道是谁?”

    这时,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

    “我来晚了吗?”正是梵狄到了。

    洛琪珊颇感意外,想不到梵狄会来。

    晏少已经牵起水菡的手,冲着梵狄投个眼色:“你来得正好,我和我老婆要走了,你跟珊珊谈谈吧。”

    “你们,这么快走?”

    “是啊,我老婆大肚子嘛,当然要注意休息了,时间差不多了,先走一步……珊珊,有时电联啊!”

    “梵狄……珊珊……拜拜啦!”水菡冲着他们挥挥爪子,笑米米地跟着老公走了。

    洛琪珊尴尬,这两口子闪得也太快了吧?

    扭头一看梵狄,他一脸坦荡,妖异的眸子里流露出丝丝关切,望着她。

    洛琪珊心里一抽,倏地噗嗤一笑……她怎么变得扭捏了,梵狄和她如今都是各自有家室的人,即使现在是单独相处,但只要双方问心无愧,那又有何惧?

    先是有大哥大嫂来探望,现在又有梵狄前来……他们的关心,足以让洛琪珊在最低落的时候看到一点光明,燃起一丝希望,感觉到自己不是孤单的,不是孤军奋战,她还有朋友,有亲人。

    想到这,洛琪珊的心情豁然开朗,招呼梵狄坐下,立刻为他冲了一杯热乎乎的果汁。

    “梵老大,你可是大忙人呢,今天有空来看我,不用在家照顾孕妇吗?”

    梵狄眉眼一抬,翘着二郎腿,悠闲地说:“我这是饭后出来散散步,小颖知道我过来的。”

    “啧啧……夫妻俩感情这么好,我要嫉妒了。”洛琪珊佯装幽怨的眼神,开玩笑地说。

    梵狄扁扁嘴,很不客气地陶侃:“你嫉妒也是巴不得自己跟晏锥也像我和小颖那么恩爱吧?”

    洛琪珊神色一松,黑白分明的大眼泛起一抹酸楚:“好吧,这也被你看出来,厉害。”

    两人轻松的开场白,使得气氛不那么压抑,有种老朋友叙旧的感觉,如今她见到梵狄,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怦然心动,只剩下友情了,也像亲人一般。她可以很自然地跟他说起整件事的经过,以及晏锥从机场走的情景。

    梵狄静静地听着,精美无暇的俊脸上,表情越发凝重,也有几分对洛琪珊的心疼。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她仿佛是不识愁滋味,每次见到都是那么光彩照人,开朗直爽。可现在的她,身上却有种挥之不去的愁绪,从她双眸之前流露出来。

    这段时间,想必她也是经历了不少,尤其是今天的新闻,她是怎么扛过来的?梵狄不忍心去细想。

    梵狄就像是面对着自己一个妹妹,心疼她的遭遇,但他并没有愤怒到失去冷静,反而是越听越清醒。

    “你是不是在怨晏锥?”梵狄神采奕奕的双眸里有种透视般的魔力,仿佛能看穿她的心思。

    洛琪珊没有隐瞒,很坦白地点头:“是……我怨他。你知道吗,在机场,我向他表白,我说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他了,可……他还是走了,他不相信我,他以为我只是为了获得他的原谅而存心蒙骗,他更不信我是被人陷害的,他认为我拿出的化验报告是假的……我原以为,这段时间跟他相处得不错,彼此在逐渐了解中,但我错了,他对我,没有信任。大哥大嫂相信我,你也相信我,可晏锥却不信。真是可悲,他是我的老公,然而信任对他来说却是那么薄弱。”

    梵狄眉宇间流泻出少见的严肃,沉声说:“这件事……洛琪珊,我不得不说,你对晏锥的怨气固然是有理由的,但你有没有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他的离开,看似无情,可实际上,他绝对有理由这么做。”

    “嗯?梵狄,你这是在偏袒他吗?”洛琪珊美目里氤氲着一层雾气,怎么梵狄居然这样说?

    梵狄表情缓和了一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说:“你呀,治病救人你就是一把手,医术高超,可这感情的事,你的经验太少了,你还只是个菜鸟。男人的心思你又懂得多少?你跟男人交往过几次?你知道男人最忌讳的是什么吗?”

    “我……我……”洛琪珊一时语塞,梵狄的一连串问号,将她问住了。感情方面她确实只能算是个初级菜鸟,她不懂怎样去维持一段婚姻,更不懂怎样如何去理解男人的想法。

    被梵狄这么一说,洛琪珊才惊觉自己似乎真的没有为晏锥做过什么,谈到了解,更是严重匮乏。

    “洛琪珊,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我就是告诉你,发生这种事,因为你是当事人,你知道自己是被陷害了,可晏锥在看见新闻报道的时候,他第一反应一定是很愤怒的。这叫什么?这叫戴绿帽!男人最忌讳的就是戴绿帽,无论多理智多精明的男人,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都不可能做到完全的冷静。晏锥离开,但他并没有打你骂你,他只是想暂时找个地方静一静。或许他也不是一点都不相信你,只是这新闻,全世界都知道他戴绿帽了,就算你是清白的,可他的脸面和自尊心难道不需要一个时间来缓冲和缝补吗?你是受害者,但晏锥也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所以,别怨他了,多点体谅他的感受,多为他着想一点,不要总想着你自己受了多严重的伤害而因此忽略了晏锥。你记住,那些外来的所谓的伤害,都比不上晏锥这个人重要。如果你对晏锥产生怨恨,正好,你就中了别人的圈套。”梵狄一番语重心长,像长辈一般的耐心开导,他是在教给洛琪珊应该怎样去爱。

    所有的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都喜欢善解人意的女人,假如做不到这一点,很难俘虏男人的心。而梵狄就是在告诉洛琪珊这个道理。

    洛琪珊惊愕了,睁大了眼睛,微微张着唇,脑子里只有三个大字——“戴绿帽”?

    这词儿,她从未想过会降临到晏锥身上。曾经,自己不也是最最痛恨那种给男人戴绿帽的女人么?可现在,自己的老公就被戴绿帽了,虽然她是被人设计陷害,但在外人眼中,在晏锥眼中,可不就是“戴绿帽”吗?

    洛琪珊只觉得呼吸发紧,梵狄的话,如醍醐灌顶,将她狠狠浇醒了!

    是啊,晏锥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看完新闻的?他是怀着怎样的伤心失望离开的?他在这里等待她一晚却不见她回来,他是怎么熬过去的?这些,她都没有深刻去想过去体会过,却只知道晏锥弃她而去的无情,没想想他的自尊心,他的颜面何存?他在别人面前还抬得起头吗?

    洛琪珊的心慢慢揪紧,痛得好比钝器在割着。她恍然大悟……在感情的世界里,不能只想到自己而不懂得为对方设身处地想。

    不懂体谅对方,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对方体谅你?没有人天生就有义务为谁着想,谅解和包容都是互相的,你没有一颗包容的心,凭什么还要别人来包容你?

    洛琪珊总算是被梵狄给敲醒了,对于感情和婚姻的觉悟,对她来说,现在才刚开始,她需要学习的,还很多。

    想通了之后,洛琪珊立刻又恢复了她“打不死的小强”精神,美目发亮:“梵狄,我明白了,我不该怨晏锥,也没必要因他的离去而心灰意冷。因为,他的离开或许对我们双方并不是坏事,冷静一下,给彼此一点呼吸的空间,说不定有些坎儿就过去了。我现在应该做的是尽快找出陷害我的人,安心在家等晏锥回来,我相信他在冷静之后就会看清楚事情有蹊跷,看清楚我是被陷害的,那时,他自己就会回家了。”

    梵狄赞许地点头,有种如释重负的表情,笑得很灿烂:“你总算想通了,不枉我这么苦口婆心啊!”

    “哈哈,这是必须的,不然,朋友这词儿难道是白叫的吗?”

    “我没说我是你朋友啊,我只是出门散步顺便路过这里的。”

    “好吧,不是朋友,那升级成为死党?怎么样?我记得晏少说,有个贵客会来看我,还会帮助我寻找那个可恶的幕后黑手,嘿嘿……我左看右看都觉得你额头上刻着两个字……”洛琪珊煞有介事地抚摸着自己的下巴,一眨不眨地盯着梵狄。

    “什么字?”梵狄一下没反应过来。

    “贵客啊!刻着贵客两个字!”

    “……”

    梵狄一阵无语,心想晏季匀那家伙难怪跑那么快,敢情是料准了他来的目的就是为帮洛琪珊。

    一阵嬉笑过后,洛琪珊的心情好多了,感觉前路还是有曙光的,只要自己不放弃不气馁,总会熬过这最灰暗的时刻。梵狄说得对,如果她就此消沉,或者是她也赌气不理晏锥,那么,那个陷害她的人可就要偷笑了。她不能让对方得逞!

    梵狄收敛起了笑声,露出沉思的神情:“要查起来还是有点棘手的,假设真是蓝覃做的,以那样卑鄙下作的手法袭击你,用的药还挺猛,让你昏迷了一整晚……我看,他这做事的风格有点像道上的。我们就从这里开始,首先搞清楚你是被什么药给迷晕的,然后我再派人去查这种药的来源。这段期间,你一定要注意不要惊动警方,因为一旦警方介入,有些事办起来就会碍手碍脚的。如果你相信我,就交给我处理。”

    洛琪珊闻言,真不知该说什么感谢的话才好,想必梵狄也是最不喜欢听她说客套话,那干脆就不说了,只要她按照梵狄说的去做,就是对梵狄最好的报答。

    洛琪珊忽地想起了什么,急忙打开抽屉:“我有抽血化验药性,你看看这个化验单!”

    梵狄再次赞叹道:“不错嘛,你做事还挺周到的,有化验单就很好辨认是什么药了。”

    洛琪珊打开化验单,向梵狄讲解……

    “这是一种对人的神经产生麻痹的药,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并溶于血液,能让人在30秒之内昏迷,药效长达8小时,醒了之后,对这段时间里的记忆是一片空白,并伴随出现恶心呕吐腹泻等副作用……”

    梵狄边听边在脑子里搜索着,究竟有什么已知的这类药是符合洛琪珊所描述的?

    对于这类药,医院有资料档案记载,有时也会收到中了药的人,可洛琪珊这次所中的药,却是目前医院没有资料记载的,也就是,这很可能是一种新型的药。那长达8小时的药效,实在有些恐怖,根据梵狄所知,目前本市的道上也没有出现过哪种同类药物是长达8小时药效的。

    这样就缩小了调查的范围,梵狄会让手下全体出动盘查各个小帮小派以及每个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只要这东西没有被人一次用完,很可能还会被拿出来售卖,并且价格一定不是普通的贵。

    有了梵老大出马,似乎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时间不早了,梵狄和洛琪珊商量好之后就离开晏家大宅直奔回家。

    他可没忘记小颖还在等着呢,他吃素好长一段时间了,今晚好不容易老婆亲口提出来说他可以吃肉,这机会怎能错过……老婆怀孕,对男人来说是最大的考验了,难得梵狄忍了三四个月,今晚是该他欢喜的时候了。

    回到家,脚步轻快地上楼,这货心里还在默念:“老婆,我来啦!”【今天8千字】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