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你这磨人的妖精
    浴室里的洛琪珊并不知道程瑞又进房来了,这到可怜了程瑞只能赶紧地溜掉,眼睛都不敢往浴室那方向瞄,因为他能感觉到BOSS那凌厉的目光充满了戒备和警告,他哪里敢乱瞄,走位上策!

    “等等!”晏锥忽地出声叫住了程瑞。

    程瑞苦着脸转过头……

    “你下去再开一个房间。”

    “遵命,BOSS!”

    程瑞刚一出去,晏锥立刻就抓起洛琪珊的*冲着浴室走去。

    犹豫了两秒,推开门,眼前赫然一具令人喷血的娇躯,刺激得晏锥骤然一颤……

    瞬间就呆住了,直勾勾地望着她,被这莹白如玉完美无瑕的身体给震住,呼吸发紧,喉咙发干……

    洛琪珊就像是看不出晏锥此刻的窘迫,睁大了眼睛,伸手在他眼前晃悠:“老公……老公……你怎么了?”

    怎么了?这不明知故问么?一个正常男人面对活色生香的美女出浴图,他还能当自己只看见了空气吗?

    洛琪珊暗暗忍着笑意,故意装作懵懂的样子,俏丽的玉颊泛着酡红,羞涩地侧着身子……

    “你能把手里的东西给我吗……”洛琪珊小声嘟哝,心跳在加速,天知道她此刻是大着胆子,其实知道这样会对男人产生巨大的刺激,可晏锥是她的老公,不刺激怎么行?她偏偏就是要打破他的冷静淡然。

    晏锥也不客气,干脆尽情地欣赏着,反正这是自己老婆,有什么可顾忌的。

    洛琪珊接过他手里的*,在他灼热的视线中,她穿上了……手都在发抖,她实际上根本没有勾.引男人的经验,现在这样出现在他面前,任由他肆意打量她的身体,已经是她能想到的很大胆的行为了,她也紧张,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才好。

    “我……你……你别傻站着……”洛琪珊红着脸,但这话的意思是她觉得晏锥可以出去了……她实在受不了他这么火热的眼神,她心尖儿都在抖。

    可晏锥却轻挑着细长的眉毛,嘴角扬起一弯邪魅的弧度,上前一步弯下腰……

    “啊……”

    “别穿了,真麻烦!”晏锥沙哑的声音冒出这一句,他已经将洛琪珊打横抱起,往浴室外走。

    他的意思就是……洛琪珊现在穿衣服是多余的,反正一会儿也得被扒掉。

    洛琪珊的脑袋埋在他颈脖,尽管小心翼翼,还是被他发现了……

    “你在笑?嗯?”

    “没……没有啊……”

    就在这时,一阵怪异的声音传来,是洛琪珊的肚子在叫。

    她并没有觉得尴尬,肚子饿了当然会抗议了。

    “躺下。”晏锥将洛琪珊放到了chuang上,然后将推车拉过来……上边放的是服务生送来的美食,香喷喷的味道,令人垂涎欲滴。

    她很饿,必须要先吃饱再说其他的事。

    将睡袍披在身上,洛琪珊要专心对付眼前的美食,实在太饿了。

    晏锥无奈地摇头,转身去了浴室……真要命,她吃东西的样子也那么吸引人,到底这女人对他施了什么魔咒?

    当晏锥从浴室洗澡出来,那一堆美食已经被洛琪珊消灭了一半,看样子是吃得心满意足了。

    “唔……真好吃。这还有一些,你饿了就吃吧,我吃饱了……”洛琪珊说着就下地,去了浴室……再刷一次牙。

    洛琪珊吃饱了之后恢复了一点精力,兴许是因为能在他身边,所以她的情绪还处于兴奋状态,原本是十分疲倦了,可现在却又好像不想那么快睡。

    不睡觉,做点什么呢?

    洛琪珊想到先前在浴室,晏锥那火辣辣的目光里分明含着她熟悉的情.欲之色……

    洛琪珊慢吞吞地从浴室出来,却见晏锥已经躺在chuang上似是已睡着。

    “嗯?睡了?”洛琪珊满怀期待地心顿时落了下去,红红的脸蛋开始泛白。

    什么情况?他居然几分钟就睡着了?可是刚才他不是表现得很想那个吗?还不要她穿*,还将她抱到chuang上……原来,竟是她会错意了?

    失望、心酸……洛琪珊默默钻进被子里,眉头紧紧皱着松不开。

    这并非是洛琪珊真的*到非做不可,而是这种情况确实很伤人。试想,她的老公若是对她没有了那方面的兴趣,这不是夫妻的悲哀吗?这比拿刀子捅人还难受,因为说明你在男人眼里就是一块木头了,连不穿衣服都不能勾起他的兴致,这该是怎样的打击人呢?

    洛琪珊闷闷不乐,想来想去,她琢磨着原因肯定还是晏锥没彻底相信她原谅她,他心里还有疙瘩,不释怀就不会碰她。

    看着身边熟睡的俊颜,他就在咫尺,可为什么她却有种遥不可及的错觉。

    洛琪珊盯着晏锥的脸出神,蓦地,她看见晏锥的眼皮动了动……

    咦?洛琪珊以为他要醒了,但他却还是继续闭着眼。

    洛琪珊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摒住了呼吸,弯下腰,头凑近他的脸部……不一会儿,洛琪珊这苦瓜脸一下子绽放出窃喜的笑,因为,她发现了一点异常,她怀疑晏锥根本就不是真的睡着了。呼吸,是骗不了人的,他的呼吸不均匀!

    洛琪珊虽然在恋爱这档子事里还算是个新手,不是特别了解男人的心思,可此刻也是福至心灵,竟然开窍了。

    “呵呵呵呵……晏锥,我看你能忍多久!姐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么?”洛琪珊心里暗笑,随即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子去。

    下一秒,只见被子里拱起一处,显然是她的脑袋,然后……晏锥这货忽地咬住了自己的唇。

    洛琪珊没看到,因为她人在杯子里,但是她能感觉到他好像颤抖了一下?这是不是说明刚才这一招有效?

    洛琪珊舔舔唇,紧张得心脏砰砰乱跳,再一次地将这滚烫的烙铁轻咬……

    这下可好,晏锥全身一个战栗,紧绷着身体,痛并快乐着的感觉让他差点就喊出声了。他装睡原是为了试探洛琪珊,可想不到她会用这种方式来唤醒他,简直是……简直是太好了!

    晏锥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两只手插.进了她的发间,颤颤地说:“我……我这不是玉米棒子,你……你温柔点……”

    噗嗤——!洛琪珊的笑声从被子里传出来,同时她也欣喜,看来只要找对了门路,他想装睡都不行了,还不乖乖地现出原形!

    多日不曾有过释放了,晏锥此刻被他的小妻子给拨弄得七荤八素的。不是他定力不好,而是根本没想要克制什么。因为这是他的妻子,不是别人,也不是邓嘉瑜,他不必顾忌和拘束。

    好半晌,洛琪珊才从被子里钻出来,趴在他胸膛,甜甜地笑着,得意地说:“喜欢我刚才那样吗?”

    某男硬是憋着一口气没表态,可他那涨得发紫的俊脸已经出卖了他……他岂止是喜欢,他是惊喜万分,享受得很。

    到了这份儿上,不用再矫情了,晏锥翻身将她按住,眼里燃烧着熊熊烈火,俯身攫住她粉红的唇,含糊地呢喃:“是你点的火……一会儿别喊停……”

    “啊?我……唔……”洛琪珊说不了话,声音全都被他吞了。

    他如同是一匹饿了多天的兽被放出了笼子,看见一大块肉在眼前,他要尽情吃个够!

    可是,就在两人正准备来个激战时,洛琪珊却焦急地推开了他,急促地喘气:“等……等一下,我好像觉得有点不对劲,我先去……去一下浴室……”

    “什么?”晏锥脸都红得快滴血了,可一听洛琪珊这话,他只觉得心急火燎的。

    洛琪珊赶紧地去了浴室,两分钟就出来,一脸歉意地对晏锥说:“对不起,我那个……那个来了。”

    “咚……”晏锥整个身体栽倒,鼻血都差点流出来了结果却被告知不可以?

    晏锥的脸色从红色变成黑,绿……洛琪珊从自己包包里拿出了准备好的卫生棉。她是知道自己就这两天该是时候了,可也没料到会这么巧,在晏锥即将开始的前一刻发现。

    “你……你……”晏锥气得吹胡子瞪眼儿,还有比这更残忍的事吗?

    这男人眸光一暗,顺手将洛琪珊拉过来,霸道地抱着,然后愤愤地指着某处:“磨人的妖精,是你撩起的,你要负责,你要想办法让我今晚能睡得着!”

    洛琪珊很无辜地望着他,清澈的大眼含着歉疚:“这……那你说要我怎么做?”

    “是不是我想怎样都行?”晏锥邪肆的眼神显得好有深意。

    洛琪珊呆了呆,最后不知道怎么就点头了,然后她就被这男人吻得喘不过气,再然后……就只听见晏锥呼吸变粗的声音了……【一会儿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