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住在一起
    偌大的豪华套房里,寂静无声,洛琪珊和晏锥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她满腔愤怒,而他却显得太淡定。(首发)一个像火,一个像水,究竟是谁更胜一筹?

    晏锥从未见洛琪珊发这么大的脾气,奇怪的是他还能这么镇定,就好像她说的事与他无关。

    洛琪珊气得浑身发抖还紧握双拳的样子,堪比女战士般刚强猛烈,仿佛随时都可能冲上去教训他。

    晏锥顿时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只凶猛的发怒的母老虎。

    晏锥的嘴唇动了动,洛琪珊以为他要跟她说什么,结果却是……

    “程瑞,出来!”晏锥一声低吼,冷冰冰的,带着一股寒气。

    套房里有两间卧室,程瑞躲在自己住的那一间,听到晏锥这么一喊,那小子感到不妙,可又不得不答应着。

    程瑞从房间里出来,苦着脸,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老……老板,您有何吩咐。”程瑞头皮发麻,他恨不得此刻自己是空气似的被人忽略,但事实却相反。

    晏锥冷冽的眸子盯着洛琪珊,嘴里却在对程瑞说:“你告诉她,邓嘉瑜住在哪里。”

    “呃?”程瑞怔忡,愣了两秒之后一下子反应过来了,赶紧地讪笑到:“董事长夫人,邓嘉瑜不是住这个房间的,她住在楼下那一层。”

    什么?!洛琪珊心头咯噔一下,狠狠地抽了抽。

    紧接着晏锥又说:“程瑞,你再告诉她,邓嘉瑜是什么时候来瑞士的,来做什么。”

    程瑞这小子挺机灵,哪里还能不明白晏锥的用意,随即很配合很老实地说:“董事长夫人,邓嘉瑜不是跟我们一块儿来的,我们来的第二天才遇到她,她是来走秀的,跟……跟老板没关系,呵呵……没关系。”

    洛琪珊紧握的拳头倏然松开了,惊愕地张着小嘴儿,灿亮的美目眨了眨,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这……这是晏锥在向她解释吗?程瑞说的是真的吗?

    心里疑问,立刻在行动上表现出来了……下一秒,只见洛琪珊的视线落在程瑞脸上,细长的手臂一伸,啪……搭在程瑞的肩头。

    说是“搭”,其实上是用了大力在按压程瑞的肩膀,洛琪珊这手劲可比一般女人大得多,因为她练过跆拳道,有防身技能,现在更是用尽全身力气。

    “哎哟……”程瑞哭丧着脸说:“董事长夫人饶命啊……”

    “哼,你说的可是真的?如果有半句假话,我就把你……”

    “哎哟哟,董事长夫人,我怎么敢骗你,我说的全都是真的,不信你去问酒店前台,邓嘉瑜真的自己住一间房啊!”

    洛琪珊这才放了程瑞,这家伙立马一溜烟儿就跑了……不是进卧室,而是出了房间大门,去外边了,彻底躲得远远的,免得被夫妻俩的战火波及到。

    晏锥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斜睨着洛琪珊,那眼神的意思是“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洛琪珊的气消了大半……晏锥不是和邓嘉瑜住在一个房间,那就是说两人不是来偷.情的。如果真是来偷.情,怎么可能不住一起?难道说真的错怪晏锥了?

    洛琪珊尴尬了,脑子里乱哄哄的,可转念一想:“晏锥的反应好怪,怎么不动怒?

    洛琪珊终于坐下来,激动的情绪渐渐有些平息的迹象,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再想想她先前那凶巴巴的架势……哎,一不小心又把事情搞砸了,她本来是为与他冰释前嫌,可现在呢?还能有机会吗?矛盾会不会更加深了?

    要在某个人面前低下头服个软,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对自尊心强的人来说。

    洛琪珊咬咬牙,把心一横,干脆坐到晏锥身边去,然后很努力地让自己笑得温柔一点,声音柔和一点……

    “那个……老公,不好意思啊,我错怪你了,我只是因为在大厅里等了你几个小时,突然看到你和邓嘉瑜一起回酒店,我就……就气糊涂了,以为你们之前有什么……其实我来就是为了告诉你,我和蓝泽辉是清白的,梵狄和晏少都在查这件事,说会找出陷害我的那个人,你那么聪明,不会看不出来我是被冤枉的吧?我……我都已经来了,你就大度一点行不?”洛琪珊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巴巴地望着晏锥,生怕听到他说出伤人的话。

    晏锥眼底快速闪过一丝诧异……她看起来很歉疚的样子,她眼里希冀的光芒太耀眼。

    然而,晏锥依旧没有洛琪珊预期的反应,他只是淡淡地说:“你都已经来了,我还能怎样?这是酒店,你要住哪里,那是你的自由,我管不着,房间那么多……”

    嗯?洛琪珊差点就要被晏锥冷漠的态度给灼伤,差点就想暴走……但耳边又响起了母亲说的话——“夫妻之间不会有单方面的谁输谁赢,何必顾着那点可笑的面子呢?谁先低头,真的那么重要吗?”

    洛琪珊的信心又回来了几分,决定将自己“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发挥到底,她不是轻言放弃的人!

    “你说的,我住哪个房间都行?”洛琪珊明亮的美目藏着一丝狡黠。

    “是,你去告诉程瑞就可以了。”

    “那……”洛琪珊忽地笑得很得意,两手抱住晏锥的胳膊:“我就住你这间,我是你老婆,本该住在一起啊。”

    “……”晏锥蹙眉,一副看无赖的神色。

    洛琪珊无视这张臭臭的黑脸,笑嘻嘻地说:“你可是董事长,商会主席,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难道你想言而无信说话不算数?你刚才可是说了我想住哪一间都行的。”

    洛琪珊很开心,为自己抓到了晏锥话中的漏洞而高兴,她就可以赖在他身边了。

    晏锥有种挫败感,怎有好像是被人给赖上了?

    “套房两间卧室,程瑞住了一间,你再住进来,不方便。”晏锥面无表情地说。

    “那叫程瑞另外开间房去住,反正你也不缺这点钱。”

    “……”

    洛琪珊这回算是掌握到一点要领了——想要抓住老公的心,首先要懂得积极去争取,就像治病,必须采取主动出击,找准病因,对症下药。

    总之一句话,女人有时不能太冷静理智脸皮薄,该出手时就出手,粘上去,主动点!

    “呵呵,就这么说定了,我好累啊,先洗澡去,麻烦你叫服务生把我放在总台的行李拿上来,还有,叫点好吃的东西填肚子,我都快饿晕了……”洛琪珊只管说,也不去看晏锥的脸色了,径直去了浴室。

    洛琪珊进了浴室都还感觉到心跳很快……这样真的好吗?他似乎不太愿意她留下来,可她不留下来怎么行?还有个邓嘉瑜虎视眈眈不怀好意,她要是再任由晏锥一个人,那岂不是就给了邓嘉瑜机会?老公是她的,婚姻是两个人的,她要勇敢地捍卫,决不允许谁来破坏!

    管你是前妻还是谁,只要想染指我的男人,统统靠边站!

    洛琪珊对着镜子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坚定的眼神格外清澈。

    外边,晏锥望着浴室的方向,若有所思。他没想到洛琪珊居然会追来,他以为她那样骄傲的女人应该是不会向人低头的,可事实摆在眼前,她此刻就在浴室里洗澡。

    她这出人意料的举动说明什么?难道她真的开窍了,知道要为她自己争取了?

    晏锥俊雅的容颜上,唇角不自觉地微微勾起……这女人啊,殊不知他是故意在话中留下漏洞给她抓到的,他在她进门的那一刻便知道她一定会跟他住一个房间。

    她看起来有些疲倦和憔悴,想必也是被某些人和事困扰着,再加上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等了他几个小时,她累成什么样了?

    晏锥内心深处,无可抑制地滋生出丝丝疼痛,为这个仿佛空降的女人,他的老婆。

    什么感觉呢?是喜是忧?他该怎么面对这个“强势闯入”的女人?想好好冷静得心又被打乱了。洛琪珊,你还能说你不是老天爷故意派来折磨我的?

    这念头才刚一起就被证实了……程瑞将洛琪珊的行李拿进来,而洛琪珊就在浴室探出头喊:“老公,我的行李拿上来了吗?把我的内.衣给我拿进来……”

    外头,程瑞和晏锥面面相觑……程瑞使劲憋着笑,而晏锥的脸色变成酱紫了,一记杀人般地眼神横过来,警告着程瑞不准笑,可他自己很窘迫,该不该为她拿内.衣进去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