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长夜漫漫,抱着一具香软的身体睡觉,并且还贴得这么紧,这对男人来说,是难以抵抗的诱.惑,但是,晏锥却只能看不能吃。

    洛琪珊现在虽然睡着了,可她是处于犯病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晏锥下不去手对自己熟睡的妻子做那种事,那会让他有种犯罪感。

    她睡觉的样子纯真无害,手还抓着他的手,眉头皱着,时不时嘟嘟嘴,含糊地呢喃着什么。

    晏锥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哪里能睡得着?怀里的小女人很不安分,脸蛋在他胸前一蹭一蹭的,他吃饭之前压抑着的欲.望又被撩起来,却只能憋着,这简直是折磨。

    洛琪珊睡得迷迷糊糊的,已经把晏锥当成是暖炉,贴着感觉舒服,睡得也安心。

    可怜晏锥这复杂的心情,难以入眠。一边想着蓝覃的事,一边还要抗拒来自洛琪珊无意中的“勾.引”……

    梵狄的手下会留意那个长得像蓝覃的男人的踪迹,会汇报给晏锥,所以今晚他不用那么辛苦到处去找,等着消息就行。原本是可以跟有个愉快而又浪漫的夜晚,可现在看来也是泡汤了……

    愉快么?刚才还被打了一拳,很痛的!

    浪漫么?要不是他这次比上次多了一点防范,不zhidào又会被暴力女欺负成啥样。

    没错,老婆犯病的时候就是个暴力女,真正的母老虎。

    若不是晏锥这长期锻炼身体加上从小就在爷爷的监督下学习防身术,他哪能制服得了洛琪珊?

    洛琪珊是白衣天使,人有长得美,身材好,气质好,还有一颗医者仁心……但老天爷就是不会塑造完美的人类,只要是人,都会有缺点和不足的。而洛琪珊犯病之后就是个让人感到可怕的暴力女,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能驾驭她的。

    晏锥之前还只是为洛琪珊的病情担心,暗暗也想着要怎么才能治疗好,但由于从认识她以来,就只在度假村那次见她犯过,之后也没事,所以他就不着急,可今天这事儿让他产生了危机感,看来洛琪珊的病情还挺严重的,晚餐的汤里,酒的成分很少,她不会喝醉的,但就是因为事后zhidào汤里有白酒,她的病就被诱发了。

    想到这,晏锥忽地心头一颤……糟糕,洛琪珊有这个病,虽说是心理病,可是不zhidào将来怀孕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呢?这到是个严峻的wènti,竟然忽略了!等这次旅程结束,回家去第一件事就要带洛琪珊去医院检查……

    晏锥脑子里塞满了一堆事儿,直到天快亮了才睡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他是被饿醒的,肚子咕噜咕噜叫着,睁开眼,面前赫然一张苍白的脸……洛琪珊正一脸好奇地盯着他看。

    晏锥略一惊,蹭一下坐起来,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

    “珊珊,你这么盯着我看,难道是因为现在才发现我太帅?”晏锥故作轻松地调侃,暗暗仔细观察着洛琪珊的神态,心想,她应该是没事了吧?恢复正常了?

    “噗嗤……”洛琪珊笑出声,很不客气地瞪着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了?哈哈哈……”

    “怎么是自恋,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你的意思是我长得不帅?嗯?”男人故意黑着脸,伸出手搭上她的腰,紧紧盯着她,仿佛只要她敢说个不字,他就要她好看。

    “啧啧……你不仅自恋,还自大,哈哈哈……”洛琪珊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但她没有忘记一个重要的事,瞬间改变的话题。

    “,你的脸……左边,这里怎么有点不对劲呢,怎么好像比右边胖一点了?难道是……浮肿了?”洛琪珊关切地伸手抚摸着他,但却被他躲开去。

    “咳咳……kěnéng是昨晚睡姿不好,所以有点浮肿,都怪你,把我挤到一边去,我没睡到枕头!”晏锥梗着脖子,硬是说得好像真那么回事。

    洛琪珊水汪汪的眸子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喃喃地说:“不是吧,平时我们睡一块儿也没见你的脸肿过,难道就只有昨晚我才挤了你?”

    晏锥心里那个憋屈啊,俊脸都成酱紫色了,咬咬牙:“真的是因为这样才肿的……昨晚kěnéng是换了地方睡,你不习惯,所以才挤我,我只要不睡枕头就会脸部浮肿。”

    晏锥不想让她zhidào昨晚她犯病时打了他,那太没面子了。

    可洛琪珊在努力地回忆着昨晚的事,呆滞一会儿之后,还真被她想起来了一些零散的片段。

    “啊……我昨晚是不是喝白酒了?那个汤里,有酒?然后我……我……”洛琪珊美目圆瞪,指尖在颤抖,抚摸着晏锥的脸。

    “你打了服务生!”晏锥急忙说了这句,为的是转移洛琪珊的注意力,趁她还没回想起打了他。

    “服务生?”洛琪珊的手僵住了,甩甩头,使劲回想,回想……

    “我真的打了服务生……噢,天啊……”洛琪珊懊悔不已,瘫软在chuang,两只手抱着头,一脸痛苦。

    她想起来了,她好像是叫住那位服务生,说让他换掉房间里的鸳鸯被,然后她就动手打人了。

    她清醒的时候绝不会这么做的,是她犯病了,就因为zhidào汤里有白酒!

    “珊珊,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晏锥抱住她,温柔的抚慰,大手在她发间轻轻揉着。

    “不……是我的错,我打了人,一个陌生人,一个服务生……我真混!”洛琪珊自责,心里难过。

    晏锥心里一疼,低头在她前额亲了亲:“没事的,别担心,我已经跟那个服务生道过歉了,一会儿我们再去找他,你再跟他说声对不起,这事就了结了。”

    “嗯嗯……我会去的,太对不住人家了……”洛琪珊很干脆,一点都没觉得要向一个服务生道歉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晏锥暗暗点头,她身上没有千金小姐的骄纵,这是她的闪光点。

    “老公……”洛琪珊抬眸,瞳仁里亮晶晶一片,晶莹闪烁:“你别骗我了,你的脸,也是我打的对不对?你为了不让我自责,所以才瞒着我!”

    晏锥愕然……她猜到了。

    “这……”晏锥倏然勾动唇角,绽放出一个温润和煦的笑容:“没什么啦,只是一拳而已。”

    “这还叫没什么?都肿了!”洛琪珊心疼地捧着他的脸,又感动又难过,凑上去用自己的唇轻轻在他发红发肿的肌肤上摩挲着,柔柔的触感让男人心里一荡。

    “老婆,你这是在勾.引我吗?”晏锥戏谑的语气里含着几分压抑的情.欲。

    “我……”洛琪珊正想说话,突然,晏锥的电话响了。

    是梵狄的得力干将山鹰打来的。

    晏锥接电话时,表情一下子变得惊喜,还有一丝兴奋,显然,有好消息了!

    挂了电话,晏锥告诉洛琪珊,山鹰说通过监控器拍到的那个穿灰衣服男人的正面,再跟蓝覃的照片对比,结果可以确定是同一个人!

    但这金虹一号是需要身份证才能登上的,蓝覃一定是伪造了一张假的身份证,还刻意将胡子留长,这样可以掩饰自己。洛琪珊对蓝覃印象太深刻,所以她能留意到,而梵狄的手下是没见过蓝覃的,只看过照片,辨认的能力自然差一点。

    洛琪珊也被这消息给惊到,银牙紧咬,攥着拳头愤懑地说:“蓝覃,要不是他以前绑架我,灌我白酒,让我有了心理阴影,我也不会带着这个病到现在……”

    说到这,洛琪珊禁不住鼻子一酸:“你zhidào我是什么心情吗?我觉得自己喝了白酒之后就是个疯子,可是,我是医生啊,我怎么可以有这种病?我想治好,但是这么多年了,不但没治好,昨晚还只是喝了一点汤里的白酒,我就犯病了,还打人,这说明我的病情更严重了,都是因为蓝覃!因为他的出现,我每次想到他,我就会想起小时候被他绑着,灌酒,那种感觉就像是要死了一样……”

    洛琪珊越说越激动,晏锥不得不将她抱得更紧,用自己的存在和体温去温热她,安抚她。

    “好了好了,不要再去想,现在我们应该高兴才对,蓝覃就在这艘游轮上,只要抓到他,一切都结束了……有我在,没人可以伤害你的。”晏锥轻声的诱哄,心疼一波接一波,他无法为洛琪珊分担她的病,只能用温柔和耐心来融化她。

    洛琪珊在晏锥怀里紧紧依偎着,汲取着他给予的温暖和安全感,她难过,她能克服很多困难,但这从小就留下的心理阴影,她却无法根除掉。

    心理病,远远比某些身体大病还要可怕,难治。

    “我们先填饱肚子,准备一下,等山鹰那边传来消息,我们就去抓蓝覃!”

    “好!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

    金虹一号那么大,蓝覃在哪里?

    确定那个穿灰衣服的男人是他,可这游轮很大,纵然监控器不少,可也有些死角是没有进入监控范围的。这里一共有几百人,某一个人如果存心想要隐藏,要找起来还真不容易。

    最棘手的是,蓝覃太狡猾,心狠手辣,这种人最好是不要激怒了他,如果他zhidào自己行踪暴露,他很kěnéng做出一些危险的事情,或者隐藏得更深,更难找。

    蓝覃是要抓,但不能不顾及游轮上所有人的安全,这种危险份子就像是炸弹,一不小心就会爆炸。

    蓝覃为什么会冒险上金虹一号,原因其实很简单。警方的通缉令才刚出来不久,只限于大陆地区,却没有包括港台以及澳门,而金虹一号是要在香港靠岸的,蓝覃如今在警方严密控制出境通道的情况下,选择金虹一号,是他很冒险但也有kěnéng成功的一条路。到了香港,他混在人群里入境,就算之后被大陆警方zhidào了,他也已经从香港逃往其他地方去了。

    蓝覃私下里不知干了多少违法犯罪的事,还不算他陷害洛凯旋和以前绑架洛琪珊。他的公司是他死去的老婆留下的,实际上早就被他亏空了,他很清楚自己到了穷途末路,假如被抓住,坐牢,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了,洛凯旋和晏家必定要将他压死,再难翻身,因此,他拼命地逃,带着满腔怨恨和不甘。

    梵狄的手下在悄悄行动,晏锥和洛琪珊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寻找蓝覃,就怕打草惊蛇。

    他们只能装作很淡定自然地游玩,一边留意着蓝覃的身影一边等着山鹰的消息。

    慢慢地转悠,还要不引起蓝覃的注意,这可是个技术活儿。

    赌场,晏锥和洛琪珊只是进去逛一圈就出来了,蓝覃是不会在这里的,因为赌场里的监控设备最多,他不是白痴,不会傻得往这里跑,这太危险。

    水疗馆,是游客们最喜欢的场所之一,在这个天气里,来水疗馆那是一大享受啊。

    洛琪珊有点心动,想进去,但又考虑到还要抓蓝覃,不能为了享受而耽误重要的事情。

    可晏锥的观点不一样,他认为蓝覃说不定就在暗处盯着他和洛琪珊呢,如果被蓝覃发现异常,觉得自己暴露行踪,就更不会现身了。最hǎode办法就是要表现得跟普通游客一样的,该玩就玩,该吃就吃,假设蓝覃已经看到他们了,见他们像是什么都不zhidào的样子,蓝覃也会放松警惕的。

    洛琪珊觉得晏锥说得没错,那就去水疗馆吧。

    水疗馆的人不少,温度适中,一走进来就感觉到一股闲适的气息。人都是亲近大自然的动物,泡在水里的时候会感觉浑身都轻松……

    澄澈的水,如镜子般明亮,像在召唤着rénmen的靠近。

    洛琪珊最喜欢的就是泡在温热的水里,躺在按摩水chuang,咕噜咕噜的水从眼子里喷出来,舒爽极了,顶上还有淋雨冲刷背部,使人浑身舒泰,极具享受。

    巧的是,一位前来送甜点的服务生,晏锥认出来了,正是昨晚被洛琪珊招呼了一拳的那位。

    服务生端着托盘,将甜点放到池子边上,当看到洛琪珊时,他也蓦地一惊,露出戒备的神色。

    晏锥哭笑不得,瞧瞧,他老婆都把人家吓成什么样了,阴影啊。

    “咳咳……这位……请等一下。”晏锥语气和蔼地叫住了服务生,同时也悄声在洛琪珊耳边说:“这就是昨晚被你打的人。”

    “……”洛琪珊惊愕,随即急忙对服务生说:“昨晚的事,对不起啊,我喝多了,瞎胡闹,才会叫你换被子……打了你,是我不对,真的,很抱歉。”

    洛琪珊真诚的语气,认真的表情,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亲和力,使得这位服务生一下子呆住了……说实话,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真的会跟他道歉,他只是个服务生啊。

    洛琪珊的道歉和晏锥昨晚的道歉是不同的,因为洛琪珊才是当事人。

    这位服务生是个年轻小伙子,闻言,白希的脸颊微微一红,他有点不好意思了,对方那么诚恳,如此尊重他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他心底的怒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算了算了,昨晚的不愉快已经过去,只要你下次不要喝酒之后再那么……暴力,就……就行了。”服务生略显腼腆地说。

    “下次?你还怕我下次啊?”洛琪珊尴尬地点点头,心想看来人家已经对她有阴影了。

    “呵呵……嘿嘿……”服务生憨厚地笑笑,之后就转身走开了。

    晏锥无奈地摇头,老婆喝了白酒就是暴力女,其实最容易受伤的是他呀!

    洛琪珊跟服务生道歉之后,心里畅快多了,美滋滋地喝着杯子里的木瓜奶昔,叫晏锥也尝尝,他说不想喝这么甜的,他喝矿泉水……

    洛琪珊喝了两口就没喝了,跟晏锥聊天说话,一时忘记了还有一大半杯奶昔没喝完。

    就在两人打算从水里出来时,洛琪珊忽地身子晃了晃,一阵恶心的感觉传来,紧接着,胃部开始收缩,发疼……

    “老公,我好难受……我……”洛琪珊唇色泛青,话还没说完,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珊珊!”晏锥慌忙接住她,吓得不轻,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晕过去?【今天一万字更新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