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是死是活?
    医务室。

    两位女医生正在为洛琪珊检查,坏消息是,初步断定她是中毒了。好消息是——她虽然中毒,但由于抢救及时,加上她只喝了两口奶昔,所以,她不会死,只是暂时昏迷了,如果她全都喝下去,或许现在她真的就一命呜呼了。

    没错,那杯奶昔有毒!

    晏锥此刻就像是一只暴怒的狮子,山鹰在一旁也没多劝,直接派人将那个服务生抓了过来。

    医生出去了,洛琪珊在输液排毒,而那个嫌疑最大的服务生就被两个彪形大汉按住,跪在地上。

    奶昔是这个服务生送来的,他昨晚还被犯病的洛琪珊打了一拳。从表面上看,他确实有理由因怀恨在心而报复,可是……

    晏锥冷厉的眸子死死盯着服务生,沉声道:“你不会傻到明知道这么做是什么后果还要以身试险,你也不会是事先就准备好了毒药的,你遇到我们,只是偶然……但是,不排除你被人收买后下毒。”

    晏锥冷若冰霜的口吻令人不寒而栗,凛冽的目光犹如冰魄般,强烈的压迫感,那位服务生浑身都在抖……他知道梵氏家族做事的手段,这位男人显然是梵老大的好友,如果想要置他于死地,他很可能就葬身在这茫茫大海了。

    “不……不是我……真的不关我的事……我没有被人收买……不是我干的!”服务生委屈而又恐惧的眼神望着山鹰,他生怕下一秒自己会被扔下去。

    山鹰若有所思地抚摸着下巴,似是想到了什么,严肃地说:“不是你?那你怎么解释奶昔里有毒?奶昔从吧台送到客人手里,难道中间不止你一个人经手?”

    闻言,服务生猛地一颤,脑子里灵光一现!

    “我想起来了!”服务生紧张地吞了吞唾沫急忙说:“那杯奶昔本来不该是我去送的,是另外一个同事拿着奶昔交给我,说他肚子疼急着去上洗手间,让我帮他拿给客人……当时我也没多留意,想着谁端过去都一样啊,所以就……可我没想到奶昔会有毒,现在想起来,那个服务生有点不对劲,他的年纪太大了!”

    “什么?年纪大?”晏锥精深的瞳眸骤然一缩,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是个中年男人?”

    “是是是,就是个中年大叔……都怪我当时太糊涂了,没想那么多,忽略了我们游轮上的服务生全都是四十岁以下的人,而那个人明显不止四十岁。”这位服务生十分自责,一脸懊悔和难过,更多的是后怕。还好中毒的客人没有死,否则他这辈子都良心难安。

    晏锥和山鹰同时对望了一眼,彼此都想到了同一个人——蓝覃!

    “混账!现在才想到有问题,当时干嘛去了?你不知道在金虹一号上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警惕吗?”山鹰怒吼,发火的样子颇有几分吓人。

    服务生低着头,不敢吱声,心里虽然委屈,可也知道这件事不是闹着玩的,差点出人命了,他挨骂,那是必然,也是应该的。

    晏锥一把拽住了山鹰,冲他微微摇头:“算了,现在不是追究他的时候,我们要尽快把蓝覃找出来,他在这里,始终是颗炸弹随时都会爆!”

    说着,晏锥已经拿出了蓝覃的照片,放在服务生眼前,沉声说:“你仔细看看,那个给你奶昔的男人是不是他?”

    服务生很仔细地看着,有点狐疑地挠头:“这个……这个有胡子,可我看到的那个人没胡子,但是五官轮廓似乎有一点像……我……我不能确定了。”

    晏锥愤恨地咬牙:“我明白了,山鹰,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蓝覃那么狡猾,怎么可能会坐以待毙,他为了避免被认出,一定是将胡子给刮干净了,而你的手下所拿着的照片都是这种有胡子的,加上他们没见过蓝覃真人,他一刮了胡子,可能你的手下即使面对面见到他,也会忽略掉……”

    “M的!”山鹰一声咒骂:“老狐狸,居然玩这套,我们都被他耍了!”

    “马上把照片上的胡子给去掉,然后重新发给他们,另外,我们还需要做一件事……”晏锥眸光阴沉,两眼赤红,有股骇人的狠劲。

    “什么事?”

    “既然蓝覃已经丧心病狂了,我们也将计就计……”晏锥在说这最后四个字时,格外地冷。

    “OK,你说,我们会配合你。”山鹰也干脆,衣服摩拳擦掌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

    片刻之后……

    山鹰已经查到了蓝覃冒充的服务生名叫钟志浩,现年29岁。被蓝覃打晕之后身上的衣服以及工作牌被换走,蓝覃就是用这一身行头混进了服务生里,伺机在洛琪珊的饮料中下毒。

    他为什么会带着毒药登船?这个问题,只有蓝覃自己能回答了。

    蓝覃当然不会等着人来抓他,他早就脱下了服务生的衣服,再次混迹在人群中,暂时失去踪迹。

    他下次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没人知道,但是,蓝覃纵然狡猾,他也有弱点,他那样狠毒的人,既然会下毒,他必然是很在乎事情结果的。洛琪珊究竟是死是活,这是蓝覃此刻最想要知道的。

    医务室的大门敞着,两个医生两个护士在里边值班,没有其他人来看病,只有医护人员唠嗑的声音。

    看似平常的画面,在七点十分时,医务室里多了一个人……一个清洁工。

    清洁工低着头,慢吞吞地在打扫卫生,当看到垃圾桶里乱糟糟脏兮兮的一团,清洁工眼里露出鄙夷嫌恶的神色,却也没有多说,继续工作。

    四个女人在聊天,聊的大都是这金虹一号上的八卦。

    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医生说:“今晚大家有得折腾,听刚才换班的医生说,那个中毒的女人,情况很糟糕,还没度过危险期,所以很可能半夜出状况……”

    “哎,她还那么年轻,如果死了,多可惜啊,可现在我们在大海上,医疗条件有限,她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听说她老公跟梵老大的关系很铁,梵老大这会儿应该是在派直升机来接人了,将她接去医院抢救,兴许还能活下去。”

    “是啊,如果直升机迟迟不来,延误了治疗,她可能连今晚都熬不过去了……中毒太深,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姐妹们,别乱说话!”那位年长的医生表情严肃地说,还回头望了望清洁工,似是怕泄密。

    这一看,却发现清洁工正在一处隔间外站着,医生顿时不悦地说:“你干什么呢,那里边不用打扫了,你出去吧!”

    隔间玻璃门没有关死,能瞄到里边的病chuang躺了一个人……

    清洁工立刻转身低着头拿起清洁用具,一言不发地走了。

    清洁工刚走,这四位医护人员变得很安静,随即那位年长的医生拿起了电话,打给山鹰……

    原来,她们在清洁工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演戏了,按照晏锥吩咐的那样去演,去说,故意说给清洁工听。

    晏锥很肯定蓝覃会打听洛琪珊的情况,而山鹰已经下令封锁消息,蓝覃在外边一点都打探不到洛琪珊的死活。他不甘心,他知道那毒的份量足够让洛琪珊死,他不愿相信自己失败了……

    所以,他假扮成清洁工来医务室探听消息,而他也如愿以偿听到了医护人员的谈话,知道了洛琪珊离死不远了。

    可他不知道,他听到的都全都是假的,实际上洛琪珊因为只喝了两口奶昔,虽然晕倒,却不至于丧命。

    而他更不知道的是……山鹰下令今晚医务室不准人去做清洁,除非等到他的允许。因此,在蓝覃假扮的清洁工一进入医务室,那几个医护人员就知道,这就是她们要等的目标……

    隔间里传出声音,医生们赶紧进去了……洛琪珊昏迷四个小时之后,醒过来了。

    与此同时,在这一层的甲板上,山鹰和晏锥拦截到了蓝覃,这宣告着他的逃亡之路,彻底结束!

    洛琪珊跌跌撞撞从医务室出去,正好看见蓝覃站在甲板边缘,手里拿着一个瓶子,冲着这边狂笑不止,仿佛整个人都已经陷入疯癫了。

    “哈哈哈……你们自以为很聪明吗?我早就知道你们会在医务室设下陷阱,可我还是来了,不是你们抓到我的,是我已经厌倦了东躲西臧的生活,你们……不会有机会将我送进监狱!”蓝覃狂笑着,手里拿着药瓶,里边装的就是他毒害洛琪珊的那种药!【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