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翻江倒海的思念
    有些念头一旦萌芽便无法再压制下去,在你的脑海里身体里甚至是血液里不断地翻搅,越是想冷静却越是反弹得更高。

    洛琪珊因为父母的提醒,在她心里掀起了天大的波澜,她之前确实是想着等晏锥出去冷静一下回来,可是现在听爸妈说了那些话,她也顿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晏锥是负气而走,他心里本来就不平衡,若这种时候他在国外有*怎么办?那不是太容易趁虚而入了吗?

    深切的危机感敲醒了洛琪珊,她好像脑洞大开了……是啊,好想他,好想见到他!思念,翻江倒海的思念!可是,这出国也需要签证啊,时间太紧迫,怎么来得及办好签证?

    这个问题困扰着洛琪珊,看来今晚她又难以入睡了,不过,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身为晏家的少奶奶,可以做的事情可是不少呢。

    晏锥去了瑞士,公司暂时由晏季匀打理,他也是很久都没有休假了,这次当是给自己一个喘气的空间,远离纷扰和忙碌,在瑞士休闲游玩一番。

    令人头疼的倒时差,对晏锥来说到是挺容易的,这跟他在来之前的一晚没睡好也有关系,现在还适应得很快,今早醒来已经是精神抖擞了。

    这里的早餐也是很丰富的,牛奶什锦早餐,包括水果,坚果,燕麦等食材,虽然做法简单,但这里的人就是偏爱这个,经常吃都不会感觉腻,而对外来的游客来说,这是具有当地特色的早餐,必须品尝一番才不虚此行。

    坐在房间的露台,面朝着日内瓦湖,欣赏着远处初升太阳,呼吸着新鲜却又带着寒冷的空气,虽然有点凉意,可是也能唤醒人身体里潜伏的生机,让你随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来面对这一切的美景。

    在这样的环境下吃早餐,这简直是一种享受。

    银质的器皿散发着淡淡的光泽,用它来盛热果汁,再用精致的粉绿色陶瓷盛着牛奶什锦,透明的玻璃碗碟里装着两块香喷喷的奶酪蛋糕,上边涂抹着粉红色的玫瑰花蜜……光是闻着都令人大有食欲,吃起来更是香酥可口,仿佛整个人都变得甜蜜起来。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顿美味又营养的早餐,能让人心情愉悦地开始这一天的行程。晏锥要去哪里,程瑞一头雾水,到了这日内瓦,程瑞助理也只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外乡客,晏锥董事长却更像是他的导游了。

    程瑞屁颠屁颠地跟在晏锥后边,兴致勃勃地问要去哪里,晏锥却说叫他只管跟着,因为……晏锥也没确切的打算,没明确的目的地。

    不是吧,老板居然没出行计划和攻略?难道出门去瞎转悠吗?

    “咳咳……老板……这是瑞士日内瓦,可不是中国的C市,咱要不要找个导游先?”程瑞小声嘀咕着,他觉得盲目的出行有点不靠谱。

    可晏锥却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说:“你还怕走丢了?”

    “不……不是的,老板您是第二次来了,我们应该不会走丢的吧。”程瑞讪讪地笑着,心里也是有点打鼓,这是国外,不是中国,就算来过一次也不代表熟悉啊。

    瞧着程瑞这言不由衷小心翼翼的样子,晏锥没好气地一拳头锤在程瑞肩膀:“亏你还是个爷们儿,这么婆婆妈妈的?走,丢了我负责!”

    “……”

    好吧,程瑞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了,在没有导游没有第三人陪同下,程瑞只能祈祷老板不要走到台偏僻的地方去了,最好是早点回酒店然后明天找个导游再出去……

    刚开始程瑞还有点担心,可没过多久就被这座美丽的城市彻底吸引了。酒店里是另一个世界,可外边就是文化与文明以及历史的沉淀所散发出来的独特魅力。

    日内瓦,城中有一条著名的河流……罗纳河穿流而过,加上还有一个风景秀美的莱蒙湖,赋予了这座城市生动鲜活的美,河与湖汇合处,有桥梁连接着新城和老城。

    老城的建筑古朴典雅,新城的现代化大楼时尚雄伟,鲜明的对比之下,新城更具有时代气息,是商业、文化、金融中心,是一座国际大都会,时时刻刻向人们展示着它的辉煌与荣耀。

    而老城却保留了中世纪古老的风格,石子铺成的街道经过了历史变迁,色泽陈旧但却有着沧桑的气息,串联起诸多欧式古朴的建筑,无声地诉说着关于这座城市久远的故事。

    有人更喜欢在老城逛一逛,置身在其中,犹如时光倒流般的感觉,仿佛回到中世纪的古典优雅宁静,浸透到骨子里的厚重感,是历史沉淀下来的韵味。

    日内瓦是世界著名的钟表之都,钟表业是这个城市的经济支柱之一。在新城,有顶尖的钟表工匠,他们都有着堪称大师级的专业技术,凭着双手做出经典的瑞士手工表,但是,早老城里,却还有着一些年迈的老人在从事着钟表工作,他们不为名利,只为那一份割舍不掉的兴趣爱好,喜欢钟表,更喜欢制作钟表。

    来一趟瑞士,如果不买一块精工细作的表回去,晏锥都觉得对不起自己,而他放弃了去大品牌名表的专卖店,选择了在这老城区里淘一淘。

    在弯弯曲曲的石子路上缓缓行走,感受着异国的风情,在各种店铺里进进出出,晏锥显得饶有兴致,可就是逛了一小时还没出手买任何一件东西。

    程瑞则是留心着周围,记录着走过的路线……这货显然太害怕迷路了。

    但程瑞也纳闷儿,老板这是在纯逛吗?只看不买?这不是老板的作风啊,那些精美得令人惊叹的手工艺品,很漂亮,老板最不愁的就是钱了,怎么不买呢?

    程瑞原本是打定主意不买的,可结果一小时下来,他已经买了不少。

    晏锥不是不想买,也不是吝啬,他只是对于手工艺品的要求很高,不仅要有独特精美的外观,更重要的是有纪念意义。

    一间看上去朴实无华的钟表店,里边只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忙活着。晏锥就在这店铺面前停下来,似是在回忆着什么……

    “老板?您是要进去吗?”程瑞疑惑地看着,老板不动,他就不动。

    晏锥望着店铺玻璃橱窗里那些钟表,俊雅的脸庞露出几分缅怀的神色,喃喃地说:“我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店铺的老板向我推荐一款情侣表,是他亲手制作的。我当时看了样品,很喜欢,可我没有买。”

    “啊?为什么不买呢?”程瑞诧异地问。

    “因为……那时是我跟邓嘉瑜结婚之后不久,我一个人到国外旅游,一个人的蜜月……我不知道买了那对情侣表之后,女款的应该给谁,没有给表找到合适的主人,我买回去也没意义。”晏锥轻描淡写地说着,可那双深邃黑亮的眼底分明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怅然。

    听似是很普通的一个小故事,却流露出了晏锥当时那种孤单与无奈。谁才是他心目中认为可以配得上那块情侣表的女主角?一块表而已,但晏锥不会轻易给谁戴,即是情侣表,就一定要是适合的那个女人。

    晏锥的思绪不知不觉回到几年前……当时他与邓嘉瑜结婚,可他心里装的是水菡,只是,水菡爱的却是他哥哥。

    现在,他又一次来到这间钟表店,他应该进去选一对情侣表吗?依旧面临那个问题——女款的那只,给谁戴?

    就在晏锥出神之际,店铺的老板却出来迎接了,因为认出了这位年轻人。

    “嗨……”老板亲切地招呼着,略显惊喜:“小伙子,我记得你!来来来,进来看看我的新作品……”

    老板如此热情,晏锥也不好推辞,礼貌地笑笑,跟着进去了。

    “哈哈哈……年轻人,你跟我这店铺真是有缘,上次你来,正是我制作出一款新式的情侣表,现在我又做出了更美妙的款式,又遇到你了……”老板看起来心情不错,将自己的杰作拿出来展示给晏锥看。

    这么说,晏锥上一次来就给这位老板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所以到现在还记得他。

    晏锥不禁讶然:“老板,难道你是几年才会做出一对新款的情侣表吗?”

    老板笑着点头:“没错,我制作钟表就是因为我爱好这个,不是为赚钱的。所以我用了三年的时间制作出这一对情侣表,上次你看到那一对,已经被人买走了。”

    这才是真正的匠心,三年打磨两块表,这该是怎样的精细工艺,怎样的一丝不苟?正是这种专精的态度,才能制作出工艺超凡的经典之作。而这店铺里的所有钟表,一点都不逊色于那些世界顶尖品牌,水准超一流,全都是出自这位老板之手。

    眼前这一对情侣表确实有着让晏锥心动的外观,严谨扎实的制作工艺也能从每个细节体现出来,但晏锥却没有立刻表态买不买,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

    “老板,请问一下,你见过照片上的这个男人吗?”晏锥神情温和,看不出一点异常。

    老板还没开口,程瑞却惊呆了。晏董这是做什么?居然……居然来这儿寻人?照片上的是谁?【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