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老公,求你饶了我
    洛琪珊惊诧之下急忙站了起来,而在这之前的一秒,她已经将手里攥着的药仍在衣柜角落……

    “我……我在找一件很久没穿的衣服,不过我好像记错了,衣服放在家里,没拿过来的。”洛琪珊绝美的容颜浮现出甜甜的笑意,顺势挽着晏锥的胳膊,温柔如水。

    “一件衣服而已……还是旧的?算了,你也别回去拿了,出去买吧,走……”晏锥说着就往外走,他没有见到避孕药,还真以为洛琪珊是在找衣服。

    “啊?现在去买?”洛琪珊愕然,但脚下还是跟着他在走。

    “怎么你不想我陪你逛街?”晏锥停下脚步望着洛琪珊,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神就跟黑洞一般吸引人。

    “当然不是啦,我巴不得你能陪我呢,只是……我们才刚回来……”

    “行啦,别墨迹,走!”晏锥反手牵着她,大步往楼下去了。

    洛琪珊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这心里暗暗祈祷……还好他什么都没看见,也没起疑心,等晚上回来她一定要把药给处理了,不能再拖下去!

    两口子从来没有一起逛街,今天可是头一回。因此,洛琪珊挺高兴的,很快就放松了心情,尽情享受着夫妻二人的欢乐时光。

    说是逛街买衣服,但除了衣服,还有很多东西对女人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比如冰激凌。

    路过冰激凌点,洛琪珊忍不住停下脚步,望着那卖相极好的冰激凌,她的眼睛在发亮。

    这两口子是典型的俊男美女组合,走在街上很惹人注意,现在站在这冰激凌售卖窗口,前边两个排队的年轻女孩子肆无忌惮地回头打量晏锥,目光火热。

    但是晏锥的眼里只有洛琪珊,其他的人会自动被他无视,当空气。

    此刻,晏锥搂着洛琪珊的肩膀,瞄了一眼冰激凌机:“你确定要吃?不怕长胖?不怕冷?”

    洛琪珊嘿嘿一笑,皱了皱鼻子,俏皮地说:“我要吃。”

    当拿到冰激凌时,洛琪珊却没有立刻咬上一口,而是凑到晏锥嘴边,诱哄着说:“你也吃一口吧。”

    晏锥扁扁嘴:“我是爷们儿,吃什么冰激凌啊。”

    “谁说男人就不能吃冰激凌了?来来来,尝一口,这个很好吃的!”

    不忍让她失望也,晏锥张嘴吃了一口,立刻皱起了眉头……这么冷的天吃冰激凌,女人在某些方面真是比男人彪悍太多了。

    洛琪珊美美地吃上一口,也是打个冷噤,可她还接着继续吃,一脸美滋滋的表情。

    晏锥俊美柔和的脸部始终挂着一丝柔和的微笑,他能感觉到洛琪珊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她本来就还年轻,才25岁,本该是尽情享受青春的年纪,现在这样,才是活泼开朗的洛琪珊。

    走进某商场,洛琪珊的注意力又被牵走了……

    三台“娃娃投币游戏机”,里边装着不同的可爱的小公仔……这是女同胞的一大爱好。

    “哈哈,还久没玩这个了!”洛琪珊兴奋地叫了一声,美目里写满了期待。

    说到这个,晏锥顿时来劲了,慢条斯理地,胸有成竹地说:“想要哪个,随便选,我帮你夹。”

    啧啧,有老公这样支持,洛琪珊高兴地指着机器里的粉红兔子公仔:“这个!”

    “OK,看我的!”

    晏锥投入了两个硬币,机器启动了,他右手控制着按钮,将那爪子移动到了目标兔子的上方……啪!晏锥的手按下去了。

    爪子轻轻地抓了一下公仔,一厘米都没将其挪动过,就这样,爪子缓缓升起了,标志着晏锥这一轮……失败。

    “可恶!”晏锥咬咬牙,继续又往机器里投入了两个硬币。

    洛琪珊在一旁为他加油打气,鼓励他不要紧张不要气馁,慢慢来。

    好吧,接下来的进展果真是……慢啊。晏锥连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抓起来一个公仔,这让堂堂晏二少爷感到很没面子,嘴里禁不住嘀咕:“这机器调得太坑爹了。”

    洛琪珊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转,抱着晏锥的腰安慰说:“算了吧,我们去其他玩,这个机器肯定是故意调成这样的,估计再投很多币也夹不起来。”

    话是没错,可晏锥不服气啊,让洛琪珊掏出了身上最后两个硬币:“就算机器被调过,但成功夹起来的机率不可能是零啊。再试最后一次!”

    “好!”洛琪珊很干脆地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并且还将手放到了控制杆上。

    两人还真有默契,晏锥的大手覆在洛琪珊手上,不服输的眼神望着机器里的粉红兔子公仔:“我们俩一起来!”

    这俩此刻俨然就是两个大孩子,心底藏着的不曾泯灭的童真悄然释放出来。

    双剑合璧的效果确实不错,这坑爹的机器居然真的夹起来了一只公仔!

    “哈哈哈,起来了!”洛琪珊开心地拍手,急忙蹲下身去抓。

    这一秒,她脸上明媚纯美的笑容光芒万丈,晏锥不由得看得一呆……她也太容易满足了吧,就这么一只小小的不值钱的公仔她都能笑成这样,比起某些收到珠宝首饰房子时笑得灿烂的女人,洛琪珊的这份满足和开心,是真实的,是可贵的,说明她不是一个以物质至上的女人,她有着一个丰满的精神世界,因此才会为简单的事物而感动。

    晏锥默默地牵着她的手,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他很幸运,娶了一个这样美好女人。

    商场里有不少世界名牌专卖店,晏锥带着洛琪珊,不仅是买衣服,还有鞋子,包包,*……洛琪珊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花过一个男人的钱,所以她会感到有些不安,不适应。虽然是自己的老公,可总觉得这样会不会太奢侈了呢?

    终于,在买了两件昂贵的外套时,洛琪珊掏出了包包里的那张金卡,是老爷子给她的,严格来说,已经是她的财产了,现在这两件外套加起来有八万多块钱呢,她想自己付账。

    晏锥倏然皱眉,将她手里的金卡塞回她包包,凑近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你是我老婆,我给你买任何东西都是应该的,你记住,要学会接受我的赠予。”

    洛琪珊低着头红着脸,微微点头,不再多说了……他对她这么好,她就欣然接受吧,只是,一会儿她也要给他买些衣服。

    晏锥除了和自己老妈一起逛过商场,这是第一次和女人一起来,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挺喜欢买东西的,以前只是因为单身,所以对于购物,不感兴趣,总觉得一个人来这种地方是很孤单而无趣的。可有了洛琪珊的陪伴,他就不再孤零零的了,心不再空洞,周围也不再冷清,他的心是踏实而温暖的。

    洛琪珊为晏锥买了一双鞋子和两件衣服,用她的金卡付账,晏锥最开始不同意,但看到她的坚持,觉得这也是她的一番心意,之后便任由她了。

    有女人为自己买东西,原来是这样美滋滋的心情。不是为那些东西的经济价值,而是因为她的深情和关怀。

    在这一点上,晏锥和洛琪珊算是有共同观点的。谁说男人就一定总是要扮演那个结账的角色呢,女人也可以的。这钱转来转去都是在这个家里,互相为对方买些东西,也是一种爱的体现。

    路过家电卖场,里边的大屏幕彩电正播放着今天的新闻,当听到熟悉的名字时,晏锥和洛琪珊都禁不住同时停下了脚步。

    新闻里的内容主要说的是关于洛凯旋的案子,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现在新闻报道了洛凯旋洗脱嫌疑,重新坐上凯旋集团董事长的位子,而前任董事长蓝覃就正好相反……被通缉中。

    洛琪珊呆呆地望着电视,心情复杂,充满了激动喜悦和震惊,喃喃地说:“爸爸这么快就夺回公司了?”

    晏锥半眯着的瞳仁闪烁着睿智的光芒,紧紧搂着洛琪珊的肩膀,略显凝重地说:“应该是蓝泽辉将蓝覃持有的凯旋集团股票卖给了你父亲,所以你父亲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重新当上凯旋集团的董事长。”

    “啊?这是真的吗?你怎么能肯定?”洛琪珊惊讶地望着晏锥,只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晏锥佯装板着脸,伸手捏捏洛琪珊的下巴:“你忘了蓝泽辉对你可是情有独钟,现在知道他老爸做了那么多坏事,还被通缉,为了将功补过,他卖掉凯旋的股份,这是情理中的事,一点都不奇怪,只有你才会觉得难以置信。”

    洛琪珊怔忡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随即娇嗔地瞪着晏锥:“你说话怎么这么酸溜溜的呢?难道还在为蓝泽辉的事吃醋?”

    晏锥俊脸一僵,条件反射似地说:“我吃醋?哈哈,有没有搞错啊,我会为这种事吃醋?你太小看我了!”

    “呵呵……是吗?那……”洛琪珊狡黠的神色一闪:“那我现在就给蓝泽辉打电话,说我要当面谢谢他……”

    “你敢!”晏锥瞬间黑脸了,一把拽住洛琪珊的手腕,眸光狠厉地盯着她。

    “哈哈,还说没吃醋,瞧瞧你的表情,要不要照照镜子啊?”

    “你……好啊,取笑我?得瑟是吧?晚上回去要你好看!”

    “想欺负我?我可是母老虎啊,你确定能斗得过我吗?”

    “谁说我要斗你?我只需要疼你就够了,每次你都会主动求饶……”

    “你……不准说了,这是公共场所!”洛琪珊最终还是面红耳赤地“败”下阵来。

    夫妻俩有说有笑地离开了商场,下一站将会是某个餐厅,购物之后再美美地吃上一顿,这是标配。

    先前晏锥的猜测没有错,洛凯旋之所以能在这么快就重新当上董事长,确实是蓝泽辉找了他,将股份卖给他了,并且远远低于市价,这也算是对洛家的一点补偿。

    洛凯旋忙着公司的事,还没来得及跟女儿女婿说,新闻到是先出来了。这样也好,洛琪珊和晏锥有个惊喜,同时也能对凯旋集团放心了,那就像是被拐卖的孩子回到了父母的怀抱。

    除了这件事,还有更可喜的是,洛琪珊“*”的丑闻,目前已经在媒体以及网络销声匿迹了。不得不说,晏家的势力很强大,老爷子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硬是将事件压了下去,报道只持续了两天就偃旗息鼓了。

    这是表面上的东西,但至少眼不见心不烦。只是,人的嘴巴还不曾停歇,关于这件“丑闻”,很多人还在议论着,成为了茶余饭后的笑料。

    可就算是再怎么轰动的新闻也熬不过时间的侵蚀,过几天就会被其他的新闻头条所代替,人们会渐渐淡去对事件的注意力,继续说着其他更劲爆的八卦。

    无论外界怎样风言风语,最要紧的是当事人的态度和处境怎样。

    幸运的是晏锥和洛琪珊之间,因祸得福,感情屏障被冲破,成就了两人,演化成了一派令人欣喜的局面,夫妻俩爱得正浓,这是丑闻事件的始作俑者蓝覃始料未及的,也是邓嘉瑜做梦都想不到的结果。

    此时此刻,晏锥和洛琪珊到了一处热闹的地方——金虹一号。

    这一艘美丽的海上明珠,它将在今晚起航。说到吃,金虹一号绝对是一个好去处,上面的美食汇聚了全世界诸多有名的菜肴,各种餐点应有尽用,能满足人们不同口味的需求。

    洛琪珊再次惊呆了,望着眼前的豪华游轮,她有点不确定地问:“老公,我们真要上去吗?这一去就是好几天啊,我们还没跟家里说一声呢……”

    晏锥温润的笑意里含着几分兴奋:“别顾虑那么多,一会儿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行。我们现在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什么都别去想了,只要好好享受旅途的乐趣就好。”

    说走就走的旅行?洛琪珊何尝不向往呢,自从工作之后就再也没有那种洒脱了,通常只能在网上看看图片,两年没有出门旅游过,上次去瑞士不算是旅游,只忙着找人了,压根儿就没玩。

    此刻,听晏锥这么说,洛琪珊也心动了……金虹一号,是海上的移动六星级酒店,是休闲度假的好去处。

    洛琪珊望着金虹一号伟岸的身影,不由得心里冲起一股豪情,终于是点点头:“好,我们走!”

    何必顾忌那么多,何必畏首畏尾,随性洒脱一点,痛痛快快享受一次豪华游轮的海上之旅!

    就这样,洛琪珊和晏锥上了金虹一号,老爷子在接到他们的电话时,不但没责备,还高兴地鼓励他们要玩开心点。至于晏少,更是慷慨地说自己能处理好公司的事,让晏锥和洛琪珊玩够了再回来。

    家人如此支持,其实心里都暗暗指望着这一趟旅行能让洛琪珊怀上,那就是天大的喜事了。

    晏锥也不曾像今天这样心血来潮,突然一下子想到要来金虹一号,他只是觉得和洛琪珊之间的气氛很好,很甜蜜,他还不想那么快就回家去,想要再加深,延续,这种美好的感觉,巩固一下。

    金虹一号确实是一个充满了激.情和浪漫的地方,游客上去就感觉自己置身在另一个世界,犹如天堂。在这里度过一场旅行,一般来说,那是会增进两人的感情的。

    本来两人来得晚,刚好是金虹一号马上要起航了,房间所剩无几,但由于这是梵狄的地盘,想要一个豪华的房间,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梵狄人没在金虹一号,他在家里陪小颖,但接到晏锥电话之后,他安排了一个房间给他们,是在顶层,带独立阳台的房间。

    顶层的位置就是好,视野辽阔,登高望远,能欣赏到更加美丽壮阔的景色。

    洛琪珊只来过一次金虹一号,就是上次梵狄结婚的时候。而晏锥到是来过几次了,比较熟悉。

    洛琪珊很满意这房间的布局,优雅大气简约而又不失华丽,尤其是具有古典风韵的鸳鸯枕和鸳鸯被,让她有种进了新房的感觉。

    还不到晚餐时间,先来点垫着肚子,洛琪珊点了一份杏仁奶酪,烤香蕉……

    晏锥实在佩服洛琪珊的口福,随意吃,还不用担心会长胖,连他都有点嫉妒了。

    洛琪珊坐在阳台上,美滋滋地吃着甜品,奶酪难免会糊到嘴边,让她看起来很有点调皮的样子。

    洛琪珊下意识地舔舔自己的唇,这是无意的动作,却不知道会惹到旁边某个男人……当她那粉粉的小舌一动,晏锥蓦地下腹一阵紧绷,暗叫要命,这小女人的魅力为何越来越厉害了?仅仅只是一个舔嘴的动作就能诱.惑到他。

    “咳咳……”晏锥从她身后伸出手臂绕到她胸前,低头,差一点咬到她耳垂了,故意喷薄着热气在她耳窝,惹得她呼吸一乱。

    “你……你坐好嘛,来吃点东西。”洛琪珊耳根发烫,她似乎能感觉出他的欲.望在升腾。

    晏锥最喜欢逗她了,看她耳朵红红的像兔子一般,他就心情大好,忍不住想攫在嘴里玩玩……心动就行动,果然,下一秒,他已经张开双唇,向前一凑……

    “啊……”洛琪珊身子一颤,差点手里的叉子都拿不稳了。他太了解她的敏感在哪里,她浑身发热,半边身子都麻了……

    “不要……你放开我……我饿了,我要吃东西,让我先吃完……”她结巴了,轻颤着。

    她愤愤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可心里还在暗骂自己,怎么对他毫无抵抗力呢,这身子像是被他掌握了开关一样,他总是能勾起她灵魂深处的渴望和灼热。

    “唔……我也饿,可我只想用你来填饱肚子……”晏锥含糊地呢喃,嘴上还不放松。

    “你……你太可恶了……”

    “可恶?是你对我的昵称吗?”晏锥邪魅地用舌.尖揉捻着她的耳垂,惹得她更加呼吸急促。

    “天……天还没黑呢,你这样……有人会看见的……”

    “怕什么,我们是夫妻,亲热一点有什么不可以?谁看见也只能羡慕得份儿……”

    “你……老公……求求你饶了我,放开我的耳朵吧……”洛琪珊红着脸求饶,她最怕这招了。

    晏锥也是忍耐到了极限,放开了她的耳朵,可是两手却将她打横抱起来……

    “进房间去吃!”晏锥沙哑的声音饱含着情.欲,他说的吃,意义深刻啊。

    洛琪珊搂着他的脖子,无奈而又甜蜜地将奶酪拿在手里:“嗯……进去吧。”

    可就在两口子进去那一刻,洛琪珊却忽地脸色一变!

    “等等……”洛琪珊贴着晏锥的耳朵,紧张地说:“下边甲板上有个男人,你看看是不是很像蓝覃!”【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