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面对眼下的局面,一筹莫展,晏锥也一时想不到好的对策,三人只能望着这道白色的大门兴叹。

    洛琪珊紧紧攥着拳头,愤懑地叨念:“太混账了,他不知道怎么会想跑的……太警觉了……”

    晏锥一脸沉重,搂着洛琪珊的肩膀,小声安慰着,就像是在哄着一个毛躁的小孩。

    洛琪珊能不急躁么,都只差临门一脚了却还没能成功,现在张骏就躲在他自己的堡垒中,谁能将他怎样?硬闯不行,还很可能招来警察。

    这要是换做在国内,那可好办多了,但这是瑞士日内瓦,不管做什么都受到很大制约,但时间不等人,张骏必须尽快被带回中国!

    “怎么办啊,老公……我……我是不是很蠢?坏事了……”洛琪珊自责又焦虑,脸都成苦瓜了。

    晏锥不禁哑然失笑:“这怎么能怪你呢,能找到张骏就已经是大功一件,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啊?交给你,你有办法?”洛琪珊惊喜地望着晏锥,两眼冒红心。

    程瑞也是一副很好奇的样子,讪讪地笑着问:“BOSS,您有啥妙计吗?”

    晏锥微微摇头,俊美的容颜浮起几分无奈:“妙计……现在这情况哪里还有什么妙计,只有用最简单直接的办法了。”

    “什么办法?”

    晏锥抬眸望望,然后提高了声音喊:“张骏,我是晏锥,跟我一起的,是我老婆洛琪珊。只要你肯跟我们走,不用担心蓝覃会对你不利,但如果你非要死守在里面,等蓝覃的人一到,那就不是你一个人受伤害了,你全家都会遭殃!”

    晏锥说这些话,没有带着嚣张与威胁的口吻,反而是深沉而诚恳的,他算是戳到张骏的痛点了。

    张骏两口子都惊呆了,万万想不到竟会是洛凯旋的女儿女婿。他知道晏锥是什么身份,在震惊之余,张骏的惊恐也少了三分……因为晏锥乃是炎月集团的董事长,C市商会主席,不会傻到专程来这种地方杀人的。

    但蓝覃就不同了,蓝覃心狠手辣,张骏知道自己若是被蓝覃抓住,要么就是只能回去继续指证洛凯旋,要么就是只能死在异国他乡。

    可张骏仍然没出声,他能想到晏锥和洛琪珊来找他是为了什么,而他已经不想再跟洛凯旋的案子有关联了。

    洛琪珊还是没明白晏锥是要用什么办法。

    晏锥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只能对张骏进行说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放弃抵抗,跟我们回国。”

    “这……BOSS,难度有点大。”

    “是啊,老公,张骏是铁了心要躲起来的,他怎么可能会跟我们回去呢。”

    晏锥知道这不容易,可不管怎么都要试一试。

    “张骏,下来我们谈一谈行吗?你可以不开门,只要在门里边待着就行,我们隔着一道门说话,你还怕不安全吗?”

    晏锥不能百分百保证能说服张骏,但眼下也没其他路可行,只能尽力而为了。

    几分钟过去了,门后响起了张骏的声音,他下楼来了。

    “你们想让我转为洛凯旋的证人,还他清白?对不起,我做不到。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我不想早死。”张骏带着几分自嘲,还有几分落魄,不用看脸都能感觉出他此刻一定是郁郁寡欢的。

    听到张骏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洛琪珊和晏锥都燃起了希望。这是说服张骏的第一步,接下来就看能不能打动他了。

    晏锥咬着洛琪珊的耳朵说了几句,只见她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然后贴近门板,对里边的张骏说……

    “张……张叔叔,我是洛凯旋的女儿洛琪珊,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我听我爸爸说,在我小时候,大概几岁吧,张叔叔你还抱过我呢。”洛琪珊的声音很和蔼,柔软,当然了,这也是晏锥教她的,否则以她现在的心情也不可能会用这叙旧的口吻跟张骏说话。

    门内,张骏闻言,微微一震……他当然记得了,曾经他和洛凯旋是朋友,洛琪珊小时候,他抱过。

    那时的他,多么老实憨厚,创业初期也是多亏洛凯旋的帮助,可后来出国没几年就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洛琪珊这招怀旧牌打得好,勾起了张骏对往事的回忆……

    “洛琪珊……珊珊……是啊,你小的时候,我抱过。不仅是抱过,你还在我裤子上撒尿……”

    门外,程瑞差点笑喷了,急忙捂住嘴转身走开,而晏锥也是嘴角犯抽,忍着没笑,只是拍拍洛琪珊的后背,以示安慰。

    洛琪珊囧了,扭头狠狠瞪了晏锥一眼……是他教她说些陈年老窖的事,借此跟张骏套近乎,才好更进一步说服,可谁想到这才一开始就爆料了一桩她小时候的糗事。

    “咳咳……这个……张叔叔,你记性真好。”洛琪珊只得硬着头皮这么说了。

    张骏沉默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洛琪珊不敢怠慢,赶紧又说:“张叔叔,你知道吗,我爸爸一直都当你是好朋友的。我家有本相册,里边就有你跟我爸爸的合影,从小到大搬家的次数也不少,可这相片却保存得很好。我爸爸说,这辈子没几个真正知心的朋友,但张骏就是他最挂念最要好的……知己。”

    张骏心头一颤,下意识地问:“真的?他真这么说?可是……他从来没在我面前说过我是他的知己。”

    “这个……”洛琪珊的脑子快速转动着,语气更柔和了:“张叔叔,你还不了解我爸爸那个人吗,他不擅长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可他确实真的将你当作是知己,他嘴上不说,可有行动的啊……我记得家里餐厅挂着一幅画,我以前不懂事,曾经想把那幅画给拿下来换掉,可你知道结果怎么样吗?我爸爸就为这件事还打我呢,说那幅画是他一个好朋友的作品,比他收藏的所有名家字画都珍贵百倍,咱们家谁都不能动那幅画……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很委屈,可是后来妈妈告诉我,那幅画是一个叫张骏的叔叔画的……在我爸爸眼里,那幅画是无价之宝。”

    这番话,彻底把张骏的思维给搅乱了,好半晌都没出声。

    什么情况?难道是张骏不信洛琪珊的话?

    其实张骏现在已经是热泪盈眶,不为别的,只为听到洛凯旋原来还收藏着他以前画的画。

    外人不知道张骏有个爱好,那就是画画。年轻时曾画过一些自我感觉良好的画儿,可真实水平很一般,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靠画画赚钱,只有从商。但那颗爱画画的心,至今仍在。他画的画,连他老婆都没夸过一句好,但现在却听说洛凯旋将他早年的画当成无价之宝还在家里挂起来。这不是知己是什么?再想想自己曾经与洛凯旋的交情,想想他又是怎么和蓝覃一起坑害洛凯旋的?这简直就是直戳累点啊!

    好一会儿没响动,洛琪珊求助地望向晏锥……晏锥在竖起耳朵听里边的动静,同时还在洛琪珊耳边轻声说:“不错,讲故事的能力很强。”

    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要打动张骏,还需要一些更实际的筹码。

    晏锥凑上去,嘴差点贴着门了……

    “张骏,你还在顾虑什么?怕蓝覃会报复你吗?关于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我以人格担保,你和你的家人都不会有事的,因为,只要你翻供,并且指证蓝覃,他一定会被警方逮捕的,加上他曾做过不少违反犯罪的事,他一旦被判入狱,只怕这辈子都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另外,我会全权负责你和你家人的安全,护送你们回中国,不会让你们落入蓝覃手中。你想想,你们躲在这里,迟早被蓝覃知道,不如主动将他送进监狱,你才可能一劳永逸高枕无忧,否则,你能躲一辈子吗?”晏锥再次给张骏丢下了更重磅的心理轰炸。

    该说的都说了,到这份儿上,晏锥和洛琪珊也只能祈祷……希望张骏理智一点,别再执迷不悟了。

    可怕的寂静中,似乎门里边传来了女人嘤嘤的哭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门外的心心急如焚,门内的人也不好受,正在挣扎中……

    终于,在洛琪珊快要失去耐心时,张骏家的门,开了。

    张骏的老婆抱着孩子,站在张骏身边,而他脸上也挂满了泪痕,压抑已久的精神压力陡然一松,哽咽着说:“我……答应你们,跟你们回中国。”

    下一秒,洛琪珊和晏锥紧紧抱在了一起,一霎间,听到彼此心上花开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