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终于见到
    裙子,却含着女人太多复杂的心思,邓嘉瑜这回没有直接去问晏锥,而是暗自在琢磨着,他买了裙子会送给谁?

    邓嘉瑜上次看中的那项链结果是晏锥拍下送给了洛琪珊,虽然邓嘉瑜没亲看看到,可她会猜测,之后因为那件事而十分恼火,嫉妒,所以现在她看上的裙子又被晏锥预订了,她不禁要多一层考虑和谨慎。

    走秀结束了,邓嘉瑜在后台卸妆,对着镜子,脑壳里不停在转动……这次晏锥订下裙子,不再会是送给洛琪珊了,毕竟闹了那么大的丑闻出来,晏锥就算表面上看着像没事,但一个男人被“戴绿帽”了怎么可能一点都不介怀还买下昂贵的裙子送她?

    邓嘉瑜越想越觉得晏锥很可能是觉得这条裙子她穿着好看,所以才想要为她买下,悄悄给她一个惊喜……嗯,一定是这样的。

    邓嘉瑜认为这回不会再料错了,她对于自己在T台上的风采很自信,今天的走秀她可算得上是大放异彩,好评如潮,晏锥又不是不懂欣赏的男人,他应该从这场秀当中发掘她有多么完美,他买下裙子,也说明他心动了,她成功地俘虏了他的心。

    这样的自信心膨胀,其实也是蛮正常的,因为事实本来应该如邓嘉瑜猜想的那样发展,只是,她还需要确认。

    此时此刻,在酒店大厅里,沙发上坐着的一位中国女子还在焦急地等待着自己的老公回来。她已经快要熬不住了,眼皮在打架,好几次她都是靠掐大腿来让保持清醒。

    虽然这五星级酒店里很暖和,可人困了饿了也难以撑下去,好在这里的服务也是一流的,有服务生看到洛琪珊一个人在这边坐了很久,问过她等谁,现在给她送来了一杯热牛奶。

    这无疑等于雪中送炭,洛琪珊喝着牛奶,心里对于酒店服务的贴心而感激,可也会暗暗苦涩……晏锥还不回来,她今晚怎么办?她不想另外再开一个房间,她来的目的就是要和晏锥一起的,但他究竟去了哪里?

    等了三个小时了,洛琪珊的信心正在被一点一点消磨,预感很不好。

    甜甜的热牛奶几口就喝完了,洛琪珊的肚子却更加饿,好想去餐厅吃点东西充饥,可又怕自己去了之后错过了晏锥回来,如果是点餐在这大厅里吃的话,显然是有失礼仪的,放眼望去这大厅里人不少,可没一个是在坐着吃东西的,这儿本来就不是给人吃东西的地方。

    忍……再忍忍。洛琪珊摸摸肚子,干瘪瘪的,还咕噜咕噜叫着。

    洛琪珊这么个大美女坐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然也会吸引不少异性的目光。她有着东方女人典型的精致,皮肤细腻水嫩吹弹可破,莹白的玉颊生辉,五官不似西方人那般深邃菱角分明,但她的眉眼生得精巧,两眼之间的距离属于标准范围,挺秀的鼻尖有一点点的微翘,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活力清朗,盈盈如水的一对大眼很有灵气,笑起来像是会说话似的。天生丽质,明眸皓齿,美得很有辨识度,令人一见难忘。

    她的目光不妖娆不凌厉也不迷茫,如山泉潺潺,清冽透亮,这是只有内心丰满充实的人才会拥有的。

    偶尔也有高大英俊的男士过来跟洛琪珊打招呼,可她都只是淡淡地笑着客气两句就不再搭理,她坚定的意志不会因为看到几个帅哥就忘乎所以,她很清楚自己是谁,清楚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搭讪与被搭讪,都不是她的风格。她是洛琪珊,一个自爱自重的女人。

    有时会看到不少情侣亲亲热热地从眼前经过,洛琪珊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转动视线,眼底流露出一丝丝羡慕,会自然地想到眼下的处境……她和晏锥还能尽释前嫌吗?误会可以消除吗?

    不安的情绪一直缠绕着她,就在她心烦意乱时,忽地,她看到门口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晏锥!

    洛琪珊一瞬间来了精神,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惊喜地差点叫出声,刚想挥手招呼,可是……就在这一秒,她脸上的笑容却僵住了,如遭雷击般不动。

    原来,晏锥不是一个人,他身后除了程瑞,还跟着一个女人……是邓嘉瑜!

    邓嘉瑜几步跟上晏锥,笑盈盈地在对他说着什么,而晏锥似乎心情不错。在外人看来,俊男靓女这么说说笑笑的,很养眼很和谐的一对。

    这……晏锥和邓嘉瑜一起,这算什么?洛琪珊的脑子乱成浆糊,心底一股怒气冲天而起!

    晏锥,他不是伤心负气走掉吗?想不到却在这里跟邓嘉瑜幽会?

    可恶!可恶到了极点!

    忍耐是有限度的,当愤怒达到一个零界点时,所有的情绪都会在顷刻间爆发!

    顾不上多想,没有犹豫,洛琪珊凭着本能的一股子冲劲,拔腿就追!晏锥他们已经快走进电梯了!

    在电梯门合上之前那一秒,一个响亮的女声在喊:“等等!”

    晏锥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愣,下一刻,却见一道翩翩身影快速闪进来……

    “董事长夫人?”程瑞怪叫一声,充满了惊诧。

    “你?”晏锥惊讶的语气里隐含着一丝丝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复杂情绪。

    随后,电梯里便陷入了一片死寂。

    洛琪珊紧紧握着拳头,两只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晏锥,银牙紧要,愤懑不已。

    晏锥也懵了,像在做梦似的,洛琪珊就这么突然出现,太惊人,太不真实了。

    而邓嘉瑜眼中的敌意也是不掩饰,嫌恶地看着洛琪珊,心里不停在咒骂:阴魂不散!连在瑞士都能遇到她?

    空气里充斥着火药味,程瑞识趣地缩在角落,低着头,佯装啥都没看见,只是心里不由得同情起自己的老板来——“BOSS,以我的经验判断,这回您是有理都难说清了,瞧您太太这杀气的眼神,一定认为您跟邓嘉瑜旧情复燃,哎,BOSS,您自求多福吧,这事儿我是帮不了您了……”

    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洛琪珊与晏锥眼神的对峙就像是一触即发的地雷。

    电梯停了,程瑞率先走出去,赶紧地往前小跑,后边陆续是晏锥三人出来。

    邓嘉瑜竟也是在这一层下,她本来是住楼下的,可她就是想跟着晏锥来房间的,只是没想到洛琪珊杀出来了。

    尴尬的沉默总是要有人打破的。

    邓嘉瑜勉强笑笑,冲着晏锥说:“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晏锥一脸沉沉的脸色,看不出是什么心思,但在他开口之前,洛琪珊已经先一步挡在他身前。

    “邓嘉瑜,我和我老公有话要说,你走开!”洛琪珊冷冷的语气像刀子,毫不留情地戳在邓嘉瑜身上,说完,也不等邓嘉瑜反应过来,快速抓起晏锥的手,一直往前边程瑞打开的房间走去。

    “你……”邓嘉瑜窝火,很想骂娘,但她硬是忍住了,她不能在晏锥面前失礼。

    邓嘉瑜哪里会就这样走掉,跑着跟上去,想要进房间,但洛琪珊已经很不客气地用力将门关上,邓嘉瑜差点就撞到门了。

    “砰——!”就这样,晏锥消失在邓嘉瑜的视线,她只能在房门外抓狂,着急,而房间里会是怎样的一番激烈?

    刚进房间还是挺冷的,屋子还没暖和,加上洛琪珊这架势,更加令人感到不妙了……程瑞那家伙早不知躲在哪个犄角旮旯去了。

    洛琪珊两手叉腰,粉腮因为气愤而变得通红,起伏的胸脯可以看出她此刻多激动,两只眼睛只差喷出火来了。

    “晏锥,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要跟你前妻重燃爱火了?你们是不是打算要在一起?只要你说句实话,我绝不会纠缠你,大不了我就当从没来过瑞士!你说话,说啊!”洛琪珊微微颤抖的声音,隐忍着哽咽,隐忍着心底翻滚的泪。

    晏锥斜睨着洛琪珊,打量着这张红彤彤的脸,紧锁的眉宇,双唇抿成一条线,脸色黑得像碳……

    “你……”

    “晏锥,你能不墨迹吗?我只要你痛痛快快告诉我一个答案,别让我猜,我痛恨欺骗!我要的只是一句实话都这么难吗?”洛琪珊浑身都在发抖,不只是冷还是太过激动所致,她只知道自己快要爆炸了,前所未有的心痛和愤怒失望,她能忍着不哭,可她忍不了不发火!【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