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揭开邓嘉瑜做的坏事
    晏锥和洛琪珊都没先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警局。张骏被劫,下落不明,在这种时候,两口子哪里还能淡定得了,今天不能得到消息的话,只怕晚上也不能好好睡觉了。

    张骏的老婆陈羽艳是被气晕了过去,已经送到安全的地方,孩子也没事,可就是没张骏的线索,无法向这女人交代。

    警局里,郭局长在办公室里将先前派去接张骏的两个警察骂个狗血淋头,就因为晚了那么几分钟,至关重要的证人就出事了,这对警局来说也是一种耻辱!

    洛琪珊和晏锥见到了洛凯旋,但由于张骏的事,洛凯旋的情绪很差,他即是担心自己的冤情无法洗脱,更怕的是张骏会被蓝覃灭口。

    张骏知道蓝覃太多秘密了,两人之前勾结在一起,如果张骏肯指证蓝覃,他必定是要蹲监狱的。可想而知,张骏落在蓝覃手上,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梵狄的手下也在积极寻找张骏的下落,警方那边也没闲着,双方为了共同的目标在做事。

    这不能怪晏锥忽视大意,他已经通知警方来接人了,谁知道会晚了那么一点点。而就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有人如此精准地掌握了他们的行踪,劫走张骏。

    这样的巧合绝不是运气的问题,应该是他们被蓝覃的人盯上了,可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究竟是怎么被盯上的?

    晏锥百思不得其解,从瑞士到回国,他们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怎么会泄露行踪呢?

    想不通……实在太令人迷惑了。

    洛琪珊见过父亲之后,在警局外边的车子里跟母亲在一块儿,母女俩都处于万分焦急的状态,唯一能让梁悦感到安慰的就只有女儿和女婿感情进展的事实了。

    没过多久,一辆熟悉的豪车出现在晏锥的视线里,是梵狄来了。

    梵狄如今的精力都放在小颖身上,大部分时间都在陪老婆养胎,能让他亲自出马的事情不多,今天这就是一件。

    梵狄带来了他这段时间查到的一些线索,关于洛琪珊和蓝泽辉那则新闻的。

    车里,晏锥脸色凝重地听着梵狄在陈述,表情越来越冷……

    “在事发那天,大凯旋的一部监控器坏掉的,正好是珊珊和蓝泽辉所在的那一层。但是,在酒店的地下车库,找到了另外的监控记录,里边显示珊珊在事发前一晚8点半,被一辆车送到了地下车库,然后,蓝覃出来了,将她带走……你看看,就是这辆车。”梵狄说着,将几张照片塞到了晏锥手中。

    监控器上的视频截图,不是很清晰,但从照片上人物的身材轮廓发型以及略显模糊的侧脸……能看出,从车里被抬出来的人正是洛琪珊。

    而将她送到车库的人是谁?

    监控之拍到了驾驶室里那个人的脸部下半部分,没拍到整张脸,可即使是这一部分,也能让晏锥联想到一个人……一个女人!

    梵狄调查到的当然不止这些了。

    “珊珊被偷袭的时候中的药,我查到了,是源自M国一种新型的药物,名字叫SEC-1目前还没有在道上广泛贩卖,因为价格太昂贵并且供货的渠道很单一……偷袭珊珊的,是道上一个小混混,他说,是花钱雇用他做事的人给他那种药,他只用了很少的份量,剩下的,他卖给了一个小帮派的头目。他说雇主是个女人,但没看到对方长什么样,他将珊珊交给那个女人时,只看到一张戴着墨镜的脸。”

    梵狄的话,让晏锥听了之后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盯着照片上那只露出半边脸的女人,脑子里已经有了猜测,但一时间还不能确定。

    梵狄瞅着晏锥的反应,俊邪的容颜浮现出几分神秘的笑:“兄弟,我这还有更劲爆的消息,要不要听?”

    晏锥闻言,直接一拳头揍向梵狄的肩膀,没好气地说:“都这时候了还在卖关子,想展示你梵老大多能耐是吧?快点把你查到的全都抖出来!”

    梵狄得瑟地扁扁嘴,又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照片。

    这回,照片上的女人却是更清晰更好辨认了。

    “这是哪里?”

    “君骋酒店地下车库,时间是……华港世纪在君骋酒店办酒会那晚……”梵狄解释说。

    晏锥嘴角抽了抽……这梵狄也太神通广大了,怎么连君骋的监控记录也能拿到?

    “下次有需要就直接告诉我去拿。”晏锥不由得提醒梵狄,心想君骋也需要有点安全感吧。

    梵狄笑而不语,继续解说道:“看清楚了吗,照片上的女人正在跟车里的男人说什么,虽然看不到车里坐的是谁,可你看看车牌号码。”

    “车牌……”晏锥冷凝的眸子骤然收缩,咬牙道:“这是……蓝覃的车。”

    “没错……你再看最后一张,车里的人伸手给了一个白色的东西塞到女人手里……我想,这些照片能解释这个女人和蓝覃是怎么搭上线的,至于原因,你比我更清楚。”梵狄似笑非笑地望着晏锥。

    晏锥黑着脸,握着照片的手在发抖……只因为,梵狄先后给的两组照片里,所出现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邓嘉瑜!

    先一组照片里虽然那女人只露出半边脸,但晏锥还是能肯定是邓嘉瑜,再看这后边一组,站在蓝覃车窗旁,邓嘉瑜接受了车里的男人给她的一包东西。

    这看似不相干的两组照片,串联起来,在晏锥脑子里形成一个大概的轮廓,凭着他的睿智,不难想象出当中的曲折。

    “邓嘉瑜是在酒会那天晚上,在车库里遇到了蓝覃,假设蓝覃给她的东西就是珊珊被偷袭时歹徒迷晕她的那种药,然后……”

    梵狄收敛起笑容,眸光冷狠地接着说:“然后歹徒将珊珊交给邓嘉瑜,邓嘉瑜再将珊珊送到大凯旋的低下车库,交给蓝覃……就这样,第二天珊珊醒来就发现自己和蓝泽辉躺在一起,并且,蓝覃还命人早早拍下了照片,发给媒体,成为了那天的头条新闻……”

    两个男人的猜测和分析都是一致的,聪明人之间的交流就是这么省时省力。

    “邓嘉瑜……看来,我低估了邓嘉瑜这个女人的威胁性,想不到她居然会跟蓝覃成为一伙,我还在纳闷儿怎么她可以那么快知道我去了瑞士,想必是蓝覃查到了之后通知她的。可是……蓝覃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件事,他儿子都被他设计了,他就为了让洛家出丑,所以才这么干?”晏锥眼中翻卷着滔天怒浪,邓嘉瑜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瞬间变得无比丑陋!

    梵狄冷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狠:“蓝覃那种人,比我们最初想象的要残忍得多,他的做事手法很有道上的风格,所以可想而知他虽然是生意人,但暗地里也跟道上有着联系,只是很隐秘而已,不然邓嘉瑜怎么能拿到那种药,多半是蓝覃从国外带回来的,而因为是新型药物,安检都查不出来,才会让他有机可趁。他把自己的儿子也算计进去,这一点都不奇怪,他为了陷害洛凯旋,为了整洛家,处心积虑策划了那么久,被仇恨蒙蔽了心智的人哪里还有良知可言,他或许觉得自己的儿子能得到珊珊,才是对洛凯旋夫妇俩致命的打击,他年轻时得不到珊珊的母亲,现在他要帮助儿子得到珊珊……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不配做一个父亲。”

    沉重的大石头压在晏锥心上,他想起洛凯旋曾对他说的一些话……要他好好保护珊珊。只可惜,那时他和洛琪珊的感情不像现在这样深厚,以至于她那天去蓝泽辉家拿U盘,他不知道。

    梵狄用力一拍晏锥的肩膀,严肃地说:“兄弟,你打算怎么做?我的手下正在找张骏,但我认为,蓝覃那么狡猾,一定是有所准备的,我们要想在张骏被灭口之前找到人,很难。但如果你可以从邓嘉瑜身上下手,或许也算是个办法。”

    邓嘉瑜……晏锥现在一听到这名字就反胃,可梵狄说得没错,如今蓝覃不知道在哪里,而找到张骏是当务之急。既然邓嘉瑜和蓝覃是盟友关系,那么,兴许这回,先不急着处置邓嘉瑜,而是想办法利用她,找到张骏!

    “邓嘉瑜……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国,可张骏的事不能等。”晏锥除了愤怒就是焦虑了。

    梵狄忽地笑了,好心提醒到:“兄弟啊,你都已经回国了,你觉得邓嘉瑜还会傻乎乎地待在瑞士吗?我敢打赌,不出一天的时间她就会回来了。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要去邓嘉瑜那里套消息,可珊珊呢,她会不会体谅你?万一误会的话,你小子可就惨了。”

    这……梵狄说得确实是实话,晏锥脸一僵,心里已经在开始盘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