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究竟吃没吃?
    ads_wz_txt;

    葡萄酒的香味混合着女人身上的体香,钻进他的鼻息,深深地蛊惑,足以让男人喷血的躯体,白玉软绵,肌肤上好的触感如牛奶般细滑温润……虽然晏锥是穿着衣服,可邓嘉瑜现在胸襟大开,这么紧贴着他,简直比没穿还要命。<-》

    晏锥自觉的口干舌燥,眉头皱成小山,艰难地说:“邓嘉瑜……你清醒一点……”

    可没想到这句话却刺激到了邓嘉瑜,只见她抱得更紧了,仰着头,楚楚可怜的表情,眼角还有一点晶莹闪烁:“晏锥……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我们……我们曾经是夫妻啊……我是很傻很蠢,以前对你的关心不够……可是我……我已经知道错了,知道后悔了,难道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我……我是真的爱上你了,自从那次我在车库里扭伤脚,遇到你帮我……之后,我每天都会想你,想见到你……你知道思念一个人有多难受吗?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好不好?”

    邓嘉瑜的祈求,带着哭腔,声音软软的,听上去太令人心疼了,只要不是铁石心肠的男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如此香艳动人的一刻,若换做别的男人只怕是早就压上去将她好好怜惜一番了。可晏锥还在苦苦撑着,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在抗拒着致命的诱.惑,但他也很辛苦,要将那仿佛快爆炸的欲.望控制住,这就好比是如履薄冰,好比在刀尖上跳舞,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去!

    “邓嘉瑜……你这又是何苦?我和你已经有过一次联姻的经历,既然已经分开,你应该找个适合你的男人嫁了,我现在是有夫之妇,你不该将感情投注在我身上。”晏锥这番话是他发自肺腑的,他幽深的眸子里隐隐透出几分怜惜与不忍,可他不得不说实话提醒邓嘉瑜。

    在这几乎就要擦枪走火的时刻,邓嘉瑜哪里还能清醒,她借着酒意,大胆地抱着晏锥,像八爪鱼似的黏在他身上,嘤嘤地哽咽着:“不……我不想要别的男人,我jiushi要你……以前我错过了你,现在我不会放手……你有老婆,我知道啊……可是她已经背着你*了,你还要跟她jixu吗?我们以前结婚那时候虽然没感情,但至少我没*,不像她,才结婚几天呢,就在外面跟男人鬼混……既然她没当你是老公,你何必还当她是老婆?她……她jiushi个贱女人!我……我才是最适合你的……”

    原本晏锥是感觉浑身像火烧般难受,随时都可能把持不住了,但是,邓嘉瑜却突然扯出了洛琪珊,这只能说邓嘉瑜聪明反被聪明误!

    “啊……”邓嘉瑜面露痛苦之色,因为她的腰被晏锥狠狠钳着,他眼底的火苗瞬间熄灭,只剩下一片灰冷与可怕的冰寒!

    “邓嘉瑜,谁允许你在我面前这么骂她?她贱不贱,除了我,谁有资格评价?”晏锥冷冷的声音仿佛千年的冰山,刺得邓嘉瑜浑身发抖。

    邓嘉瑜不是真的醉这么厉害,她有三分是装出来的,此刻,她被晏锥的fǎnying给惊到了,同时,她也感到晏锥身体的某部分正在如戳破的气球般焉下去……

    “不……晏锥,你在生气?”邓嘉瑜不甘心,这是自己的错觉吗?晏锥不是该恨透了洛琪珊,为什么现在他却显得这么愤怒?而愤怒的原因不过是她骂了一句“贱女人”?

    晏锥面无表情地推开了邓嘉瑜,任由这香艳无边的身子倒在chuang上,而他只是居高临下冷眼睥睨着她,那双眼睛里没有一丝温度:“别再让我听到任何诋毁洛琪珊的话,不管我爱她还是讨厌她,都跟其他人无关。”

    这jiushi晏锥,他表面上绝不是个锋利尖锐的人,可有时他说出来的话却是能直刺人心。就像现在,他所说的,那意思jiushi将邓嘉瑜隔绝在了他与洛琪珊的二人世界之外。无论他爱还是讨厌,都只有他才可以评价,但这jiushi事实,婚姻本来jiushi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外人有什么资格说是非?

    邓嘉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晏锥这是在袒护洛琪珊吗?怎么可能!

    洛琪珊婚内“*”,她和蓝泽辉的照片都上了新闻头条,这是天大的绿帽子,为什么晏锥却不允许骂洛琪珊?

    不……邓嘉瑜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她想不通一个男人怎么可能甘愿戴绿帽?

    但她怎么想,晏锥没兴趣知道。

    晏锥离开房间了,身后传来洛琪珊的呼唤声,可他不予理会,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一头扎进去今夜不会再出来。

    是的,晏锥的情绪很糟糕,只因为听到了洛琪珊三个字。

    邓嘉瑜提到了洛琪珊,这是她最失败最愚蠢的地方,她满以为说那些话,能勾起晏锥对洛琪珊的厌恶,能让晏锥抛开已婚的顾忌,从而与她共赴云.雨,可没想到适得其反,尤其是她骂那句“贱女人”,更是触动了晏锥某根神经。

    他的女人,只有他才可以骂,可以jiāoxun,别人?休想!

    骨子里这么霸道专制,但却是充满了强烈的感情,如此这般的晏锥,真的会相信洛琪珊与蓝泽辉偷.情吗?是否晏锥真的成了当局者迷?是否他那脑子真的那么蠢笨?

    一切的疑点,都会随着晏锥在瑞士所做的事情而解开。这世上,最了解晏锥的女人……至今还没有。而最了解晏锥的男人,却是晏鸿章……洛琪珊问老爷子,晏锥为什么那么精明却相信了那则新闻,老爷子笑而不语,显得颇为神秘,哪里像是心痛得样子?

    此时此刻,远在千山万水之外的中国,c市,晏家大宅里,洛琪珊却是彻夜未眠,天已蒙蒙亮,她竟是睁着眼过了一晚。

    为什么会失眠,因为她从今天开始可以暂时不用去医院上班了,不是她请假,而是医院已经将她停职。

    洛琪珊是主治医生,是医院里普外科的主力人物,医术精湛,年轻有为,她被停职,不是医院某一个人说了能作数的,是几位领导一致决定的结果。

    为什么这样?事情还得从昨天洛琪珊带着u盘去医院说起……

    一枚小小的u盘,可是几经周折才得到的,为了这东西,洛琪珊连自己的清白都搭上了……那天jiushi为拿u盘才会去蓝泽辉家里。

    这么辛苦得到的u盘,如果不能发挥作用,那岂不是白费?

    洛琪珊一大早来医院就做好了zhunbèi,直奔院长办公室去了。

    洛琪珊告诉院长,说关于唐家祥手术的过程调查,她有了新的进展,掌握了新的证据,需要当着医院领导的面将证据拿出来。同时,她也要求请实习医生何慧怡到场。

    既然是普外科的事,当然要有普外科主任和新晋普外科治疗组组长贺晴也在场了。

    院长出奇地干脆,不但将相关人等召来,另外还有副院长,三位主任……

    洛琪珊当着这些人的面,拿出u盘,插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再将画面切换到会议室的大屏幕,这样,手术的细节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手术过程中,洛琪珊的所有操作都是规范的,堪称是完美的手术典范,但是,到了手术快要jiéshu时,画面上却出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何慧怡,竟然趁人不注意,偷偷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

    jiushizhègè看似不起眼的动作,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傻眼了,何慧怡更是紧张得快哭出来,而她旁边坐着的贺晴却一脸严肃地瞪着她,就像是事先完全不知情一样。

    到此为止,洛琪珊头上的黑锅算是摘掉了,事情水落石出,这在座的每一位都很清楚,何慧怡在手术时出现违规的举动,那是不容忽视的错误,是作为一个医生最起码应该做到的规范她却违背了。

    这不是洛琪珊手术有问题,而是遇到一个不靠谱的实习医生坑了她,让病人家属误会她,让医院有借口压制她。

    yizhènchénmo,贺晴jiāoxun了何慧怡几句,何慧怡委屈地捂着脸哭,一个劲地道歉说自己错了,请求原谅。

    所有人都看着洛琪珊,包括院长在内。

    洛琪珊会怎么做?大家都想知道,毕竟她是当事人,她背过黑锅,她最有发言权。

    何慧怡以为自己是死定了,洛琪珊肯定会狠狠给她一个下马威,可当洛琪珊开口时,全部的人都诧异了……【求推荐票!亲们的月票留到月底啊!猜猜珊珊会怎么处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