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好朋友走了,该是时候发威了
    寻找张骏,是刻不容缓的事,尽管警方和梵狄都在加大力度搜索,可蓝覃也不是傻子,派人劫走张骏,那辆车的车牌都是假的,加上中途他们肯定换车,去了哪里,谁能知道?

    现实毕竟还是与电影电视有差距的,不是真的如演戏那神一般的节奏。

    如今邓嘉瑜被确定为蓝覃的同伙,但不适宜打草惊蛇,只有密切注意她的动向,她只要一回国立刻盯上!

    蓝覃不在家,不在公司,不在大凯旋,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他儿子都是一头雾水,显然,蓝覃又是瞒着蓝泽辉的。

    这一晚,洛琪珊和晏锥回到大宅,心事重重难以平静,担心的是张骏会出事,那样的话,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了……张骏的老婆孩子是无辜的,如果张骏被蓝覃灭口,晏锥和洛琪珊都会觉得自己是罪人。

    晏锥也将梵狄查到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洛琪珊,可想而知她是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能狠狠抽邓嘉瑜两耳巴子。

    蓝覃蓝覃,这个狠毒的男人究竟还要做出多少丧心病狂的事?

    两口子此刻都是身心疲惫,躺在chuang上,仰望着天花板,都是眉头紧锁,一脸愁容。

    沉闷的气氛让晏锥感到很不舒服,他想改变一下,调节一下这令人窒息的压抑感。

    洛琪珊神情呆滞,脑子里乱哄哄的全是关于张骏的事,时不时还叹气……

    在她出神之际,忽地,她眼角的余光瞄到一点闪亮的光泽,不由得怔忡,一扭头看见晏锥拿着什么东西钻进了被窝。

    “老公?你拿了什么?”

    晏锥神秘兮兮地一笑,伸手按了按她的身子,然后将被子一拉,将两人都盖住。

    被子里黑乎乎的,洛琪珊刚要想钻出来,蓦地,一束淡淡的柔和的光亮占据了她的视线。

    “这是……”洛琪珊惊讶地看着,禁不住伸手去摸这一团光,入手一片冰凉。

    “是表?”

    “没错,两块表,是我在瑞士买的,就是你去过的那一间钟表店,是情侣表。”晏锥温柔的声音蕴含着丝丝柔情。

    洛琪珊惊喜不已,情侣表?她从来只有向往却从来没戴过,现在自己的老公给了她一个惊喜,这心里啊,甜滋滋的,幸福感一下子就爆棚了。

    这情侣表就是晏锥当时看到的一对刻着“爱情鸟”的表,之所以会这么闪亮,是因为上边镶嵌着密密麻麻的碎钻,光是材质的价值就很可观了,加上那位老板的巧夺天工的手艺,这一对情侣表,不仅美观大方上档次有品位,而且“爱情鸟”的寓意也是象征着晏锥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美好愿望,希望自己能和洛琪珊有个美满的婚姻,就像大哥,像梵狄,像橙子和亚撒他们那样。

    晏锥掀开了被子,将表后盖展露在洛琪珊眼前,略显得意地说:“知道这是什么动物吗?”

    “鸟啊,一眼就看出来了。”

    “当然是鸟……可是,鸟也分很多种的,能被刻在情侣表上的鸟,肯定有特殊的意义,你猜猜这是什么鸟?”晏锥黑亮的墨眸满怀期待地看着洛琪珊,还在暗示着她。

    洛琪珊却没有立刻反应过来,露出思索的神色:“什么鸟适合刻在情侣表上?这个……这个工艺真是太精致了,可我不知道会是什么鸟……”

    晏锥咬咬牙,继续诱导:“你想想,情侣是代表什么?”

    “情侣……呃……爱情啊,恋爱啊……”

    “对,那象征爱情的鸟是什么?”晏锥这话算是已经很明显了。

    洛琪珊眼睛一亮:“是鸳鸯!”

    “……”晏锥差点栽倒,佯装生气地捏捏洛琪珊的脸蛋:“你见过长成这样的鸳鸯吗?”

    “是哦……这个明显不是鸳鸯,但是你说象征爱情的鸟,那不就是鸳鸯?”

    晏锥无语了,仰头望苍天,随即狠狠地按住了洛琪珊……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猜不到是什么鸟,那这表就不给你了,我自己戴!”晏锥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张纷嫩而又带着青春气息的脸,心里那个悸动啊,好想咬一口。

    洛琪珊听他这么一说,立刻不干了,急忙抱着他的脖子讨好地说:“哎呀呀,老公别生气吧,小气鬼,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当然知道表上刻的是爱情鸟!”

    “你……”晏锥两眼一瞪:“好啊,你竟然耍我?装作不知道!”

    “哈哈哈……我就是逗你玩的,看你捉急的样子,好……好可爱啊,哈哈哈……”说着,洛琪珊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这银铃般欢快清脆的笑声驱走了先前的阴霾和寒冷,让整个屋子又充满了生机,犹如阳光照进来似的。

    对嘛,这才应该是两口子该有的状态,即使张骏被抓走,即使事情还没解决,但首先不能让自己陷入过度纠结中。只有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才可能与敌手斗争,否则,还没开始较量就已经算败了。

    “咯咯咯咯……我错了我不该逗你……哈哈哈……咯咯咯……”

    “现在才认错,晚了……接受我的惩罚吧!”晏锥对着这雪白的颈脖就咬下去,只是他不会真用力,逗得洛琪珊直求饶……因为怕痒啊。

    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洛琪珊斗不过他,只好“威胁”:“你……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哈哈哈……哈哈哈……我要踢你……”说着还真动了动膝盖。

    晏锥一听这话,顿时想起了自己今天被人踢到那个地方,脸绿了,警惕地缩到一边,戒备地望着洛琪珊:“你该不会也那么狠?关系到你的xing福,你真敢踢?”

    洛琪珊终于能喘口气了,绝美的脸涨红,比三月的桃花还要娇艳。

    “你把我惹毛了我就会踢!”

    “啧啧……天下最毒妇人心,果然说得有根据。”

    “哼哼,知道厉害了吧?”

    晏锥忽然想起一件事,脸色立刻变得很亲昵了,温柔地揽着她的肩膀:“我估计邓嘉瑜快要回来了,我打算去见见她。”

    “什么?”洛琪珊美目圆睁,一副“你敢”的表情。

    晏锥不急着安抚,因为很享受她这样紧张,说明她很在意嘛。

    “为什么要见邓嘉瑜?老实交代。”洛琪珊板着脸,气呼呼地鼓着腮。

    晏锥这才慢吞吞地说:“刚才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邓嘉瑜是蓝覃的同伙,而且……我听程瑞说了一件事,在瑞士的时候,程瑞去酒店拿行李,我们在张骏家等他前来汇合,他在途中等发现邓嘉瑜跟在他后边,但当时以为邓嘉瑜只是为了打探我的行踪,可现在想来,很可能是邓嘉瑜跟踪程瑞,发现了我们在张骏家,然后告诉了蓝覃,所以,蓝覃才能在我们刚下飞机就派人劫走张骏。如果邓嘉瑜真的很快回来了,我还要去见见她,看看能不能得到一点线索。”

    晏锥的解释,洛琪珊仔细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但是……邓嘉瑜那个女人卑鄙无耻又大胆,对晏锥更是觊觎,如果这次晏锥去见,岂不是便宜了邓嘉瑜?

    洛琪珊感觉不踏实,让老公去见一个对他虎视眈眈的女人,这似乎不太稳当。

    洛琪珊一下子又变成小鸟依人似的窝在晏锥怀里,柔声说:“老公,那个女人很危险,让我和你一起去见她吧?”

    这略带撒娇的鼻音,让晏锥心头一软,热烘烘的,脸色越发柔和了:“你呀……现在是我们需要从邓嘉瑜那里套消息,如果你跟我一起去,她见到你,还会有好脸色吗?到时候不给我们线索,岂不是白跑一趟?”

    “这……”洛琪珊无奈,只能紧张地望着他。

    晏锥忍不住在她粉红的嫩唇上啄了啄,低哑的声音说:“别担心,我会见机行事的,绝不会让她占便宜……不过嘛……老婆,你这好朋友来几天了?走了吗?我从瑞士憋到了C市,从国外憋到了家里,你说我容易吗?”

    洛琪珊眼里含着几分狡黠:“你猜猜看?”

    “这怎么猜?我又不是神仙,我直接看就行了!”

    说着,男人的手已经探向了被子里,惹得她一声惊呼……

    “咦?你好朋友走了?哈哈,该轮到我了!”晏锥惊喜,不等洛琪珊回答,下一秒,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压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