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犯病,晏锥被打
    正在兴头上的晏锥,忽然被洛琪珊这话给惊到了,一瞬间,身子微微一颤,激昂的某处就像是被打了霜的茄子似的偃旗息鼓。

    晏锥赶紧地放下洛琪珊,将她拉到身后,他则小心翼翼地探头往下边某一层甲板望去……

    洛琪珊指的那个中年男子,穿着一件灰色衣服,脸上的胡须比较深,从侧面看去,确实有几分像蓝覃,但是没看到正面,始终无法确定,因为这男人的胡须将嘴巴都快遮住了。

    晏锥缩回了身子,神色凝重,小声对洛琪珊说:“不要冲动,我们要先搞清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蓝覃,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嘘……”

    晏锥搂着洛琪珊的肩膀,轻轻安抚着。他知道蓝覃对于洛琪珊来说不仅仅是敌人,更是一个代表着恐惧的符号……她的心理障碍就是因蓝覃而起的,直到现在都没有治好,所以,蓝覃在她心中始终是阴影。

    洛琪珊脸色煞白,咬着下唇,呼吸略显紊乱,紧张地说:“那我们现在就下去……暗中跟着那个人,搞清楚究竟是不是蓝覃。”

    “嗯,等等,我先问问梵狄。”晏锥牵着洛琪珊进了屋子,两人也没心情再做某种爱做的事了,暂时还是以抓蓝覃为主。

    晏锥的考虑是对的。如果真的是蓝覃来了金虹一号,他用自己的证件登船,不可能梵狄的手下不通知他。

    问过梵狄了,他说没有收到消息显示蓝覃登船了。

    这说明,要么那个男人不是蓝覃,只是相似而已,要么就是蓝覃伪造了证件登船。

    洛琪珊满脑子都乱哄哄的,坐立不安……她心里对抓到蓝覃的渴望是非常强烈的,她甚至有种预感,或许只有蓝覃被抓,她的心理障碍才能不药而愈。

    晏锥看得出来洛琪珊情绪不佳,他也为她心疼,可这心理障碍不是三言两语能治好的,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保护她,希望她不要在船上犯病了……只要不喝白酒,应该没事。

    “好啦,你看你,紧张成这样,我们是来玩的,不是来受罪的,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蓝覃呢。就算真的是他,我们还有几天的时间在游轮上,还有梵狄手下的帮忙,难道还怕抓不到他?放轻松一点,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来,我们下去吃饭。”晏锥温柔如水的语气就像是在安抚受伤的孩子。

    洛琪珊纷乱的心,在晏锥温润的目光中渐渐平息了一点,想想也是,这里是金虹一号,如果蓝覃真出现了,他多半是逃不掉的,她还担心什么?岂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

    洛琪珊晶亮的美目眨动着,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自嘲地说:“我是反应过度了……没事,吃饭吧。”

    两口子手牵手下去吃饭了,当然,在吃饭之前要做的一件重要事情就是去探探那个人。

    在第四层的甲板上,稀稀疏疏几个身影,其中一个就是先前洛琪珊和晏锥看到的穿灰衣服的男人。此刻天色已经有些暗淡,暮色降临,而甲板上有的地方光线不是很亮,所以,不走进了细看,还真不能确定是不是蓝覃。

    当晏锥和洛琪珊下去时,已然不见那男人的踪迹了,他原先站的地方空空的,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也是晏锥意料中事,那毕竟是个活生生的人,不可能乖乖站在那里等人去窥探。

    “现在怎么办?人不见了。”

    “别着急,飞不出去的,总是在这金虹一号上,梵狄的手下会帮我们留意的,一会儿吃了饭再找吧。”

    “嗯,也只能这样了。”

    两口子去了餐厅,打算享受一顿海鲜大餐。

    金虹一号上的餐厅不止一间,每一层都有,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这间西餐厅的大厨是两位来自俄罗斯的夫妻,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对于一些特别的菜式,还会亲自向顾客介绍。

    据说今天最难得的是有刚到的鱼子酱。

    鱼子酱分高中低的等级,而产自里海的Beluga鲟鱼鱼子酱,才是最高级最受追捧的。

    由于产量稀少,这东西不但贵,想吃还得靠运气,而今天晏锥和洛琪珊的运气就不错。

    厨师礼貌地为他们介绍着桌上鲜美可口的餐点,对于食材和烹制方法有了一定了解之后,吃起来就会感觉到更加爽口和舒心了。

    冰镇过的鱼子酱,在灯光下显得更加饱满圆润,晶莹剔透,仿佛艺术品一般,看上去都是一种视觉享受。

    晏锥将勺子舀了一点,正准备吃,可忽地眸光一闪,冲着洛琪珊笑笑,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一勾:“过来。”

    “啊?”洛琪珊愕然地张着小嘴,脑袋却凑了上去。

    她惊讶的神情正好让晏锥将勺子喂进她嘴里……

    “你多吃一点,这种鱼子酱营养丰富,而且很养颜,女人吃了更好。”晏锥眼里的疼惜,那么浓,让洛琪珊一时间看得痴了。

    “太幸福了……”洛琪珊心里在嘀咕,嘴里嚼着鱼子酱,发出“啵啵啵啵”的声音。

    “你也吃啊……”洛琪珊学着他的样子,将一勺鱼子酱喂进他嘴里。

    晏锥很自然地张开嘴,吃进去,感觉特别美味。

    两口子这旁若无人的亲密,是真情实意的自然流露,彼此间亲近的表现,用的勺子都是同一只,但他们都还很自在的。

    菜式繁多,点的每道菜也不是全都熟悉,有的是洛琪珊没吃过的,想尝尝鲜。

    其中有一道汤,是西式的,看上去颜色鲜艳,让人很有食欲,是洛琪珊以前没吃过的。

    西式汤羹,其中有一种是鱼胶制作。因为鱼胶制作的产品,大多用水,牛奶、酒、汤汁等混合使用,出来的味道有时还不一定让人一下子吃出是放了酒。

    虽然是西餐,可是这金虹一号出自中国,厨师们有时会在原有的制作原料当中加以改良,就地取材,制作出口感更适合中国人的食物。

    “嗯……这个汤好好喝,老公我想再点一份。”洛琪珊笑嘻嘻地望着晏锥。

    “行啊。”晏锥手一招,叫来了服务员。

    于是乎,这顿晚餐吃完之后,洛琪珊的脸不知怎的已经有点酡红,越发水嫩了,使得某男按捺不住,趁机亲了两口。

    “唔……啵!”洛琪珊搂着晏锥的脖子,亲热的送上香吻一个。

    晏锥揽在她腰上的手一紧,压低了声音说:“我们现在回房去……”

    “嘻嘻……好啊……”洛琪珊一边说一边还不忘对刚走过来的厨师说:“你们这儿的东西真好吃,鱼子酱……我喜欢,还有这个汤……嗯,好喝。”

    厨师微笑地大大方方地介绍说这个汤里有鱼胶,至于酒,不是红酒,而是……中国的白酒制作。

    白酒?

    白酒……白酒?

    洛琪珊顿时瞪大了眼睛,而晏锥也皱起了眉头:“白酒?你是说,汤里有白酒?”

    “是的,鱼胶的制作是会用到酒,最近都是用的白酒。”厨师耐心地解释。

    晏锥脸色一变,立刻拉着洛琪珊就往外走。

    洛琪珊怔怔的,神情略显异常,直到进了电梯,到了第九层……

    “我们快点回房间吧!”晏锥都有点急切了,预感不妙……洛琪珊喝的汤里有白酒成分,不知道她会不会犯病。

    正这么想着,迎面走来一个服务生,礼貌地向两人点头微笑着示意。

    晏锥拽着洛琪珊往房间走,刚与服务生擦身而过,洛琪珊却停下了,回过头对服务生说:“等等……”

    服务生果然停下了,转身礼貌地问:“您好,请问有什么是我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边说,这服务生还往前走了两步。

    洛琪珊歪着脑袋,露出思索的表情,然后眉头蹙起,板着脸说:“我们房间里的鸳鸯被,可不可以另外……另外换一套?”

    呃?服务生尴尬了,笑得有点勉强,却还是心平气和地说:“真是对不起,您房间里的chuang上用品全都是今天刚换上的,您放心,很干净的,不用再换了。”

    “什么?不换?”洛琪珊的口气一下子变了。

    晏锥刚才还在奇怪,洛琪珊干嘛突然要换chuang上的东西,他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只见洛琪珊已经冲着那可怜的服务生挥出了拳头!

    “讨厌!”洛琪珊一声低吼,赤红的双眼发出两道可怕的光芒。

    “啊——!”服务生尖叫,痛得眼冒金星。

    “住手!”晏锥大惊,忙不迭地抱住洛琪珊,不准她再出手了,同时还急忙向这位倒霉的服务生道歉。

    “对不起,我太太她喝醉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晏锥此刻是有苦难言啊,想不到洛琪珊犯病这么快,这才吃晚饭一会儿呢,都怪那该死的汤!

    “放开我!”洛琪珊使劲挣扎,还用脚踩晏锥,痛得他快晕过去了。

    那位服务生气愤又憋屈,很想破口大骂,但晏锥诚恳的道歉,还有眼前这女人异常的表现,服务生也不得不相信晏锥说得是真的,或许真的喝醉了?

    晏锥脸都绿了,用尽全身力气抱住洛琪珊不让她挣脱,同时对服务生喊道:“快,帮我把房门打开,我要把她关进去,快点!”

    服务生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警惕地看着洛琪珊,再接过晏锥手上的房卡,将门打开了……在门开的一霎,服务生赶紧地退开,生怕再被洛琪珊伤到。

    “谢谢……等她清醒了之后我会让她亲自给你道歉!”晏锥说完,砰一声将房门关了。

    门外,服务生一脸诧异地盯着房门,不可置信,刚才听到的是真的吗?这个男人说会让他太太亲自道歉?

    服务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来这金虹一号的,都是有钱人,而能住进带独立阳台房间的客人更是贵客,怎么会在意他区区一个服务生?

    可无论怎样,晏锥的话,让这服务生有种被人尊重的感觉,先前因为挨了一拳的愤怒,奇迹般地消散了。服务生在想,那女人似乎真像是喝醉了发酒疯才会打人的,他只是有点不走运,遇上了。

    可现在,房间里会是怎样的情况?瞧那女人好彪悍,她老公真的镇得住吗?

    服务生不禁同情地摇头……

    确实,房间里,晏锥和洛琪珊展开了拉锯战,他又要被“欺负”了。

    晏锥站在阳台门旁边,洛琪珊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很像是一只随时要猎食的母老虎。

    “珊珊,你看清楚,我是你老公,我是晏锥啊!你不会又想对我……”

    “讨厌,可恶!”洛琪珊嘴里叨念着,朝着晏锥冲过去。

    晏锥往右边一闪,躲过了洛琪珊的魔爪,但是,下一秒,洛琪珊又来了!

    “老婆你清醒一点!”晏锥跑向门口,没地方躲了,只能回头,戒备地望着眼前这个企图要对他用暴力的女人。

    “珊珊,老婆,你看看我,我是晏锥啊!”这货一遍一遍重复着,可似乎不起作用。

    转眼晏锥又跑到了chuang边,洛琪珊哇哇叫着冲上去,终于按住了晏锥,大笑一声,拳头毫不客气地——砰!

    晏锥左边脸颊被打了,疼痛让他感到窝火,先前是让着她,现在他决定要反.攻!

    “你给我下来!”晏锥怒吼着,将洛琪珊死死抱住,用力把她压着,尤其是她的双手,被紧紧钳住。

    这两口子之间,是外人想象不到的劲爆啊,晏锥还是挺危险的,一不小心就被自己老婆给打了,虽然是现在被他制服,但这脸上还在痛呢。

    晏锥气喘吁吁地对身下挣扎的女人说:“你冷静点,你刚才只是喝了汤,不是白酒,相信我,真的不是白酒,是汤,是汤……”

    晏锥找到问题的关键了,洛琪珊是心理作用,如果不知道汤里有白酒成分,她就没事,可一旦知道了,她心理病就犯了,他只能这么瞎编说她是喝的汤而不是白酒,试着安抚她……

    “白酒?汤?白酒……真的没喝吗?”洛琪珊迷茫的大眼里露出懵懂之色,像是在努力回忆什么。

    晏锥被她这副犹如孩童般的纯真迷茫给触动得心悸不已,却也更加心疼……她这心理病一犯起来,或许她就会回到当初她被蓝覃绑架的那个年纪,意识脆弱,天真而懵懂,怎不令人为之心疼?

    晏锥虽然不是心理医生,可他够聪明,反应够机敏,见洛琪珊没再挣扎了,他燃起了希望,越发温和地说:“是啊,珊珊,你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刚才我们吃饭的时候吃了很多美食,你都忘了吗?白酒,咱们可没喝呢,真的没喝,你记错了……”

    反正都已经开了这个头,晏锥只能一再地仿佛催眠似的说着“没喝白酒”,他这样做,还真起到了效果,也正如他猜测那样,洛琪珊不是因为身体对白酒有抗拒,根本的源头是心理。

    就算汤里有白酒成分,但那么一点点,她根本不会喝醉,关键是她最后听厨师说了汤里有鱼胶,鱼胶含有白酒,所以,她的心理病就被诱发了,而这是事先谁都预料不到的。

    她不再挣扎,只是呆呆地看着晏锥,脆弱无助的样子,实在太惹人爱怜了。

    谁能想到外表坚强独立的洛琪珊会有这样一面,如果不是晏锥知道她的这个病,他都很难想象得到。

    晏锥将被子一拉,盖住她的身子,像哄小孩睡觉那样,轻轻拍着她,声音柔得滴水:“睡吧,睡醒了之后一切都会变好的……睡吧。”

    洛琪珊朝他怀里拱了拱,眼皮开始变得沉重,不一会儿,果真沉沉睡去了,只是一只手还抓着晏锥的手不放,像是这样才能多些安全感。

    晏锥直到现在才能松口气,不由得仰天长叹……珊珊这病还需要多加防范啊,可怜他的脸,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肿呢?有个这样“暴力”的老婆,真的好吗?【这章5千字,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