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ads_wz_txt;

    男人的风度就是在这种时候表现出来的。不管他心里有没有想跟这个自称喝醉了的女人发生点什么,送她回房间,这是起码的礼貌。况且,他自己也是要回房间的,只能算是顺路了。

    邓嘉瑜半个身子都黏在晏锥身上,醉眼迷离,充满了赤果果的*。

    晏锥不是傻子,他也在猜测兴许邓嘉瑜不是真的喝醉到需要人扶着回房间的地步,但毕竟她是女人,他是男人,何必那么小气地跟她计较?她的房间在他房间的楼下一层,他现在也要回房,一块儿走,没什么不可以的。

    电梯里,邓嘉瑜还在痴痴地看着晏锥,嘴里还小声哼着先前在台上为他唱的那首歌……不得不说,邓嘉瑜这当众献歌的招数还挺有意思的,既能展示自己唱歌的水准,又能显得自身修养和艺术细胞,颇有点高大上的味道,并且还富有浓郁的浪漫色彩。这样有品位的表白,男人能不心动吗?

    邓嘉瑜心里是暗自得意的,她不信晏锥会无动于衷。或许他只是刻意掩饰内心的激动,或许他还有些放不开?或许他需要的就是一把能将他烧起来的火。

    这把火是什么?邓嘉瑜心中自有分寸。

    到了房间门口,果然晏锥便停下脚步,没有跟着进去的意思。

    “你的房间到了,你进去吧,我也要休息了。”晏锥淡淡地说。

    邓嘉瑜皱着眉头,苦笑着说:“晏锥,你非要这样跟我保持距离吗?太伤我的心了……”话虽这么说,她也已经拿出了门卡,房间门开了,可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挽留晏锥,没叫他进房。

    晏锥的脸色微微一僵,随口说到:“你喝多了,睡一觉会清醒一些。”

    这话,虽不是最直接地拒绝,却也听得出来他没有要更近一步的意思。

    邓嘉瑜脸上浮现出明显的失望……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一个说着生硬中文的男声在招呼邓嘉瑜。

    “嗨……嘉瑜。”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走过来,热络地揽着邓嘉瑜的肩膀。

    “威尔斯?你怎么在这里?”邓嘉瑜愕然地问。

    男人笑嘻嘻地说:“我来看朋友的,怎么你的助理不在吗?明天下午的走秀,你都准备好了?”

    “我的助理……在外边玩,还没回酒店……明天下午我会准时到的。”邓嘉瑜扶着墙壁,似是说话有些吃力了,看来酒劲不小。

    威尔斯将邓嘉瑜搂得更紧,碧蓝的眼睛在放光:“那我们进去谈谈,明天你的造型,我觉得还可以改一下,会更适合你的气质……”

    “这……不太好吧,已经这么晚了。”邓嘉瑜下意识地看向晏锥,她笑得有点勉强。

    晏锥何等精明,眼前这一幕是什么情况,他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了。这位叫威尔斯的男人看样子是邓嘉瑜的在瑞士这边走秀的造型师,趁现在邓嘉瑜喝醉了,这外国佬想跟着她进房间,借口就是商量造型方面的事……但晏锥也是男人,怎么会看不出这位所谓的造型师此刻根本不是有心谈工作,那色。迷迷的眼睛直盯着邓嘉瑜的胸前乱瞄,赤果果的雄兴yu望,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

    晏锥站着没动,就在他沉默之际,威尔斯已经不耐烦地推着邓嘉瑜进房间去了,转过身面朝着晏锥,威尔斯露出得逞的笑意,一边关门一边得意地说:“今晚,她是我的了。”

    这男人真猖狂,那挑衅而又带着邪恶的眼神让晏锥感到一阵恶寒。

    “不……威尔斯……工作的事明天再谈吧……”邓嘉瑜的声音弱弱地从门缝传到晏锥的耳朵里。

    终于,晏锥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下一秒,房间门在关上前的一霎,被晏锥的一只手臂猛地抵住,阻止了威尔斯关门的动作,同时,晏锥一个箭步跨上去,闪身进了房间。

    “嗯?”威尔斯大感意外,惊讶地看着晏锥,恼怒地说:“你进来做什么?”

    晏锥冷笑着,将邓嘉瑜一把拉过来,让她挣脱了威尔斯的魔爪,晏锥毫不示弱地看着威尔斯,不温不火地说:“你没听到她说今晚不想跟你谈工作的事吗?我是她的同伴,现在请你出去,不要打扰她休息。”

    晏锥突然这样挺身而出,威尔斯感到不可思议,居然有人跟他叫板,坏他好事?

    而邓嘉瑜则是开心地笑了,欣慰又带着感激的目光凝视着晏锥,越发痴迷。

    威尔斯不服气,不怀好意地瞪着晏锥,嘴里却是对邓嘉瑜说:“他真是你同伴?你要他留下,要我走?”

    邓嘉瑜软弱无力地靠在晏锥身上,舌头有点打结:“威尔斯,他……他是我的前夫……你走吧,明天见。”

    当事人都发话了,威尔斯那点龌龊的想法只能憋在肚子里了。

    威尔斯愤愤地横了晏锥一眼,很不甘心,但他毕竟也是有身份的人物,是时尚界有名的造型师,他就算再怎么*,也不能因此毁了自己的声誉。

    威尔斯满怀不甘地离开了房间,临走时嘴里还在碎碎念唠叨,没人听懂他是用什么语言在说话,只是能感觉得出来他在咒骂。

    房间里安静了……刚才晏锥还打算走,可现在,为了替邓嘉瑜赶走那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晏锥却进了她的房间。只因为他不可能允许自己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面临被欺负的危险。如果他能视而不见,那他就不是人而是畜生了。

    邓嘉瑜醉得不轻,一头倒在了chuang上,喃喃地说:“晏锥……谢谢你……不然我就要被那个坏家伙占便宜了……可恶的威尔斯,平时对我毛手毛脚就算了,现在还敢趁我喝醉打我的主意……我明天就换造型师……一定要换……唔……我头好疼……我想喝水……”

    邓嘉瑜的脸很红,酒劲上来了,在chuang上翻来覆去,裙子凌乱了,露出她洁白的钰腿和那若隐若现的敏感。

    晏锥不由得呼吸一紧……他当然不是柳下惠,面对这样的*,他本能地有了一点反应,可他的理智在告诉他——不可以。

    压吓体内那股躁动,晏锥为邓嘉瑜倒了一杯水,打算给她喝了之后就离开这里。

    邓嘉瑜趴着,嘴里嚷着口渴,晏锥抓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身子扳过来……这一看不打紧,晏锥顿时倒抽一口凉气……糟糕,她的裙子怎么是这种?

    邓嘉瑜穿的裙子上半身是开衫款式,胸前一排细密的扣子,可现在,扣子全都松开了,诱。人的嫩白全都跳了出来……晏锥只觉得眼前一片白花花,视觉上带来的冲击,让他体内的欲。望差点就爆炸了,手里的杯子被邓嘉瑜无意中抬手一碰……

    杯子里的水全都洒在了邓嘉瑜的身上。

    “唔……我的裙子……”邓嘉瑜迷迷糊糊中感觉不舒服,干脆两手一掀……裙子被她除掉了,迷人的身躯一览无遗。

    “别……”晏锥隐忍着下腹那团火,别开视线尽量不去看那令人喷鼻血的风景。

    可是,女人身上的幽香,还有充斥在空气里的属于异性的魅惑因子,都在蛊惑着考验着晏锥的意志力。

    只要他脑子里那根紧绷的弦一松,只要他上前一步,就能吃到这顿美味的大餐……这是煎熬,是对男人的折磨,是需要超越常人的定力才能把持住自己!

    晏锥狠狠一咬牙,大手一挥,将被子拉过来盖在邓嘉瑜身上……眼不见为净,他必须马上离开。

    晏锥刚一起身,身后响起一声娇滴滴的嘤咛,女人的手臂如蔓藤般缠住了他,一个热乎乎软绵绵的身子贴在他后背……

    “别走……晏锥……我爱你……别走……别丢下我……我需要你……”邓嘉瑜梦呓似的祈求,楚楚动人,我见犹怜,还有她动人的曲线这么与晏锥的后背贴得密不透风,这简直就是在一团火上浇了汽油!

    晏锥全身都僵硬了,紧绷得像是随时都要炸开,身体里的每根神经都变得极度敏感而脆弱,但即使这样,他还保持着仅有的一丝清明,沉声说:“邓嘉瑜……你喝醉了……”

    这喝了酒的人力气出奇的大,晏锥才一挣脱邓嘉瑜的手,她整个人就倒进他怀里,用她妖娆的属于女人的武器在他的胸膛来回蹭着……要命,真要命!晏锥只要一念之差就会让这个女人得逞了。【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