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 老婆,我会加倍努力耕耘!
    ;

    


    对于男人来说,值得高兴的一件事莫过于自己的老婆每个月“好朋友”走得十分迅速,晏锥乐呵啊,这才三天,他就可以又恢复生龙活虎了。

    淡淡灯影下,小两口如胶似漆,缠缠.绵绵,他虽然有点猴急,但也不会太粗鲁,有点霸道但不失温柔。他强健的身躯与她柔软莹白的身子形成鲜明的对比,此时此刻,她化成一汪春.水,与他一起沉醉在这美妙而激动的旋律中,仿佛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彻底地融合,用热情融化对方。最极致的瞬间,她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只是,他火热的唇已经堵住了她的唇瓣……

    好半晌,两人粗重的呼吸才渐渐平息下来,犹如从浪尖落回了地面,但彼此的灵魂在交汇那一刻所迸发出来的欢呼和喜悦无与伦比的美妙,却是深深地震撼着,一圈一圈在心灵刻下痕迹。

    食髓知味的男人还不肯离开,埋首在她的颈脖……这样,她只能承受他的重量,两人就像是连体婴儿似的。

    洛琪珊雪白的身子都已经变成粉红了,像剥了壳的虾米,娇羞的脸蛋红得滴血,软软地低喃:“你……还不快下来。”

    他就是舍不得下来嘛。

    又磨蹭了一会儿,觉得洛琪珊可能真的撑不住他的重量,他才意犹未尽地躺下来,余韵未褪的俊脸上浮现出事后特有的邪魅:“等我喘喘气,最多十分钟。”

    “啊?”洛琪珊囧了,他这意思是还想?

    “你这样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我会把持不住的……”

    “你……我这是在瞪你,你没感觉到吗?”

    “瞪也是含着感情的,我晓得。”

    “你……无赖。”

    “无赖就无赖吧,你可别忘了我们说好的要尽快生娃。”

    “有吗?我什么时候亲口说啦?”洛琪珊怔忡,露出思索的神色。

    “在瑞士的时候,你抱着张骏的孩子,一边亲一边说你也很想有个宝宝,我这不是在为了实现你的愿望而努力奋斗吗?当然了,也是在补身体,长期吃素没营养,要多吃肉。”

    “我……”洛琪珊语塞了,面对这个肉食动物,她实在找不出反驳的话。还有,她此刻心情复杂,想起自己确实在抱着张骏儿子的时候无意中说过想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她真的已经做好准备要当妈了吗?

    一直都是晏家急着盼着洛琪珊怀孕,她在这之前最真实的想法是不希望自己那么快怀上,但经过瑞士之行过后,与晏锥的感情明朗了,再加上发现他很喜欢小孩,而她也是被小萌宝给融化了,自然地就萌发了生娃的念头。

    可她不敢告诉晏锥自己是最近两三天才这么想的……而事实上,之前为什么没怀上,因为她在悄悄地偷偷地吃避.孕药!

    洛琪珊的心怦怦直跳,看晏锥这满怀期待的神情,如果知道她在吃避.孕药,他会怎样?

    洛琪珊激灵灵打个寒颤,下意识地看向衣柜……她和晏锥的衣柜是分开的。

    不行,必须趁晏锥还不知道这件事,先把衣柜里藏的避.孕药给拿去扔了,就当从来没这回事一样,以后她就彻底地安心地调理身体,为怀孕做准备。

    这是洛琪珊的想法,晏锥不可能知道,他还在小声念叨着呢……

    “哎,珊珊,你说为什么我那么努力耕耘,可你到现在都没动静呢?看来这怀孕的事还真急不来……”晏锥感慨,浑然没留意到洛琪珊复杂而带着歉意的神色。

    他也是最近几天才发自内心地想喝洛琪珊生娃,为此,他还暗暗高兴呢,因为再也不会在做那种事的时候感觉是为家人,而是为了自己,为了他和洛琪珊的二人世界里多一个小不点儿。

    他不会忘记,几年前他帮着带小柠檬的时候,抱着孩子那小小的一团,他内心曾是多么的温暖和触动。他总是在想,这辈子什么时候才可能跟自己心爱的女人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没想到,时光如梭,现在跟洛琪珊居然擦出了火花,滋生了感情,自然地,他那压抑心底已久的渴望就像是长了翅膀一般飞起来,恨不得她快点怀上。不是为向家里交代,不是只为生娃而生娃,而是……这孩子也叫做暧的结晶。

    “珊珊,你一个月中的那些个日子是什么时候,你知道吗?”晏锥深邃黑亮的眸子里闪动着迷人的光泽,更有几分*溺。

    这意思是在问洛琪珊最适合受.孕是什么时间。

    “我……知道啊。”

    “是什么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加倍努力……”

    “……你已经很努力,还要加倍?”

    “那当然了。”

    “……”

    洛琪珊紧紧依偎在他怀里,听着他清晰有力的心跳声,她默默对自己说:“这样也好,早点怀上,等生了孩子之后再继续医学事业……”

    她慵懒地蹭了蹭,舒舒服服地窝在他怀里,嘴角洋溢着甜甜的笑容。

    两个相爱的人力量是加倍的,即使还有一些难题在等待着解决,可至少有彼此的扶持,她才有信心,前路不是那么难走。

    希望明天醒来的时候能听到关于张骏下落的好消息,那晏锥也不用去找邓嘉瑜了,她父亲也能早日洗脱冤情……

    经过一晚的滋润,第二天,两口子都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早早的就起来,去了主宅那边吃早餐。

    倒时差的问题似乎都不存在了,说也奇怪,两人那么抱着躺在chuang上,很容易就能入睡。

    晏鸿章和沈蓉已经早餐桌等候,见晏锥小两口来了,这两位长辈都是用一种略显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像是想从两人的脸色看出点什么。

    已经知道了洛琪珊被陷害的经过,沈蓉也不再嫌恶她了,晏鸿章也对她更加关怀疼爱。

    洛琪珊脸皮薄,在长辈如此灼热的注视下,她有点不自在了。

    晏锥到是直接了当地问:“爷爷,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啊?直说好了,欲言又止的,这样吃饭不利于消化。”

    闻言,晏鸿章没好气地说:“你这小子,还知道陶侃起爷爷和你.妈妈了!”

    “我是实话实说嘛。”

    “咳咳……”沈蓉轻轻润了润嗓子,亲切而又期待地望着洛琪珊,再望望晏锥……

    “你们,还好吧?瑞士好玩吗?”

    “嗯……怎么没多睡会儿才起来?”

    “……”

    晏鸿章和沈蓉这样问,那是很有深意的,其实就是在担心晏锥和洛琪珊之间的感情进展怎样了。

    谁说年纪大的人就不八卦了?有时候比年轻人还带劲。

    洛琪珊也听懂了爷爷和婆婆话里的含义,不由得耳根发热……这难道是要汇报进度?

    洛琪珊美目一转,瞪了晏锥一下,他泰然自若地说:“爷爷,妈,你们就安心吧,我和姗姗挺好的,过不了多久兴许就有好消息了。”

    “真的?你这么肯定?”沈蓉顿时眼都亮了,欣喜不已。

    “嗯,有把握。”

    晏鸿章也是老怀安慰,毫不掩饰对晏锥的赞许:“不愧是我晏家的男儿,心胸大度,还知道疼老婆,知道我们都在等着珊珊怀上……这次蓝覃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想拆散你们,没想到却让你们更亲近了,哈哈哈……真是我晏家的福气啊!”

    爽朗的笑声一直都贯穿了早餐时间,让人感觉心情愉悦,仿佛充满了力量。

    晏锥今天要回公司一趟,但他会先将洛琪珊送到娘家去,丈母娘也需要人陪,尤其是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岳父还在警局呢,洛琪珊理当要多陪陪母亲。

    望着小两口离去的身影,晏鸿章和沈蓉只觉得那画面真是美好啊……

    “晏锥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笑过了……这么真心的笑,只有在几年前才见过,我们得感谢洛琪珊,是她唤醒了晏锥沉寂的心,让他的生活不再那么单调乏味,让他也成了一个幸福的男人。”晏鸿章有感而发,眼底也有对孙儿的心疼。

    沈蓉眼眶微微一红:“爸,还是您眼光好,一开始就看准了洛琪珊,在她和阿锥还没有感情的时候就料定两人会很适合,果然,现在阿锥整个人都变了,又变回当年那个爱笑的小伙子……这也算是苦尽甘来吧。”

    “呵呵呵……没错,看那小子信心十足,我们就等着珊珊怀娃的好消息吧,瞧他好像浑身都是劲的样子。”

    “爸,咱们还是要继续熬些补汤给两个孩子喝。”

    “嗯,这是必须的,身体是本钱。”

    “……”

    家人的期盼,当与你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时,你才会主动自觉地去做,心甘情愿地去做,才会事半功倍。

    如今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张骏的下落,他究竟在哪里?他是死是活?

    在c市乡下某农家院,门口有两个男人把守着,而里边的一间屋子里关着一个重要人物,被五花大绑,鼻青脸肿,眼角和嘴巴都有血迹……就算是他亲爹妈来了都认不出来。

    这就是张骏。

    之所以他还没死,不是因为蓝覃仁慈,而是只要对蓝覃还有一点点的利用价值,蓝覃都会留着他这条命,但也有限度,如果在蓝覃失去耐心时,张骏还不肯就范,那就真的会没命。

    蓝覃最终的目的还是想威逼利诱张骏答应指证洛凯旋,可张骏这回很有骨气,愣是没点头,所以才会遭到暴打。

    蓝覃就坐在距离张骏只有两米的一张椅子上,怨毒而冰冷的眼神紧紧锁住张骏……

    “真奇怪了,洛琪珊和晏锥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这么坚持,张骏,我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还有点骨气,只是,骨气那东西值几个钱?不肯听我的话,背叛我,你知道那是什么下场?”

    张骏此刻一张脸看起来很恐怖,比鬼片里的还吓人。他稍微一牵动脸部就会更痛,可他还是在笑……是冷笑,是不屑的蔑视的笑。

    “蓝覃,你不用白费口舌了,我曾经做错过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我后悔当初会鬼迷心窍成为你陷害洛凯旋的工具,现在,你还想把我当枪使,呵呵……休想!”

    这嘶哑的声音有种悲壮的气息,张骏这是铁了心的要跟蓝覃死扛到底。

    蓝覃眼中那两道狰狞的光芒像是恶魔在挥动翅膀,狠狠地说:“好……好啊!张骏,你连自己老婆孩子的命都不要了吗?”

    “住口!少忽悠我了,我老婆孩子在哪里?如果真在你手里,你带过来让我看啊!哈哈哈……蓝覃,你就只有这些招数了吗?”张骏忍痛狂笑,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确定,晏锥一定会将他老婆孩子安顿在安全的地方。

    “砰——!”蓝覃一拳头砸在张骏肚子上,张骏痛得几乎昏厥过去。

    “张骏,我给你最后半天时间,如果你还不肯答应指证洛凯旋,别怪我手下无情!”蓝覃一阵咆哮,之后愤然离去,吩咐手下要看好这里,他去前边湖边钓鱼去了。

    蓝覃是太气愤太郁闷,不得不找点什么事来调节一下情绪。他甚至预感到自己这次会失败,可他就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承认自己败了。

    c市机场。

    果然如梵老大所料,邓嘉瑜居然这么快就回国了。事实也是,晏锥走了,她感觉也没兴致再留在瑞士……再说了,她还想看看洛琪珊的父亲是怎么倒霉的,怎么被蓝覃送进监狱的。

    是她跟踪了程瑞,还向蓝覃通风报信,所以张骏才会被劫走。

    这个女人为了达到目的,已经开始*了,而她自己还没意识到这条路越走越偏。

    关键还是她的家庭背景,仗着自己家有钱有势,她觉得没什么事不能做。

    机场人来人往,邓嘉瑜戴着一副黑墨镜从贵宾通道出来,远远的,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嗯?

    邓嘉瑜以为自己眼花,仔细又看看,才确定,前边那个正朝她招手的男人,是晏锥!

    邓嘉瑜顿时心花怒放,来精神了,兴冲冲地走了过去,心里还在想着,这是晏锥要打算给她惊喜吗?

    邓嘉瑜一时没想到为什么晏锥会突然出现?难道真是为了单纯来接她?

    晏锥神情淡淡的,不温不火,冲着邓嘉瑜说:“我的车在外边。”

    他大步向前走,她只能小碎步跟着,稍微慢点就跟不上了。

    上了车,安静了,邓嘉瑜只顾着高兴了,在车子开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发觉晏锥的脸色……越来越冷。

    “晏锥,怎么啦?”邓嘉瑜关切地问,两只眼睛盯着这张俊脸,真想凑上去亲一下。

    晏锥目不斜视,紧握着方向盘,漆黑的墨眸里蒙上一层薄冰,冷冷地勾唇:“一起去警局吧,你需要向警方交代一下关于你和蓝覃,还有张骏的事。”

    轰——!犹如一道闷雷劈过,邓嘉瑜整个人都石化了,僵硬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完了完了,晏锥一定是知道了!

    邓嘉瑜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一霎间也顿悟了,难怪晏锥会来接她,根本不是为了给她惊喜,而是因为洛琪珊!

    说来说去,他做的事都是为洛琪珊!

    邓嘉瑜原本慌乱的心变成了愤怒,不甘!这张漂亮的脸蛋此刻显得很丑陋。

    邓嘉瑜气得说不出话来,可她更不会愿意去警局!

    “晏锥……你非要这么对我吗?”

    “我怎么对你?离婚之后互不干涉,各有各的生活,原本一直都井水不犯河水,可你为什么要跟蓝覃勾结陷害洛琪珊?为什么要把张骏的行踪告诉蓝覃?你知不知道那是一条人命!如果张骏死在蓝覃手里,你也是刽子手!”晏锥语气冰冷,可眼里在喷火。

    洛琪珊被他这凌厉的气势给震住了,她没见过晏锥真正发火是什么样,她也没想到张骏的危险会是死。

    事到如今,她没什么可隐瞒的了,晏锥能说出这些话,说明他全都知道了。

    “不……我不是刽子手!蓝覃说了不会杀张骏的!”邓嘉瑜说得这么肯定,但实际上也发慌,手都在抖。

    晏锥嗤笑,愠怒地说:“你竟然相信蓝覃的话?是你更了解蓝覃还是张骏更了解?你知道张骏多么辛苦地躲着蓝覃吗?如果不是因为怕被灭口,他用得着躲到瑞士去?你太天真了,蓝覃那种人说的话你都信,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邓嘉瑜脸色煞白,彻底凌乱了。

    “邓嘉瑜,你陷害珊珊,跟蓝覃一起搞出那则新闻,这件事暂时不说,可你必须想办法找到蓝覃现在在哪里,协助我救出张骏,否则,如果他真的死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安生!”晏锥这铿锵有力的字句如晨钟暮鼓,敲击着邓嘉瑜脆弱的神经!

    邓嘉瑜也就是个纸老虎,她还没到丧心病狂的程度,她是想打垮洛琪珊,但她还不至于会想闹出人命。现在她的整个思维都集中在张骏的死活,她无法想象如果张骏真的死在蓝覃手里,会不会变成厉鬼夜夜索命?她还能睡个安稳觉吗?

    邓嘉瑜的胆子还不足以承担起人命,所以,她的心理防线崩溃了。

    “我……我……晏锥,我们还来得及吗?”邓嘉瑜抖得更厉害了,脸上毫无血色,真是怕张骏死了。

    “只要你抓紧时间联系蓝覃,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晏锥紧锁着眉头,他也不能确定张骏是否活着,唯有努力而为。

    邓嘉瑜忙不迭地拿出手机给蓝覃打电话,当然是不通了,蓝覃那么狡猾,这种时候,他的一部手机是关机状态。

    邓嘉瑜紧接着发短信,连续发了好几条,但是仍然没动静。

    “怎么办?蓝覃冒泡。”

    “……等。”晏锥现在也没辙,蓝覃要存心躲着,不是那么好找的。

    邓嘉瑜现在更是脑子一片空白,晏锥怎么说她就这么做了,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背上人命。

    晏锥一边开车一边想办法,最后,他只能赌一赌了。

    “你给蓝覃发短信,就说你刚刚得到消息,说洛凯旋被放出来了,说梁悦病倒刚进了医院。”

    “什么?”

    “别问那么多,就照我说的发短信!”

    邓嘉瑜咬咬牙,只好照晏锥说的做了。

    不得不说,晏锥对敌手的心理活动掌握很到位,这条短信收到了效果。

    邓嘉瑜的手机响了,是蓝覃打来的!与此同时,警局那边的人也很振奋,因为一直在监控蓝覃的手机信号,终于有了反应,查到了蓝覃所在的位置!【猜猜珊珊啥时候怀娃?这章6千字,明天继续!】

    (cq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