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幸运与不幸,就像是两个孪生兄弟,有时候会一前一后跟随着你,例如洛琪珊这次的瑞士之行,她觉得这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最明智的决定。

    国内的媒体想必还在报道她和蓝泽辉的“丑闻”,在别人眼中,她是个坏女人,是给晏家洛家抹黑的不要脸的女人。这是她的不幸。但庆幸的是,她的老公,她的家人,都知道她是清白的,都在支持着她。

    尤其是晏锥,他对她的信任,超出了她的想象。他深厚而隐忍的感情和付出,让她收获了满满的感动和爱。不但如此,还找到了张骏回国来……这一趟,对洛琪珊和晏锥来说,太值得了。

    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回到这熟悉的都土地,小两口都松了口气,只待警察将张骏送到警局,早的话,洛凯旋今晚就能放出来,最迟也就是明天。

    不管怎样,这已经是令人振奋的进展,洛凯旋有这么一个精明能干而又重感情的女婿,他真是赚到了。

    警察在路上,晏锥收到电话,大约还有十分钟能到机场。

    十分钟很快就会过去,站在机场门口等待,张骏和他老婆都在逗着这刚满月的小宝宝,慈父慈母的神情,充满了浓浓的爱,看在洛琪珊眼里,她又开始憧憬着未来的某些画面了……晏锥也是如此,这心里被小小的婴孩儿给闹得不安宁,使得他越发想要尽快生。甚至已经暗暗盘算好,这回等洛琪珊的“好朋友”走之后,他要继续努力耕耘,特别是在她的非安全期内,他更要多加把劲。

    是这一路上的顺利让大家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想着警车马上就要到了,先前的危机感也逐渐消失。

    洛琪珊如今也更具有小女人的特质,站在晏锥身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要靠着他,跟他亲近,而晏锥也是这样,一只手搂着洛琪珊,两口子亲亲热热的,就跟热恋中的情侣一般。

    洛琪珊在他怀里仰起头,莹亮的美目望着他,嘴角噙着笑意:“老公,记住你说的,欠我一个蜜月。这次在瑞士,因为我们要找人,所以没能好好玩一玩,可你说要补偿蜜月,不能回家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那你想什么时候去蜜月?等你爸爸的事情解决之后?”

    “这是当然了,只有老爸的案子解决了,我们才有心情出去度蜜月啊……嘿嘿,我现在可是无业游民,我失业了,闲得很,我可以将就一下你的时间。”

    晏锥不禁莞尔,俊脸上露出一丝*溺的笑意:“你失业了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不怕我嫌弃你?”

    洛琪珊闻言,笑得更得意了:“你好意思嫌弃我吗?你可是堂堂董事长兼商会主席,身为你的老婆,就算不出去工作也不会愁吃愁穿,我失业又怎么啦,不是别人炒我鱿鱼,是我主动要走的。”

    晏锥双眉一挑,佯装心疼地说:“你是想在家当全职太太?我的钱也是辛苦赚来的,你要花也行,省着点。”

    “原来你这么小气?我还没开始花呢,你都在叫我省着点,你……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洛琪珊瞪圆了眸子,又露出一点母老虎的架势了。

    晏锥凑近了她的耳朵,邪魅地笑着说:“我是不是男人,你最清楚了不是吗?”

    洛琪珊耳根一热,自知在这方面说不过他,但是……她灵动的瞳仁一转,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俏颊生辉,挑衅地说:“你确实是……一个真男人,不过,不给老婆钱花的男人就是个吝啬的男人,我在想啊,以后如果真的生了孩子,你也这么抠门儿,那我r子岂不是很难过?我当医生可没你赚的钱多……”

    “行,先说好,生一个娃,我给你五千万,生两个娃就给一亿,生三个就给两亿,生四个就……”

    “停停停……”洛琪珊羞窘了,娇嗔地瞪着这个脸皮厚的男人:“什么三个四个,我又不是母猪!”

    “好吧,那最少生两个行吗?”

    “……”洛琪珊狠狠拧了一下他的胳膊,心里却是突突地跳着……他有那么喜欢小孩子吗?

    “两个已经是最低配置了,不能再少了,就两个,说定了。”晏锥一脸认真地补充。

    两口子如今打情骂俏也很自然了,互相还开玩笑调侃,情趣十足。

    其实晏锥哪里会小气,而洛琪珊也不是那种成天想着怎么花老公钱的女人,只是,这夫妻间的小玩笑很能增进感情,能让彼此的心灵更加靠近。

    机场门口这条路车来人往的,就在这几个人有说有笑的时候,忽然一辆面包车停在面前,刷啦一下车门开了,走出两个穿夹克的男人。

    说时迟那时快,晏锥在感到一股危机来临时,猛地冲上去,但已经来不及了,那两个夹克男拽住了张骏往车上一扔!

    惊叫,怒吼,咒骂……各种声音在顷刻间爆发出来!

    晏锥和程瑞冲到面包车前,但里边的人抬起一脚踢中晏锥的腹部,紧接着,车子急速飙走!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傻眼了,陈羽艳抱着儿子,只差没当场晕过去,发疯似的狂喊着张骏的名字,但是……那辆车已经消失不见。

    洛琪珊冲到晏锥跟前,紧张地扶着他,见他面色痛苦,不禁更慌乱了:“怎么了?踢到你哪里了?”

    刚才劫走张骏的人,踢了晏锥一脚,似乎是踢到某关键部位了,程瑞有些不忍直视,他也是男人,知道踢到那里有多要命。

    晏锥脸都涨红,身子在颤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指着陈羽艳的方向……

    面对突来的异变,谁都预料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除了震惊和愤怒,眼下,却是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陈羽艳母子。

    “程瑞你去看着她……”洛琪珊递个眼色,很是焦急。

    程瑞转身去帮陈羽艳抱孩子,刚把孩子接过来,陈羽艳就两脚一软,蹲了下去……她是被吓坏了,全身都在战栗,脸色惨白,像是随时都可能一口气上不来。

    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陈羽艳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滴……

    周围的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也能猜测几分,看陈羽艳还带着孩子,不禁有些同情她了。

    可这里的人都是来去匆匆的,尽管发生一些事,人们就好奇一下,之后便各走各的,不再交集。

    洛琪珊扶着晏锥,顾不上其他了,她担心晏锥有事。

    钻心的疼痛过去,晏锥恢复了一点力气,这时,警车来了。

    洛琪珊心里的愤怒就在这一刻难以压制……警察如果早来几分钟,张骏就不会被抓走!

    “你们来得真早,人都不见了!”洛琪珊愤懑的语气中不乏埋怨和讽刺。

    警察脸色一僵,在知道刚才张骏被劫走,他们也很懊恼,幸好晏锥记得那车的车牌号码,这样,警察要拦截那辆车,或许还有点希望。

    晏锥朝洛琪珊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别对警察发脾气,否则吃亏的还是她老爸。

    洛琪珊也知道这个理,可心里太憋屈了,好不容易从瑞士找到张骏,回国来,如果警察比他们早到,或者是比劫走张骏的人早到,他们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功亏一篑!

    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谁能保证抓到劫走张骏的人?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一定是蓝覃干的,但没有真凭实据,警方不会贸然动手抓蓝覃。好吧现在就算把蓝覃抓了,可张骏还在他手下那里,张骏随时都可能被杀人灭口的!

    乱了乱了,彻底乱套!

    洛琪珊只要一想到张骏此刻的险境,她的良心就格外难安,自责……看看那可爱的孩子,才满月而已,如果因此失去父亲,如果陈羽艳因此失去丈夫,那……那她洛琪珊不就成了罪人?

    晏锥脸色铁青,忍着某处的疼痛,走到陈羽艳跟前,劝她上警车,说会送她到安全的地方。

    可是,陈羽艳已经再也没有信任感可言了,只知道愤怒地控诉,用眼泪告诉晏锥和洛琪珊,她不会再相信他们。

    “你们……你们说过什么?说一定不会有事,说我们一家都会安全的,可是现在呢?你们……你们把我老公还给我!”陈羽艳掐着洛琪珊的脖子,情绪崩溃近乎癫狂,才刚吼完一通,她便两眼一黑,身子一歪……晕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